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際軟隔離:伊朗控疫情與保經濟的艱難平衡
2020年03月09日07:27

  原標題:全球戰疫·觀察|省際軟隔離:伊朗控疫情與保經濟的艱難平衡

  進入三月,伊朗新冠病毒疫情形勢急轉直下。日增確診人數從1日的358例,2日523例,到3日835例,最後到了6日以後,開始日增千例以上(編註:當地時間7日,伊朗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076例)。前駐梵蒂岡及埃及大使霍思魯沙伊、國家確認利益委員會成員穆罕默迪、前外交部長助理謝赫伊斯蘭、德黑蘭省議員法蒂瑪-魯赫巴爾等重量級政客先後因冠狀病毒逝世;各地醫護人員也因為缺乏防護設備大量染病犧牲減員,讓抗疫工作陷入更大困難。

  面對日趨嚴峻的形勢,伊朗政府在抗擊疫情政策上,從宏觀構想到具體執行層面,都對之前的措施作出了調整。

當地時間3月5日,伊朗德黑蘭,一名安保人員為進入商場的顧客測量體溫。  新華社  圖
當地時間3月5日,伊朗德黑蘭,一名安保人員為進入商場的顧客測量體溫。 新華社 圖

  疫情嚴重,哈梅內伊發話了

  其實,伊朗政府對疫情形勢的發展形勢早有預判。早在2月28日,政府發言人拉比伊開始給百姓打心理預防針,稱“未來兩週伊朗疫情將進入極為艱困的階段”。

  3月3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一週內第二次就應對國內新冠疫情發表講話,在長達11分半的講話中,領袖對 “默默忍受自己心愛的人因日夜連續工作,無法回家”的醫護人員親屬表示慰問,側面承認了因患者和疑似病例增加,醫護人員人手吃緊的事實,並要求軍政各部門在必要時拿出一切資源配合衛生部門抗疫工作。

  他告誡信眾:“凡是有利於維護社會公共健康、阻止疫情傳播的行為都是善舉,相反,凡是所有助長病毒傳播的行為都是罪過……嚴格遵守(衛生)規定是宗教義務,必須執行”。這是針對疫情初期,部分教士和信眾以信仰之名抵製抗疫措施(比如庫姆聖墓負責人稱來庫姆疫區朝覲能治病,有信眾舔聖墓棺槨說自己把冠狀病毒吃了別人可以來朝覲了)的撥亂反正,讓衛生部門放手採取一切必要措施應對疫情。

  此外哈梅內伊認為對待疫情應該“不輕視、不誇大”,與早前韋拉亞提等伊朗高層把冠狀病毒視作普通流感、總統魯哈尼認為“宣傳疫情威脅是敵人的陰謀”等輕描淡寫的態度拉開距離,旨在要求政府不要再以保經濟為由對疫情控製放任自流,而是要在保經濟和控疫情兩端建立新的平衡。

  根據過往政治傳統,伊朗最高領袖會在重大事件發展到關鍵時刻發表講話,作出一錘定音的指示。一向保守傳統的哈梅內伊這次在教法上作出不管黑貓白貓能控製住疫情就是好貓的開明務實姿態,表明伊朗的疫情發展十分嚴重。

  政府出手:省際軟隔離

  領袖講話後,宗教階層很快給出正面回應。3月8日,衛生部發言人透露,伊朗所有教法權威聯合做出fatwa(教法裁決),禁止任何形式和目的的宗教聚集。

  而在執行層面,魯哈尼政府也在迅速調整政策。

  第一就是限製民眾間不必要的往來。

  考慮到閑逛串門聊八卦在波斯文化里根深蒂固,而伊朗大城市社會的市民性很強,政府無法強製禁止民眾出門,只能採取各種誘導措施讓民眾待在家裡。

  之前伊朗國家音像電視台大幅宣傳疫情期間百姓照常上街出行的內容不見了,轉而在節目中播放滾動文字建議民眾“除非在必要情況下,儘量不要出門”。伊朗總統魯哈尼在哈梅內伊講話次日,召開內閣會議,責成文化部門在媒體上多播放“有趣、喜樂”的節目內容,讓百姓能夠愉快地在室內生活;他還號召文藝工作者和心理學家在線上與民眾互動,讓民眾笑起來。3月7日,伊朗信息部指示各網絡供應商向每戶使用者免費提供100GB的寬帶流量,這也是把好占小便宜的伊朗人留在家裡的大招。

