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感染超級細菌,剛出生就“無藥可醫”
2020年03月09日09:24

  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聖家庭醫院(the Holy Family Hospital)是位於印度首都的一家以專注新生兒護理而著稱的慈善機構。在那裡,工作人員正對具有多重耐藥性的細菌拉起警戒。

  鬆布盧·瓦爾西(Sumbul Warsi)作為聖家庭醫院的醫學總監和首席兒科專家,負責該機構345個床位的監管工作。她說道:“我們無法承受新生兒淪落為那些細菌的受害者。因此我們增派控製感染的護士每天採集相關信息——監視、審核醫護人員洗手,使用過的棉簽要及時從育嬰室和其他設備內移開,並且只在有保障的情況下進行去汙處理。”

  儘管已如此警惕,但具有耐藥性的細菌還是在印度國土的各個醫院和健康機構中蔓延開來。一旦出生少於28天的嬰兒感染了這些細菌,他們有很高的風險會患上具有致命性的新生兒敗血症。在這種情況下,新生兒身體對感染的反應可能導致器官的衰竭,從而死亡。

醫院的新生兒 | Pexles
醫院的新生兒 | Pexles

  一篇對南亞範圍內該問題相關文獻綜述指出:在印度,每一千名新生兒中就有16名會遭受這樣的危機。這其中,又有三分之一的嬰兒由於缺少有效的抗生素而死亡。這項綜述研究由全印度醫學研究所(AIIMS)的研究員們完成,並於2020年1月發表於《英國醫學雜誌》。

  瓦爾西直截了當地將癥結歸咎於抗生素的“非理性和不恰當”使用。她說:“因為病人免疫力下降而在重症監護室中過度使用抗生素、頻繁使用侵入式醫療手段、抗生素的自由購買和在農業中的濫用,這些都導致了細菌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並且增加了新生兒敗血症的風險。”

  今年三月,瓦爾西所在醫院的一名新生兒患上了呼吸困難症,這名嬰兒隨即服下能夠使肺部擴張更輕鬆的藥物並且使用了呼吸機。然而,該新生兒最終卻感染了銅綠假單胞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一種具有多重耐藥性的細菌。

病人體內的中性粒細胞在吞噬綠膿杆菌 | Wikipedia
病人體內的中性粒細胞在吞噬綠膿杆菌 | Wikipedia

  瓦爾西的同事、兒科醫生迪內希·拉傑(Dinesh Raj)解釋道,當發現嬰兒受到感染後,我們立馬採用了粘菌素(colistin),這是一種針對多重耐藥性、革蘭陰性菌的專用抗生素。然而很遺憾的是,嬰兒還是死去了。這是因為,在實驗室中培養嬰兒體液中的細菌進展非常緩慢,數日後才在培養皿中檢測出了足夠濃度的綠膿杆菌。由於無法及時檢測出確切的感染細菌種類,因此他們也無法進行針對性治療。

  儘管如此,粘菌素還是有成功治癒相似新生兒敗血症的案例。在今年二月,一名新生兒被常見的耐藥性細菌肺炎克雷伯菌(Klebsiella pneumonia)感染。在這個案例里,新生兒的反應良好。

  粘菌素於1960年問世,但由於其自身的毒性而鮮少被使用。如今,由於耐藥性病原體再度猖獗,它被當作醫療手段最後的救命稻草。

  鬆懈的法律

  困擾拉傑的問題是:鑒於禽類養殖農民大量使用粘菌素和其他抗生素來促進禽類的生長,粘菌素在醫學治療中的有效性還能維持多久?儘管印度的藥物技術諮詢委員會——作為健康和家庭福利部門的下屬部門,已經建議農業界停止使用粘菌素和其他抗生素,但迄今為止印度政府尚未出台任何正式的禁令。

  印度的農業部同樣也意識到了在動物飼養中廣氾濫用抗生素帶來的危害。一條2014年頒發的建議性通告指出,在市售禽類的組織中檢測到了多種抗生素,包括土黴素(Oxytetracycline), 多西環素( Doxycycline), 環丙沙星(Ciprofloxacin)和新黴素(Neomycin)。然而,政府強製部門並未對此採取有效措施。

政府目前對抗生素的監管還不夠 | Pixabay
政府目前對抗生素的監管還不夠 | Pixabay

  政府對抗生素濫用問題採取的最全面的行動,是其在2017年開始實施的抗生素耐藥性(AMR)全國行動計劃,旨在加強監測,並支援人們合理地使用抗生素

  然而,印度於 2013年設立的一個抗生素耐藥性監測和研究網絡,迄今僅能覆蓋對20所頂級醫學院和醫院監管,以及對極少數具有耐藥性的細菌進行科學研究。對抗生素的監管問題,政府還任重道遠。

