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對湖人來講,這點比贏公鹿更重要
2020年03月07日19:36

湖人贏了
湖人贏了

  雖然在兩隊的賽季首戰之後,就已經有不少球迷迫不及待地將“天克”這個概念掛在公鹿跟湖人之間了。

  但我還是始終願意堅持自己的觀點——兩支球隊互有優劣,還沒到誰打誰就一定是爆中爆的地步。

  要說理由,其實很簡單。

  湖人不好打公鹿的原因來自屬性上的削弱:

  ——公鹿的禁區有大中鋒護框,而且防守偏蹲坑,天然的弱點在外圍三分以及中鋒在防擋拆時的外擴能力。而湖人又恰好是一支沒有什麼擋拆懲戒能力,持球人偏愛衝擊禁區,且整體三分威脅不算大的球隊。

  ——湖人的進攻殺招之一,是詹眉之間的擋拆。而公鹿開場對位防一字眉的字母,占士要跟一字眉打擋拆,公鹿一換,就是占士對字母,打著反倒更費力了,殺招的威力被削的可能性大增。

  ——基於這些淺顯的概念,就很容易預見到湖人在面對公鹿時犯難撓頭的模樣。

  而公鹿打湖人不見得必勝的原因則來自於他們自身:

  ——公鹿是一支魔球屬性強烈的球隊。進攻偏三分跟禁區,執行思路就是字母衝擊禁區攪翻天,然後外圍拉出空當,頻頻開炮。但問題在於,魔球這種極端偏激的打法,還沒有獲得過真正意義上的成功。只要這事一天沒成,那麼“在最高強度的對抗中,防守所帶來的損耗,必然會大幅削減魔球的進攻效率”這件事,就永遠不會被推翻。

  ——公鹿這支球隊雖然看似兵強馬壯,能用的人不僅多,而且質量還高。但他們的問題在於,這幫人還沒有在高強度的對抗當中證明過自己的價值,這裡頭還包括了字母哥。球星成色幾何,以及球星身邊的幫手能提供多大的能量,在公鹿真正成事之前,誰也不敢打包票。

  ——這些就是即便在字母大概率連莊MVP,公鹿大概率登頂聯盟第一的情況下,他們還會備受外界質疑的原因。

  所以啊,也別急著吹誰。這東西到底能不能行,還是得落實到具體的比賽中來。數據是死的,只能預測個大概,準不準還是得看具體策略的執行。

  今天,我們就來簡單地聊聊這場比賽。

  兩隊的開場其實跟上場比賽極為相似。

  公鹿還是拿馬菲斯對占士,雖然個矮,但勝在力量足,只要占士沒法直接生吞活剝,內線的協防就能起到很好的遏製效果。

  而湖人這邊呢,思路是很明確的,就是投三分,想要儘可能地清空三分線內的進攻空間,讓占士打的更舒服,然後再來帶動全隊。所以他們前三次出手都是來自三分線外的投籃,投的極其堅決。但效果非常一般。

  基於這兩點,湖人的開場就打的很難受了。

  三分投不進,公鹿的收縮防守就會變得更大膽,而你在籃下站著的又是麥基,沒有投射能力,對位的魯比士可以肆無忌憚地在三秒區里遊走協防。占士跟一字眉想要直接碾過對位球員去到禁區裡作業,很難。

場面大概就跟這個回合差不多,光看著就讓人覺得難搞。
場面大概就跟這個回合差不多,光看著就讓人覺得難搞。

  上場球,其實也跟這個類似,湖人沒法在外線打開局面,禁區被公鹿徹底堵死,只要突進去分球,就是成串的失誤。面對這種情況,當時我說的是,如果湖人擁有健康的古斯馬,這時候把一字眉推上五號位,讓古斯馬打四,清一下空間,對湖人來講,效果可能會不錯。

