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看輕被嘲諷 中國最能打的女人用拳頭讓對手閉嘴
2020年03月09日14:16

  原標題:被看輕、被嘲諷,“中國最能打的女人”,用拳頭讓對手閉嘴!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陳霖 賈宇帆 阿曄

  這是一場血戰。

  第一回合,張偉麗就被對手打破了眉骨,鮮血順著臉頰流淌。曆經五個回合鏖戰,張偉麗驚險取勝。她成功衛冕UFC(終極格鬥冠軍賽)冠軍,實現了自己職業生涯的21連勝!

  但是,“贏”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的對手喬安娜·耶德爾澤西克是女子格鬥界的一個傳奇,拿過4次歐洲泰拳冠軍、5次世界泰拳冠軍,還連續5次衛冕金腰帶,是UFC史上衛冕次數第二多的女選手。

  當得知張偉麗要面對的對手如此強勁時,不少人都為她捏了一把汗。

  而就在1月底,喬安娜還在社交媒體上發了一張自己頭戴防毒面具的“對戰”海報,引發不少爭議。

  這瞬間激怒了心態平和的張偉麗。

  她隔空還擊:“拿悲劇開玩笑體現了一個人的真實品格。有人因新冠病毒去世,有人的爸爸,有人的媽媽,有人的孩子(都感染了)。如果你覺得你抨擊我能讓你變得更強大,那你去做吧,但別拿這件事開玩笑。願你3月7日前都健康,我很快就會和你見面。”

  儘管喬安娜隨後刪除了這張海報,並發佈了一段自拍視頻向張偉麗道歉,但兩人的“樑子”就此結下。

  應戰容易,赴戰卻難。由於疫情時期美國對入境有特殊限製,張偉麗不得不前往泰國中轉,結果還是沒有成行,無奈之下又趕往阿布紮比,並在那裡滯留了14天才成功入境紐約,再轉飛拉斯維加斯。

  賽前那三週,每一次換一個地方備戰,她就需要重新面對環境、氣候、時差等方面的挑戰。即便強悍如張偉麗,也難掩疲憊。

  2月2日滯留泰國時,她曾發微博說:“折騰得我太累了。”看到女兒如此辛苦,母親一如既往地鼓勵著她:“現在在一線工作的醫護人員,睡覺都沒有時間睡。你應該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勇往直前。”

  UFC是充滿血性的比賽,賽前素來有互飆“垃圾話”的傳統,在賽前稱重儀式上,喬安娜握著拳頭對張偉麗說:

  “別**惹波蘭,我會完爆你!”

  張偉麗英語還不夠熟練,只淡然地回了兩個字:閉嘴。之後,她在八角籠里用拳頭兌現了讓對手閉嘴的宣言。

  比賽結束後,現場主持人和觀眾期待看到她回懟喬安娜時,她並沒有這樣做。

  她說:“這個平台上都是武者,我不想說‘垃圾話’,我覺得我們應該給孩子們做一個好榜樣。我們是冠軍,不是暴君。”

  “這次我來這邊比賽非常不容易,因為疫情的影響,經過了很多的困難。期望我的國家趕緊渡過疫情難關。現在疫情已經不是中國人的事情,是全人類的事情,我希望大家可以共同戰勝疫情。”

  喬安娜也在賽後採訪中表達對張偉麗的敬佩:“張偉麗很優秀,我第四回合已經暈了。”

  回到去年8月31日那個晚上,在深圳的UFC上,八角籠外的歡呼聲震耳欲聾,解說員用英語高喊:“張偉麗創造了曆史!她做到這點並沒花多長時間!”

  那時,張偉麗僅用42秒就打敗了上屆女拳王傑西卡·安德拉德,獲得了金腰帶,成為中國首位UFC冠軍。距離那場比賽已有半年,如今,張偉麗衛冕成功,記者又回想起那次與她的見面。

  42秒KO對手,賽前曾被看不起

  “這手也太小了!”在北京的黑虎搏擊俱樂部,張偉麗與《環球人物》記者握手後脫口而出。張偉麗是搏擊運動員,常年戴著厚厚的手套,握器材、做力量訓練、出拳,手上磨出繭,手掌比一般人大了一圈。

  在去年8月31日之前,無論男女,亞洲人從未拿到UFC冠軍。UFC在1993年首辦於美國丹佛,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關注度最高的職業女生A(綜合格鬥)賽事。這是格鬥界的“十項全能”,運動員通常要精通泰拳、空手道、柔術、拳擊、摔跤等在內的格鬥項目。

  張偉麗說:“打UFC的都不是吃素的,一個個練得跟怪獸一樣。”

