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仍在持續,內心充滿希望——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4名女隊員的講述
2020年03月08日20:40

原標題:戰鬥仍在持續,內心充滿希望——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4名女隊員的講述

  新華社武漢3月8日電 題:戰鬥仍在持續,內心充滿希望——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4名女隊員的講述

  新華社記者

  她們是母親眼中的女兒、丈夫眼中的妻子、孩子眼中的母親,更是戰“疫”場上的白衣天使、勇猛戰士。

  今天,瘟疫向人類發起的戰爭仍舊在持續,但她們心裡充滿了希望,像朵朵綻放的迎春花,於無聲處凝聚起成一種戰“疫”必勝的力量。

  馬舒:一家兩代人同戰病毒

  馬舒,是一名普通軍醫,也是第一批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醫護人員,現在火神山醫院感染病區工作。她說——

  我記得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喬舒亞·萊德伯格說過一句話:“同人類爭奪地球統治權的唯一競爭者,就是病毒。”我們一家兩代人都在同病毒戰鬥。

  2003年“非典”肆虐的時候,我還是個學生,以女兒的身份為父親所在的醫療隊送行。到現在記憶最深刻的畫面就是在機場接父親回來的那天,當時看到他從出口走出來,兩鬢已經全是白頭髮,走了一個多月,感覺像是過了好幾年,他一下子老了一大截。

  作為女兒,我在父親的身上學到了勇敢、擔當。大學畢業後,我選擇了入伍成為一名軍醫。

  一轉眼,17年後的今天,我又作為一個母親告別了兩個孩子,來到武漢這個抗擊新冠肺炎的戰場。小的時候,我以父親為傲,現在我希望能讓我的孩子為我自豪。工作雖然辛苦,但一想到他們的笑容和支持,我就充滿了力量。

  胡爽:伉儷攜手武漢抗“疫”

  胡爽和丈夫兩個人都是軍隊醫務工作者。大年三十接到馳援武漢命令時,夫妻倆雙雙請戰,前後兩批分赴武漢,忙碌在各自的“戰場”。她說——

  從除夕到現在,已經和丈夫分開1月有餘了。雖然未能見面,但每天在微信互報平安、聊聊日常工作,看似平淡,心裡卻踏實。

  我們戀愛2年,結婚9年。他在急診科工作,工作一直很忙,經常加班,除了科室工作也會經常外出進修,不能陪伴在我和孩子身邊。作為妻子,多包容、多理解,可能是對他最大的支持吧!

  記得武漢下雪那兩天,我發燒了,在這個特殊的時期,人總是變得特別的敏感。微信聊天時,我開玩笑地說了一句:“萬一我有什麼,你要帶著孩子好好生活呀!”他最後回了我一句:“我從未想像過沒有你的生活,我該怎麼過。”看到這句話,我回覆他:“其實我又何嚐不是呢?”

  唐傑:病房裡的“百靈鳥”。

  來自火神山醫院感染一科一病區的唐傑,是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一名隊員。她說——

  這次疫情,讓我對護理這個職業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在“紅區”里,我們不僅是用自己的專業技能去救治患者的身體,也在用我們的專業素養去治癒患者的心靈。

  我們真的只是做了一些很小的事情,可是對於病友們來說,他們覺得是一個很大的鼓舞。我第一次見到67歲的王大爺的時候,其實就是很無意地想和他閑聊兩句,可是在交談的過程中,他突然像一個孩子一樣在我面前哭泣。

  後來他告訴我,正是因為那十幾分鍾我的聆聽,讓他對他之前所有的恐懼和擔心有了一些發泄,也讓他對在我們火神山醫院治療有了更大的信心。

  有一次查房,我們剛進一個房間,裡面的3個病人突然叫住我們說:“護士,你們不能進來。”我們當時就有點懵。中間那個床的阿姨說:“你們等一等,等我們把口罩戴好了再進來,不然你們這樣太危險了。”

  那一刻,我們心裡面真的是很暖的。他們說,只有把我們保護好,我們才能有更多的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

  宋彩萍:讓更多患者康復出院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宋彩萍,從除夕之夜來到武漢,先後在金銀潭醫院和火神山醫院工作,現為火神山醫院護理部副主任。她說——

  大家印象中的隔離病房可能是一個個穿著厚厚隔離服的醫護人員,以及一群傳染病病人的這樣一個冷冰冰的、甚至緊張恐懼的環境,但實際情況是,病房裡充滿了關愛和溫暖。在我們醫護人員的精心救治和溫暖關愛下,很多患者帶著笑容康復出院,不少危重患者渡過生死難關。

  有位老教授,危重時咳嗽氣喘非常嚴重,但我們每次看他,他都會斷斷續續很艱難地說:“你們少來看我,小心傳染!”每次聽到這些話都會鼻子發酸,非常感動,但也讓自己和戰友們充滿了力量,竭盡全力去救治和幫助患者。

  今年的“三八”節,是個非常特殊的節日。我和戰友們到武漢已經40多天了,戰鬥仍舊在持續。但是看著疫情的好轉,心裡充滿了希望,也充滿力量。作為中國女軍醫,我和戰友們將繼續以我們的勇敢智慧和專業能力,爭取抗“疫”的最後勝利,平安凱旋。(參與采寫:張瑞傑、劉藝、黃一宸、孫魯明、高玉嬌)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