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讀一本女性主義小說,消磨“三八節”這個假期
2020年03月08日10:18

原標題:翻讀一本女性主義小說,消磨“三八節”這個假期

在三八節的假期里,你準備做點什麼?我們為你羅列了幾本與女性主義有關的小說,或許可以在春日的明媚陽光中,閱讀那些似乎遙遠卻又近在眼前的故事,思索女性這個身份和它預示的命運。

女孩是如何長大的,女人是如何走進婚姻,又是如何在婚姻中感到痛苦的,女性的出路在哪裡?《醒來的女性》雖然是1977年出版的作品,可是當今的女性仍然可以從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作者瑪麗蓮·弗倫奇在這本小說中呈現了許多尖銳的社會問題和性別歧視問而引發輿論爭議,不少人認為,這本書展現了當時女性最真實的生活。該書在全球銷出2000多萬冊,被翻譯成22種語言,被稱為小說版的《第二性》,它展示了女性的心靈史——我們不只是別人的另一半,我們還是我們自己。

這部小說是英國作家約翰·福爾斯創作的長篇小說,描述了一個Victoria時代的下層女性薩拉,如何在一個荒誕、醜惡、冷酷的現實世界中,認識自我、尋求自由、掙脫傳統束縛的曆程。開放式的結構令人讀起來饒有興趣,而且你還會從男女主人公的愛情中發現,內心自由獨立、充滿力量的女性擁有的致命吸引力。

美劇《使女的故事》的熱播讓同名小說擁有了更高知名度。作者瑪格麗特·阿特伍德是加拿大當代最傑出的作家之一,以女性主義和神話題材見長。故事講的是後核戰爭時期,由於核汙染,不育的男性越來越多,育齡女性生育正常胎兒的概率只有四分之一。於是,許多女性被當作生育工具,沒有自由,被剝奪財產、工作和閱讀的權利。願我們每一位女性都能對命運保持適度的警惕。

女人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屋,一筆屬於自己的薪金,才能真正擁有創作的自由。這句名言出自維珍尼亞·伍爾芙。這部《達洛維夫人》是伍爾芙的代表作之一,描述了主人公克拉麗莎·達洛維在一戰後英國一天的生活細節。被時代雜誌評為1923-2005百部最佳英文小說之一。曾經達洛維夫人是一位對未來有著許多美好追求的少女,現在卻發現自己不過是上流社會的一個裝飾品,要愛情還是要生活?是掙紮還是妥協?面對人生,達洛維夫人痛苦徬徨卻又無可奈何。

意大利作者埃萊娜·費蘭特以每年一本的頻率出版了《我的天才女友》《新名字的故事》《離開的,留下的》和《失蹤的孩子》這四部小說,被稱為“那不勒斯四部曲”。它們描述了兩個在那不勒斯窮困社區出生的女孩持續半個世紀的友誼,尖銳又細膩地討論了女性的命運。

埃萊娜在故事里說:我覺得作為一個女人,我是被男人創造的。反抗被塑造是兩個主人公的共同精神,她們一生都在自我獨立的鬥爭當中,既需要謹慎地保持獨立,又要勇敢地活在俗世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