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病例直逼5000 意大利人為什麼還不把疫情當回事?
2020年03月07日22:10

  來源:DT財經

  時間來到3月,全國大部分地區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開始收窄,部分地區甚至出現連續數日無確診。

  這時候,國外輸入性病例成為疫情攻堅的又一道難關,而歐洲疫情最為嚴重的意大利,成為我們重點關注的對象。

  3月1日,浙江省連續9天無新增確診病例的記錄被破。當天,一名來自意大利的華僑在麗水市青田縣被確診。接下來的2日和4日,浙江省再次新增7例、2例確診病例,都來自於意大利。

  當我們把目光從國內轉移到萬里之外的意大利,這個在足球界以防守出名的國家,如今也被新冠病毒攻破了大門。從2月20日本土首例病例確診開始,意大利便陷入了一場疾風暴雨般的疫情。

  截至3月6日24時,意大利累計確診病例數達到4636例,僅次於中國、韓國和伊朗。這個常常與足球、時尚、美食相關聯的國家現狀如何?為什麼是意大利成為了歐洲第一疫情國?

  1

  疫情出現,意大利政府果斷出手

  1月23日,有2名中國遊客在米蘭落地,隨後乘坐旅遊大巴前往意大利首都羅馬。1月29日,這2名中國遊客在羅馬被確診新冠肺炎。

  意大利馬上作出了三大決策:宣佈進入為期6個月的國家緊急狀態;切斷包括港澳台地區在內與中國來往的所有航班;在羅馬和米蘭兩大主要空港加強檢測措施,增設醫護人員和熱像儀。

  在接下去的20天里,強有力的管控手段效果顯著。從2月1日到20日,意大利只出現了1例確診,而且仍然是輸入性病例。

  但在2月20日出現的第1例本土確診病例,成為意大利疫情的轉折。

  所有報導都將這名確診病例稱為意大利本土的“1號病人”,在接下來的故事里,我們也這樣稱呼他。

  1號病人在2月14日開始感到不適,2天后他的情況開始惡化,前往倫巴第大區的科尼奧多醫院就診。但因為沒有表現出特別明顯的新冠肺炎症狀,所以醫院和醫護人員並未採取針對性的防疫措施。直到2月20日下午,他才接受了核酸檢測,並最終確診。

  在科尼奧多醫院等待檢測的超過36小時里,1號病人在醫院接受了多名親朋好友的探視,而這些探視者最終都自由地離開了醫院。

  回溯1號病人的行動軌跡,他還在確診前的2月2日參加了一場足球比賽、2月15日參加了紅十字會組織的培訓活動以及一場馬拉松。

  從1號病人確診開始,看似堅固的意大利防線開始崩塌。從意大利北部的倫巴第大區和威尼託大區開始,新冠肺炎病毒在半個月的時間里迅速地向南部蔓延。

  2月的最後10天里,意大利的確診人數從3例上升至888例。又過了7天,這個數字飆升到4636例。

  但我們注意到,在防線崩塌的這段時間,意大利政府的防控政策其實一直非常嚴厲、及時。在本土1號病人確診之後,意大利立刻在倫巴第大區的11座小城鎮實施“封城”,超過5萬人被要求居家觀察。隨後,著名的威尼斯狂歡節被取消,至少4場意甲聯賽延期……政府的種種舉措至少避免了5次“萬人集結”。

  時間來到2月24日,倫巴第大區首府米蘭宣佈宵禁。再之後,全國學校停課、意甲聯賽繼續大面積延期、全國使用紅/黃/安全三個級別標註等級……但最終意大利疫情還是發展迅速,原因何在?

  2

  外強中乾的政府

  有手段又有手腕的意大利群眾

  阿風來自於溫州市下轄的一個縣城,那是浙江省內主要的僑鄉之一。從2009年來到米蘭算起,這已經是他在意大利紮根的第11年。如今他在意大利買下了一家餐飲店,事業穩步上升。

  但突如其來的疫情,像一根針直插阿風的神經。“從1月底有2個中國人在羅馬確診以後,店裡的生意明顯差了許多。”由於餐廳的主要客群是意大利本地人,確診病例的出現直接影響了他們前往華人餐廳消費的意願。而在確診病例達到40例左右時,餐廳完全沒了生意。

