UFC進軍中國市場,張偉麗會成為下一個姚明嗎?
2020年03月11日10:45

原標題:UFC進軍中國市場,張偉麗會成為下一個姚明嗎?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 盒飯財經(ID:daxiongfan),作者:郭曉康

北京時間3月8日,正值國際婦女節,大洋彼岸的拉斯維加斯UFC拳館人聲鼎沸,星光熠熠。UFC女子草量級世界冠軍金腰帶持有者中國女將張偉麗迎來前UFC女子草量級冠軍、六次世界泰拳冠軍波蘭名將喬安娜·耶德爾澤西克的挑戰。

五局戰罷,張偉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右眼眶厚厚隆起,嘴角的血還未擦乾,喬安娜額頭也鼓起了大包,兩人站在台上面向觀眾,等待比賽結果的宣判。

此時,主持了UFC 24年的布魯斯·巴佛老爺子,高高舉起張偉麗的左手,宣佈張偉麗擊敗對手喬安娜,衛冕成功!鏡頭給到主角,張偉麗難掩激動的心情,身披五星紅旗,熱淚盈眶!

布魯斯·巴佛將話筒遞到張偉麗面前,她調整完情緒還是含著淚說道:“因為疫情,我輾轉多個國家才能到這裏比賽,非常不容易,希望我的祖國能早日度過疫情。”

激動的不止是張偉麗,也不止是現場觀眾,還有千千萬萬個守在屏幕前的網友,眾多名人為張偉麗加油打call,官媒也用了“中國力量”的字眼,UFC迅速出圈,登上各大社交平台熱搜。

這場衛冕之戰對張偉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國力量”也讓國人欣喜,最激動的當屬UFC總裁白大拿,“張偉麗一定會成為UFC史上最偉大的明星之一”。

因為“莫雷事件”,在官方停播NBA之後,國外的各種頂級賽事都覬覦中國這個大市場。白大拿不止一次表明想要UFC在中國發展的意圖,UFC比中國更需要張偉麗的衛冕冠軍,他曾接受國內媒體採訪時說,“過去20年人們常問我UFC什麼時候來中國,其實我們想走遍中國的大江南北。”

只是,UFC在中國落地之路,顯得如此漫長。

開拓者:草原狼張鐵泉

1993年,第一場UFC在美國丹佛市麥克尼克斯體育館開打,但綜合格鬥的歷史卻遠不止此,其歷史和傳統可追溯到雅典奧林匹克運動會,之後李小龍在格鬥理念與形式上的探索為其做出了貢獻。

UFC總裁白大拿不止一次提到李小龍對女生A和UFC的貢獻,“李小龍對我的影響很大,可以說他是女生A之父。也正是在他的影響下,讓我十分喜愛中國武術,也才有了辦UFC賽事的初衷,並一直走到了今天。”

早在三四十年前,李小龍就提出過“綜合格鬥競技”的武術理論,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這也正是截拳道精華的所在。現在世界武壇全接觸的自由搏擊製的擂台形式,主要推動者是上個世紀70年代初號稱美國踢拳宗師的喬·劉易斯,而喬·劉易斯正是李小龍三大冠軍級深造弟子之一。

雖然女生A和UFC與中國淵源頗深,但中國人第一次登上UFC的擂台是在2010年,綽號“草原狼”的張鐵泉在美國科羅拉多州“1stBank”中心,面對美國本土柔術高手加爾薩,在第一局2分26秒時採用“斷頭台絞殺”招式擊敗對手獲勝。創造了張鐵泉征戰世界頂級格鬥賽事的首勝記錄,同時也成為中國進軍UFC第一人。

當時的張鐵泉已經30歲,他進軍UFC之路並不順利。

1980年,張鐵泉出生在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科左中旗,他從小就很喜歡運動,小時候長輩給的壓歲錢,別的小孩都用來買糖吃,買玩具玩,但張鐵泉會用這些錢去買體育器械。

上初中的時候,張鐵泉開始跟隨教練練習摔跤,但是由於家境貧寒,一年之後,他被迫回到家裡務農,但張鐵泉心中的搏擊火焰並未熄滅,他在空閑時間練習摔跤,他的夢想很簡單:成為盟里最好的“搏克手”——搏克手就是摔跤手的意思。

1999年,不甘就此終結功夫夢的張鐵泉隻身來到呼和浩特,找到當地的跆拳道訓練隊進行訓練。在那裡,張鐵泉遇到了好友“火狼王”戴雙海,後者將他推薦給了著名教練員趙學軍,此後張鐵泉開始從事其散打生涯。開始練習散打後,張鐵泉展現出了草原男兒的堅毅與韌性,他很快也在各項散打比賽中脫穎而出。

