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義務為黨和國家做貢獻
2020年03月11日14:31

  原標題:我們有義務為黨和國家做貢獻

  來源:共產黨員

  抗疫一線“擺渡人”:

  疫情徹底結束之前,我不“出院”

  儘管幾天前寧夏固原市原州區被劃定為疫情低風險區,賈海功還是會在睡夢中突然驚醒。

  一摸手機,哦,搞錯了,沒有來電。

  賈海功是原州區人民醫院的救護車司機,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他被抽調專門負責轉運發熱病人和外來人員。從大年初一到現在,一直住在醫院沒回過家。

  “剛開始任務比較集中,有次晚上出了36趟車,最忙的時候連著兩天兩夜沒睡覺。”賈海功說。

  疫情防控,絲毫馬虎不得。原州區11個鄉鎮,最遠的40公里路,只要有人發熱咳嗽,鄉鎮負責人就會給他打電話,同時他還要負責去火車站將返鄉的人送到隔離點,常常半夜出車。

  救護車司機是抗疫一線“擺渡人”,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支援救治工作。“軍人的作風就是不講條件、不講困難,保證完成任務。”作為一名退伍軍人,賈海功說,在抗擊疫情的“戰場”他不能退縮,關鍵的時候要頂上去。

  雖然固原市連續十幾日都沒有新增確診病例,醫院增加了司機班人手,但賈海功依然精神緊繃。“復工復產後外來人員多,疫情防控還是不能鬆勁。”他說。

  距離原州區300多公里遠的銀川市,仍然是疫情防控的重點地區。銀川市緊急救援中心的司機韓寧峰24小時待命,負責將確診病例轉運到新冠肺炎定點收治醫院——寧夏第四人民醫院。

  韓寧峰是一名老黨員,擔任了20多年的救護車司機,曾在抗擊“非典”、玉樹地震時參加過救援轉運。此次救援中心抽調人員組建特勤組時,他也立即報名。“這種特殊時期,黨員就應該勇於擔當,衝鋒在前。”他說。

  和平時不同,轉運新冠肺炎患者要使用具有消毒功能的負壓急救車,而且每次只能轉運一位。由於防疫措施要求高,加上消殺等環節,每完成一次轉運任務常常需要兩至三小時。

  “一天最多的時候轉運了三四名,給車消完毒回到家已經淩晨兩點了。”韓寧峰說,每次出車都要穿防護服,戴護目鏡、口罩、手套等,“我們不是第一次面對疫情,防護很到位,只需要專心做好該做的事情。”

  唯一讓韓寧峰放心不下的,是今年要參加高考的女兒。妻子電話裡給他寬心:“現在正是用人之際,你安心去幹,家裡我來照看。”

  這段時間寧夏不斷傳來患者治癒出院的好消息,但由於工作的特殊性,韓寧峰等救護車司機至今依然住在隔離區,每人一個單間,還不能“出院”。

  “既然選擇從事急救工作,就意味著要去奉獻。將患者盡快送到醫院,得到及時救治,就是盡到了我們的責任。”韓寧峰說。

  賈海功也住在醫院的隔離區,他們一家人只能在視頻里見面。“疫情結束後,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好好睡一覺。”賈海功說。

  在疫情徹底結束之前,他們都還將繼續奮戰。

  風雨九秩誌不改

  一片初心報黨恩

  ——記九旬老黨員夫婦何積仁餘祥禎

  日前,雲南省宣威市老黨員何積仁、餘祥禎夫婦把自己節衣縮食、省吃儉用存下的14萬元錢捐給黨組織,用於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該事蹟迅速流傳開來,引發社會關注。記者近日採訪發現,關於這對老黨員夫婦,還有更多感人的故事。

  ▌“我們有義務為黨和國家做貢獻”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雲南省宣威市老黨員何積仁、餘祥禎夫婦總想為抗擊疫情出一份力。

  2月17日,夫婦二人商量後決定,一次性捐款14萬元用於支持疫情防控工作。兩位老同誌不放心組織是否接納捐款,就口述一份報告,由子女記錄後交至當地組織部門。

  他們在報告中說:“新冠肺炎疫情勢頭兇猛,我們心中十分不安。我們現在年紀大了,不能衝到抗疫一線了,但只要黨和國家有需要,我們照樣有責任和義務,為黨和國家做貢獻。”

