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線大學生|哈爾濱戰疫微調查:居民生活現狀與復工意願
2020年03月09日20:55

原標題:疫線大學生|哈爾濱戰疫微調查:居民生活現狀與復工意願

一、疫情概況

2020年1月23日,哈爾濱出現首例由武漢輸入的新冠肺炎患者,剛開始確診病例緩慢上升,進入2月後上漲速度增加,2月中旬後基本被控製,截至3月2日,哈爾濱已經連續8天沒有新增確診病例(見

圖1

)。

二、政府戰疫政策

哈爾濱距離武漢較遠,疫情流行起來的時間較晚,政府從1月21日開始針對疫情進行工作部署,出台的部分主要公告和政策如下:

三、硬核的戰疫行動

為什麼2月上旬確診人數會陡增呢?很多人都說東北人愛聚會,重人情,儘管政府明確指出應該在家隔離,減少聚會,仍有不少人因聚會感染新冠肺炎。據新華社哈爾濱2月7日電,截至6日24時,黑龍江各地共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聚集性疫情48起、發病194人,波及或暴露630人,死亡3人。另外,“丁香醫生”的線上調查也指出,在東三省中,黑龍江人對疫情是最樂觀的,這也是讓病毒有可乘之機的原因之一。

哈爾濱發病人數在進入2月後陡增,這給疫情防控帶來不小的壓力。基於此,政府開始採取強力手段,我們通過幾個例子來看哈爾濱防疫力度有多大。

1.兩個單元的居民被送到定點隔離賓館集體隔離

據《哈爾濱日報》報導,2月25日9時起,道外區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指揮部將寶宇天邑瀾山小區2棟1單元和4單元處於封閉管控的居民轉運到指定的5個賓館實施集中隔離。隔離期間,將提供合理的營養膳食;每日公共區域由專人負責消毒;生活垃圾每日由專人集中收集、集中處理;居民離家後,由專人對居民房屋開展安全管護,並在居民返家後進行室內消殺。同時,將為隔離居民提供相關醫學觀察、核酸檢測以及良好的生活保障,相關費用均由道外區疫情防控指揮部承擔。

2.街道被整體合圍

四、居民的搶購與囤積商品行為

1.酒精搶購戰

和全國其他地區一樣,搶購熱潮首先從口罩開始,1月24日開始,大部分地區藥店的口罩已經基本售空,很多人還沒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買不到了。不過對於哈爾濱人來說,真正的戰役是搶酒精。地處東北糧倉,哈爾濱盛產釀酒原料——玉米,釀酒廠數不勝數,哪裡缺酒,哈爾濱都不會缺酒。但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很多市民並沒有理智分析。1月31日,市民接到了一條消息:人民同泰藥店的三百多個連鎖店開始供應酒精,每人限購兩瓶,今晚上貨,明早可購買。消息一出,廣大市民全面出擊,半夜12點就開始在各藥店門口排起長隊,有私家車的市民將車停在路邊,在車里等著,而沒有車的市民只能在天寒地凍中經曆漫長等待。2月1日早上,各大藥店早已被圍堵得水洩不通,甚至出現因排隊插隊導致的打架行為。難道大規模聚集不是更容易感染疫情嗎?難道打的頭破血流進醫院不是更容易交叉感染嗎?搶購酒精是理性選擇嗎?經過這一亂象後,政府和社區為瞭解決大家的“酒精之憂”,讓藥店改成了網上預約時間段購買,並給每家每戶免費發放半瓶酒精,這才平息了酒精風波。嗯,哈爾濱人是真的彪悍。

2.來自調查的證據

在3月3日-4日,我進行了一次關於疫情中哈爾濱市民生活現狀的網絡調查,共收集了信息完整的問卷351份,受訪者均為哈爾濱市市民。其中男性176名;女性175名,受訪者年齡在“25歲以下”到“55歲以上”均有分佈。

有32.2%的受訪者在疫情期間囤積或搶購商品,其搶購商品的情況如下(可多選):

數據來源於作者進行的網絡問卷調查

圖2

可以看出,搶購最熱的是生鮮食品、口罩、酒精等商品。網上頻頻爆出搶購熱潮,許多文章將之歸因於市民的從眾心理,因此我在問卷中詢問了市民搶購的原因。僅有2.6%的市民選擇“大家都在搶購”,而62.8%的受訪者則是因為想要減少外出次數。的確,每出去一次就多一次被感染的風險,也要浪費一個口罩。分別有5.31%和26.55%的受訪者擔心漲價和短缺。事實上,確實有22%的受訪者報告自己所在地區漲價幅度很大,其餘受訪者選擇了“有輕微漲價”和“基本沒有漲價”。隨後我詢問受訪者是否認為漲價是合理的,認為合理的人數與認為不合理的人數相仿。

