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連奴:相信任期內會助熱刺捧杯
2020年03月10日09:45

摩帥
摩帥

  歐聯16強次回合,熱刺作客挑戰萊比錫紅牛。首回合熱刺主場0-1落敗,次回合賽前摩帥出席了新聞記者會。

  傷病越來越多了,你能相信嗎?

  摩連奴Jose Mourinho:是的,我可以。

  賓-戴維斯Ben Davies和貝雲積(Steven Bergwijn)的傷情如何?

  摩連奴:賓-戴維斯傷缺1-2週;貝雲積,我不期望他這個賽季還能出場。

  執教生涯中你遭遇過這樣的情況嗎?

  摩連奴:不不不,尤其針對你說的情況,我不知道該如何精準描述。只有簡尼不是「外傷」,他是英超典型的「12月傷病」,但其他人--洛里斯Hugo Lloris、施素高Moussa Sissoko、孫興慜Son Heung-Min,現在是貝雲積,他們都是跌打損傷,而且無法在幾週內康復。這就是現在的情況,我們習慣了。

  其實前面幾次受傷我們心裡更失落,現在我們都有4、5個傷員了,多一個變成5、6個是一樣的。沒問題沒問題,我們很有信心。

  你還有動力嗎?

  摩連奴:我很有動力,我也很平靜很樂觀,但正如我來之前和一個同事說的那樣,如果明天華拿Timo Werner上不了,希克Patrik Schick上不了,恩昆庫Nkunku上不了,我非常確信萊比錫教練不會像我這樣微笑。

  所以情況還是很睏難的。我們短時間內追回了與前四的11個積分,但現在又陷入了如此的境地,我們很受傷,陷入了困境。

  明天就只是一場比賽而已,上半場我們0-1輸了。兩天前我們也是半場0-1輸了,賽季中總會發生這種事的,我們還有下半場要踢呢。

  球隊會全力以赴,你會問我:如何在沒有簡尼、孫興慜、貝雲積的情況下攻入2球?你怎麼能攻入兩球?但入球是有很多方式的,萊比錫球員可能像魯迪格Antonio Rudiger對我們的時候那樣為我們入球(熱刺1-2車路士,魯迪格烏龍),所以足球一切都是可能的,我們非常樂觀。

  如果你們反勝成功,你能利用這股形勢嗎?

  摩連奴:目前來說形勢是消極的,過去兩場我們一平一負,甚至和波也是依靠12碼獲得的。所以說現在形勢不妙但我總覺得球員沒配得上一些特別的東西。

  球隊很團結,隊員們再一次用很實誠的方式貢獻自己的所有,如果我們回顧對陣諾域治、狼隊和般尼的比賽,我認為我們真的非常努力,球員們應得到媲美淘汰賽晉級的那種開心。

  但足球有時候是無法得到你應得的東西,我們不得不接受然後向前進,但此時此刻我們還未到坐以待斃的時候,我們的處境是戰鬥,為了晉級。

  我們在主場收穫了最好的失利(0-1),0-1比1-2或者2-3或者0-4都要好,這不是什麼嚇人的失敗,而是一場仍讓對決存活的失敗。當然了,我更希望我們沒陷入這樣的境地,但我們感受到了壓力,我們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反勝,能否進入你生涯最大成就的比較之中?

  摩連奴:成就的先決條件永遠是勝利,這就是我的理解。在這樣的情況下晉級當然很不可思議,但輸掉決賽後你仍然會丟掉獎牌然後忘記一切。我從不認為勝利之外的東西能被認為是巨大的成就,在這項賽事裡(歐聯)我的成就就是贏下冠軍。

  那麼率熱刺捧得獎盃算不算你的最大成就呢?

  摩連奴:我相信熱刺不會成為我執教的唯一一家沒獲得獎盃的球會,我在執教的每支球隊都獲得了獎盃,我相信我也能在熱刺做到。

  我來此三四個月了,接手的時候球隊情況很糟,現在的情況更糟,但我仍然相信我自己,相信球員們,相信球會,我相信自己能在合約期內幫球會完成這件事。

  (贏得獎盃)不該形容為我的勝利,而是我幫助球會和球員(贏得獎盃)。

  明天的比賽精神層面會很重要,有時候你因為實力更強取勝,有時候你因為排兵佈陣取勝,有時候你因為後備出色發揮力挽狂瀾而取勝,但這些都不會是我們明天的情形,我們只有很小規模的陣容,每個人都必須付出所有。

  如果我們明天真的晉級了,那麼肯定是因為球員們難以置信的團結。情況都好時很容易能捏合一個好的團隊,但情況不妙時你很難塑造一個好的團隊。我和球員們在一起,我相信他們,也希望自己明天能幫到他們。

  你還指望小盧卡斯(Lucas Moura)再次上演神蹟嗎?

  摩連奴:我們現在沒有洛蘭迪Fernando Llorente,我們現在不能往禁區裡長傳了,我們要採取其他方式。如果我們等待15到20分鐘非常直接的比賽,把球傳進禁區然後找二12碼、統治禁區,我不認為這是我們現在能做到的。

  我們不隱藏,我的進攻隊員就這麼多,沒有其他人了。如果你問我小盧卡斯會否對比賽施加巨大影響,那麼我告訴你會的,這就是上一場比賽我讓小盧卡斯和盧施素Giovani Lo Celso都後備的眾多原因之一(對般尼兩人都未正選)。

  他們都很累了,我認為給他們也是給我們一個機會,對般尼的比賽我要保護好他們,儘管如此我還是讓他們踢了45分鐘。

  是的,我認為小盧卡斯現在的狀態很好,我想感謝巴西國家隊教練沒有徵召他。是的,盧卡斯對我們非常非常重要。

  這麼嚴重的傷病情況下,有沒有讓施斯隆Ryan Sessegnon登場或者讓拉美拿Erik Lamela正選的可能?

  摩連奴:施斯隆必須為我們提供幫助,本大衛斯上不了,那麼就是施斯隆和維頓漢Jan Vertonghen踢左路。在我們要進攻的情況下我不覺得坦根加能打正選左閘。

  施斯隆是進攻的選擇之一,實質上他就是個翼鋒,是的在貝雲積缺陣的情況下我們需要所有人,我認為施斯隆會得到機會的。

  阿里Dele Alli能踢前鋒嗎?

  摩連奴:我認為對陣般尼的比賽中阿裡踢得非常非常好,再踢一次不會太難。我們有盧卡斯和阿里那麼拉美拿的位置就存在疑問,施斯隆剛剛從傷病恢復。這就是我們全部的進攻隊員,沒有別人了。很難,但是我們會向前進。

  熱刺球會的格言是「敢想就去做(to dare is to do)」,你相信這句話嗎?

  摩連奴:我每天都讀,訓練場的所有地方都寫著這句話。我覺得你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在足球界這麼久了,你知道我的信條是什麼,你多多少少知道一點我的哲學,我之所愛所恨。是的我感受到自己和這句格言的聯繫。明天就是付出全部的時候了,要麼贏波,要麼就把我們擁有的全部留在球場上。

  你願意冒更多風險嗎?儘管人們似乎通常不會把冒險和你聯繫在一起

  摩連奴:冒更多風險最終一無所獲?勝利時冒風險就是好的,失敗時冒風險就是不好的。明天為了贏波冒更多風險?當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