  兩位老同誌反複聲明:“我們老兩口兒女事業有成,自身現在開支也不大,國家遇到這麼大的困難,我們除捐款之外實在沒有其他辦法幫忙,請黨組織體諒我們的一片心意。同時也請你們放心,我們的生活沒有問題,兒女們也全力支持我們捐這筆錢。”

  考慮到兩位老黨員年歲已高,體弱多病,對於他們的捐款,黨組織高度重視,再三勸導,但兩位老人態度堅決,且子女也堅決支持。在老人的強烈請求下,黨組織接受了這筆捐款。

何積仁、餘祥禎夫婦在家中
何積仁、餘祥禎夫婦在家中

  ▌“是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得知記者要採訪,何積仁連夜寫了發言稿。“如果我們再年輕30歲,也要奔赴武漢同疫情作鬥爭,即便犧牲了也在所不惜。”他這樣寫道。

  何積仁出生於1928年,是宣威市來兵街道盤龍村人,現年92歲,老伴餘祥禎現年91歲。在1949年1月,何積仁參加了原宣威縣常備三中隊起義,後併入新成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滇黔桂邊縱隊第六支隊,何積仁分在31團。在多場阻擊國民黨殘部、剿匪、平定叛亂等戰鬥中,何積仁英勇作戰,屢立戰功。1949年8月17日,何積仁“火線”入黨。

  1949年12月,在宣威分水嶺與國民黨第8軍等部作戰時,機槍手被敵人炮彈擊中右臂,無法射擊,就在這萬分危急時刻,何積仁沒有任何猶豫,一把接過機槍繼續戰鬥。激戰中,彈片擊中了他的左眼、鼻子、胸部和大腿,因流血過多,暈了過去。連隊領導立即對他搶救,隨後安排戰士把他轉移至後方醫院治療,最終讓他脫離了生命危險。這次受傷導致他左眼失明,至今身上還有6塊彈片無法取出。1951年11月,何積仁被評定為“二等乙級”傷殘軍人。

  回憶過往,何積仁熱淚盈眶:“黨組織對我的搶救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救了回來。是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永遠銘記在心。”

  ▌“生命的價值不在索取,而在於奉獻”

  何積仁1950年10月轉業後,曾先後任原曲靖專區前進煉焦廠支部書記、副廠長,原曲靖專區建築工程公司經理,原曲靖市建安公司黨委委員等。

  離退休後,何積仁和餘祥禎都有離退休金,子女事業有成,兩人本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條件,但他們卻一如既往過著艱苦樸素、勤儉節約的生活,二人多年來一直住在曲靖市一幢建於80年代的老房子中,房屋面積僅有60平方米,家中佈置簡陋,連門簾都是用舊床單做的。據鄰居們回憶,何積仁常年穿一件老式綠色軍裝,老伴的衣服洗得發白也一直接著穿、捨不得丟。

  “生命的價值不在索取,而在於奉獻。”多年來,何積仁和餘祥禎多次自願交納“特殊”黨費和捐款。2011年6月22日,他們向黨組織交了3萬元黨費;2013年3月22日,向曲靖一中捐款2萬元用於購買圖書;2014年8月,向地震災區會澤縣捐款2萬元。2016年,向黨組織交納了13.3萬元黨費。

何積仁、餘祥禎夫婦在雲南老年之家敬老院
何積仁、餘祥禎夫婦在雲南老年之家敬老院

  如今,何積仁和餘祥禎已經行動不便,生活不能自理,雙雙住進了雲南老年之家敬老院,由專業的護理員照顧。護理員李捷鳳告訴記者,何積仁老爺子待人溫和,每天都保持著讀書看報的習慣。

  這幾天,何積仁和餘祥禎的感人事蹟在網絡流傳開來。“他們用行動詮釋著對黨忠誠、乾淨擔當、無私奉獻的深刻含義”“這是共產黨人的本色”“身邊的榜樣,向他們學習”……網民紛紛發表留言表達崇敬之情。

  彙聚協力戰疫的力量

  ——幾則黨員捐款故事

  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日子裡,全國廣大黨員踴躍捐款捐物,他們中有報黨恩的孤兒,有愛心傳承的一家三代,有堅守一線的青年黨員,有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一個個感人故事在神州大地湧現。

