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機票再次跌成“白菜價” 49元能從深圳飛重慶
2020年03月10日11:48

  原標題:國內機票再次跌成“白菜價”,49元能從深圳飛重慶

  自1月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國內機票屢現“白菜價”,折扣一度達到0.2折。2月中下旬隨著復工復產的持續推進,國內部分航線機票價格有所回升。

  但3月上旬,機票價格再次出現“跳水”現象,部分國內航線票價低於百元。3月10日,深圳飛往重慶的航班最低票價僅49元,為全價的0.4折。

  有航空公司表示,受疫情影響,國際航班客流量相比去年同期減少7成左右,且恢復速度明顯滯後於國內航班。而受部分國家入境政策影響的留學生群體,則採取中轉方式返回學校,泰國成多國留學生群體中轉熱門地。

  國內機票價格再“跳水”,最低0.3折

  每年春節後的二三月份為民航業淡季,其中三月份機票大多處於全年低位。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二三月機票屢現“白菜價”,與以往的“低位價格”不同,部分航班甚至出現兩位數價格,折扣一度達到0.2折。

  “這是往年從未出現過的罕見低價。”去哪兒網一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自1月中旬疫情集中爆發後,國內機票價格開始降價,2月中下旬降價尤其明顯。其中超低價航班主要集中在超一線城市前往中西部地區的航線中,“從北京、深圳這些城市出港的航班需求量急劇下滑,所以價格也一路走低。”

  澎湃新聞發現,3月10日,深圳飛往重慶的航班最低僅29元,為全價的0.4折。而深圳飛往成都近15天的機票經濟艙價格也多數低於100元,處在0.3-1折之間。“但就算白菜價,訂單量也並沒有出現大幅提升。”去哪兒網工作人員說。

3月9日深圳前往成都票價最低僅為60元  圖片來源:網絡
3月9日深圳前往成都票價最低僅為60元 圖片來源:網絡

  春秋航空公司一工作人員也表示,“以往我們的折扣通常在5折以上,今年部分航線折扣已經低於1折了。”但他同樣表示,儘管如此,因客流量驟減,目前投入運行的航班數量仍不及高峰期的40%。

  據飛常準網站於3月5日發佈的《2020年2月全球機場出港準點率報告》顯示,2月中國大陸11家3000萬級以上機場航班量同比均縮減了50%-70%左右,其中西安鹹陽、昆明長水、南京祿口、杭州蕭山和北京首都機場航班量同比減少高達70%以上。

  去哪兒網工作人員介紹稱,近期機票銷售的主要客群為返程復工的剛需旅客,單向性明顯。2月中下旬受全國各地有序開展復工復產的影響,部分航線價格開始逐漸回溫,目的地為北京、上海、深圳等超一線城市的航班價格均都有所提高,但三月初再次出現走低情況。

  以西安前往深圳為例,在2月19日該航線最低票價一度達到1600元(8.1折),自2月27日後,該航線票價開始持續走低,目前3月9日最低票價僅為450元(2.3折),攜程網顯示,該航線未來一週最低票價均低於500元。

  而由超一線城市前往中西部地區的票價,則自2月中旬起持續走低,3月9日由上海、深圳前往成都的多個航班票價均低於100元,其中折扣最低為0.3折。去哪兒網工作人員表示,這樣的低價很少見,但未來一個月國內航班的價格仍會處於起伏不定的狀態。

  對於該現象,春秋航空公司工作人員表示,2月下旬受復工復產的影響,由中西部地區飛往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的航班價格確實有所回升,基本與去年持平。

  但機票價格走勢受供需關係影響,目前多個航班出現“白菜價”機票也是根據市場需求情況逐步調整的結果,“今年的客座率是去年同期的一半,大部分航線都有降價情況。”他介紹稱,低價機票多為勞務用工地到勞務輸出地的航班,如北京、上海等地飛往中西部城市的航班價格普遍降幅較大,票價約為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

  攜程機票大數據也顯示,比較2019年的境內外的幾條熱門線路,包括常規京滬之間的出行線路,同比出現了下跌。其中,北京-上海的機票價格最近三週的均價同比降幅在兩成以上,上海-廣州最近三週的均價降幅接近三成,深圳-上海最近三週的均價降幅超過四成。

飛常準提供數據顯示,國內航班客座率有所提升。受訪者供圖
飛常準提供數據顯示,國內航班客座率有所提升。受訪者供圖

  值得期待的是,據飛常準3月9日提供給澎湃新聞的最新數據,持續復產復工以來,國內航班旅客人數和客座率均在逐漸提升。數據顯示,近一個月,國內航班旅客人數最低時僅有127814人次(2月13日),客座率最低時僅為37.4%(2月10日)。但在2月下旬各地開展復產復工後,國內航班客座率穩步提升至50%以上,3月7日全國國內航班客座率已經升至52.5%,旅客人數達414101人次。

  國際航班客流量減少7成,泰國成熱門中轉地

  相比於國內機票,國際機票票價並未出現大幅度下降情況。但受政策影響,多國取消飛往中國的航班、國內部分國際航線停飛,導致國際航線也大範圍遇冷。

  3月9日,飛常準提供的國際航線執行信息顯示,自2月1日起,我國民航國際客運航班每日取消均過千,此後隨著疫情的發展情況越發嚴峻,最高時一日取消航班達3072次(3月1日),3月7日國際航線的取消航班也達到了2878次。

  “現在疫情期間主要出國人群為留學生,但留學生群體數量較少,不能支撐起國際航班運輸,國際航班客流量就明顯減少了。”據春秋航空公司一工作人員介紹,今年二三月份國際航班客流量相比去年減少了7成左右,對航空公司運營造成了較大影響。

  去哪兒網一工作人員也表示,近一個月,國內出境遊大幅下降,出境人數較去年下降近4成,其中赴泰國人數降低32%,赴馬來西亞人數降低45%,赴日本人數降低41%,而16-24歲的留學生群體出境人數較去年同期下降僅為1%,成為疫情期間出境的主要人群。

  但受疫情影響,多國出台限製中國民眾入境規定,對留學生群體出境造成了較大影響。該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在2月1日澳州規定“中國民眾需在第三國待滿14天方可中轉回澳”後,近一個月內,16-24歲留學生經第三國中轉前往澳州人數較去年同期增長97%,其中政策較為寬鬆的泰國成為熱門中轉地。

  去哪兒網數據顯示,疫情期間,16-24歲的學生群體由泰國前往澳洲的人數較去年同期暴增237倍。馬來西亞、日本緊隨其後,分別增長12.9倍、6.14倍。“歐洲的留學生傾向於從阿聯酋、日本中轉,前往美國的留學生就大多數從泰國中轉,經泰國前往美國的留學生人數也增長了29.5倍。”去哪兒網工作人員介紹稱。

  但留學生群體較少,無法滿足客座率,給航空公司也帶來了較大的運營壓力,春秋航空公司工作人員介紹稱,目前航空公司已經在對國際航線進行調整,“一方面我們要儘量多的恢復航線,另一方面要將國際航線運力調往國內航線,通過這兩種措施,在能夠收回變動成本的基礎上儘量減少固定成本損失。”

  該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國內航線客座率在逐漸恢復,但國際航線尚未出現好轉的跡象,恢復速度明顯滯後於國內航班,但為了保障剛需乘客出行,即使國際航線票價降低也將繼續保持運營,承擔公共承運責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