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之全球疫情觀察:歐洲防疫效果如何?COVID19疫情再審視
2020年03月09日19:47

原標題:南財快評之全球疫情觀察:歐洲防疫效果如何?COVID19疫情再審視

歐洲防疫的舉措具有其特點,效果有待進一步評估。大疫當前,世界各國休戚與共,祝歐洲好運。

作為全球化時代典型的非傳統威脅,COVID19疫情也正在歐洲肆虐。自今年1月24日法國波爾多確診歐洲範圍內第一例新冠病毒患者開始,疫情不斷擴大,截止巴黎時間3月8日晚22時(北京時間3月9日淩晨5時),歐洲共有43國,歐盟27個成員國出現了COVID19確診病例,歐洲累計確診12050例,死亡410例,疫情大有蔓延之勢。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稱:“新冠病毒正在持續擴散中”。隨著意大利新增日確診比例破千,歐洲新冠病毒疫情令人關注。我們不妨來梳理下歐盟和成員國迄今為止,究竟是如何應對新冠病毒疫情以及效果。

首先,歐盟層面,更多是起協調和組織作用。儘管作為全球一體化最為成功的典範,自1957年組建歐洲經濟共同體以來,成員國在在經濟、外交和司法內務方面不斷推進一體化(integration)的深化,相關領域的主權也不斷讓渡給歐盟,後者在超國家層面發佈和行使指令性。但是,在衛生醫療等社會領域的相關主權權能主要還在各成員國政府手中,歐盟更多是通過軟性約束機製“開放性協調機製”,運用指導性手段,不斷推進該領域的協調、趨同與和諧化(harmonization),如在歐盟成員國投保的歐盟公民持有全歐盟有效的歐盟醫保卡(EHIC)等。

此次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歐盟層面相當重視。具體地,在代表各成員國利益、主權和反映各自主張的歐盟理事會層面,於2月13日召開了有關COVID19疫情的、由27個成員國衛生部長參加的歐盟理事會緊急會議,商討如何協調和應對,並出台結論性文件:敦促成員國和歐委會合作,共享信息和投資疫苗研發,強調疫情可控,不必驚慌。要採取適度、適宜的防控措施,防止疫情蔓延。建議要統一入境規定,便於瞭解患者的蹤跡,加強和世衛組織和疫情影響國家合作,避免疫情爆發期間出現藥品和防護設備短缺的問題進行了協商。除法、意等之外的20個成員國提出了聯合購買個人防疫設備的採購招標建議。隨著疫情日趨嚴重,3月6日,又召開了第二次歐盟理事會衛生部長會議,呼籲強化疫情遏製和信息交流的協調,提高公眾對新冠病毒疫情威脅的認識,改善輿論傳導,遏製虛假消息傳播,促進全球和跨行業協作,避免相關防護產品和設備的可能短缺,注意保護醫護人員,以及將疫苗研製費用補貼最加到4700萬歐元。儘管成員國由於法、德、捷克等國限製相關防疫設備和藥品的出口而致各國關繫緊張,但據會後信息透露,20國有關防疫藥品和設備的聯合招標程式進展順利。

在反映各國共同利益、作為跨國執行者的歐盟委員會層面,3月2日,歐洲疾控中心(ECDC)將歐洲COVID19疫情風險從“低等到中等”調高到“中等到高等”。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宣佈專門成立負責COVID19疫情應對小組,統一協調歐盟下屬相關機構的具體疫情應對實施。具體由歐委會中分別負責衛生和食品安全、危機管理、移民和民政事務、交通運輸以及宏觀經濟事務等的5位重磅歐盟委員(職權介乎於部長和副總理之間)牽頭組成。小組具體在醫療、交通運輸和經濟三個領域與成員國合作,協調疫情防控工作。

1.醫療領域:食品安全和衛生總司(小組)協同歐洲疾控中心及歐洲藥品監管局(EMA)負責彙總各國每日疫情監控信息、製定醫療技規程指南、與世衛組織及中國合作以及加強抗病毒和疫苗的研發工作等;

2.交運領域:由交運總司(小組)根據疫情進展發佈運輸和旅行建議,並研判和調整申根區內部邊境措施;

3.經濟領域:由宏觀經濟總司(小組)對旅遊、運輸、貿易、產業鏈和宏觀經濟等各方面進行深入調研評估並提出相應對策。此外,歐盟危機管理總司負責協調歐盟層面的危機管控行動。

