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水比賣油掙錢?原油暴跌如何影響石油、航空等板塊
2020年03月11日14:21

  原油作為大宗商品之王,牽一髮而動全身。近日,OPEC與俄羅斯就減產原油的談判“告吹”後,沙特再次打響原油價格戰。從中東到歐美,甚至到中國,全球股市陷入恐慌。美國股市更是一日蒸發3萬億美元,11年牛市瀕臨終結!

  實際上,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擴散,也一直影響著原油需求表現,市場對於疫情的恐慌使得油價大幅下跌。

  隨著今日油價再度下跌,港股中海油再度跌超5%,港股更是恐慌跳水跌幅不斷擴大。

  油價到底跌到了什麼地步?如果以30美元一桶原油來計算,則一桶油的價格不到200元,甚至比礦泉水便宜,日常喝的牛奶則比油價貴5倍。

  對於美國這樣的以石油為主導的大國,在油價下跌後股指暴跌,堪比金融危機。如果在3月底不能進行有效的協調,4月1號以後對OPEC+減產聯盟的產量就沒有任何約束。原油市場將面臨從寡頭壟斷市場轉向自由競爭市場的風險,價格下行的壓力將會進一步增加。

  那麼倘若油價持續保持在低位,究竟會帶來哪些連鎖反應?對中國、對目前的全球汽車市場,又會帶來哪些影響?

  原油暴跌對中國有何影響?

  國泰君安研究團隊表示,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國際油價若繼續按照當前的價格運行,幾乎所有石油生產國都將受到波及。

  在這場“三國殺”中,目前誰也不肯讓步。油價是否還會繼續下跌,這取決於產油國,尤其是美、俄、沙特三國是否在減產協議上能否達成一致。

  3月18日,OPEC聯盟還將召開一場聯合技術會議,繼續商討有關問題:如若減產協議達成,油價或許會快速上升;若仍未達成一致,國際油價或將繼續低位運行。

  至於油價暴跌對中國的影響,國泰君安宏觀團隊認為,總體不利於金融穩定,但有利於節省開支並提供政策空間。

  首先,油價大跌會打擊石油出口國的財政收入,導致石油美元回流,從而對全球流動性和資本市場形成壓力。而油價大跌震動全球資本市場,主要國家股市若出現持續調整,也會從情緒上影響我國資本市場。

  不過,因為中國是石油淨進口國,油價下跌將減少中國支出,增加經常賬戶盈餘。估計經此一跌後,中國將節省1100億美元開支,占GDP的比重是0.78%。

  另外,原油價格大跌還將降低交通成本,有利於控製我國的PPI和CPI。按照全年油價40美元計算,我國2020年PPI要比之前預計低4個點,為-4.1%;CPI要比之前預計低0.3點,為3.7%。

  需要提醒注意的是,油價暴跌對中國經濟的好處需要較長時間才能實現,但對金融風險的影響卻是立竿見影的,因此預計央行的寬鬆政策也會以超出市場預期的速度到來。

  原油暴跌如何影響資本市場?

  1)對於原油股。受OPEC+政策會議未就減產協議達成一致和沙特大打原油價格戰影響。短期受油價深度下跌影響,油服板塊將波動劇烈。

  日前,全球石油股重挫,港股中海油受傷最重,油價暴跌當日,中海油一度跌近30%,今日再度大跌4.97%,三日市值蒸發900億港元。

  山西證券表示,能源行業的投資是重資本、長週期的,相關政策力度和投資力度必須保持連貫性。我們認為油氣開發投資週期仍將持續,短期調整無需恐慌,調整到位就是上車的機會。建議持續關注油服設備龍頭公司傑瑞股份。

  鑒於我國保障能源安全的強烈需求,預計國內市場在未來幾年會持續加大勘探開發投資的力度,油服行業增長確定性強,油服行業景氣週期將持續。

  油氣基金最新淨值公佈了,可謂一片慘烈!3月9日,華寶標普油氣、諾安油氣能源跌逾20%,華安標普石油指數、嘉實原油、廣發道瓊斯石油指數等均跌逾17%……

  2)對於航運板塊。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的航空公司,在班機大幅減少、乘客寥寥無幾的背景下,原油價格下跌在一定程度上成為它們的救命稻草。對原油進口國來說,在航空運輸、航運、物流、下遊化工產業鏈中如塗料、塑料、輪胎以及消費端的汽車等領域,油價下跌將較大程度的緩解通脹壓力,留出政策可騰挪的空間。

  航空股昨日集體大漲5%左右,今日再度走高,中國國航、東方航空等漲近3%。

  興證交運表示,油價大跌使航空公司短期現金流和運營成本有大幅緩解。在不同客座率和日利用率情況下,如果油價維持在30美金低位,將對航空公司運營的盈虧底線有大幅增強。例如以A320為例,在票價不變的情況下,同樣在日利用率為6、客座率為50%,在油價60美金時要虧損27523元,在油價30美金時實現盈利385元。

  建議關注首都機場優勢地位繼續鞏固、公商務旅客占比高的中國國航;三大航中波音737max最少、上海樞紐優勢突出的東方航空;國內航線占比較高、開啟大興+廣州雙樞紐戰略、航線結構大幅改善、單機盈利彈性大的南方航空;純空客機隊、絕對票價低、管理效率高的春秋航空;優質時刻持續獲取、業績短期彈性大的吉祥航空;模式穩定、業績保底、國內為主、估值彈性較大的華夏航空。

