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抗疫:科羅娜啤酒和疫情下的歐洲眾生群像
2020年03月06日02:59

  新浪財經歐洲站站長 郝倩 發自瑞士日內瓦

  4號晚上六點半,日內瓦一家老牌五星級酒店的鋼琴吧。

  這是一個尋常的週三,鋼琴配著現場歌手淺吟低唱,觥籌交錯之間,彷佛關於新冠肺炎的一切都並沒有發生。這場朋友聚會雖然沒有像往日一樣行“貼面禮”,但多日不見,老友們還是都給了彼此一個熱情的熊抱。為了記住這次難得的相聚,我們給聚會起了名字——“新冠聚會”(Corona Gathering)。之後本傑明特意點了一瓶科羅納啤酒(Corona Beer)。最近這個墨西哥啤酒品牌因為與新冠病毒中的新冠(Corona)撞名而名聲大振,為段子手們貢獻了不少笑料。

  不知道是否因為最近瑞士疫情加重,這個晚高峰日內瓦的路況出乎意料得好,半個小時就穿過城里平日裡最為擁堵的勃朗峰濱湖大道。在鋼琴吧,查爾斯坐在我的對面,配著一片青檸抿了一口科羅娜啤酒,說起他這周在公司的見聞。他是一家歐洲郵輪公司的高管,在過去一週開了數次董事會,直言眼前的形勢令人頭疼。首先就是每天都上新聞頭條的鑽石公主號郵輪,讓本應輕鬆瀟灑的郵輪之旅成了很多人的噩夢。

  疫情面前的商業道義

  “這家郵輪(鑽石公主號)並不是我們公司的。”查爾斯的辯白顯得蒼白無力。如他所說,很多人也並不知道鑽石公主號到底是哪家郵輪公司的,可是他們真的在意麼?所有的郵輪公司都跟著淪陷,遊客退單,就連一場正常的郵輪之旅也成了奢望。

  “現在我們在任何一個碼頭靠岸,都需要出具船員和乘客的所有資料。現在很多碼頭都列出了疫情嚴重的國家的單子,只要船上有來自這些國家的人,船就無法靠岸。一隻郵輪上船員加乘客總要上千人,大家都是來自全球各地,結果,一場一週的郵輪之旅,因為處處碰壁無法靠岸,有的只能再收遊客一週的錢,多兜一個圈子。這樣一來,多花了錢不說,原本想去的地方也只能遠眺不能近觀。乘客滿意度自然極速下滑。”查爾斯十分無奈。

  最近,短期的業績壓力給歐洲的航空,物流,旅遊業都帶來了很大打擊。這讓原本以為身處“桃花源”的歐洲人大夢初醒。當今的世界高度互聯,在這場危機面前,並沒有人能獨善其身。因為訂單減少,郵輪公司希望可以在很多短期合同結束之後不再尋找新的短期合同員工,可那些來自受疫情影響嚴重地區的員工即使合同結束也不願意回國。員工尋求’關懷’,公司自然也不能完全不顧及員工的感受,在如此非常時期把他們“發配原籍”。疫情下的商業道義將很多公司架上了一個道德高位,如履薄冰。

  查爾斯的故事讓現場一片唏噓。艾米麗接著說,過去一個半月,她所任職的烈酒公司在中國市場幾乎沒有收到任何的新訂單,因為飯店和酒吧根本沒有任何下單的慾望。閉門不出更是減少了很多買醉的慾望。艾米麗還結識了一些時尚行業的朋友,最近也是異常焦慮。因為中國遊客無法像往常一樣國際旅行買買買,所以以往中國旅客紮堆的巴黎,倫敦以及米蘭的奢侈店舖都門庭冷落。當地中國遊客消費力不足,有些公司已經開始把存貨往北美調,希望北美市場可以有所助力。

  “現在生意遠沒有回到常態,至少還要兩三個月才能初見起色。好消息是,至少眼下公司原定的業務擴張並沒有因此擱置,還是在按照原計劃招人,充實崗位。但誰又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艾米麗說。

