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等待春天
2020年03月11日03:46

原標題:在春天等待春天

在春天等待春天

尹海月

  500隻鴨子的命保住了。斷糧10天后,湖北宜昌的養殖戶劉小紅終於在2月11日拿到了村里開具的臨時通行證,他聯繫到縣城尚未營業的飼料經銷商,購進2000斤飼料,保住了他僅剩的這些鴨子。

  他本來養了2000隻鴨子。但是,新冠肺炎疫情來了,他和全國許多養殖戶一樣買不到飼料。那段時間,劉小紅每天早上醒來都看到鴨棚里東一隻,西一隻躺著的死鴨子,一天最少死100多隻,最多死幾百隻。如今,在這個春天里,他開始要為這500隻鴨子做打算了。

  對於很多養殖戶來說,春節是個重要的節點。每年春節前後是活禽交易的高峰期,很多養殖戶會選擇在此期間將家禽集中出欄銷售,然後再接下來的春天里投入資金,進行新一輪養殖。

  這個春天是在一個漫長的冬天之後才到來的。在疫情籠罩下,有雞苗孵化廠活埋一批批幼苗,也有養殖戶將滯銷的家禽扔進了土坑,不少人在這個寒冬“一夜回到解放前”,幾年的資金積累迅速清零,甚至面臨負債。他們必須想辦法熬過這個春天。

1

  春天的消息,是陸續傳來的。2月15日,農業農村部等三部門印發通知,要求加快養殖業復工復產。除武漢等疫情嚴重的城市外,各地臨時關閉的高速路口開始恢復,被挖斷的農村公路正在逐漸暢通。

  劉小紅2月11日拿到臨時通行證去拉飼料時,四五公里的路要經過不下10個十字路口,每個路口都要停車檢查,劉小紅看到街上空空蕩蕩,為了阻止人們外出,每個路口只設置了紅燈。

  即使如此,這也是一個好消息。他養的鴨子從2月1日開始斷糧,後來,鄰居家田里的蔬菜,幫他渡過了一道難關——因為疫情封路,蔬菜賣不出去在地裡爛掉,劉小紅每天就開著三輪車,去方圓十幾里的菜地裡砍菜拉回來喂鴨子。

  只靠蔬菜養不活這2000隻鴨子,他又去鄰居家池塘里撈魚——受疫情影響,魚也滯銷死在池塘里。

  艱難撐過10天后,他終於等來了封鎖的道路一點點解封。

  但並不是所有的養殖戶都能順利等到這一天。湖北黃岡的養殖戶朱斌養了1萬多隻雞,它們每日要消耗五六千元的飼料。自疫情發生以來,朱斌每天都在關注疫情進展,眼看確診病例每日持續增長,朱斌一直向屠宰場詢問開工日期,結果都是不斷延遲。

  這讓朱斌覺得,“在一個月之後肯定就沒希望了。”衡量之下,朱斌決定埋雞。1萬多隻活蹦亂跳的雞被裝進袋子倒入土坑,消毒水、石灰緊接著被撒入坑中,伴隨著挖掘機的土落下,雞的生命提前終結了。朱斌成了最早埋雞的一批養殖戶。

  湖北黃岡養殖戶劉傳厚的9萬隻雞也在正月十五被掩埋。他估計自己這次損失達100萬元以上,多年的積累付之東流,“全賠光了。”

  受到衝擊的不僅是養殖戶,因各地關閉活禽交易,交通運輸受阻,雞苗(剛出殼的雛雞)無法運到養殖場,很多孵化廠只能將疫情期間孵化的雞苗掩埋處理。中國農科院家禽研究所位於江蘇揚州,該研究所在湖南的雞苗銷售總代理王仁瑞告訴記者,由於雞苗無法從江蘇運入湖南,湖南省正月向研究所訂購的30萬羽雞苗也被掩埋。

  廣州一家雞苗孵化廠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廣東雞苗在正月的銷售集中在初六至正月廿之間,在此期間,全省約有三分之二的雞苗因無法運達養殖場被處理掉。該主管向記者介紹,由於擔心疫情持續,部分孵化廠採取了一定應急措施延遲雞苗孵化的時間。

  2月底,廣東、江西、安徽、甘肅等地發文要求逐漸放開活禽市場,由於短期內孵化廠供應量減少,養殖戶對雞苗需求量上升,各地的雞苗價格上漲。“最低一塊六的雞苗現在都漲到兩塊一、兩塊二了。我們的雞苗價格以前是四塊八,現在都漲到五塊五了。”向中國農科院家禽研究訂購雞苗的湖南湘潭養殖戶陳雨聰告訴記者。