2005年對張鐵泉來說又是一個轉折點,北京安迪柔術館要召集一批運動員,參加年底的綜合搏擊的比賽,在趙學軍教練的推薦下,張鐵泉於當年10月份和幾個師兄弟來到北京。後來他開始跟隨來自美國的教練安迪學習巴西柔術,而自小就有摔跤基礎的他在這些訓練中進步很快,他在柔術訓練中如魚得水,這也為他進軍女生A鋪平道路。

2005年11月,張鐵泉開始參加北京綜合搏擊對抗賽,很快,就獲得北京綜合搏擊對抗賽70公斤冠軍,“英雄榜綜合搏擊賽”連續9屆比賽中12戰全勝。張鐵泉逐漸成為了中國女生A賽場上的王者。

2009年10月,在北京地鐵1號線四惠站E出口對面的金地名京商業街,張鐵泉與一位蔡姓合夥人共同創辦了“拳天下(China Top Team)”搏擊會館,並邀請了很多國外高手擔任教練。

對於一名籃球運動員來說,NBA就是他們最終的夢想,而對於一名綜合搏擊選手而言,UFC則是他們夢想中的擂台,張鐵泉也不例外,他期待著有朝一日能夠站在UFC終極格鬥冠軍賽的鐵籠之中,成為第一個挑戰UFC冠軍的中國人。

2010年7月,UFC官員肖恩-舍拜一行到訪北京,目的就是為UFC賽事選拔中國運動員,在華期間,肖恩一行也特意來到張鐵泉所在的拳館對其進行考察。當時,在獲悉自己有望成為第一批拿到UFC合同的中國選手後,張鐵泉非常興奮。

2010年,張鐵泉正式加盟WEC賽事,2010年10月,WEC被UFC收購,而張鐵泉也隨之進入UFC,成為了八角籠中的中國第一人!

北京時間10月1日上午8時30分,中國UFC第一人張鐵泉首次亮相美國WEC世界極限籠鬥冠軍賽,比賽開局張鐵泉表現十分積極,並抓住對手一次失誤,成功施展斷頭台在首局降服對手。中國UFC第一人張鐵泉首秀完勝告終!

不過好景不長,張鐵泉迎來自己在WEC的第二位對手當恩斯,當恩斯進入女生A以來7勝1負,其中5場TKO的驕人戰績。張鐵泉急於證明自己,不停進攻被對手抓住破綻,以一記肘擊打破張鐵泉眉骨,此後便處處受製於人。這也是張鐵泉在UFC/WEC賽場上的首次失利。

2011年2月27日,張鐵泉迎來職業生涯最佳一戰,在UFC賽場上,僅用48秒就擊敗了老將傑森·萊因哈特,取得自己在UFC的首勝,要知道後者UFC生涯戰績為20勝1負。這場比賽的精彩視頻在網絡廣為流傳,成為女生A粉絲津津樂道的話題。

這讓張鐵泉成為國內綜合拳擊界的第一人,一般選手出國參賽的出場費大概在1000歐元一場,而張鐵泉的出場費基本在5萬元人民幣至10萬元人民幣,無人可及。

2012年2月26日上午,UFC144期比賽在日本東京的崎玉超級競技場舉行。張鐵泉對陣日本新秀田村一聖,不到兩回合的較量張鐵泉就被KO,遭遇兩連敗而且還一度暈厥。

2012年11月10日張鐵泉參加澳門UFC終極格鬥冠軍賽,遭遇關島選手喬恩-塔克,遭遇三連敗,並出現了手部骨折。賽後,張鐵泉表示:“UFC全面進入中國至少還要3到5年時間,但澳門賽的開始,還是會給中國更大的激勵。”

雖然完成了進軍UFC的夢想,但由於國內訓練體系不完善等各種因素,張鐵泉UFC之旅並不順利。擂台不利並沒有影響張鐵泉的信心,他轉而將精力放在中國綜合格鬥後備力量的培養上,並將UFC先進的訓練體繫帶回國內,李景亮就是其受益者。

李景亮(右二)與張鐵泉(右一)

繼承者:吸血魔李景亮

3月8日,除了張偉麗和喬安娜大戰受人矚目,另一場比賽也備受中國女生A粉絲的關注,中國女生A名將李景亮將與尼爾·馬格尼展開一番血戰,後者是次中傳奇爭霸史中,貨真價實的“常駐角色”之一。

