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開卷|《女性藝術家》:藝術理想照耀現實
2020年03月08日17:33

原標題:藝術開卷|《女性藝術家》:藝術理想照耀現實

這是一段“禁足”的春日,也是更適於“開卷”的三月。一冊《政治秩序的起源:從前人類時代到法國大革命》,成為了方艙醫院里的“清流”,那何不讓一本本平日無暇細覽的藝術書籍,變作另一種抵禦疫情的良劑?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推出“藝術開卷”板塊,邀請專家、學者、藝術從業者和愛好者,每期推薦一本藝術類(繪畫、建築、工藝美術、當代藝術等)佳作,共同採擷、分享藝術與文明之光。今天是國際婦女節,分享《女性藝術家》正逢其時。

推薦理由:她們,探索自我,探索藝術。四百多年後,昔日的藝術理想早已照耀現實。

《女性藝術家》

【意】弗拉維婭·弗里傑里 著 / 北寺 譯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2019年10月

漫長疫情,生活半徑不出一公里,一米陽台成為外界暖意之源,也成了與家人分享佳餚和鮮花的舞台。一個午後,啜飲咖啡,在桌前黑釉瓷瓶的反光中看見了自己模糊的樣子。

這時,手邊正有一冊《女性藝術家》。一日前,讀到17世紀女畫家克拉拉·彼得斯(1607-1621)的油畫《靜物:花、鍍金盃、杏仁、乾果、糖果、餅乾、紅酒和一個白鑞酒壺》。畫中,白鑞酒壺表面如鏡,光潔閃亮,在反光面里,克拉拉藏進一幅小型自畫像。這幅靜物畫現為西班牙普拉多美術館館藏。

內頁,克拉拉·彼得斯《靜物:花、鍍金盃、杏仁、乾果、糖果、餅乾、紅酒和一個白鑞酒壺》,1611年,木板油畫,普拉多博物館,西班牙

當時,克拉拉不忿女性藝術家的地位,借由畫作希望得到世人正視,認可她職業藝術家身份。如今,400多年過去了,今年3月6日公佈的一份環球藝術市場報告稱:“2019年,在經銷商行業中,女性藏家的份額達36%,在畫廊中,展出的女性藝術家數量占總展出藝術家總數的44%。”

今天是國際婦女節,分享《女性藝術家》正逢其時。該書作者弗拉維婭·弗里傑里(Flavia Frigeri)是一位藝術史學家兼策展人,並執教於倫敦大學學院。2015年,弗里傑里在泰特美術館與他人聯合策劃了享譽全球的展覽“波普全世界”(The World Goes Pop)。

這本書聚焦五十餘位女性藝術家,活躍時間從16世紀至今,作品跨越多種媒材,觸及各類主題。她們以富於創新性的作品大膽發聲,始終堅持對世界和自我的不懈探求。該書展現了女性由被動接受關注的對象逐漸轉變為主動創作者的曆程,由此,女性藝術家成為藝術史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瀏覽本書時,畫像中、鏡頭裡的女藝術家本人尤為動人。儘管克拉拉·彼得斯在白鑞酒壺中朦朧難辨,但她、她們掙脫性別和社會枷鎖,滿懷理想、爭取“被世界看到”的姿態是如此頑強。書中,克拉拉的誌同道合者有——

阿爾泰米西婭·真蒂萊斯基

(1593-約1652),她在《自畫像:繪畫的化身》中,一手執筆,一手執調色板,姿態頗具難度,卻又被嫻熟繪就。在一封書信中,這位巴洛克時期的傑出女性藝術家寫道:“只要我還活著,就能掌握自己的存在。”

內頁,右頁圖為阿爾泰米西婭·真蒂萊斯基《自畫像:繪畫的化身》,約1638-1639年,布面油畫,皇家收藏信託

安傑莉卡·考夫曼

(1741-1807),18世紀瑞士畫家。她的油畫《設計》(一組四幅大型橢圓天頂畫,系英國皇家美術學院委託她以“藝術四要素”為題材,為新議事廳繪製,其他三幅為《創造》《構圖》《色彩》,每幅畫中都以一位女性代表藝術的不同元素),目前正在皇家美術學院展出。2020年中期,該院還將推出安傑莉卡·考夫曼的個人展覽。在她1770-1775年繪製的自畫像《安傑莉卡·考夫曼》中,她姿勢自然,手持素描本和畫筆。考夫曼是皇家美術學院創始成員之一,她另一幅《自畫像:在音樂和繪畫間左右兩難》(1792),收藏在莫斯科的普希金國家造型藝術博物館。作為新古典主義最傑出的代表人物之一,在67年人生中,她留下畫作500幅,其中約200幅至今仍能追溯。

