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芭蕾舞團排了《天使的微笑》,致敬抗疫一線“逆行者”
2020年03月06日10:10

原標題:上海芭蕾舞團排了《天使的微笑》,致敬抗疫一線“逆行者”

“我的心是曠野的鳥,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

看到泰戈爾的這句詩,上海芭蕾舞團團長辛麗麗心裡湧起創作熱血,很快為戚冰雪排了一段獨舞《天使的微笑》。

2000年以來,辛麗麗沒有編過一個動作,新冠疫情的爆發,讓她感觸良多,重新走上了編導的位子。初排時,辛麗麗一氣嗬成,三小時便帶著戚冰雪跳出了第一稿的小樣。

“這是一個隕落的生命,她曾如此熱愛這個世界。此刻的她在雲端舞蹈,遙望著她傾盡全力守護的人,給予他們跨越時空的擁抱,訴說她的不捨和依戀。”在《天使的微笑》里,辛麗麗真情流露,希望致敬奮戰在抗疫一線的“逆行者”。

3月5日下午,戚冰雪一襲黑裙現身,為上海媒體首演了這段獨舞。在大提琴曲《殤》哀婉憂傷的伴奏下,戚冰雪的舞步厚重有力,跳出了一種遠超她的年齡的滄桑,也讓旁觀的記者心裡悶痛。

“我很感動。雖然我在教室里,沒有辦法親身體驗真正的白衣天使有多難有多苦,但是我的心就是白衣天使的心。我跳的時候感覺很累、很難跳,我都很累了,他們肯定比我還要苦、還更難。”23歲的戚冰雪說。

“這是一個突發事件,不管是患病的,還是救人的,每個人都很堅強,很有力量,我就告訴她(戚冰雪),大地多麼美好,普通老百姓多麼渴望美好的生活,我們要等待春天的到來,春天到來了,就一定會好。”

辛麗麗邊指導邊闡述她的創作理念,她希望經過這樣一部獨舞的磨練,年輕的戚冰雪成熟起來。

3月5日這一天是驚蟄,上海芭蕾舞團首席演員吳虎生“轉型”編導,同樣交出了一段獨舞《驚蟄》。

驚蟄的天空,春雷乍動,揭開了冰冷的封塵,喚醒了沉睡的大地。看似灰暗的山野、枝頭,空寂的街頭、巷尾,即將綻放最絢爛的春色……吳虎生把這段獨舞交給了團里年齡最小的許靖昆來跳,年輕的肉體雖然青澀,卻湧動著生機勃勃的生命力 。

“就像我起的名字一樣,我希望這片大地接下來春暖花開,一切都恢復正常,我們繼續幸福地生活,繼續對未來抱有願景和期盼。”吳虎生解釋。

“這部作品就像疫情的象徵,前面一直在艱苦奮鬥,音樂很緊張,節奏很快,最後,春天到了,找到了出口,找到了希望,‘啪’的一下打破了。”許靖昆才剛進團,不到20歲便挑梁主演了一部獨舞,很是興奮,“吳老師對我說,不要刻意去擺動,或者像樣板戲那樣誇張動作,而是儘可能自然化、生活化,按這個感覺去跳,就會很順、很舒服。”

兩個星期排下來,許靖昆感慨,這部舞蹈很考驗人的體力和毅力,演員要休息好,精力充沛,排練才會有好狀態。

“好好吃飯,好好休息,不好好休息,第二天就跳不好,這就是芭蕾演員的自律。一個好的芭蕾演員,一定是非常自律的人。”考慮到疫情防護,吳虎生沒有發動大部隊,就找了許靖昆來跳,兩人每天戴著口罩在排練廳里磨,每天都有新的心得,“之前的版本更累,我後來發現,很累也不一定效果最好,就改成了現在這個版本。”

怎麼樣更好地掌握編舞技巧,怎麼樣更有邏輯、更科學地編舞,這個過程對吳虎生來說,是一次很好的磨練。在此之前,吳虎生主演了很多部舞劇,漸漸地,他想把自己抽離出來,把更多精力放在編舞上。

觀眾什麼時候能看到兩部舞蹈?

辛麗麗希望,等劇場開了,把它們放到最應該出現的舞台上,然而,劇場歸期未定,辛麗麗也不排除,在線上公開這兩部舞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