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摳門”的基層防疫員:我不怕惹人,物資用在“刀刃”上
2020年03月11日11:16

原標題:“摳門”的基層防疫員:我不怕惹人,物資用在“刀刃”上

自疫情防控工作開展以來,蘭州市城關區草場街街道6個社區共設置8個卡口點,大家輪流24小時堅守,進行人員排摸,同時給隔離觀察的外來人員上門送食物、送快遞等。 高展 攝

  (抗擊新冠肺炎)“摳門”的基層防疫員:我不怕惹人,物資用在“刀刃”上

中新網蘭州3月11日電 (劉玉桃 高展)一個社區只能領1斤酒精、5個口罩,機關人員自備……疫情初期,防護物資匱乏,因分發物資太苛刻,王芝萍被同事戲稱“周扒皮”,小氣又摳門。

  今年55歲的王芝萍,是蘭州市城關區草場街街道黨工委副書記。疫情防控工作剛開展時,實體店未營業、網絡購物發貨慢,籌備物資和如何開展工作是面臨兩大難事。“我們到處找口罩、消毒液、方便麵,很多員工戴著布口罩陸續開始小區防疫宣傳等工作。”

  “沒有防控措施,讓社區工作人員上門、上街,直接與居民接觸,那是不敢想像的事情。”王芝萍說。最後,她和同事呼籲大家捐贈家裡多餘的口罩、雨衣等,暫時用雨衣代替防護服,但效果甚微。

  王芝萍說,經過四處奔波,最後通過熟人介紹,終於買到200件雨衣、40多個口罩。“整個街道有200多名工作人員,口罩遠遠不夠,我們只能先考慮社區一線防疫人員。”

  自疫情防控工作開展以來,蘭州市城關區草場街街道6個社區共設置8個卡口點,大家輪流24小時堅守,進行人員排摸,同時給隔離觀察的外來人員上門送食物、送快遞等。

  王芝萍把雨衣、口罩、消毒液、方便麵等物資全部優先分發到社區一線,並嚴格按照卡口點人數進行配置,確保基層員工打“持久戰”有後勤保障。

  但也因為這樣,機關人員領不到物資著急,便背地裡給她起了外號“周扒皮”。

  “開始覺得她小氣,後來看到社區人員24小時卡口點值守,也就能理解了,他們直接與居民接觸,還要上門關心發熱人員,比我們危險多了,更需要物資。”蘭州市城關區草場街街道黨政辦公室主任白露說。

  蘭州市城關區草場街街道黨工委書記楊雲智說,疫情防控前期,物資緊張,口罩調配尤其艱難,配發五六十個口罩,但單位有200多名員工,所以後勤保障、調集物資顯得尤為重要,既不能造成浪費,又要物資發揮巨大作用,所以這是最惹人工作,也是最不好調配的工作。

  但是王芝萍攬下了這項工作。“我不怕惹人,我只想大家都安安全全的。”

  每天工作十五六個小時,奔波於單位、卡口點和小區之間的王芝萍,回家累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大家都這樣,誰都沒有怨言。我們每天最開心的就是聽到大家說,今天沒有發熱人員統計。”

  蘭州市城關區草場街街道辦事處主任李文說,她基本24小時連軸轉,對大家比較嚴格,不允許浪費,精打細算,引起基層員工的不理解、冷言冷語,但是她頂住壓力、科學分配,確保基層防疫工作有序開展。

  工作雖然辛苦,但生活中也有很多小感動。有居民看到卡口點工作人員辛苦,便送來自己做的花捲、蛋糕、牛肉、餃子等。“天天吃泡麵的我們,這些可都是美味。”王芝萍說。

  隨著防疫工作推進,王芝萍心裡的弦也繃得更緊了。“緊張、擔心、後怕,家裡老的老、小的小,萬一出點事,不敢想像。”談起這一個月的工作,王芝萍後怕。

  在街道工作22年的王芝萍,家鄉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性格樂觀、豪爽,對生活總抱有積極態度。丈夫是尿毒症患者,常年臥床,每隔一天要去醫院做透析。過年期間,原本到基層扶貧的兒子回來照顧家裡,王芝萍才能全身心投入到工作當中。

  今年11月,王芝萍就退休了。“可以一心一意照顧丈夫、抱抱小孫子,推著老公到處轉轉,陪伴家人。”王芝萍憧憬退休生活。

  蘭州市城關區草場街街道黨工委書記楊雲智表示,剛開始大家叫她“周扒皮”,到後來對她心服口服。通過此次疫情阻擊戰,我們充分認識到後勤保障的重要性。此次疫情防控,因為物資調配有序、控製得當,精準科學,社區工作進行才順暢。(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