  ▌“國家的孩子”報黨恩

  最近,《達茂旗“國家的孩子”致武漢同胞的一封信》連同5550元捐款一起寄往戰疫一線。這其中,飽含著達茂旗“國家的孩子”報恩之情。

  上個世紀60年代,3000名遭受自然災害的南方孤兒被送到內蒙古大草原,他們被牧民們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其中,30多名孩子來到內蒙古包頭市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從此,他們便有了家。

  疫情防控正處在最吃勁的關鍵階段,作為黨員,牧民額爾登和童格勒噶等幾位身處達茂旗的“孤兒”覺得必須做點什麼。於是,他們帶頭在達茂旗“國家的孩子”微信群中發出捐款倡議。倡議發出後,很快得到大家積極響應,“我捐100元”“我捐200元”……一時間,愛心紅包紛紛發來。那一刻,大家的心裡只有:武漢加油!中國加油!

  “國家有難,身為‘國家的孩子’、身為黨員,我們有責任有義務去回報祖國、報答黨恩。” 額爾登說。

  ▌一家三代支持戰疫

  87歲的老黨員、青海互助土族自治縣蔡家堡鄉後灣村農民李洪占在兒孫陪同下,來到縣委組織部,用顫抖的、佈滿老繭的雙手遞上了2萬元捐款。“我1956年入黨,是黨培育了我,這是我向黨組織交的捐款,也是向黨組織交的另一份‘黨費’,我年紀大了,抗擊疫情幫不上什麼忙,只能這樣表達自己的心意。”李洪占說。

  23歲入黨時,為改變“整座大山幾乎看不到綠色”的狀況,李洪占在山上栽下第一棵樹,至今60多年間,他義務植樹8萬餘株133公頃。從青年到暮年,他的腳步踏遍家鄉的禿嶺溝壑。一生植樹守綠,荒山終變綠海。2019年,86歲的李洪占,獲得“全國誠實守信模範”稱號。

  “我們祖孫三代都是黨員,我希望用自己的行動教育子孫聽黨話、感黨恩、跟黨走。”雖然不能加入到防控疫情一線,但老人始終督促兒孫,讓他們多出力,服務好群眾。老人捐款的同時,老人的兒子李珍業、李科業,孫子李積彪每人也都捐了1000元,他們想以捐款的方式盡一名黨員的綿薄之力。

  ▌青年黨員5次捐款捐物

  “作為一名黨員,我上不了抗擊疫情的最前線,只能做這點事情,實在不值一提。”2月28日,蘭州鐵路局集團融媒體中心黨員高誌瑛向黨組織捐款時說。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高誌瑛累計捐款10100元。此前,他分別向武漢市紅十字會、湖北省紅十字會各捐款5000元,並積極聯繫廠家購買3000個醫用口罩和50套防護服,計劃捐贈給蘭州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甘肅省中醫院。高誌瑛主動放棄休假,第一時間向融媒體中心黨委請戰:“疫情十分嚴重,我是黨員,有進站上車的宣傳任務,請黨組織首先考慮讓我上!”

  不僅積極捐款、奉獻愛心,進班組、到車間,高誌瑛還深入基層採訪報導,用實際行動踐行一名新聞工作者的責任擔當。

  ▌老黨員的一片深情

  山西長治市屯留區黨員燕德祿,今年已87歲高齡。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他來到本村的防控卡點,為一線值班人員送去價值400餘元的生活物資。村幹部告訴老人:“您的心意我們領了,可您的生活並不寬裕,我們不能收您的東西啊!”話音未落,燕德祿又從內衣口袋里掏出100元,他說:“我是一名老黨員,也不能為黨和國家多做什麼貢獻了,看到新聞里黨員都在捐款,我也得捐!”

  福建龍岩市上杭縣茶地鎮大燮村85歲的老黨員何招秀,有著54年黨齡。子女外出務工,平時一個人在家生活。聽到村里黨員同誌們都積極為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捐款,正在地裡摘菜的她趕忙放下手中農活,掏出口袋里的20元,交給黨組織。她說:“我在電視上看到醫護人員奮不顧身治病救人時,既心疼,又感動。錢不多,我就想為奮戰在一線的戰士們買點吃的,哪怕是一碗熱騰騰的麵條。”

  愛心彙聚、暖流湧動。廣大黨員的一筆筆捐款、一份份牽掛,凝聚起同舟共濟的無私大愛,彙聚成協力戰疫的磅礴力量!

  抗疫一線黨旗紅

有一種力量叫“我是黨員”

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

越是艱險越向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