  在當時,還只是種猜測,那現在,就是驗證的時候了。

  僅就這場而言,把一字眉推上五號位去對中鋒,的確有助於湖人破解公鹿的防守——湖人第一波追分,打了一個7比0,就是在AD搖擺上五號位,湖人改打小陣容之後開始的。

一字眉的對位改成中鋒之後,占士跟他打擋拆的效果就一下起來了。
一字眉的對位改成中鋒之後,占士跟他打擋拆的效果就一下起來了。

  接著我們來講公鹿的開場。

  公鹿的進攻有幾大殺招:三分,突破加轉換。

  其中最要命的,也是看似最輕鬆寫意的,就是轉換。字母兩條大長腿一旦開足馬力,你基本就只剩下了三種選擇,要麼犯規,要麼目送,要麼犯規之後再目送他打成2+1。

  公鹿開場的氣勢這麼凶,前5分都是字母的轉換進攻,開場就拿10分,幾乎都是抓著湖人的轉換防守交代不夠明確,協防夾擊不夠狠這個特點打成的,而且還造成了AD的兩次犯規,迫使湖人更改了自己的輪換時間跟順序。

在字母準備提速時,湖人沒有足夠的警覺,等到他全速衝刺後,就為時已晚了。
在字母準備提速時,湖人沒有足夠的警覺,等到他全速衝刺後,就為時已晚了。

  如果湖人一整場都是這種防法,那他們幾乎沒有獲勝的可能。打公鹿,首先要做的就是遏製他的轉換。這點在之後的比賽中體現的尤為明顯。如果你有仔細觀察比賽,你會發現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字母的轉換推進都沒有那麼順利。這其實就是得益於湖人的轉換防守策略。

  他們先是調快了自己的退防速度,接著又特意強調了中路的圍堵,提前在罰球線往上的位置設下攔截,去逼停字母的中路奔襲,迫使他減速分球。

  一旦這球從字母的手裡出來,公鹿的轉換進攻就基本停滯了,比賽進入陣地戰之後,孰優孰劣就很難說了。

  湖人有時候會被字母打的很疼。因為他們的陣容經常顯得很小,尤其是在AD受到犯規困擾,不得不讓占士去對位字母的時候。一旦字母打一個反向擋拆,湖人後續拿出來對位的就都是小後衛了。比方說這樣。

  湖人為了保護AD讓他對位上線的馬菲斯,麥基又被射手吊出了禁區,這時候防字母的是格連,留在籃下補位的是巴特利,字母要生吞這種防守組合,就真的太輕鬆了。

  不過湖人比上一場聰明的地方在於,他們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死板地守著每個回合的逢掩護就換,有時候,他們會讓占士去打下沉防守,不換防,向後縮著堵對手的突破,考驗公鹿的中距離投籃。有時候,他們又會選擇在換防之後採用禁區夾擊,去逼迫字母在多人圍堵的防守之中做出自己的進攻選擇。

字母在禁區裡受到了四人夾擊,最終被吹了走步違例。
字母在禁區裡受到了四人夾擊,最終被吹了走步違例。

  湖人敢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公鹿的三分失靈了。本場比賽,公鹿在三分線外的投籃表現為43中12,命中率只有27.9%。先發五人,除去大洛之外,25投僅5中,命中率剛剛爬上2成。

  這就是我在文章開頭所提到的那個點——當你的球員因為比賽強度的提升,出現難以避免的效率下滑時,公鹿該怎麼維繫自己的進攻等級呢?

  如果光用嘴說,那當然簡單了。比方說,字母哥打的更有侵略性一點,打出與MVP等級相匹配的表現,再比如說,米德爾頓開啟“辣個男人”的無雙模式,抓著湖人的小後衛一頓翻身後仰猛捶即可。

  可問題是,戲說又不是胡說,要真有這麼簡單,那還要巨星做什麼?

  末了還是那句話,季後賽級別的對抗,就是考驗巨星成色的舞台。一旦這兩支球隊打到了刺刀見紅的白刃戰,湖人坐擁頂級內外雙核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尤其是,他們還擁有勒邦占士這樣的球星。

  對於占士來講,這是一場近乎完美的正名之戰。雖然他已經不用再去向任何人證明任何事情,但我們所看的畫面,的確如同韋迪所說的那樣:“他似乎就是憋著一口氣,想要去證明些什麼。”

  一邊是25歲,正值當打之年的MVP大熱,而另一邊是35歲,看似巔峰已過的“過氣帝王”。我相信一定會有不少人在賽前就已經準備將這場比賽視作是“權力的交接”,但最終,占士還是用單防字母,強突禁區的畫面,向所有人宣告了一件事——他還沒有老,只要他願意,他依舊能夠做到所有你希望他做到的事。

  而對湖人來講,這一點其實遠比這場勝利來得重要。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