  安德拉德來自綜合格鬥強國巴西。她一上場,就四處張望,直到眼光落在張偉麗身上。“她一直盯著我,眼神很凶。”

  張偉麗回憶,現場觀眾看安德拉德脖子短粗,像頭猛獸,都說:“張偉麗會被KO(拳擊用語,即擊倒)。”但教練告訴她:“你要更狠地盯回去。”

  一開局,安德拉德出拳、進攻,張偉麗被逼到八角籠邊。突然,張偉麗疾風暴雨般地反擊,肘擊、膝頂,對手連續後撤,張偉麗乘勝追擊,對手倒地,再無還擊之力。整個過程只有42秒。“看起來很容易,其實完全不是的,你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張偉麗對記者說。

  2018年8月,張偉麗受邀去美國參加UFC首秀,以運動員的身份獲準入境,但教練團隊的簽證未獲批,她只好一個人前往美國。她不太會說英語,“上街買東西,就Yes或者No,加上肢體語言,還湊合。”但訓練時,張偉麗缺少團隊協助。

  幸好,同在美國訓練的中國運動員烏力吉布仁聽說了這件事,他團隊的幾名教練幫張偉麗進行備賽訓練。張偉麗很感激,他們告訴她:“中國人幫中國人還說什麼謝謝。”

  雖然單槍匹馬進行首秀,張偉麗還是戰勝了美國選手泰勒;此後在北京戰勝墨西哥選手安吉拉爾;在拉斯維加斯打倒排名前七的美國悍將托雷斯。三連勝後,她成為UFC曆史上第一位進入官方排名前十的中國選手。

  不過,不少排名前十的外國選手拒絕與“菜鳥”張偉麗對陣。在此次深圳站比賽之前,張偉麗排行第六,喊話挑戰第二名和第七名,均遭拒絕,對方只說了句:“Who‘s that?”(那是誰?)最後,前冠軍安德拉德接受了她的挑戰。

  6月12日淩晨4點,UFC給張偉麗的團隊打電話,確定比賽。“感覺機會終於來了。”

  此後,張偉麗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吃飯,8點開始跑步,然後訓練3個小時,午休後,下午2點半繼續訓練,一直到下午5點以後。

  與此同時,教練團隊一遍遍回看安德拉德的比賽視頻,研究她的打法。他們發現,此前與她對戰的選手經常“打遊走”:打完就退。教練團隊讓張偉麗“打直線”:不往後退,往前壓她。這樣練了兩個多月,張偉麗終於繫上了金腰帶。

·2019年8月31日,張偉麗在深圳獲得UFC冠軍。
·2019年8月31日,張偉麗在深圳獲得UFC冠軍。

  “女孩也可以很強壯、勇敢”

  一次,張偉麗走在街上,看到有人蹲在路邊吃涼皮,實在眼饞,“想吃涼皮就吃涼皮,真幸福”。

  格鬥運動員在賽前要經曆常人難以想像的減重。搏擊以重量級來劃分選手,運動員一般打比自己正常體重輕一點的重量級,以爭取更大的勝算。為此,運動員都會在賽前脫水:水米不進,油鹽不入,只吃一小片雞胸肉或牛肉補充蛋白質,還要跑步、蒸桑拿、泡澡,用各種方法流汗。如果長胖了就要在減重期間承受更大的痛苦,因此他們不喝碳酸飲料,不吃甜食、油炸食品。

  張偉麗兩天能減4公斤。官方稱重後到比賽之前,有一天的體重恢復期,她就在此時把水分補回來,增重5公斤。

  女性運動員若在減重時碰上生理期,則會大大加重身體的負擔。在這次決賽中,張偉麗就目睹了一個正經曆生理期的女選手的脫水全過程。“她都暈倒了,快不行了還是沒減下來,最後打輸了,網友還罵她實力不行。”

  其實,除了身體因素,人們的行業偏見也給從事格鬥的女運動員帶來了阻力。比如,有人知道張偉麗是搞格鬥的,就說“她不像女人,很可能家暴,估計找不到男朋友”。

  回憶起來,張偉麗聳了聳肩:“這是工作,拳台上能打,回到家也可以很溫柔。更何況,誰說女孩必須是柔弱的,只能在家相夫教子?女孩也可以很強壯、勇敢,有很多面。”

  張偉麗出生於河北邯鄲,這裏是武術之鄉,6歲時,父母就把她送到一個老師傅那兒練武。張偉麗一頭短髮,常穿黑色運動裝,很講義氣,經常幫班上女孩子教訓欺負她們的人。她坐不住,老是動來動去,老師傅說:“這是練武的好苗子。”

