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漫畫家小林: 隔離病房開漫展 心靈畫手的治癒良方
2020年03月11日01:50

原標題:對話漫畫家小林: 隔離病房開漫展 心靈畫手的治癒良方

“道理我都懂,但能安慰我的不是道理,是你”;“沒有神的光環,你我生而平凡”;“無需抱怨,可以抱我”;“吾乃世間遠行客,幸得風雨同舟人”……

逸筆草草,思思妙語,一幅幅暗含禪意的小林水墨漫畫成為疫情期間眾多一線醫護、患者和普通民眾的心靈藥方。

小林是他的網名,“小林老師”真名林帝浣,畢業於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除了攝影家漫畫家的身份之外,林帝浣本職是中山大學的一名教師,也是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的客座教授,熱愛畫畫的他平日會在自己的微信公號小林里分享自己繪製的漫畫,國畫風格的漫畫之中暗含風趣幽默的生活哲理,收穫眾多粉絲。

疫情發生的這段時間,林帝浣應廣東援鄂醫療隊邀請,做了個前線漫展。一幅幅色彩鮮明、輕鬆活潑的漫畫出現在廣東省支援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支援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駐地酒店的走廊上。此外,還有配著或幽默俏皮,或富有哲理的文字,吸引過往醫護人員駐足觀賞。此後漫畫受關注度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各地醫院通過公號聯繫小林老師“求畫”。

3月10日,林老師這位心靈畫師對話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出一幅幅心靈藥方背後的故事。

避免共情傷害

《21世紀》:疫情期間,每個人都會感到焦慮和不安,很多人通過您的漫畫得到了舒緩,您之前也提到過需要緩解疫情帶來的共情傷害,這方面有哪些理論支援嗎?

林帝浣:我不是心理學的專家,無法在心理學領域做具體的闡釋,簡單來說,共情是一個心理學的概念,是說當個人長期處在一個突髮狀況時,比如說現在的新冠疫情,長期關注之後就會導致心態的失衡。因為過度地使用同情心,就會產生一種共性的傷害,會覺得焦慮、煩躁、不安,進而對人的心理造成傷害。在心理學治療里,是需要去避免這種情況,通過一些心理干預的方法,進行調控。

不管是前線醫護人員,還是隔離在家的普通民眾,包括我自己都會有焦慮、煩躁的心理。

對比讓醫護主動去進行心理諮詢的方法,看漫畫這種方法更加潛移默化一些,各有其用,如果真的出現心理問題還是需要去進行心理諮詢的,看漫畫只是起到舒緩的作用。漫畫本身能夠給人帶來放鬆快樂,會心一笑,那麼我覺得漫畫的目標就達到了。它不能代替藥物,但是能起到放鬆一下的作用就足夠了。讓一個人在很不開心的時候,開心一下就挺好。漫畫也是有陪伴作用、療愈功能的。

《21世紀》:出於怎樣的機緣巧合想到通過捐贈漫畫的形式進行心理抗疫?

林帝浣:因為我之前一直在創作漫畫,也在中山大學孫逸仙醫院擔任客座教授,探索用藝術學習和欣賞的方式來治療患者,主要針對的是腫瘤的術後患者。

漫畫展的創意來自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支援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隊員李青。李青進駐醫療隊之後聯繫到我,開展了這次展覽。之後就有包括方艙在內的全國各地的定點醫院、疾控部門、海關、機場等機構陸續聯繫我,目前已經捐贈了超過200多家機構。

在隔離病房開漫畫展,其實漫畫展這個名字不太合適,但是我目前也沒想到別的名字更好的去形容這個行為,所以只能夠叫漫畫展。現在在考慮疫情後在黃鶴樓做個“武漢一定贏”的漫畫展。

《21世紀》:您是基於怎樣的思路進行日常創作?你疫情期間的生活有何改變?這次關於疫情創作之外,有沒有一些讓您覺得特別印象深刻的事情?

林帝浣:創作很難總結,有時腦子一抽就出來了。日常生活裡面碰到一些事情,然後覺得挺好玩的,就可能加工成為漫畫題材。我不是一個職業漫畫家,漫畫只是我的業餘愛好,好玩而已,無心插柳。

目前捐贈漫畫的醫院主要在湖北、廣州,然後上海有一批社區醫院。因為現在重點是防疫情輸入,所以海關機場都開始做展。每一家醫院捐贈的規模一般在幾十上百幅,別人都是直接捐錢,我能捐些製作漫畫的錢也挺好。

在疫情期間畫漫畫,看自己的點擊量蹭蹭往上漲,心情就變好了。朋友圈裡面大家在刷屏,我心情就真的很好,心理就痊癒了。

以前上班時,利用業餘時間畫畫漫畫。疫情期間,居家隔離不能去上班了,就是一邊做家務,一邊畫漫畫,也沒多大區別。

有位前線的護士跟我說,就是說有一張印象特別深刻的,生命充滿磨難挫折,是因為你本就是主角,不同的人會喜歡不同的漫畫,因為語境和環境的區別,大家會對同一張的漫畫有不同的感悟。

針對醫護和病人不同類型漫畫的側重也會不同。針對醫護的身份,他們面臨的問題比如說是穿著隔離服的不適、繁重救治工作和麵臨危險,會產生心理問題。對於患者來說,恐懼,焦慮,緊張或者是生存意誌低落,這方面心理問題會比較明顯。所以大家有共鳴的漫畫也會不一樣。

心靈療愈

《21世紀》:您2019年初被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聘為客座教授,負責籌建人文藝術治療科,之後在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與腫瘤科等科室合作,牽頭進行針對乳腺癌早中期術後患者的藝術治療科研項目,類似的心理干預治療項目又是如何開展的?

林帝浣:按照初步計劃,應是面向乳腺癌早中期的術後患者,在治療方案上,則以相對易學的漫畫為主,可能還會輔以音樂、影像等其他藝術形式。

根據相關研究,乳腺的疾病,女性生殖系統的疾病跟情緒有很大關係。我們希望進行研究,通過藝術培訓的辦法調整情緒。目前國內醫療界利用藝術輔助對患者進行治療還在起步階段。

本來按計劃,今年春夏之際,這個項目就可以進入實質建設階段,實行Ⅰ期實驗。但是突如其來的疫情一定程度上阻礙了計劃的進行,目前還在緊張籌備中。

《21世紀》:放棄從醫選擇另外的發展道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您接觸的前線醫生相對也較多,您作為朋友的角度,您覺得通過什麼方式對一線醫務人員傳遞積極信息更好?

林帝浣:因為我覺得醫生是特別需要很嚴謹的思維,而我這個人腦子又比較笨,就比較跳躍,喜歡用想像力做事。然後如果你用想像力去治患者的話,後果就會很嚴重。所以為了避免危害患者,我就沒有做醫生,畫畫完全是個人興趣。

對於前線醫護朋友,我覺得第一不要狂誇人家,一個人到處被人誇會顯得很尷尬,也會給他們造成心理壓力的。你就當正常朋友,多關心日常小事,讓他們心情放鬆愉快就好。平常相處就好了,你以前怎麼跟他交往的,就怎麼交往,不要過分渲染某種氣氛。

醫生在任何時代,任何時候都是英雄,現在特殊時期,被關注的更多了。我們更多需要的是日常尊重。如果把他們架到一個道德高地的話,也會讓他們出現新的心理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