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之後,楊丞琳要“刪”掉不自信|碟中諜
2020年03月05日09:17

原標題:30歲之後,楊丞琳要“刪”掉不自信|碟中諜

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楊丞琳表示自己是一個擅長整合瑣碎事務以及掌控時間的人,親自與創作者溝通,可以更加直觀感受到彼此傳達的情緒,“因為大家都是非常有主見的創作者,如何在溝通中碰撞出火花而不是怒火,是我需要拿捏的部分 。”

專輯幕後:

合作不同風格創作者挖掘新自己

新京報:從上張專輯《年輪說》到這張專輯《刪·拾 以後》,似乎“時間”與“年齡”是你近年來希望在音樂中傳達的命題?

楊丞琳:其實這一次做專輯並沒有刻意地去跟上一張做聯結,但是我現在做的任何作品,我都希望有一些核心存在。也許是剛好我這個歲數,就是一個很願意討論年齡與感受的時間點,所以可能會希望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呈現。我覺得30歲大概是人們會遇到的有可能會跟自己心理交戰的第一個門檻,最好要做好所謂的斷舍離。你刪除了什麼?又可以拿回什麼?這個動作會幫助下一個階段成為更好的自己。

新京報:對於你而言,目前最想“刪除”的是什麼?最想“拾取”的是怎樣的自己?在你看來,通過怎樣的方式才可以完成“刪除”和“拾起”的動作?

楊丞琳:我想刪除的會包含不自信 、太在意別人的眼光,或者是沒有安全感,以及一些倔強。想要拾起的是那種對於時間無所畏懼的精神,或是對於任何事情都勇敢嚐試的那個擁有好奇心的躍躍欲試的自己。我覺得完成這個過程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增加自己的精力,以及不要去抗拒命運帶給你的任何難題。

新京報:如陳綺貞、陳珊妮、徐佳瑩等專輯中合作的創作人,大多擁有自身非常鮮明的音樂特質,你怎樣去平衡他們本身的特點與你自己的表達風格?

楊丞琳:我自己其實不太擔心這個問題,我的風格不會不見,他們的風格更不會不見。我這一次之所以會找這些人,其實目的就是我需要不同的火花,我需要借由跟他們新鮮的合作來發掘新的自己,而不是單純地跟他們邀歌。如果邀來的那些歌跟我關係沒那麼大,只是由他們來創作,我會覺得比較沒有意思。所以我會向大家提供我自己成長的經曆,以及對於愛情的、友情的看法,或者是對寵物的愛,然後請他們為我創作,再用我的聲音去表現不同的風格。

專輯封面

歌曲解碼

02.《刪拾》

作曲:陳珊妮

作詞:陳珊妮

別為誰永遠可愛

別為誰假裝勇敢

別活得比流言不堪

別為誰永遠可愛

別為誰假裝喜歡

我試著

別頻頻回頭看

新京報:邀請陳珊妮來創作專輯主打歌是一個怎樣的過程?

楊丞琳:跟陳珊妮其實在以前的工作中會遇到,但沒有任何的私交。這次邀請她,我沒有多加考慮,就是一個直覺,我認為點題歌就得交給她來做。我是通過電話跟她講的這件事,後來我發現我們每次電話都不超過三分鍾,我劈里啪啦跟她講,她就很仔細的聽,然後回我一句: ‘OK 我知道了。’非常高效。而且合作完以後我們 就成為了朋友,還發現彼此的家住得特別近,過一個馬路就到了,我就覺得非常有緣分。她是一個很溫暖的人。

03.《Love Is Love》

作曲:ØZI

作詞:ØZI

看小說喝金牌

在淩晨一點半

爬起來看球賽

嗜好已改

讀遍了星座書

想成為你的愛

為你研究遊戲片

你最愛的電影

我全都看了好幾遍

能不能 為我

轉過來

新京報:ØZI是專輯中一個意料之外的合作人,演繹這首歌存在怎樣的挑戰?

楊丞琳:這就是我的铩手鐧,在出道了20 年,發了11張專輯之後我還在做新的嚐試,跳脫舒適圈,很開心。一邊做這張專輯,我也一邊在做“刪拾”的動作。因為這首歌跟一般流行音樂的唱法不太一樣,我也從來沒有深入瞭解過 R&B 這個領域,所以在前期我做了很多功課,我會一直聆聽,去習慣音樂中的彈性和律動,直到聽熟透了為止。

10.《我不認識你》

作曲:林家謙

作詞:陳詠謙

夜了才想起做過誰知己

情誼藏於心

誰料遭摔落地

是我挨不起

背叛難忍

便很努力忘記

曾是最親的你

新京報 :《獻醜》和《我不認識你》是你第一次用同一首曲演繹了普通話和廣東話兩版歌詞,是因為對這首曲有自己的特別偏愛嗎?

楊丞琳:其實我在一些表演中都有唱粵語歌,我發現大家對於我唱粵語歌接受度很大,,但是去促使這件事情完成的是來自於這首歌的作曲人林家謙,他聽我唱粵語歌覺得是唱得很準的,而且他知道我的祖籍是廣東,所以他就非常鼓勵我去擁有一首屬於自己的粵語歌。曾經我在香港紅館做巡演的時候,唱過陳詠謙寫的《矛盾一生》跟《高山低穀》,我覺得寫得太好了,很想跟他合作 ,所以就去社交網站上給他發了私信。大概在錄音的前幾天,我就拿到了歌詞,留給練習發音的時間不多,因為我平時練習的機會也比較少,所以其實這首歌倒是花了蠻多時間在糾正發音這部分。

新京報記者 楊暢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劉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