五、終將到來的復工

微博上有人開玩笑說,別人封城的時候哈爾濱在聚會,別人復工了哈爾濱又開始封城。進入3月,越來越多地區新增確診持續為零,許多地區大面積復工,而哈爾濱才剛剛解除了所謂的“封城”(將聯通江南江北的通路關閉)。

在本次調查中,有27.6%的受訪者認為在家隔離對自己生活影響最大的方面是無法復工。為了進一步瞭解居民對復工的態度,我在問卷結尾設計了一個簡單的隨機小實驗:將受訪者隨機分成兩組,一組為干預組,一組為控製組。給干預組的受訪者展示全國復工地圖和相關數據,其中貴州、浙江、江蘇等地復工率將近百分之百,而哈爾濱排位倒數第六(除湖北),僅為64%。兩組的受訪者在性別、年齡、所在企業的性質、是否已復工四個特徵上是平衡的(出於問卷長度的考慮,沒有設置其他協變量),所有被訪者都在問卷結尾被問及:是否認為現在大面積復工是合理的;是否認為政府在過度防控以及預期恢復正常生活的時間。實驗結果如下:

以上統計數據均來自作者進行的網絡調查問卷

總體來說,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現在哈爾濱大面積復工是不合理的(62.2%),政府的各項措施並不是過度防疫(77.6%),多數居民預期自己在四月份可以恢復正常生活(59.2%);從

圖3

圖4

圖5

中可以看出,看過全國復工地圖和復工數據的受訪者中,更多人認為復工合理、政府過度防疫、預期恢復正常生活的時間更早。也就說明,居民對於復工的態度、對政府政策的態度和對於疫情的預期一定程度上受到全國各地復工情況的影響,瞭解全國復工潮信息會讓居民更加支援復工,對疫情預期更樂觀。

六、微視角——身邊的人

自從防疫開始,大家都被禁足,彷彿與世隔絕,唯一與外界的聯繫就是社區。每天看到的手機里不停地蹦出來的政府公告,落實到自己身上,便是每天接到的社區工作人員的各種通知和他們在院子裡忙碌奔波的身影。他們每天要在門口對進進出出的人員車輛進行登記;組織保潔人員對社區內進行地毯式消毒;協助街道辦給居民挨家挨戶地發酒精;幫封樓的單元樓內居民代買食品和日用品;設置臨時快遞點,統一接受並分發快遞;為各個單元樓建立臨時購物群,等等。既要努力將病毒隔絕在外,認真貫徹政府的管控政策,又要盡最大可能保障居民的生活質量,大家也都非常心疼和體諒工作人員,有些業主還主動幫助社區清理積雪。

疫情防控期間,平日裡相互都不認識的業主們開始熟絡起來,每天在群裡道聲早安,互相關心,轉發通知;誰家缺了紙尿布,群裡喊一聲就有人出來救急;大家都窩在家裡想著怎麼消遣時光,難免有些居民搞出了“大動靜”,被影響的,相互埋怨的,也都在鄰居們的勸說下平息了怨氣,相互寬容,而不是遵循哈爾濱人的傳統:“瞅什麼瞅,瞅你咋地”。

幾天前,又聽說樓上的護士主動申請去湖北支援;還有業主從外地返哈,按照慣例本該將我們整個單元都封鎖隔離,但那位業主為了不幹擾鄰居們,主動申請去政府設置的隔離點集中隔離14天再回家,讓人十分感動。疫情中,大家雖隔離在家,更少走動,鄰里之間的距離卻更近了。

七、結語

這幾天小區院子裡走動的人多了許多,還有一些人領著自家狗狗在外遛彎。前些天由於害怕而閉店的菜店也重新開張了。戰疫還沒有結束,我們仍然不能掉以輕心。東北人樂觀是好事,但不能因為過度樂觀而拿健康來冒險。疫情防控期間除了不能出門,我並沒有感覺日常生活的其他方面受了影響,物業工作人員每天奮戰在社區,消毒、發酒精、為被封鎖的單元樓居民代買食品;業主們也紛紛建了大大小小的購物群,水果蔬菜甚至一次性自主燒烤都可以配送。我在慶幸自己生在哈爾濱這塊風水寶地的同時,也為無數家庭遭遇的不幸感到揪心。轉念一想,現在只坐在家裡對著手機里那些新聞也是沒有多大用處的,何況全國各地的形勢都在好轉,還不如放下手機,開始學習、讀書、寫作,讓自己充實起來,減少心理焦慮,多做有意義的事。

(作者陳曉萌為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大二學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