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玉根演講談六大熱點:對A股不用很恐慌 看好科技+券商
2020年03月09日08:01

  原標題:荀玉根演講談六大熱點:對A股不用很恐慌,最看好科技+券商

  新冠肺炎衝擊下,資本市場波動加劇,投資者應當離場還是堅守?

  3月8日晚間,海通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荀玉根與興全基金投資總監謝治宇參加中國基金報主辦的《對話2020》買方賣方高端對話系列節目,進行了一場線上路演。

  多次在新財富最佳分析師評選中斬獲行業第一名的荀玉根,在當日還發佈了題為《耐心等待》的研究報告,觀點頗為樂觀。

  在3月8日晚間的對話中,荀玉根直言“對A股不用很恐慌”,他認為,A股市場主要由內因決定,儘管會受到海外市場波動的情緒傳染,但由於中國疫情已經基本控製住,加上估值處在低位,因此長遠看市場向上的大格局不會改變。

  在操作層面上,荀玉根認為,短期靠擇時來規避突發事件的風險難度很大,長期來看,投資獲得收益依然要靠選擇基本面優秀的好公司並長期持有。至於當前的市場,他最看好的板塊是“科技+券商”。

  據荀玉根預計,A股上市公司的盈利情況在2020年不會太差,4、5月份數據就會出現回升,全年來看增速有望超過10%,將好於2019年8%的增速表現。

  他還提到,政策將會從貨幣、財政和行業這三個維度來對衝疫情的負面影響,在貨幣政策方面,央行有可能在未來下調基準利率。

  此外,針對不少市場人士所擔心的,近期公募基金行業頻現認購資金超過百億的“爆款”產品,是否意味著市場已經見頂?荀玉根也進行了詳盡的分析,他表示,當前的市場環境早已和過去不同,在居民財富配置從房地產市場向權益類資產轉移的過程中,出現這樣的現象不足為奇,並不等於市場已經見頂,實際上,美國在80年代也曾出現過這樣的財富配置轉移,而在那之後美國迎來的是股市長牛。

  澎湃新聞記者將荀玉根3月8日晚間發言提到的六大熱點問題進行梳理:

  問題一:疫情之下,怎麼看待美股和A股的後市?

  荀玉根:

  首先,疫情現在還沒有完全控製住,中國似乎已經得到基本控製,但是海外疫情還在繼續升溫、擴散、惡化當中,目前主要是海外市場波動比較大,也有很多人擔心美股會不會就這樣跌下去、結束十年牛市?我覺得這個風險點確實存在。因為海外美股是帶頭的市場,估值處在曆史高位,以標普500為例,估值大概在21倍左右,處在2005年以來分位數的90%以上,就是說,從2005年以來,估值從低到高排,它排在高位到九十多了,比較高了。在這種情況下,疫情擴散,會影響美國的經濟、上市公司利潤,對美股來說是一個壓力。如果美股會出現下跌,反過來也會傳染到A股,會對A股有一些影響。而且如果海外經濟持續回落,對我們的外需也會有影響。

  不過,我覺得,對於A股倒不用很恐慌,因為A股絕大多數是由內因決定的。我們現在中國的疫情基本已經控製住了。A股和美股現在最大的不同是估值在低位,A股現在估值處在曆史上大概是30%到40%的分位數,美股是90%,這兩個位置是不一樣的,所以在同一個利空衝擊下,對美股的衝擊可能會大一些,而對A股的衝擊反而會小一些,因為我們估值低,而且國內疫情已經得到了控製。

  所以我的判斷是,短期如果看一個月之內,因為海外疫情還可能惡化,所以外盤還會有一些向下的壓力,對A股會有情緒上的傳染,包括海外經濟對國內也會有影響,所以A股還會有反複盤整蓄勢的需求。但是看長一點,我認為,我們的估值在底部,最終市場向上的大格局應該沒有變化。

  問題二:疫情會如何影響今年的盈利情況?