  3)對於海運。油價大跌刺激了海運需求,訂單量和租金收入大幅增加。

  中遠海能接連暴漲,在前天漲逾8%後,今日一度漲21%,成為港股通漲幅最好標的股。

  大摩上調中遠海能(01138)今明兩年盈測,評級升至“增持”,目標價相應自3.94元上調至4.9元。該行稱,油價大跌下套利活動改變,運油需求上升將致運油船租金上升,按期租合約對等收入每上升1萬美元,每股盈利可上升0.2元人民幣。此外,新運油船訂單量減少及新船將延期交付,供應方面亦有改善。

  3)對大宗商品。有分析稱,國際油價大跌,可以帶動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下跌,這樣可對衝一下我國國內目前居高不下的物價,截止一月份國內CPI價格已經達到5.4%,創下10年來新高。國際油價下跌可以導致成品油價格下降,進而傳導至各行業消費的方方面面,大幅拉低整體經濟運行成本,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抵消因為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

  中信證券表示,近期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下跌,預計短期內難以出現明顯的價格拐點。本篇報告我們主要是從成本端和替代效應的角度去探討大宗商品的價格走勢。原油下跌導致基本金屬的成本支撐線下移,而替代效應較明顯的農產品價格短期受到壓製,黑色品種對油價敏感度較低,從自身供需結構看仍有偏強走勢。

  4)對新能源汽車衝擊。之前有專家表示,油價暴跌一定程度上會減緩中國新能源的改革步伐,甚至會導致新能源發展停滯,特別是新能源方面的研發進程,同時國家能源安全也將會承受巨大壓力。

  隨著我們新能源已經形成了相當大的規模,成本也出現了大幅降低。資料顯示,中國新能源發電的利潤率高達32%。這是支撐新能源行業高速發展的根本動力,並把中國送進新能源大國行列,但如果低油價對它構成衝擊,將會影響新能源產業的發展速度。

  由於節能減排的大力實施,我國的新能源車保有量穩中有升,這才推進了整個產業鏈的快速發展。而燃油成本的下行預期,可能將在一定程度上製約燃油車主更換純電動汽車的意願。

  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週一發佈的推文顯示,油價下跌對消費者來說是有好處的,但油價下跌對於幫助消費者從化石燃料轉向全電動汽車來說是一大不利因素。在原油價格戰下,9日當晚,特斯拉、蔚來盤前價格分別下跌超過13.73%、14.93%,而特斯拉也從最高的968.99美元一路調整跌至600美元附近。

  短短一個月左右,特斯拉股價從900多美元下跌至600多美元,跌幅累計達25.85%,公司總市值縮水近338億美元。A股的特斯拉追隨者也受到牽連,昨日開盤,特斯拉電池新供應商寧德時代大跌7.02%,損失逾222億元的總市值。

  買燃油車還是電動車?

  最近,網上流傳了一分根據芝加哥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一份研究估算:如果國際油價超過350美元/桶,那汽油車將會被電動車徹底淘汰。如果油價只維持在50美元/桶,那電動車就會步履維艱,直到電池技術取得質的突破為止。試想,如果油價維持在30美元/桶呢?

  再加上補貼退坡、造車成本居高不下,消費者和投資者對於未來新能源汽車產業走向擔憂。油價暴跌對燃油車是利好,但對正在培育市場階段的新能源汽車是重大利空。

  似乎可以預見,國際油價的暴跌對新能源的阻礙發展,會在美國市場得到更明顯的體現,這也不難理解為什麼作為美國新能源的第一股,特斯拉應聲領跌的原因,這或導致未來特斯拉以及美國汽車製造商,在新能源發展上更加倚重中國市場,因為中國具備諸多特殊性。

  一般而言,原油價格大幅下挫,在普通消費者看來,私家車的汽油價格或將隨之下降,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國際油價下跌再多,也與中國消費者無關。

  數據顯示,國際油價從原來的最高160美元/桶,跌到現在的34美元/桶,國內油價卻一直比較穩定,這也引發了廣大消費者的討論。當然最後的結論並非桶貴了,實際上中國消費者在購買成品油時需要支付增值稅、消費稅、城建稅等費用,大概占了4成多。

  而且,在這個基礎上,發改委將成品油調控上限定為每桶130美元,下限為每桶40美元,即當國際市場油價高於每桶130美元時,汽、柴油最高零售價格不提或少提;低於40美元時,汽、柴油零售價格不降低;介於兩者之間按實際水平調整。

  也就是說依靠一系列的調控,國內的油價受國際原油價格的影響並不大。回顧曆史來看,自2008年以來的原油價格快速下跌主要有4次,對於中國市場而言,這四次的“價格戰”對於中國汽車銷量也沒有直接的關係。

  如今中國已經開啟了基於電動化的智能化曆程,並且明確了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以後,官方對於“新基建”的部署逐步深入。當前,官方提出的“新基建”主要包括七大領域:5G基建、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市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

  汽車產業正在發生分化,新能源汽車、智能汽車的出現將會給整個交通社會帶來重大影響。短期來看,如果原油價戰和疫情因素過去,經濟複蘇信號強化,燃油價格還是會反彈的。長遠來看,汽車、甚至航空、航運等交通設備如果逐漸實現電氣化革命,原油價格的影響變得更加微弱。

  只是在回過頭來看,原油價格持續下挫,無法將新能源拉回傳統燃油車的軌道上,最多會稍微延緩一下發展進程罷了。

  本文由新浪港股綜合自汽車公社、國泰君安研究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