毫不誇張的說,這次與馬格尼的相遇,不僅是李景亮衝擊前十五的契機,也是他在進入八角籠多年以來,第一次正式進入次中量級的“深水區”。

比賽最終結果是尼爾·馬格尼一致判定戰勝李景亮,中斷了李景亮UFC三連勝之旅。李景亮又一次在衝擊次中前十五的征途中,被迫放緩了前進的腳步。

1988年出生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塔城的李景亮並未過早接觸過擂台,16歲才進入專業隊進行自由式摔跤訓練。2007年,李景亮師從中國散打名將寶力高學習散打,寶力高與張鐵泉師出同門,教練都是趙學軍。

2008年,李景亮開始學習女生A綜合格鬥,並在之後加入張鐵泉所在的北京綜合格鬥拳館“拳天下搏擊俱樂部”。此後,李景亮開始在各類女生A賽事中嶄露頭角,這引起了UFC的關注。

2014年1月24日,李景亮簽約UFC,成為第三個直接簽約UFC的中國選手。

2014年5月24日,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UFC173賽事中,李景亮戰勝美國選手大衛·米肖德,獲得簽約UFC後的首勝。

2019年8月31日,在深圳大運體育中心體育館舉行的UFC格鬥之夜157期比賽中,李景亮在比賽的第三回合KO巴西選手埃利蘇·多斯·桑托斯,殺入官方排名前15位。

李景亮一直以來都被業界冠以嗜血成性的“吸血魔”的稱號,因為李景亮在比賽中斷頭台的技術用的多,就好像吸血鬼一樣緊緊吸著對方的脖子,就起了這樣一個綽號。

2020年3月8日上午,在美國拉斯維加斯進行的UFC248的比賽中,中國選手李景亮在次中量級的比賽中以0比3一致判定輸給了美國拳手尼爾·馬格尼。

李景亮在賽後表示,“輸不可怕,我會從失敗中找自己的原因,希望不會有下一次。”

雖然李景亮可以說是中國人在UFC的代言人,但是在他這個級別始終探不到前十,也讓中國的觀眾略有失望。

衛冕者:馬格南張偉麗

比起失利的李景亮,張偉麗衛冕之戰成功刷屏。

UFC獨家新媒體平台PP體育也披露了這場賽事的直播數據,這場張偉麗的衛冕戰共吸引了超過1247萬人次的觀眾觀看了這場比賽,刷新了格鬥賽事的新媒體觀賽紀錄。PP體育APP也一躍成為Apple應用商店下載免費榜的前三位,PP體育也因此收穫了大量格鬥會員。

賽後張偉麗發聲說:

"

我尊重我的每一位對手,別人的失敗不會讓我開心,我的信心建立在我的訓練和我的團隊上,喬安娜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戰士,八角籠不需要垃圾話,我們一起展示了一場精彩的比賽,我們要給孩子們做好榜樣。

"

張偉麗口中的孩子們是誰?除了是個綜合格鬥運動員,張偉麗還有什麼身份呢?

現年31歲的張偉麗出生於河北省邯鄲市峰峰礦區的一個礦工家庭,邯鄲市是個武術之鄉,太極拳起源地,張偉麗從小耳濡目染。那時候正值港台武俠片風靡之際,張偉麗羨慕不已,求著父母把自己送去武校。

12歲那年,張偉麗如願進入武校,可現實與武俠世界不同,在武校就是無窮無盡的訓練和對打,鼻青臉腫是常有的事,但張偉麗憑藉天賦和倔勁兒,打服了整個武校。14歲那年,張偉麗獲得了河北省散打冠軍。

張偉麗一直是個很拚的人,一個踹腿練不好就一直踹,雖然最後腿練好了,但是腰部也拉傷了,父母極力勸說下,張偉麗選擇了退役。

退役後的張偉麗拒絕父母的經濟支援,獨立進入社會打拚,這段時間,她做過服務員、保安、幼兒園老師、保鏢、健身房教練等工作。因為仍然有格鬥運動的夢想,張偉麗在健身房工作的時候自己製定嚴格的訓練計劃,早六點到晚上十二點,只要不是工作和吃飯時間都在訓練。