  無奈的阿風只好暫時遣散員工,關門歇業。但在他看來,有兩個群體應該為這場潰敗負很大責任。

  首先是外強中乾的意大利政府。

  最讓阿風難以理解的事情,就是米蘭的宵禁。就如同我們前面所說的,著名的米蘭城從2月24日起宣佈宵禁。“但是宵禁的對象僅僅是美甲店、酒吧、夜店這類人員密集的生活和娛樂場所。”阿風告訴DT君(ID:DTcaijing)。

  但僅僅3天以後,這條“半身不遂”的宵禁令就被取消了。

  禁令取消的原因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一家叫作Santeria Toscana 31的夜店在社交網絡上發起了一則取消禁令的倡議書,附言“我們所在的行業讓米蘭在世上閃耀。但禁令卻幾乎讓我們處於癱瘓狀態。”這份倡議書很快獲得了超過100家企業的簽名。在行業、居民等多方面的壓力下,米蘭取消了宵禁。

  而在米蘭取消了宵禁之後,意大利民主黨秘書、羅馬省主席Nicola Zingaretti專門前往米蘭,響應米蘭市長Giuseppe Sala發起的#Milanononsiferma(大意:米蘭不會停下)活動。他還邀請包括多位政治人物到街頭喝酒、吃披薩,強調米蘭非常安全,民眾可以自由走上街頭。當然,他也沒有戴口罩。

  (意大利民主黨秘書、羅馬省主席Nicola Zingaretti和支持者握手)

  在阿風看來,以Nicola Zingaretti為典型的、狂妄自大的意大利人該為疫情的大爆發負另一半責任。

  “不誇張地說,如今意大利關門的店舖幾乎都是中國人開的,只有老外的店都還在營業。”他告訴我們,在部分意大利人看來,新冠肺炎疫情和普通流感無二,是上了年紀的人才會得的病。而當意大利人發現病死病例幾乎都是老年人時,這個觀點又繼續支撐著他們一如既往地在外喝酒、作樂。

  在政治領袖的帶領下,在普通意大利人的樂觀態度下,累計確診病例的數字也像是坐上了意大利名車法拉利,一路狂飆。

  目前在意大利生活的中國人還遭遇了新的困難——買不到口罩。阿風告訴我們,如今意大利的口罩早已售罄,N95口罩的單價普遍在7-8歐元左右(約合62元人民幣),甚至有人開價超過10歐元/只。但就算出得起價錢,N95口罩仍然一貨難求。

  於是華僑們就開始向代購們購買醫用外科口罩,但價格仍然不菲。在阿風意識到問題時,一盒50只裝的醫用外科口罩,售價已經達到了60歐元/盒(約合471元人民幣)。

  一頭被政府的軟弱所累,一頭還要面對散漫的本地人——還買不到口罩。所以,就如同我們在新聞里看到的那樣,一部分華僑回國了。

  3

  “還是不回了吧”

  留在米蘭還是回老家?阿風曾考慮過這個問題。最終他還是決定和家人留在米蘭。一方面家人早已習慣了在意大利的生活,況且孩子也是在意大利出生的。一旦回去,一家人不知道何時才能返回意大利,店舖的生意、孩子的學業都會被耽擱。另一方面,阿風也很擔心回去以後的生活到底會怎樣。

  已經回到中國的老鄉告訴阿風,現在在老家,所有回國人員都要被隔離。這點在他看來是在情理之中。

  在聽說大使館準備包機接華僑回國時,阿風和家人選擇了留下——“去哪都要隔離,還是不回了吧。”而談到已經回國的華僑時,他也有些感慨。如今華僑想回國,面對的不僅是漲價三倍的經濟艙價格,還有回國途中的安全問題。

  由於意大利在1月底就已經切斷所有往來中國的直航航班,暫時華僑只能轉機回國。但是在通往機場的路上,上下飛機的過程中,再到最後回家的路上,都可能存在未知的危險。

  接下來就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對於從伊朗、韓國、意大利等地回國的華僑,我們應該採取怎樣的防疫措施?

  在政府層面,我們知道浙江省青田縣已經在上海、杭州和溫州三地機場設置了華僑服務組,指導歸國華僑安全返鄉,並且安排專門的賓館作有序安排。在杭州市有序接待、隔離TR188號航班旅客的案例里,我們已經可以看到政府的能力和努力。

  從普通人的角度出發,我們積極幫助華僑回鄉的同時,也該友善、包容地對待這些因為信任、理解和愛回到祖國的遊子們。畢竟在我們有困難時,來自於華僑的大批援助物資也幫助我們渡過難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