  對超級細菌的監管

  在抗生素監管中首當其衝的是對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的監管。這種細菌常見於醫院以及接受過例如導尿管等侵入性設備治療的病人中。

  MRSA感染起源於醫院,現在已經蔓延到其他人群和牲畜中,這意味著細菌可以穩定地快速傳播。這種超級細菌對β內酰胺抗生素具有耐藥性,這類抗生素範圍廣泛,包括甲氧西林、苯唑西林和頭孢菌素。調查表明,MRSA已成為印度的地方流行病。

  AIIMS的研究綜述包括了相關的109項研究,其中69項來自印度。該綜述表明,在南亞醫院中,除了MRSA外,最為常見的多耐藥性菌是克雷白氏杆菌屬、不動杆菌屬以及大腸杆菌屬。

  綜述指出,新生兒敗血症的感染源很可能是產房及新生兒重症監護室中的不衛生操作,而不是通常以為的母嬰間垂直轉移。與社區研究中分離出的病原體相比,從醫院分離出的一般病原體對世界衛生組織(WHO)推薦的一線藥物的耐藥性大大增強,而這些藥物也恰恰是醫生治療時的首選藥。這個結論表明,醫院對抗生素存在過度使用現象,診療也存在問題。

醫院中分離出的病原體對一線藥物的耐藥性很強 | Pixabay
醫院中分離出的病原體對一線藥物的耐藥性很強 | Pixabay

  抗生素的購買限製

  除了呼籲國家干涉外,AIIMS的綜述還建議停止抗生素在農業中的使用,並且國家應該出台更嚴格的政策限製非處方性抗生素的銷售。

  然而瓦爾西認為,醫生和病人自己也應該承擔更多的責任。她說:“有必要教育大眾對使用抗生素保持理性。同時,應該教導醫生不向製藥公司的產品推廣屈服,並且拒絕病人要求快速治癒的非理性要求。”

  從2014年起,印度中央藥品標準控製機構已經開始限製抗生素的櫃檯購買,24種抗生素在“H1計劃”中榜上有名。這些列入H1計劃的抗生素只能憑藉處方購買,櫃檯的藥劑師需要登記顧客的詳細信息,包括病人的姓名和使用的藥量。這樣的登記受到權威機構的監管,已有上百個藥物零售店由於違反此項規定而被吊銷了銷售執照。

  然而,製藥企業通過例如帶薪休假等各種方式激勵醫生使用和推廣特定品牌抗生素的行為卻沒有任何懲罰。在2015年,印度政府引入了一系列藥品市場的行為準則,但卻沒有通過立法來嚴格執行。

  糟糕的衛生狀況

  造成抗生素耐受性的另一個因素是醫院糟糕的衛生情況和醫用廢棄物處置問題。醫院和藥品加工廠的廢水流入一般水域的情況隨處可見,這滋生了具有多重耐藥性的細菌。

醫院也是醞釀超級細菌的一大場所 | Pexels
醫院也是醞釀超級細菌的一大場所 | Pexels

  這其中,最令人擔憂的是細菌之間的水平基因轉移,這種轉移使基因物質從一個有機體以非繁殖再生的方式直接轉移到另一個有機體。來自新德里巴特拉醫院的病理學家素提叻·庫爾卡尼表(Sudhir Kulkarni)示:“基因水平轉移是抗生素耐藥性在不同種類細菌中傳遞的首要機製。”

  現在,印度這種基因水平轉移現像已經引起了全球關注。在2008年,一位曾造訪印度的瑞典病人身上發現了含有NDM-1酶的細菌。這種酶使得細菌能夠對多種抗生素產生耐藥性,並且可以在不同種類之間進行基因的水平轉移。

  2010年5月,一名在印度接受過透析治療的男子身上被檢測出帶有NDM-1的大腸杆菌。隨後一年,《柳葉刀·傳染病》雜誌刊登了一項研究表明對NDM-1陽性的細菌不僅出現在醫院內,也出現在新德里市中心半徑12公里範圍內的周邊環境中,甚至包括飲用水樣品中。

低溫電子顯微鏡下放大了10000倍的大腸杆菌 | Wikipedia
低溫電子顯微鏡下放大了10000倍的大腸杆菌 | Wikipedia

  令人害怕的是,印度正在飛速退回到沒有抗生素可用的時代。究其原因,是人們沒有採取任何明智的措施,來抑製這些“明智”的細菌逐漸產生多重耐藥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