直到有一天,她在健身房看到了女生A選手吳昊天,這成為改變她命運的關鍵點。此後他倆成為了朋友,一起訓練。有一天,張偉麗正在和吳昊天對打,蔡學軍在一旁觀戰。

他看見張偉麗和吳昊天打著打著,都急了,互相不收勁兒。“當時就覺得,從她的身體素質,還有那股勁兒,如果我們將以前訓練女生A運動員的經驗,放在她身上,會是一個非常有前途的運動員。”

蔡學軍是中國女生A領域的第一批經理人。當國內陸續開始出現一些女性的女生A小型賽事。張偉麗就參加了一些,併成功引起新加坡賽事ONE FC的注意,獲得邀請。

終於在2014年,張偉麗接到了第一次商業比賽,但正因為她太重視這次機會,加班加點訓練,導致腰傷複發,不得不放棄這次比賽。

彼時的張偉麗,曆經坎坷終於站上渴望的擂台,卻因為意外一切歸零,內心無比痛苦和無助的張偉麗,沒有工作,身邊沒有家人,也不能比賽,可以說一無所有。

黎明前的黑夜總是格外的黑暗、難熬,但越是艱難越是接近黎明的曙光。

2016年6月,張偉麗腰傷康複,她內心最渴望的事情還是站到拳台上。彼時,國內有女性參加的女生A比賽,主要是《武林風》和《崑崙決》。

蔡學軍替她去找《武林風》,但賽事方嫌棄張偉麗是個新人,拒絕了。蔡學軍當場提出,如果讓張偉麗參賽,他可以提供首場比賽的獎金,但依然不被同意。蔡學軍又找《崑崙決》,對方看了張偉麗的訓練視頻,同意讓張偉麗試試。

之後,2016年,張偉麗在《崑崙決》連勝6場。2017年,在《崑崙決》連勝7場,並獲得2017年《崑崙決》蠅量級、草量級雙級別世界冠軍。

全勝的戰績引起UFC的關注,2018年5月,張偉麗與UFC簽約,走上了綜合格鬥的最高擂台。此後,張偉麗連勝三場,排名進入UFC前十。

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此時卻出現個微妙的麻煩:三連勝後,沒人願意和她打了。因為她是個新人,打贏了會被認為是正常,打輸了就血虧。

但是急於開拓中國市場的UFC總裁白大拿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他直接找草量級的金腰帶和張偉麗打,贏了,金腰帶就是你的!蔡鐵軍說,張偉麗聽到這個消息後,幾乎一夜沒睡,恨不得馬上就起床訓練。

2019年8月31日,在UFC格鬥之夜深圳站比賽中,張偉麗KO巴西女拳王安德拉德獲得草量級(115磅)世界冠軍金腰帶,成為UFC中國首位冠軍。

張偉麗在擂台上的特點是凶狠,技術全面,火力兇猛。巴佛在報幕的時候經常這麼喊“Zhang Magnum WeiLi”,“馬格南”成為張偉麗的官方外號。玩“吃雞”的朋友都知道,馬格南是狙擊槍AWM的子彈,威力巨大,擊敗敵人只需一槍。

在成為UFC中國首位冠軍後,張偉麗的生活發生了巨大改變。對於過去的半年,張偉麗用了一個“忙”字概括自己的生活。作為中國第一位UFC冠軍,張偉麗承擔著向公眾推廣這項新興運動的責任,有時候她要一天完成7個採訪,而且是在結束所有訓練之後。

張偉麗參加吐槽大會

"

很多人都說亞洲人的體質不好,比較瘦弱,我從來沒有放在心上。拿到UFC 金腰帶,對中國人、甚至對亞洲人來說都是一個新的開始。推廣這項運動是我的責任,想要影響力出圈,就必須參加各種節目。

"

與此同時,張偉麗還要面對國外媒體的各種質疑,安德拉德輕敵、大意,張偉麗運氣好等,終究是對張偉麗這個金腰帶不服氣。

終於,打臉質疑者的時刻來了,3月8日,UFC248,張偉麗對戰她曾朝思暮想的對手——草量級前冠軍“異形女王”喬安娜。

“兩年前,我還沒進UFC的時候,喬安娜就是我的頭號假想敵,我等的就是這一天!對陣喬安娜對我來說沒有壓力,我相信我的團隊,只要把每天的訓練完成好,就肯定會打出漂亮的比賽。”張偉麗說。

不過打敗喬安娜卻並非是她的終極目標。

"

我的目標,是成為無可爭議的草量級冠軍,打敗所有對手。如果我做到了,那我會升一個級別,挑戰自己。以武會友,通過跟強者對抗,能交到更多朋友。

"

