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打比獅子王的咆哮 被古斯馬戴上的緊箍咒
2020年03月10日18:00

洛城打比,稱得上拳拳到肉。畢竟比華利早有言在先:“於洛杉磯而言,我們才是更好的球隊。”有點刺耳卻絕非妄言,上賽季無祖無卡,路易斯哈雷版快艇便與湖人殺了個盧本偉;待到雙巨就位,快艇乾脆俐落連斬湖人兩回,並把阿King防了個嚴嚴實實。前兩回較量,阿King場均20.5分,命中率不過37.2%。

於是恰恰應對了另一組數據,阿King先前鬥面癱,12戰8敗,近四年更是無一勝績。這層面來講,尼納特大可以給自己封個“勒邦終結者”的稱號。

天時、地利,俱在快艇,但湖人退無可退。

退無可退的原因在於,若湖人再敗快艇,心理層面會不可避免遭受重創。眾所周知相較自宮練闢邪練到精神分裂的不可描述,快艇才是湖人衝出西岸的最大阻礙。一旦常規賽被連斬三回,豈有再戰季後賽的底氣?

毋庸置疑,快艇是優勢方,湖人則扮演挑戰者,哨響,戰幕拉開。

佐治橫刀立馬,彷彿每每關鍵戰役,他都能完成從鐵神幫主到祖大將軍的華麗轉身。僅僅兩節,他的賬戶內便存了19分,不僅比四星會戰里的其餘三人更耀眼,還帶隊確保快艇半場微弱領先。這不由讓熬夜的快艇擁躉興奮搓手,並於腦海里構思這樣的畫卷————

待到人工智能開啟,還不殺湖人個干乾淨淨?

奈何人工智能還沒來得及開啟,復仇者聯盟率先殺到。艾菲利-巴特利,昔日波士頓的猛犬,於上賽季被快艇隨手交易出去。交易的邏輯不難理解,防有比華利,攻有路爹,還留著這傢伙幹什麼?

邏輯當然沒錯,但無論如何都不該小覷一顆渴望復仇的心。但凡還有心氣的球員,都會對復仇老東家興趣濃鬱,巴特利當然不會例外。早在賽季之初,他就曾說過,“我會向聯盟所有人證明,我是聯盟里最優秀的外線防守者之一。”

於防守端,他確確實實表現的夠優秀,被認定無所不能的路爹,今兒被他防到痛不欲生。除防守端表現傑出外,巴特利還在第三節順手甩進四記遠投,對於這種自詡外線鐵閘的球員,我們其實有個更貼切的稱謂:

頂級3D。

可以說沒有巴特利,就沒有湖人易地再戰波瀾壯闊的反撲。某種程度來講,這與先前湖人死磕公鹿的走勢頗為類似,湖人於前半程一度被動,卻在第三節策動反撲扭轉戰局。而相較扭轉戰局更令60億喜上眉梢的,莫過於湖人人人用命,便連鍋府少將軍古斯馬,都在防守端呈現出罕見的專注度。瞅瞅他那些橫移,頂人,與拚籃板的鏡頭,你會有種莫名的感覺,這他媽是古斯馬?這個滿身臭汗,搶籃板搶到在地上打滾的臭小子,是阿姨最喜歡的古斯馬?

無論是或不是,古斯馬都給人以面貌煥然一新的感覺。興許這正應了中國的兩句老話,一句是:上下同欲者勝;另一句則是,兵熊熊一個,將猛猛一窩。

眨眼功夫,便到了決勝階段。

快艇擁躉翹首以盼人工智能趕緊開啟,再不開啟便大勢已去。因為阿King已經開足馬力,猶如主戰坦克般隆隆駛來。12分的分差讓老李爾有些茫然,也讓坐在老李爾身旁,無比乖巧的盧指導心生感慨。曾幾何時,我也曾手握人間凶器;可如今我與他之間咫尺之遙,卻宛若隔了一條銀河。

於無聲處現面癱,尼納特啟動了。

他投中三分,面無表情;

他製造罰球,面無表情;

他中距離連續投中,還是面無表情。

分差在縮小,局勢似乎變得可控。兩分鐘差7分,仍有翻盤可能。

會被翻盤嗎?歷史將重演嗎?阿King抬眼望去,斯台普斯恍然間變成了非洲草原。而此時勒邦,好似長出鬃毛,伸出爪牙,化身馳騁在草原之上的獅王。銳利的眼神掃視過去,獵物已被牢牢鎖定。

馬庫斯,就是你了。

快艇費勁千辛萬苦截湖的秘密武器,淪為一頭可憐的瞪羚,他被獅王攆上,輕易撲倒。犯規連犯規,不僅送湖人鎖定勝局,還換來本場洛城打比里,最令人血脈賁張的場景。那個平日裡定時念塔可咒語,發出嘰嘰嘰嘰笑聲的中年不正經人類,居然變得無比猙獰,進而,對著全場觀眾咆哮。

斯台普斯就這樣被征服,哪怕在洛杉磯地界上,於作客響徹MVP,也是對於一名球員的最高禮讚。

湖人贏了,贏的乾淨俐落;

快艇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沒有漫天的口水也沒有諸如“裁判是××”的憤憤不平,既說明洛城打比的質量,也說明作為勝利者的阿King,對於本場比賽有多麼誌在必得。為此賽後,老李爾是這樣評價的。

“我從沒見過任何球員能在35歲時比他更出色,聯盟里許多人具備阿King的身體條件,不過沒有擁有像他那樣的頭腦。”

老李爾錯了。

老李爾還是低估阿King了,想要在35歲時仍保持這種翻天覆地的能耐,需要天賦超群的身體,敏銳聰慧的頭腦,堅持淩晨三點起床訓練(參見老漢最新採訪),每年投入150萬美元的保養,日複一日如苦行僧般的嚴於律己,以及對於追趕GOAT孜孜不倦的動力與野望,總之只有偉大的球員才能做到達到阿King的境界,而現在,聯盟里有且只有一個阿King,這便是他的過人之處。

平心而論,從未喜歡過阿King但欽佩他,欽佩他的毅力,堅韌,與對於更高更快更強那份永恒的追求。以上這些,都是競技體育里最能打動觀眾的特質。甚至再仔細想想,聯盟這十多年,流水的帶明星來來往往,唯有鐵打的阿King,始終矗立。

最後老規矩,講個橋段。

古斯馬笑意盈盈,做出了“給你戴上”的姿勢,為此阿King發自心底感到欣慰,暗忖這孩子真懂事,以後可得好好培養。心情大好之餘,阿King和顏悅色的問道。

“你給朕戴上的,是王冠嗎?”

“不是。”古斯馬搖搖頭。

“那是什麼?”阿King臉色微微一變。

“沃格爾師傅托我給您帶個話,只要大師兄戴上這緊箍咒,就會變成無所不能的齊天大聖……”

“然後怎麼著?”阿King急急問道。

“然後師傅說了,只要念起緊箍咒,大聖便會腳踏五色祥雲,身披金甲聖衣來拯救60億。師傅還把那句緊箍咒教給我啦,我唸給你聽,‘大師兄,快想想辦法。’”

伴隨著緊箍咒突然收緊,阿King開始翻起白眼,沒半晌,古斯馬尖叫起來。

“來人呐,大師兄暈倒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