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撰文:歐洲應借鑒中國戰疫經驗
2020年03月10日11:36

原標題:德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撰文:歐洲應借鑒中國戰疫經驗

參考消息網3月10日報導 德國之聲電台網站3月5日刊登題為《學習中國的抗疫經驗》一文,作者為德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弗蘭克·澤林。現將文章摘編如下:

在中國,緊張局勢延續數週後,病毒危機有所緩解。然而,在世界其他地方,病毒卻依然在傳播。

目前德國籠罩著不安:消毒液和口罩已經售罄,人們搶購囤積,多個大型活動被取消或延期,其中包括全球最大的旅遊博覽會柏林國際旅遊交易會以及萊比錫國際書展。德國衛生部建議人們暫時放棄握手問候。

迄今為止,德國尚未認真討論大範圍封鎖或暫停短途公共交通。一方面,病例還不算多;另一方面,政界人士知道,像中國那樣對整個大都市地區實施大範圍封鎖在德國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在火車站、機場、購物大街、甚至餐館裡實施監控並設置體溫測量點,也不在考慮之列。

意大利的病例明顯更多,因此也更多地效仿中國的方法:整座城鎮也在一夜之間被與外界隔離。世衛組織不認為北京的措施過分。恰恰相反,世衛組織牽頭的一個25人專家小組在一份報告中說,中國採取了“可能是史上最雄心勃勃、最快速和最積極的疫情防控努力”。該小組在中國逗留至2月24日,瞭解該國如何應對疫情。小組成員也包括德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的同事。專家組負責人布魯斯·艾爾沃德確信:“國際上很多國家在思想上和行動上尚未做好準備採用中國的方法,而中國的方法是目前我們唯一知道的、被事實證明成功的方法。”

的確,西方民眾可能不會輕易接受對個人自由的限製。在中國,一旦有人確診感染,整個住宅小區就可以馬上被封閉。這在歐洲同樣不可能。歐洲沒有自帶保安人員和液壓升降欄杆的中國式住宅小區系統,也沒有檢查住戶是否戴口罩並承擔測量體溫任務的社區居委會。自上世紀50年代起,中國就有了這種基層自治單位,負責居民小區的“秩序”。而在德國,哪怕發生流行病,也不能改變這種情況。

眼下,德國僥倖還有健全一些的醫療衛生系統和更高的衛生標準。此外,德國人口密度低於有著100多個百萬人口城市的中國。儘管如此,德國也必須認真考慮,現在和未來是否足以應對規模大一些的病毒疫情,是否還需擴建醫療設施。根據歐洲疾病預防與控製中心提供的數據,德國能將2.5萬至5萬個床位轉變為隔離病房的床位。此外,德國還有約2.8萬個醫院床位可為重病患者提供呼吸機。這在歐洲是不錯的水平。

但在某些地方,像人們近來在中國醫院看到的那種全身醫療防護裝備卻有可能在短期內缺貨。而即使不存在護理人員患病的問題,德國也會比其他地方更快出現醫務人員不足的問題。現在,德國政府危機處理小組畢竟還是計劃採購更多口罩、手套和防護服等醫用保護裝備。為此,德國將提高國內的生產能力,並“與歐洲夥伴聯合”。

不過,如何以及多快實現這一計劃,目前還不清楚。很多醫用產品的產地是中國。而中國本身的需求量依舊很大。世衛組織疫情學家布魯斯·艾爾沃德說:“我想,我們應向中國學習的一個關鍵因素是:速度。越快發現病例並把他們隔離,我們就越能成功抑製疫情。”這主要也涉及快速得到數據,從飛機乘客名單、活動參與者名單直到地鐵監控攝像機錄下的視頻。在德國,這又是一個棘手的話題。

為了能夠隔離輕度感染者,像武漢那樣在數天內建成的所謂“方艙醫院”也是有意義的。輕症感染者可以在那裡隔離治療,無需擠占重症病床或其他醫療資源。這樣一來,家庭成員之間互相感染的風險也會小於居家隔離。然而,歐洲人幾乎不會自願被送進體育場館隔離。

目前就病毒檢測手段和速度而言,中國已快於西方。通常情況下,4到7個小時後可出結果。德國一般至少需要24個小時。而且,醫療保險公司並非自動承擔全部檢測費用。即使是在旅遊限製方面,與中國相比,歐洲目前也還非常猶豫。但現在意大利和韓國的情況都表明,局勢會在瞬息間變得嚴峻。

正如此前中國已經表明的那樣,在這種危機時期發達的數字基礎設施是多麼重要。在隔離狀態下,韓國人和中國人都繼續通過互聯網保持聯繫,獲取信息,用視頻傳送自己的日常生活場景,分享自己的憂慮,借助大量網絡娛樂內容放鬆情緒。

很多網上服務公司很快將在線課程納入服務項目,從健身房到公共學校,應有盡有。即使是在被“封城”的疫情中心武漢,儘管人們現在不能親自到門口,而是經由住宅小區的柵欄窗口接貨,在線送餐送藥服務也一如既往十分順暢。此外,患者可通過應用軟件輕鬆延長藥方期限,而無需再去看醫生,從而避免更多人感染。

有一點是清楚的:無論是在德國還是在歐洲,恐慌和歇斯底裡眼下都不合適。然而,自己也想一想可以採用哪些適合歐洲社會習慣的措施,應該沒有壞處。因為在全球化時代有一點不可避免:此病毒之後是彼病毒。

這是3月9日在德國首都柏林一家藥店外拍攝的口罩售罄的告示。新華社記者 單宇琦 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