後來的結果大家都看到了,張偉麗成功衛冕,成為媒體口中的“中國力量”,張偉麗再一次燃起了UFC乃至女生A在中國的熱度,這讓白大拿激動不已。

但張偉麗不是姚明,UFC也不可能通過一次事件徹底打入中國,在這個過程中,各方都在努力。

擴張者:UFC中國路漫長

雖然對於美國格鬥迷來說,UFC已經從一項格鬥運動,發展成為全方位的運動和娛樂賽事:關於拳王的動向,賽事的花絮,甚至UFC的格鬥文化,成為一個全方位的IP。

但綜合格鬥這項運動,在中國剛剛起步。不談女生A這項運動在中國的空白期,即使是在張偉麗衛冕,李景亮、宋亞東等選手已經崛起,綜合格鬥在中國熱度漸漲的今天,仍然有很多“雲粉絲”甚至搞不清UFC和女生A之間的關係。

UFC在中國面臨的挑戰,主要來自於女生A這項運動本身的推廣難度。

若要推廣一個品牌,必先推廣一項運動,這是體育營銷課題中不變的法則,阿迪贊助足球,耐克贊助籃球。UFC雖然已經打響了知名度,成為女生A的代名詞,但是想要在中國打響名號,必須讓中國觀眾接受這項運動。

UFC亞太地區高級副總裁張卓麟在接受採訪時透露,根據最近一次的統計,UFC在中國的粉絲約有3000萬人。這點觀眾與足球籃球等自然是無法相比,但除了中國文化不崇尚暴力和武力外,賽制和觀看渠道成為頭等痛點。

UFC 亞太地區高級副總裁 張卓麟

以最核心的UFC數字賽為例,UFC 1993年在美國丹佛舉辦了第一期數字賽UFC 1,最初每年的數字賽都在10期以下,直到2007年,UFC數字賽的數量開始猛增,每年都保持在12期以上,並在2010和2011年達到了峰值的17期。相較於足球籃球這類傳統體育項目更為密集的賽制,UFC的賽量還是偏少。

還有,觀看渠道受限,UFC在美國的收費製度為PPV(Pay Per View),即按觀看場次付費。2018年,ESPN以7.5億美元的天價購買了UFC未來五年的轉播權,觀眾可以選擇在ESPN+上支付24.99美元購買一場比賽的觀看權,也可以選擇支付51.96美元購買包含一個場次觀看權和可以在半年內以半價購買所有比賽PPV的優惠包。

在中國,很顯然PPV的付費模式無法直接複製,觀眾們才剛剛接受在視頻網站購買預付會員這一付費形式,要讓中國觀眾為女生A這樣的小眾運動按場次付費還需要時間。

再者,中國仍缺少個性鮮明的頭部選手。UFC的總裁白大拿曾在2017年UFC大陸首賽之前說過,他的夢想就是在中國找到UFC自己的姚明。

就像NBA80年代營造湖人和凱爾特人的魔術師、大鳥宿敵對戰,90年代聯盟頭牌邁克爾·喬丹,科比·布萊恩特和勒布朗·詹姆斯誰更強的問題也被球迷爭論了十幾年,2019年狀元郎蔡恩·威廉森一場比賽沒打就與耐克簽了7500萬美元的代言合同。每個體育賽事都需要話題人物來保持熱度,UFC最著名的選手就是“嘴炮”康納·麥格雷戈。

嘴炮2012年被UFC簽下,成為羽量級選手。在UFC194上用時13秒KO了十年不敗的何塞·奧杜,拿下了羽量級冠軍。麥格雷戈不光擂台實力強勁,還深諳UFC的生存之道:那就是觀眾只喜歡囂張跋扈的選手,麥格雷戈在自我營銷方面有著過人的天賦,他從不放過任何向對手挑釁的機會,為的就是讓自己長期置於聚光燈之下。

早在2015年,麥格雷戈就表達出想挑戰梅威瑟的意願。雙方在社交網絡和公共場合發言中展開了長達兩年的唇槍舌劍之後,雙方終於將戰場移至擂台。

梅威瑟與麥格雷戈

2017年8月27日,麥格雷戈與此前49場全勝的拳王弗洛伊德·梅威瑟進行了一場十回合的跨界大戰。雖然麥格雷戈在第十回合被梅威瑟技術性擊倒,輸掉了比賽。但這場比賽還是為他帶來的是鋪天蓋地的輿論支援,不少人認為,麥格雷戈敢於在使用拳擊規則的比賽中直面拳王,這是真正勇者的表現。