  焦慮的全球產業鏈

  上週,我收到諸多各國際機構的商業報告,幾乎都和疫情相關,無論是季度回顧還是新季度展望。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則報告是經合組織(OECD)對全球供應鏈做出的分析,當時的原文說“中國產能縮水讓全球立即感受到切身之痛,這也反映出中國如今所扮演角色的關鍵性和重要性。”經合組織這份報告專門提到中國產能受到影響,對全球計算機,電子產品,醫藥產品和交通設備的生產帶來的衝擊最大。非但如此,歐洲工業所引以為豪的‘準時化生產供應(Just-in-time)’也是產生了諸多問題:庫存水平儘量壓縮,庫存不足,新貨供應不上,很多專業板塊臨時尋找替代供應商難度極大。加之貨物全球運輸需要時間,歐洲很多地區很難做到全產能運營。”

  大家都覺得這也許是全球供應鏈洗牌的一個先兆,起碼這次危機之後會出現一些調整和轉變。從事醫藥行業的阿米爾提及中國產能下降之後,直接給瑞士醫藥產品帶來的打擊,這是在座的各位都沒有想到的。

  “瑞士不是大藥企集中營麼?大名鼎鼎的羅氏和諾華,還有配套的頂尖研究所?”艾米麗和我都覺得難以置信。

  “是的,聽起來很諷刺但就是實情。中國工廠的停工,讓瑞士大概有1000種藥品短缺,其中包括止痛片。瑞士市場上很多藥的產地都在中國,或者起碼這些藥的重要成分,包裝是在中國生產。中國供應跟不上,瑞士自然要鬧藥荒了,美國的情況也是類似。”阿米爾說,現在瑞士藥企已經受到公眾的抨擊,希望他們可以改變思維,更改目前的這種供應方式。像是一些歐洲的快時尚的公司,此時就開始對自己之前在土耳其或者東歐設廠沾沾自喜。和金融資產配置一個道理,只有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才能在危機來臨時分散風險。”

  雲握手和雲發佈

  克里斯這周去瑞士一家公司做培訓,到地方了才發現所有的訪客都需要先現場填表格,表格內容包括在最近14天所去過的所有國家和地區,旅遊細節,確定沒有去過疫區,或者是進行了必要的隔離。之後還有測量體溫,洗手,消毒。這一系列流程全走完,訪客每個人會收到一個手環,方可進入公司內部開始培訓。這個程序聽起來十分繁瑣,卻讓他肅然起敬。這讓他聯想起另一個最近身邊發生的故事:一位瑞士朋友在伊朗疫情爆發一週前去伊朗看望朋友,結果趕上疫情爆發航班頻頻取消被困在了伊朗無法離境。兩週後,他欣喜地買到一張回歐洲的機票,即使是去米蘭的——歐洲冠狀病毒最為嚴重的國家。在伊朗的兩週,他覺得伊朗的抗疫生活已經進入了常態化。從德黑蘭登機,機場測體溫,消毒一條龍的工作都做的十分細緻。飛抵米蘭後,他看到的是另一幅悠閑自在的場景:“我們這一飛機從伊朗飛來的乘客,就這麼大搖大擺從米蘭過境進入了申根區。沒有填寫行程單,測體溫,更別提口罩。”克里斯說,當時這位朋友的內心是崩潰的。

  結果,這場七個人的“新冠聚會”中,5個人都因為旅行禁令都沒有離開過瑞士。除了我上週去了法國圖盧茲出差之外,只有供職私人銀行的克里斯在過去兩週內有過出差:從日內瓦到阿姆斯特丹和馬德里。上週日內瓦車展被迫取消,諸多汽車公司原本想在車展上發佈電動新車,結果都變成了“雲發佈”。無數約定的客戶會談也變成了Skype電話會。

  “越是在這種時候,我越是希望可以多見一些朋友。只是形勢並沒有那麼樂觀。在過去兩週,很多會議都在最後一刻被取消了,除了羅馬尼亞,還有瑞士波恩的,蘇黎世的會議都臨時取消。公司也儘量取消所有不必要的出差和會議,就連見客戶也有很嚴格的規定。”克里斯多說了一句,“可我還是要和我的客戶和朋友握手。”他是服務行業的行家,代表著瑞士的服務水準,眼下自然不會委曲求全”。他甚至不確定很多歐洲公司都開始施行的旅行禁令是否必要。

  無論如何,在克里斯看來,此次疫情是一場危機,也是一次契機。不僅歐洲的企業會反思以往的商業模式,歐洲社會也會重新審視以往的生活方式,下一站無非是可持續發展和新能源。

  總之,改變總是好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