  荀玉根:

  疫情短期對經濟的影響,一季度肯定影響很大,這個大家都已經預期到了,但什麼時候利潤能起來?這個更重要。2003年非典的時候,主要影響了一個季度的利潤,當時在疫情升溫的時候也出台了很多應對政策,我們回顧曆史,這些政策大概是3個月起作用,所以這一次從1月23日武漢封城,2月初開始貨幣開始放水、財政補貼、行業刺激,這些政策都來了,邏輯上講,應該到5月份會開始很明顯,所以我認為4、5月份就會開始恢復,二月份的數據會有一個明顯的回升。

  這裡面的不確定性在於海外疫情,我們要邊走邊看,因為歐美現在有點麻煩,管控可能沒有中國這麼有效,所以可能海外疫情時間可能會拉得長一些,現在我們還不知道,如果海外疫情控製得好一些,我相信國內4月份就可以起來,如果海外慢一些,我認為5月份也會起來了,全年的A股利潤增幅我認為還是會有10%多一些,去年是8%,今年利潤增長還是不錯的。所以我對於整個市場還是比較樂觀的。

  問題三:政策會如何對衝疫情的負面衝擊?

  荀玉根:

  疫情對於基本面的衝擊是實實在在的,政策要如何對衝?我們認為會有三方面。

  第一,貨幣政策。央行已經下調了MLF的利率和LPR的利率,簡單來說就是把利率水平往下調了,未來會不會進一步降基準利率?這是有可能的。在2月19日央行副行長在接受採訪時講了,適時適度可能會調利率。中美利差很大,美國剛剛降息了,如果用兩個國家的十年期國債利率作為對比的話,差距已經達到了180個基點。這是什麼概念?在曆史上,這兩個國家的十年期國債利率,平均是我們比美國高70個基點,現在是高了很多,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適當降一點基準利率是有可能的,尤其是存款準備金率我覺得降的可能性更大。

  第二,財政政策。財政部已經提前下達了地方政府的債務計劃,計劃總共是1.85萬億,其中有一部分已經發行了,已經發行了大概1萬億,我們預計3、4月份剩下的八千多億會下發下去,這些債務的下發最終會體現需求,因為這些項目會帶動投資,而且這次專項債裡面基建相關的債務提高了,以前可能是兩成,現在比例達到了六七成,所以對於相關產業會有帶動作用。

  第三,在產業方面,我們也可以稱之為“新基建”,剛才債務層面的是老基建,而新基建是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到的亮點,這不是一個新提法,在2018年其實就講過,包括5G、新能源、大數據等領域。新基建和老基建的差別是,老基建是修橋、修路、修高鐵,這些是傳統的基礎設施,而新基建是科技投資,容易產生未來新的需求,所以和5G、大數據等相關的投資未來可能還會繼續落地,這些落地以後,對於科技類行業需求的拉動可能會更加明顯。

  所以我全年最看好的還是科技類行業,相對收益可能更好,另外還有券商,我一直講“科技+券商”。

  問題四:如何看待科技股?

  荀玉根:

  這一輪科技股,背後是產業邏輯。這一輪的產業邏輯,是因為5G技術已經不斷滲透、應用、推廣了,有點類似2012年底到2015年,當時兩年半的時間內,4G手機開始應用,當時是改造了消費者的行為習慣,實現了人與人之間的互聯,現在手機已經變成我們人類的外發器官了,大家出門都拿手機,嘀嘀打車、美團外賣、微信聊天。

  但是現在我們在進入5G時代,最終會實現什麼?是實現物物間的互聯,改變了生產端,以後可能企業生產自動化、物聯網化,這個改造對於實體經濟的拉動會更大。當然,這是一個逐漸的過程,一下子還沒那麼快。現在5G的網絡慢慢搭建好了,5G設備慢慢到位,然後上面慢慢會產生一些內容。

  所以如果去觀察科技行業的一些變化,你會發現,從去年7月份之後,以電子為代表的行業景氣度開始回升,相關的股價也開始起來了。今年會慢慢擴散到內容端。另外,智能車這個產業也起來了,去年補貼沒有了,銷量大幅負增長,今年我們預計銷量少則150萬輛,多則180萬輛,去年是120萬輛,增速均值就有30%到40%。這個產業的景氣度回升也會拉動一些需求,這也是一種泛科技。

  問題五:面對國內外的突發事件,應該如何應對?