  第二就是開始省際間“軟性隔離”,多個省份宣佈禁止非本省機動車和人員進入。

  伊朗衛生部副部長2月24日曾否定了城市隔離的措施。不過,眼看疫情形勢惡化,伊朗各地開始採取了一些“軟性的”限製人員流動的舉措。

  “軟”是因為:第一,限行政策並非一刀切,而是由各省份自行決定,而且只禁入不禁出,省內各城市及城市各區間往來自由;第二,限製措施局限在陸路交通,而沒有切斷任何城市間的航空往來,若有緊急事務,還是可以通過航班前往目的地城市。

  當然,措施再軟,也還是產生了隔離的效果。比如吉蘭省,雖然執行了準出不準入的柔性政策,但它周圍的阿爾達比勒省、讚詹省、加茲溫省、馬讚達拉省則實施了禁入政策,這樣吉蘭省事實上已經被隔離。即便在首都德黑蘭,雖然南部和西部出城的路都還通暢,但視角若拉遠一些,德黑蘭-阿爾布魯茲省-庫姆-中央省已經成為一個大隔離區。

  航班往來雖然依舊,但考慮到飛機票價高昂加之封閉公共空間增加染病可能,一般人不到必要時刻還是會敬而遠之。

  魯哈尼政府該政策其實就是提高各省間人員往來的門檻,只讓確實有迫切需要的人——如商務人士、各地項目的技術專家——在省際間往來,而杜絕了以旅遊、訪友為目的的人員流動。到目前為止,遊客確實是疫情傳播的重要載體之一。

  3月4日最早宣佈限製外省人員進入並關閉省內客棧酒店的吉蘭省和馬讚達蘭省就是旅遊大省,因其毗鄰裡海風景秀麗,備受全國各地尤其是德黑蘭遊客的青睞,結果成為疫情重災區和向各省輸出病例的大戶。考慮到諾魯孜節(伊朗的新年)臨近,各地民眾又摩拳擦掌規劃出遊,各地防疫部門如臨大敵,結果3月7日又有14個省份宣佈禁止外省人員車輛進入。

  這種軟性隔離是哈梅內伊在防控疫情和保護經濟間再平衡思路在政策執行層面上的體現,即一方面犧牲掉旅遊業等服務型行業以控製疫情的傳播,另一方面還是力圖確保工廠不停業、各省城內民眾經濟生活正常運轉、核心經濟命脈和必要的商務往來暢通,在防疫措施上循序漸進,儘量避對國家經濟和社會的衝擊。

  政策再軟也難免影響經濟

  但政策再軟,也會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尤其伊朗經濟長期遭受製裁,上個月又被國際反洗錢機構列入黑名單,誰也不確定哪個控製疫情的政策會成為壓垮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

  所以,儘管疫情大敵當前,哈梅內伊賦予衛生部在應對危機中的核心地位,要求各軍政部門必須配合衛生部的政策舉措。3月7日,多個省份宣佈限製人員往來的政策後,衛生部長在當日的發佈會上稱,固然衛生部屢次勸阻不必要的旅行以阻止疫情擴散,但限製人員往來的決定由各個省自行作出,衛生部只扮演“通報”角色。

  哈梅內伊要求軍方配合防疫工作,伊朗武裝力量總司令巴蓋里在領袖講話後也開始出現在魯哈尼牽頭的防疫工作會上,不過相比以往多次在國家內部動盪之際出手擺平反對勢力的決絕果斷,伊朗軍方在應對這次疫情中卻顯得有點力不從心。

  疫情爆發後,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承諾“下屬工廠開足馬力生產消毒液滿足市場供應”、軍隊宣稱要實現試劑盒生產本地化、民兵說要動員30萬醫護力量挨家逐戶排查病情,可要落實這些並不容易。

  革命衛隊開著防爆車到馬路上噴灑消毒劑,還掛起牌子寫道“鎮壓新冠病毒行動”。可病毒看不見摸不著,而且還能發生變異,並不好對付。

  隨著伊朗疫情日趨加重,軍隊高層中出現了“美國對伊朗發動的生物攻擊”的觀點。目前美國生物攻擊伊朗的證據尚不明了,但已經有國家指責伊朗在傳播病毒。3月5日,沙特宣佈發現5例新冠病毒病例,5人全都經巴林往返伊朗,但伊朗海關(可能出於保護沙特境內什葉派穆斯林安全的原因)卻沒有在他們的護照上留下出入境記錄章。結果,五人返回沙特隱瞞了自己伊朗行程,也就沒有被立即隔離,直到病發。沙特官員指責伊朗對新冠病毒擴散到各國負有直接責任。

  次日,紮里夫發推稱在病毒面前地區各國“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呼籲各國加強地區合作。

  (作者係自由撰稿人,現居伊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