  雞苗價格上漲使得養殖戶的養殖成本進一步增加。不過,中國農科院家禽研究所的雞苗價格一直穩定,陳雨聰未受市場波及。但對陳雨聰來說,雞苗不能及時到貨意味著全年生產計劃的延遲,他們將無法在端午節趕上雞蛋的價格高峰,也無法趕得及在2021年的春節來臨前出售。

2

  疫情到來之前,很多人對這個春天抱有期望。

  那時劉小紅的鴨子剛剛開始產蛋。劉小紅從事養殖已有六七年。蛋鴨養殖時間長,不急於出售,他靠賣蛋獲取利潤。2019年年底,鴨子終於開始產蛋了,雖然溫度低、產蛋量少,但劉小紅很高興,他將300個蛋全部送給了親戚朋友,等待春節後,鴨子產蛋量慢慢增加,再集中銷售。

  “當時覺得終於可以開始回本了。”劉小紅從心裡估算著能賺多少錢,按照最低行情,一個鴨蛋可賺0.25元,按照每日90%的下蛋率,1800隻蛋一天能賺450元,一個月下來能賺1萬多元。

  “我以前是打工的,覺得(能掙這些)也可以了。”劉小紅說。

  河南漯河商橋鎮劉孟村村民陳鬆濤也對即將到來的春節充滿期待。以前,陳鬆濤也在外面打工,2017年,他患上尿毒症,每天要去醫院做兩次透析,沒有了收入來源,成了村里的貧困戶。

  為了維持生計, 2019年,陳鬆濤向村里貸款2.5萬元,又和親戚借款二十幾萬元,從廣西購進4000羽雞苗養雞。他計劃將3000多隻麻雞在正月十五出售,想著至少能賺1萬元。

  疫情的到來打破了原本的期望。正月初八,陳鬆濤想進飼料,但出不去門。

  到2月24日時,陳鬆濤的飼料也只剩下半噸。因為沒錢買飼料,陳鬆濤每天只給雞喂食一次。晚上,他將雞棚里的燈關掉,雞會臥著不動。但天一亮,雞還是餓得亂飛。

  他必須想方設法把雞賣出去。起初是靠親戚朋友宣傳。村里主道封堵,有人買,他就去找泥土道兒出去送貨。

  後來,村、鎮里的幹部開始幫助陳鬆濤賣雞,還把這事兒登上了《漯河日報》。3月2日,陳鬆濤的雞賣完了。

  對養殖戶們來說,這些家禽每滯銷一天,就意味著多一天的成本損失。

  在河南商丘,李繼發的3000隻鵝在正月初十左右出欄,也面臨滯銷。3000多隻肉鵝每日要消耗2000元的飼料,“你不賣,一天就要賠2000元。”

  2月26日,他等來了屠宰場的運輸車,但是,由於運輸成本高,出欄量大,李繼發的3000多隻鵝最終只賣5元多一斤,“去年這個時候肉鵝價格是9元左右。”這讓李繼發最終損失了十來萬元。

  資金鏈緊張是多數養殖戶當前面臨最迫切的問題。埋了9萬隻雞之後,劉傳厚思考最多的問題如何在這個春天盡快籌集啟動資金,他正尋找能申請到無息貸款的渠道。

  養殖還將繼續。朱斌打算解封后再進雞苗。突降的危機也未讓劉小紅對養殖失去信心,在為鴨子“口糧”奔波的二十幾天里,劉小紅曾一度消沉,“我認為這也做不好,那也不行。”

  劉小紅去年養豬,趕上2019年的豬瘟,200只豬隻賣掉20只,其餘全部得病活埋,損失二三十萬元。“當時就覺得這個病太厲害了,不敢再喂豬了。”劉小紅於是轉為養鴨,想著喂兩年再養豬。

  疫情讓他的希望再一次泡湯。“還不如跟哥幾個打工去。”劉小紅一個人靜下來想時,總覺得心裡難受。轉眼一想,又覺得打工沒什麼意思,他不斷給自己做心理建設,要重新振作,“在哪裡跌倒,在哪裡爬起來。”

  幾年摸索下來,劉小紅覺得還是養豬簡單一些,效益也比養鴨高。2019年年末,他重新進了40頭豬,豬吃得少,沒受到飼料問題的困擾。

  等疫情過後,劉小紅決定把鴨子全部賣掉,專心養豬。他計劃著端午將豬賣掉,再進一批新豬仔。

  如今,劉小紅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喂豬,看著豬一哄而上,撒歡兒發出叫聲,劉小紅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眼前的40頭豬是他對2020年全部的希望。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尹海月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11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