安傑莉卡·考夫曼《設計》,1778-1780年,布面油畫,皇家美術學院,倫敦。圖源:皇家美術學院網站

內頁,左頁圖為安傑莉卡·考夫曼《安傑莉卡·考夫曼》,約1770-1775年,布面油畫,英國國家肖像館,倫敦。

朱麗婭·瑪格麗特·卡梅倫

(1815-1879)的攝影畫面令人垂憐。48歲,飽受抑鬱症困擾的這位“家庭婦女”,收到大女兒贈送的濕版相機,並因此重生,將餘生獻給攝影。為拍攝《薄暮時分》,朱麗婭鑽進了花房改建的攝影工作室。在攝影術尚屬起步時,模特要花大量時間固定姿態,因此在朱麗婭的成像中看不到如後輩攝影家辛迪·舍曼的“自我呈現”,但不難想像花房中,她眼中再綻的光芒。通過一雙明眸,朱麗婭把喬托、拉斐爾、米開朗琪羅的藝術氣息灌入自我的藝術生命中。48歲拿起相機,64歲謝世,她的作品被Victoria和阿爾伯特博物館、蓋蒂博物館等收藏。

內頁,右頁圖為朱麗婭·瑪格麗特·卡梅倫《薄暮時分》,1874年,蛋白印相,J.保羅·蓋蒂博物館,洛杉磯

書中介紹的自我畫/成像的藝術家還有保拉·莫德鬆-貝克爾(1876-1907)、阿姆里塔·謝吉爾(1913-1941)、利奧諾拉·卡林頓(1917-2011)、卡羅爾·拉馬(1918-2015),以及相對熟悉的弗里達·卡羅、辛迪·舍曼、翠西·艾敏、小野洋子、草間彌生,以及剛剛與靈魂伴侶、行為藝術家烏雷(1943-2020)永遠分離的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她素有“行為藝術教母”之稱。

內頁,右頁圖為保拉·莫德鬆-貝克爾《戴琥珀項鏈的自畫像》,1906年,自由漢薩同盟城市,不來梅

內頁,圖為利奧諾拉·卡林頓《自畫像》,約1937-1938年,布面油畫,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在這幅自傳式油畫里隨處可見夢境般虛幻的象徵物。畫中遠處的白馬代表卡林頓對自由的渴望,搖擺木馬則象徵著她的童年。

內頁,右頁圖為弗里達·卡羅《和猴子一起的自畫像》,1938年,纖維板油畫,奧爾布賴特-諾克斯美術館,布法羅

內頁,圖為小野洋子《剪》,1964年,行為藝術。當時,她邀請觀眾上台來到身邊,並剪開她的衣服。隨著衣服支離破碎,小野洋子脆弱的一面暴露在眾人面前。

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廚房I》2009 圖源:皇家美術學院網站

書中沒提到中國女性藝術家,讀來有些遺憾。一份更親切的名單包括而不限於——宮素然(南宋)、管道升(元代)、文俶(明代)、惲冰(清)、潘玉良(近現代)、李青萍(中國抽像藝術的女性先驅)。

管道昇 《竹石圖》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文俶 《寫生花蝶圖卷(局部)》 上海博物館藏

潘玉良創作《王守義胸像》

1986年7月,李青萍在江陵縣福利院作畫。(《人民中國》日文版記者拍攝)

1558年,伊麗莎白一世成為英國女王,她為世界升起一道大幕。1931年,格特魯德·範德比爾特·惠特尼在紐約成立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成為首位成立大型博物館的女性。2018年,倫敦國家美術館購入阿爾泰米西婭·真蒂萊斯基的《扮成亞曆山大的聖凱瑟琳的自畫像》(約1615-1617),成為該館永久收藏的第21幅女性藝術家的作品。

阿爾泰米西婭·真蒂萊斯基《扮成亞曆山大的聖凱瑟琳的自畫像》,約1615-1617,油畫,國家美術館,倫敦

2020年普利茲克獎日前揭曉,把建築界的“奧斯卡”大獎收入囊中的是兩位女性建築師,伊凡娜·法瑞爾和雪莉·麥克納馬拉。

伊凡娜·法瑞爾(右)和雪莉·麥克納馬拉

400多年後,克拉拉·彼得斯的藝術理想早已照耀現實。

(本文部分圖片翻拍自圖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