從商業的角度來看,這場比賽沒有輸家:拳王梅威瑟收穫了自己的第50場勝利,根據福布斯報導,拳王此戰還拿到了2.1億美元的獎金;麥格雷戈除了收穫了輿論讚揚以外還有一億美金進賬。

UFC官方更是賺得盆滿缽滿,根據ESPN旗下的網站報導,這場跨界之戰的PPV標價99.95美金,賣出了500萬份。

嘴炮的跨界之戰僅僅是UFC眾多個性鮮明的選手為自己造勢的例子之一,這樣的舉動也受到了UFC官方的大力推崇。相比之下,中國選手們普遍低調謙遜,不會為自己造勢。中國人若想在UFC有所收穫,在取得成績的同時,也要學會自我營銷。

根據UFC在中國面對的種種難點,張卓麟提出了他的三步策略。

第一,UFC應該通過媒體建立粉絲和關注,並與電視和數字平台的合作夥伴配合,將直播和免費內容呈現給觀眾。就像前NBA總裁大衛·斯特恩免費將NBA轉播權送給央視一樣,早在2016年, UFC便與PPTV簽訂了為期五年的獨家合作,使得中國女生A粉絲們可以在第一時間無延遲觀看UFC比賽。

第二,將更多賽事帶到中國,讓中國觀眾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UFC賽事的同時,也要做到在中國的本土化。自2017年UFC大陸首秀上海賽之後,原汁原味的UFC比賽又登陸了北京和深圳,張偉麗正是在2019年的UFC格鬥之夜157深圳賽上成為首個UFC中國冠軍。

第三,就是選手的培養,這包括了提高中國綜合格鬥的人才儲備量和頭部選手的打造。2013,UFC在新加坡設立亞太區總部,再到2019年,將亞太區總部搬到中國上海。UFC甚至在上海建起了比拉斯維加斯全球總部更大的綜合格鬥訓練中心——UFC精英訓練中心(UFC Performance Institute)。

位於上海靜安區的UFC精英訓練中心占地8600多平方米,幾乎是UFC精英訓練中心拉斯維加斯(總部)的三倍大,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女生A訓練和培訓基地。

不僅如此,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多次來到UFC精英訓練中心進行調研。

可以看到,UFC全球最大的格鬥賽事,正在將更多重心放在了中國市場。首位中國UFC冠軍的誕生,推動了這項賽事在中國的發展。但在更大意義上,拳擊運動在這個稍顯保守的東方國度來說,到了一個更大拓展的機遇期。

比如,UFC在中國的“造星”進程。2017年的時候UFC只有7位中國籍選手,沒有人上排行榜。2019年,UFC中國籍的選手增長到10位,其中有三位登上排行榜。

與此同時,UFC甚至為了選拔更多的優秀人才,在每年12月,UFC都在上海進行類似NBA的選秀活動。選秀將聚集中國各地優秀的女生A選手,通過一系列體檢,體能測試,初步篩選人才。

而根據張卓麟的表述:中國運動員最大的特長是過人的柔韌性,這是被大多數女生A運動員所忽略的一個領域,也是UFC在中國選拔人才的特點所在。

選秀過程,對中國整個女生A格鬥體系的也是極其重要的。就算沒有被選上的選手,也能從預選中更加瞭解UFC正規的培訓體系,然後將這些訓練方式,帶回他們自己的健身房或者拳館,從而推動中國整個女生A體系的發展。

不管是UFC精英訓練中心,對於健身房專業度的借鑒,還是女生A格鬥訓練帶來更多的優秀拳擊手。格鬥在走進更多擂台,也在走進更多健身房。

UFC在中國的推廣之路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能否在NBA停播的窗口期抓住機遇,這取決於決策者和運動員,因為中國從不缺少各項運動的愛好者,就像“百度UFC吧官方微博”說的那樣:

"

有人問我為什麼喜歡女生A?我想說,那是因為我喜歡鮮活的生命為了不同的原因在進行爭鬥,因為生命是不分輕重的,女生A在生活中的效用不是書寫青春或者改變人生軌跡的雞湯,更多的是對權貴階層和壓抑社會的負隅頑抗,人們試圖用附和這種怒吼狂烈的對抗去消解所有宿命悲劇的內核和主題,當每個人的命運和人生卑微到抓不住救命的稻草、看不到明天的希望、找不到逃離的出口時,拳頭就成為了精神上的武器,也暗示著在這千瘡百孔的世道上,我們需要的不僅是宣泄,而是不能做任人宰割的羔羊。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