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手記:和新冠肺炎“共度”的40天
2020年03月07日17:26

原標題:記者手記:和新冠肺炎“共度”的40天

圖為內蒙古馳援湖北醫療隊在安檢口與記者揮手告別。 內蒙古馳援湖北醫療隊供圖

中新網呼和浩特3月7日電 題:記者手記:和新冠肺炎“共度”的40天

中新網記者 張瑋

  7日,是我與新冠肺炎“共度”的第40天。

  截止到當日7時,內蒙古已連續17天無新增病例和疑似病例,危重型病例清零,治癒出院65例,現存確診病例9例。

  通過2500萬草原兒女40餘天的共同戰鬥,內蒙古確診病例清零在望,而這40天的採訪曆曆在目。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全國上下彷彿過了個假年,“打”了我個措手不及。

  大年三十兒,我拉了整整一車年貨回老家和父母團圓過春節,到家時已臨近中午,一條來自內蒙古衛健委的信息打破了我的春節節奏--內蒙古確診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瞬間,與湖北相隔數千里的內蒙古大草原被“點亮”。

  春節那天,我和家人商量後,決定報名支援湖北前線新聞報導。除了父母,“單身+狗”的我,沒有那麼多牽掛。

  大年初一、初二、初三……內蒙古雖然不是這場疫情的“重災區”,但確診病例一天天增加。

  大年初四一早,媽媽還在給我做紅燒排骨,我突然決定要返程回呼和浩特。因為那一天,內蒙古首支馳援湖北醫療隊出發,也成為了我這個春節的第一個採訪。

  並沒有意識到疫情蔓延速度如此之快的我,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從家裡找出一個防霧霾口罩,戴著它便奔向機場,從那天起,沒人與我來往,我也不與人接觸,成了“獨行俠”。

  一個做代購的小妹妹知道我在前線採訪,從韓國托朋友的哥哥給我寄回來一盒口罩,說這是她支援我的。那一刻,我突然覺得我不是孤單一個人。

  之後的每一天,我都去參加內蒙古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揮部召開的新聞發佈會,想第一時間將我所掌握的信息傳遞出去。

  隨著湖北新增病例的增多,前線醫療資源嚴重告急,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第八批,我和新冠肺炎一起度過的40天,一共將847名草原白衣天使送到了湖北。

  看著他們哭,我跟著哭;看著他們笑,我還是哭。說不上來心裡的那種感覺,我們素未謀面,卻在他們出發的時候倍感親切。

  記得採訪過一個1995年出生的護士,我問她出發前最想說的話是啥?她幹脆俐落地說了一句:“滾蛋吧,病毒君!”

  這一句話讓我笑裡藏著淚,心裡默默祈禱:“你們一定要平安歸來,一個都不能少。”

  內蒙古派出的首位心理專家曾經參加過“非典”和汶川地震的心理救援工作,和他的聊天中讓我感覺到他的泰然自若。在機場安檢口,他回頭衝我和他的同事喊了一句:“回來一起喝酒啊!”

  在荊門、在武漢、在重症病區、在方艙醫院……愛美的女生們摘下口罩、脫掉護目鏡,臉上有的只剩下深深的壓痕甚至傷痕。

  “疫情過去,我要去逛街,買一件新衣服、一支新款口紅,學著穿高跟鞋和裙子。”這是來自湖北一線醫療隊的女生們最簡單且美好的願望。

  與新冠肺炎在一起的40天,讓我看到始終堅守在一線,且充滿信心的當屬內蒙古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內蒙古人民醫院院長孫德俊。

  已步入花甲之年的孫德俊衝在疫情一線時腳下生風,從早晨8點半的全區遠程會診到深夜開會研究調整患者診療方案,他從不缺席。

  即使疫情救治工作忙到顧不上吃飯,但我每次見到的孫院長總是精神抖擻、乾淨俐落。看樣子,他是追求完美的人。

  曾經他因我對他的採訪稿不太完美,而約我進行第二次採訪。也曾對我說過:“‘寬進嚴出’,提高治癒率,嚴控病情反彈。”

  後來,我們的採訪順利且完美。也不得不說,到目前為止,孫院長還沒有“誆”我,畢竟截止到3月7日7時,內蒙古新冠肺炎治癒率達86.7%,65例出院患者無一“複陽”。

  和新冠肺炎一起度過的這40天,我和每一位採訪對象從未真容相見,卻記下了他們像星星般閃亮的眼睛,這場戰“疫”中,有一些人終究會以最美的樣子留在我的筆下、我的鏡頭裡和我的心裡。(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