  張偉麗經常在微博、抖音上看到詆毀她的留言。“我打比賽之前,他們說我會被KO,我打贏後,他們又說是對手放水,還說我飄、膨脹、長得難看,各種人身攻擊。我不懂為什麼他們的思想這麼髒。”

  某種程度上,偏見和詆毀反映了以UFC為代表的綜合格鬥賽事在中國的冷遇。6年前,張偉麗參加女生A比賽,國內賽制還不太規範,原本賽方規定張偉麗打56公斤級,但後來臨時改成了60公斤。“本來三局的比賽,打了兩局就直接判對方贏了。”張偉麗有點憤憤不平,那場比賽也是她個人職業生涯中的唯一“敗仗”。

  UFC誕生後的20年里都沒有女子比賽,直到2012年11月簽約隆達·羅西。羅西是UFC第一代女拳王,也是張偉麗最佩服的人。此次冠軍賽前,羅西在微博發帖支持張偉麗,說“她的每次戰鬥不僅是為了名次,更為了能向世界發出自己的聲音。”張偉麗奪冠後,羅西祝賀她:“這是屬於你的未來。”

  “羅西鼓勵了我。如果我也可以鼓勵其他的女孩完成夢想,我覺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搏擊員背後“站著一大群人”

  張偉麗平時喜歡看電影,最愛的影星是阿米爾·汗,他主演的電影《摔跤吧!爸爸》講一名印度父親培育女兒練摔跤,讓她獲得獨立的故事。在張偉麗心中,自己是那個女兒,而教練、投資人蔡學軍就像那位父親。

  12歲時,張偉麗進入武術學校學散打,拿下了河北省散打冠軍。一次傷病,她從省隊退役,為了謀生,做過幼師、收銀員、前台職員。

  2010年,她去應聘健身房銷售,一踏進門就看到了擂台,趕緊問店長,沒客人時能不能在這兒練。店長同意了,她當下決定來上班。“當時太激動,居然忘了問一個月給多少錢。”

  在健身房,張偉麗認識了綜合格鬥運動員吳昊天,經他介紹去了北京“拳天下”俱樂部學拳。吳昊天80公斤,張偉麗不到60公斤,兩人經常一起打拳,這引起了俱樂部合夥人蔡學軍的注意。

  “兩個人都特別猛,死拚的那種。她(張偉麗)就敢死磕,很少有女孩能這樣,就是男孩也不敢。”蔡學軍告訴記者。

  後來,蔡學軍自己開了俱樂部。在他的鼓勵下,張偉麗辭掉健身教練,開始全職訓練。但兩週後,她受了嚴重的腰傷,睡覺翻身都疼。蔡學軍讓她住在公司,帶她去看醫生、做複健,等她康複後,便陪她訓練。

  一次,張偉麗一不注意,打到了蔡學軍的頭,開了好大一個口子,血從頭上淌下來。蔡學軍一動不動,一定要張偉麗把那組動作打完。

  “我幾乎是哭著打完的。教練都這樣了,我有什麼資格不努力?”這也扭轉了張偉麗對於搏擊的看法:“團隊項目看個人,個人項目看團隊。搏擊看似運動員一人在打,實際上凝結了太多人的努力。”

  張偉麗有七八個教練,分別教她泰拳、柔術、摔跤、體能維持、康複訓練,連練腳也有專人負責。教練們來自世界各國。記者走進拳館時,來自巴西的柔術教練正和來自泰國的泰拳教練討論張偉麗的新戰術。

·2019年8月,張偉麗奪冠後與教練們合影。前排中為教練兼投資人蔡學軍。
·2019年8月,張偉麗奪冠後與教練們合影。前排中為教練兼投資人蔡學軍。

  除了教練,家人也給予張偉麗很大支持。一次,母親陪張偉麗去青島參加比賽。雖然她打贏了,但傷得很嚴重,鼻孔流血,臉都花了。她覺得自己發揮得不好,大哭一場。

  母親安慰她:“你做這個職業怎麼可能光打別人,別人不打你?”張偉麗對記者說:“我當時就覺得我媽的心理比我強大多了。一般父母看孩子這樣那不得哭啊,但她沒有。”

  採訪的第二天,張偉麗就要赴杜拜參賽。自她奪冠後,媒體紛至遝來,也有各類組織請她參加活動,但她還要進行密集訓練。張偉麗用“快瘋了”形容自己,但想到能推廣綜合格鬥,認為還是很值得。

  常有人說,亞洲人體質弱,歐美人較強壯。張偉麗覺得,這隻是運動習慣的差異,和人種無關。“如果綜合格鬥能在中國流行,人們的身體和心理都會更加強壯,民族的精神面貌也會大變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