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蟄的“官方發言人”是蟲子
2020年03月05日16:12

原標題:驚蟄的“官方發言人”是蟲子

驚蟄,古稱“啟蟄”,是農曆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三個節氣,標誌著仲春時節的開始;太陽到達黃經345°時。《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節……萬物出乎震,震為雷,故曰驚蟄,是蟄蟲驚而出走矣。”

驚蟄時間在公曆3月5-6日之間,今天,就是2020年的驚蟄。

春雨驚春清穀天,夏滿芒夏暑相連。秋處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這是二十四節氣歌,是為便於記憶我國古時曆法中二十四節氣而編成的小詩歌,流傳至今有多種版本。節氣指二十四時節和氣候,是中國古代訂立的一種用來表示季節變遷及指導農事的曆法,是中國古代勞動人民長期經驗的積累和智慧的結晶。

讀者朋友們是不是對二十四節氣的知識瞭解不多?

3月1日,浙江新聞頻道《小強悅讀會》在節目上為大家推薦了一本有趣的文化隨筆,《中國年輪》。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3月1日《小強悅讀會》節目截圖

《中國年輪》

三耳秀才 | 著 韓以晨 | 書畫

《中國年輪》由“三耳秀才”韓光智和國畫名家韓以晨聯手合作。

繪畫部分由知名畫家韓以晨專題創作二十四幅節氣國畫,並且創作節氣名稱和打油詩書法作品。文、書、畫並茂。節氣是古代中國人民智慧的結晶,農耕文化的一個重要標誌。當一本說節氣的書同時呈現如此之多的中國元素,從視覺效果來說,帶來的審美愉悅,讓人無法簡單與一本普通書劃等號。用著名國畫家韓碩話說:“《中國年輪》是丹青和文章在節氣貫通下的合璧。”

驚蟄是一個“鬧騰”的節氣。有趣地發現,每逢驚蟄,我大多會鬧出毛病來:不是小雨淋著,就是腸胃吃壞了。這是我一個人的毛病嗎?也許不。因為,在這時節,養生專家們在提醒著人們如何預防疾病。看來,這個時間點上,鬧出毛病的人,不會太“孤單”。

毛病事小,驚蟄時節,更重要的,自然不在我,而在萬物——天地萬物生機起,從南到北,春意天天向上。

驚蟄的“官方發言人”是蟲子們。藏在地下過冬的昆蟲們,接到輪迴中泛起的地氣,聽到春雷隱隱的轟鳴,要翻身了,要出頭了,要過春天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 說:“二月節,萬物出乎震,震為雷,故曰驚蟄。是蟄蟲驚而出走矣。”

大地上的事情,當然不止是蟲子。沒有冬眠的動物們鬧得更凶。民間諺語云:驚蟄過,暖和和,蛤蟆老角唱山歌。驚蟄天轉暖,牲畜發情歡。草驢發情呱噠嘴,母豬發情跑斷腿。

我曾向一個學農牧專業的朋友請教:母貓叫春,她找到公貓不就成了,為何叫得哀婉淒厲、連綿不絕?朋友說:“叫”,是她這個時段的生理本能,必須的。她就是找到公貓,她還得“叫破嘴”。事後,我胡亂聯繫:人類要愛情,還要情歌唱來唱去,道理是一樣的吧?

驚蟄,萬物並榮,動物併發,人,自然也少不了激動和行動。借詩句來表現:“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我知道這詩句不是寫驚蟄的,但我覺得有幾分神似。

身在當下說時代。我們的時代是什麼時代?“浮躁”,好多人都這樣認為。是嗎?如果只由“浮躁”來支援我們向前,那如何解釋輝煌呢?紙上行文寫驚蟄時,突然,我意識到:我們這個時代,最形象的說法,倒是“驚蟄”。人要天時地利,便有天時地利;人要奮發雄起,便有動力動能。當然,過程中,免不了浮躁。

幾年前,有個城市做宣傳,打出“宜春,一座叫春的城市”,輿論嘩然。驚蟄重提,讓我又想起寫過《性史》的“中國第一性學家”張競生和現在仍研究性文化的李銀河博士。歷史有相似的驚人,打油賦詩,聊為紙上一歎。

節選自《中國年輪》

《中國年輪》內頁展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