其次,主要疫情防控工作由各成員國主要負責和承擔,由於國情民性、體製設置以及政府執行效率等的差異,結果不一。目前淪為重災區的意大利,1月30日確診該國首個2例新冠病毒病例,此後疫情蔓延迅速,主要集中在北部倫巴第和威尼託大區。截止8日已經累計確診7375,死亡1492人。平心而論,意大利中央政府危機應對還是頗為積極的。1月22日就成立由衛生部長領銜的疫情應對小組,此後,建相關網站、對武漢飛羅馬旅客測體溫,加強飛行管控等。在境內確診首個病例後更是直接暫停了中意間的直飛航班。1月30日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後又派機從武漢等接回意國公民。2月22日,對倫巴第和威尼託大區的十幾個市鎮宣佈封城。次日,取消多地田徑和足球賽事。24日,意大利式的火神山醫院—帳篷醫院一夜開張。3月4日,關閉全國學校,暫定所有教學活動。要求醫療機構加速釋放重症監護床位,增加醫護人員,以應對疫情和人手短缺;中意兩國醫生還借助視頻對話,交流經驗。3月8日,意大利總理宣佈正式對包括米蘭、威尼斯等在內的倫巴第大區以及威尼託大區等在內的14省正式封城,對全國1000餘萬人口進行管控。並關閉全國的影劇院、博物館等設施。

在德國,目前累計確診病患已達847人。德國政府主要強調適度、有序應對,逐次升級應對舉措,緊盯硬核問題如防控疫物資設備的短缺和供應等。聯邦層面專門成立了由衛生部和內政部組成的危機應對小組,根據德國疾控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對病毒和疫情的分析評估,提高了COVID19疫情的風險等級到中等,並製定了多項防控舉措,協同地方政府一同應對,包括:優先考慮採購用於診所、醫院和聯邦部門的防疫物資;除國際外援禁止口罩等防疫物資設備出口;加強與各州的合作;調高郵輪旅行風險;在外德國人應遵當地政府要求進行隔離等;嚴格入境申報;製定大型活動風險評估準則;地方部門在聯邦政府建議下自行決定是否取消活動,關閉學校等。同時,也不排除萬一出現極端情況而採取封城以切斷病毒擴散鏈。

再看法國,最初一方面,強調不要過度反應的同時,另一方面,2月4日馬克龍宣佈法令徵用口罩等保證醫護人員的需求。2月29日宣佈進入阻止病毒擴散的第二階段。3月3日,徵用所有庫存口罩和口罩生產單位。並明確一旦疫情進入在各地流行和傳播時期的第三階段,則限製機會和人員通行,重組醫療系統,由各地方當局,視情況採取不同舉措。如瓦茲省和莫爾比昂省已經實施取消機會和關閉學校的舉措。目前,法國累計確診人數已達1126人,死亡177人,情勢不容樂觀。

最後,歐洲防疫的舉措具有其特點,效果有待進一步評估。民眾理念和政府倡導均不主張過度防護,主張將口罩留給病患和醫護人員;對本國醫療防控體系水準和專家有較高的信任度;認為恐慌的損害大於病毒流行本身;強調個人權利和隱私等……這在一定程度也造成病患流行病學追索和隔離的困難;在疫情防控和應對中,歐盟、甚或各國中央政府更多承擔製定規則和組織協調,地方政府擁有很大的自主權利;政府防控策略是視疫情發展,依據專家建議,分階段和逐級提高防控等級,直至封城等強製管製隔離舉措。從迄今的執行效果來看,囿於盟情、國況、民俗、體製和執政經驗,工作效率來看,各國防控效果不一。事倍功半也不少,如意大利,儘管早期未有病例就“過度反應”地停飛了部分直飛航班,但其他中轉航班等依然暢通無阻……疫情也挑戰著一體化成果:如歐盟一直引以為傲的鼓勵人員自由流動的申根協定,以及數據隱私保護等,在不斷擴散的疫情下正面臨著考驗;疫情之外,敘利亞內戰和土敘衝突帶來的難民問題也牽扯著歐盟和成員國的精力。大疫當前,世界各國休戚與共,祝歐洲好運。

(作者為複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歐盟讓-莫內講席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