  荀玉根:

  實際上,如果要通過短期的交易來規避,是很睏難的,長遠來看,還是應該通過選擇基本面好的公司。

  A股曆史,如果看公募基金的收益率其實很客觀,1998年第一批發行的公募基金到現在年化收益率達到16%,但是絕大多數基民的收益率我估計肯定沒有這麼高,這裡面的原因就是,在市場漲跌的波動中,有些投資者受到漲跌的影響,持有的心態發生了變化,中途跑掉了,或者是跌下來之後割掉了,結果反而沒什麼收益,但如果一直持有,反而能享受這個收益。

  問題六:出現爆款基金是否意味著市場已經見頂?

  荀玉根:

  今年我們仍然處在一個流動性相對寬鬆的背景當中。今年的流動性要從兩個層面來講,一個是宏觀層面,我們看到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掉到2.7%了,這就是我們通常講的無風險收益率。還有一個是微觀上,剛才講到大家擔心,基金髮行時突然出現爆款,是不是市場階段性見頂?最近動不動就有上百億的資金認購基金。

  現在環境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為什麼出現上百億資金認購基金,大家就覺得市場到頂了?因為以前中國居民的財富配置結構裡面,主戰場在房地產。如果我們算一筆賬,把全國老百姓的財富總量算一算,這裡面房地產的財富占比在70%以上,銀行存款代表的各種固收占比在27%,股票和基金合在一起大概是3%,占比很小。而美國居民這三塊占比都在30%上下。為什麼過去20年大家把錢放在房地產市場?這是和中國產業結構和社會發展階段有關。中國過去20年主要是搞城鎮化和工業化,房地產就是個“牛鼻子”,是幫助城鎮化和工業化實現的,建房子就要用鋼筋、水泥、鋁合金、挖土機,所以整個工業相關的行業都被帶動了。而且建房子要用地,地方政府可以賣地,拿到錢以後可以做基建。政府推動房地產,可以幫助城鎮化和工業化,居民就把錢配到房地產市場。當然,背後還有個人口結構的原因,中國現在有14億人口,如果看成是一個人,現在是39點幾歲。在2000年的時候,中國當時是有12.7億人口,平均年齡26歲。過去二十年,中國如果看作一個人,就處在26歲到39歲這個階段,這個階段就處在結婚買房,買完小房子買大房子,買完一套房買二套房(的階段)。所以這期間房地產很火爆,而且買房也是對的。但現在,從人口來講,馬上到40歲了,該買的房已經買了,每年還有工資、獎金,這個錢怎麼辦?總要尋找去處,股票市場恐怕是一個必然的選擇。

  首先,從估值對比來講,房地產現在租金收益率,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些一線城市為主,大概只有1.5%、不到2%,大概60倍PE,A股的PE是17倍,便宜多了,所以錢往低處流。

  另外,政策也在引導居民這麼做。如果說20年前政策引導居民買房,從而實現城鎮化、工業化,現在政策很明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鼓勵大家做權益配置,通過資本市場的發展支持我們國家產業結構轉型。

  科技行業的發展和工業不一樣,工業是靠銀行信貸就可以了,但科技需要依靠直接融資、股權融資,所以資本市場要紅火。所以最終在政策引導之下,資金進入資本市場的動力很強大。

  在這個大背景之下,現在的公募基金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發個一百億的基金大家會覺得好大,現在覺得也沒啥呀,買房子上海一套房動不動就上千萬,買基金,大家都挪一點過來,很容易。

  居民儲蓄有67萬億,居民理財有32萬億,兩個加起來100萬億了,這裡面挪一點出來,基金的規模就很可觀了。所以這是資金環境寬鬆(導致的),這個寬鬆不僅僅是央行放水,二是配置上講,我們在做配置的轉移,這個轉移的力量很大,美國在80年代曾經發生過,所以80年代之後出現了長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