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波及的香港“富豪飯堂”:李嘉誠劉鑾雄是常客
2020年03月05日19:08

  原標題:被疫情波及的香港“富豪飯堂”:李嘉誠劉鑾雄是常客,剛因欠債4萬遭申請清盤 來源:微信公眾號 財經女記者部落

  正當全國疫情有所好轉的情況下,一則新聞卻在香港富豪圈炸開了鍋。

  據香港衛生署消息,香港女富豪周巧兒日前確診新冠肺炎。令不少香港富豪驚慌的是,她在患病後曾到過多處高端場所,其中就包括李嘉誠、劉鑾雄等最愛的“富豪飯堂”福臨門。

  能在香江屹立七十餘載,“富豪食堂”福臨門一直仰仗香港富豪的庇蔭,尤其是何東家族。何東何許人也?賭王爺爺輩的傳奇人物!而福臨門的創始人徐福泉過去正是何東的主廚。

  之前小財女曾寫過賭王家族為爭財產搶生長孫,似乎是看多了豪門恩怨,福臨門家族也親自上演了一場兄弟對簿公堂,鬥錢爭股權的大戲。

  福臨門有多壕?一份套餐2500港元,劉鑾雄每年豪擲400萬

  生於1908年,自打十四歲起,徐福泉就入行當學徒,迅即成為當時清朝官邸的家廚,而後進入何東家族。1948年,40歲的徐福全辭去主廚工作,開始自立門戶,創立“福記”,1953年改名為“福臨門”。

  初期的福臨門一直打著的招牌是“粵菜食肆佼佼者”。直到1977年,徐福全去世,將餐廳交由兩個兒子打理,福臨門逐漸不再以菜品為人熟知,而是以吃客的身份。

  2009年,時任香港旅發局處長的王萬民曾直指,“富豪飯堂名詞的興起與狗仔隊有密切關係”。換言之,對於香港富豪經常出席的場所而言,富豪無疑就相當於自家行走的廣告牌。

  福臨門在這點上,尤為自信滿滿。毫不誇張地說,李嘉誠、劉鑾雄、何鴻燊、何添、伍宜孫……都是他的代言人。這麼多富豪中,非要選一個最佳代言人,那就必須是劉鑾雄。

  畢竟大劉曾經公開說過“自己如果不是在家裡吃飯,就是在福臨門吃飯”,而實際上哪怕在家吃飯,大劉家的廚子也是從福臨門請的。光是為福臨門免費代言還不夠,大劉每年還要為其貢獻400萬港元營收。

  要是再嫌這波代言人老,福臨門還有梁朝偉劉嘉玲夫婦、邱淑貞、張柏芝、趙薇等一眾大牌藝人撐腰。

  據此前中國新聞網報導,福臨門菜品價格較高,以套餐為例,一客魚翅、25頭吉品鮑、龍蝦、乳鴿、炒飯加燕窩要2500港幣(約合人民幣2234元)。此外,能夠時不時偶遇富豪,福臨門的一餐自然也不是有錢就能吃到。正常情況下,福臨門都需要預約。

  小財女從官網注意到,福臨門提供會員服務,分尊貴、白金和黑鑽三個級別,相對應的消費門檻則是每年3萬、15萬和30萬港元。同樣,哪怕是最基礎的尊貴會員,也不是你想氪金就有這個資格,需要福臨門先邀請,顧客才能申請。

  此次感染的神秘女富豪周巧兒就是福臨門食客身份的縮影,其擔任至少4家公司董事,疑似居住在有“貴族大廈”之稱的中環半山愛都大廈,鄰居就包括伏明霞和邱淑貞。

  此前,為了保持“物以稀為貴”,曆經幾十年,福臨門也不過在香港開設兩家“魚翅海鮮酒家”,分別位於寸土寸金的灣仔和尖沙咀。另有一家姊妹店“國福樓”和新店“享福”。由此,僅僅是福臨門的物業門麵價值就已經超過了6億元,而福臨門每年的營收額還有8億,利潤則達到了數千萬元。

  而價值如此不菲的家業,早在2012年就引發了福臨門家族內訌。

  香港富豪“吃”上市,兄弟鬩牆後再遭酒商申請清盤

  徐福泉去世後,“五哥”徐沛鈞和“七哥”徐維均一個管行政,一個管出品,延續了“福臨門”的好口碑。

  豈料攜手三十多年後,兄弟倆關係破裂。2011年,兩人一度對簿公堂。起初,吃瓜群眾只聽說是因為二人對於今後的發展意見不合,一個打算擴張,一個卻不願意。

  確實,一家餐廳的利潤即使做到極致,也是有限的。而像福臨門這樣的頂級餐廳,一年幾千萬的利潤已是巔峰。然而如果快速擴張,勢必會影響福臨門的出品:福臨門的大部分中餐廚師習慣了“慢工出細活”,未必能跟得上中式快餐的節奏。

  接下來的劇情發展,小財女怎麼瞅怎麼像TVB大戲《溏心風暴》。

  當時,據香港文彙報報導,原來“富豪飯堂”福臨門家族內訌已於2009年初顯端倪。“五哥”徐沛鈞指控“七哥”徐維均向福臨門股東發過3封誹謗性信件,其中一封載有“徐沛鈞擅自刪改遺囑”的誹謗性字眼,又表示兩兄弟先後因為福臨門物業買賣問題起爭執。

  與此同時,“五哥”徐沛鈞又找來了創業版上市公司華人飲食集團幫忙,出高價買下了“七哥”手上的股份。求擴張如此心切,不禁引起吃瓜群眾的懷疑。

  原來這一場大戲背後的“始作俑者”是“五哥”的兒子。早年因在基金公司工作,瞭解資本運作的套路,他認為家族品牌放到資本市場上,一定可以大有作為。於是,向父親吹起了爭奪財產的耳旁風。

  彼時,“五哥”徐沛鈞及“七哥”徐維均各自持有福臨門45%的股權,而他們的姊姊徐有興則持有餘下的股權。兩家足足打了三年的官司,最後以“五哥”擊敗了“七哥”,拿下福臨門,改名為“家全七福”而告終。

  “五哥”拿下福臨門後不久,便以2億港元借殼上市。

  然而,福臨門隨後的擴張之路並不平坦。當“五哥”才準備大量複製福臨門撈錢,即招致了許多香港人的不滿。糟糕的是,福臨門尖沙咀店米其林評分還時不時掉星,2015年和2016年都沒有拿到星星。

  去年,福臨門更是風波不斷。先是由於本地衝擊,據一名侍者向《大公報》透露,福臨門高峰期客流量約減少10%至20%。為此,福臨門也開始推出現金回贈優惠。

  隨後不久,“富豪飯堂”福臨門竟因為欠債4萬元,遭到一間酒商公司申請清盤。根據司法機構的網頁顯示,該案排期至今年2月12日處理。一時之間議論紛紛,逼得福臨門第三代負責人徐德強,也就是“五哥”的兒子趕緊跑出來解釋稱,只是一件“很小的誤會”,雙方已圓滿解決事件。

  一波剛平,誰知道一波又起。不知道疫情過後,福臨門能否重振旗鼓,再現昔日風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