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顯示主權財富基金對初創企業的投資興趣減弱
2020年03月08日04:14

  北京時間3月8日消息,據週五公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主權財富基金在風險投資交易方面的投資降至6年來的最低水平,而在WeWork的上市計劃失敗後的幾個月裡,這一下降趨勢進一步加深。

  ICEX和西班牙IE大學變革治理中心(IE Center for Governance of Change)的研究顯示,2019年,由主權財富支持的風險投資規模降至72億美元,較前一年創紀錄的316億美元大幅下滑。

  IE大學主權財富研究主管哈維爾·卡帕佩(Javier Capape)表示,此舉可能表明,在共享辦公企業WeWork的上市計劃流產、優步(Uber)的首次公開發行(IPO)表現平平之後,主權財富基金正擱置初創企業領域的投資。

  這兩家公司都得到了軟銀願景基金(Vision Fund)的支持,並得到了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和阿布紮比穆巴達拉投資公司(Mubadala Investment)的資金支持。

  近年來,主權基金紛紛進入風險投資領域,以利用技術創新帶來的強勁回報,擴大資產規模,並在某些情況下使本國經濟多樣化。2018年,以美元計算,主權基金參與了全球9%的風險投資交易。

  然而,卡帕佩表示,自WeWork在2019年9月停止IPO以來的6個月裡,交易額比前8個月減少了一半多,降至24億美元。

  他表示,整個投資行業都可以看到這種缺乏興趣的現象。“近幾個月來,我們沒有看到許多主權財富基金加入直接投資。”

  “或許他們正在做決定,暫停一段時間,對風險資本經理的選擇進行更多的審查,或者重新考慮其他投資領域。”該研究涵蓋了主權基金直接參與的交易。

  通過Vision fund等基金進行的主權基金投資規模更難評估,因為多數風險資本或私人股本基金管理公司不披露其有限合夥人。

  即使知道這一點,每個投資者的投資金額通常也不清楚。

  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Temasek)、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和穆巴達拉(Mubadala)等基金近年來組建了內部團隊,進行直接投資。

  在未來幾年里,人們對直接風險資本交易的興趣有望增長。

  近期的一個不確定因素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會對風險投資造成多大的損害。

  卡帕佩稱,這可能意味著出席會議的投資者減少,且在新的市場環境下需要重新評估交易。然而,他補充說,由於這次病毒暴發,現有的對生物技術的投資興趣可能會加強。

  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9年期間,生物技術在主權基金支持的風險投資輪中所占比例為15.3%,已經超過了其他任何行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