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的騰訊成長守護平台,改變了什麼?
2020年03月04日14:00

原標題:3歲的騰訊成長守護平台,改變了什麼?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 深幾度(ID:deepchanpin),作者:吳俊宇

“這是騰訊公司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步,可以說是最重要的決定之一”,2017年2月16日,騰訊高級副總裁馬曉軼在一封公開信中如此表示。

被他以如此“狠話”定義的產品是“成長守護平台”,一款協助家長對未成年人子女的遊戲行為進行引導的產品。

當時這一平台並未引起外部太大的關注。時值2017年春節後不久,整個行業都在關注《王者榮耀》和《英雄聯盟》在春節的表現,而在資本市場上,騰訊的股價也正不斷創造新高。騰訊仿若正在迎來最好的時刻。

但在幾個月後,隨著假期來臨,手機遊戲在青少年中的熱度引發了媒體和社會的廣泛關注。騰訊首當其衝成為輿論目標。

客觀來說,在遊戲成為主流娛樂載體之後,騰訊已經意識到遊戲業需要自省和調整——“成長守護平台”的成立即是明證——但外部洶湧的聲浪讓騰訊意識到,遊戲業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以滿足內外部的期待。

在這之後的三年時間里,騰訊以“成長守護平台”為起點,逐步構建了一個涵蓋遊戲行為全環節的未成年人健康上網保護體系。

如今,這個體系對騰訊、遊戲行業乃至整個社會的價值,正逐步釋放。

騰訊“未保”進化史

2017年開始,“未成年健康上網”成為騰訊最關注的議題之一。

馬化騰在兩會上三番兩次提出“未保”相關建議,騰訊遊戲的實際業務負責人馬曉軼也公開表態,“對於未成年人保護,我們完全不會有任何在營收上的考量。”

而在具體的操作上,騰訊從“成長守護平台”成立伊始就進行快速的升級。原本,“成長守護平台”這是一個家長管理產品。

但今天,它已進化為涵蓋家長守護、師生互動、自我管理為一體的產品矩陣,從人們印象中的監管工具,成為家長、教師與未成年人溝通、互動的平台,而其覆蓋產品已從騰訊遊戲旗下產品延展至微信小遊戲、QQ空間小遊戲、騰訊視頻等泛娛樂平台。

最新數據顯示,騰訊成長守護平台的用戶超過2000萬,綁定成長守護平台的用戶中,有82%遊戲時長下降。

一個有趣的旁證是,遊戲行業媒體“遊戲葡萄”在微信公眾號上發佈了一篇關於成長守護平台的文章,在之後的半年時間里陸續收到了近200個用戶的留言,其中90%的留言內容,都是諮詢如何解綁的。不難看出,騰訊對於未成年用戶遊戲時長的限製是極為有效的。

另一方面,騰訊也通過健康系統對執行嚴格的遊戲時長限製規則,這個系統接入的“公安實名校驗”、“人臉識別”等技術,強化了對未成年人的嚴格限玩。

根據統計,相比實名校驗接入前,《王者榮耀》未滿13週歲的未成年用戶平均遊戲時長下降約59.8%,13週歲及以上未成年用戶平均遊戲時長下降40.3%。

在通過技術實現了嚴格的管控後,騰訊也試圖引導家長與孩子溝通、協商、互動,解決源頭問題。如成長守護平台陸續推出的“童畫車票公益行動”“守護在身邊”等公益活動,就鼓勵父母與孩子加強交流,分享快樂。

重新簽訂行業與社會的契約

“權力越大,責任越大”從來就不是一句空話。

過去十多年,互聯網公司是經濟發展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這也意味著,當技術開始深入影響人類生活,政府、社會都還沒做好應對準備的時候,互聯網公司需要在混沌之中探索、解決問題。如同騰訊在未成年人保護領域的動作,過去數年facebook和Google等科技公司也因業務爭議在進行劇烈的調整。

巨頭們需要向社會釋放積極的信號,也要為行業提供有價值的參考。而騰訊正基於三年多的嚐試,牽引著遊戲行業的“未保”思路。

一方面,騰訊主動出擊,不斷推動行業在“未保”上的決心。在騰訊2018員工大會上,騰訊COO任宇昕曾說:“面對智能手機的普及,我們推出了史上最嚴的青少年防沉迷系統。這是一個長期的、對整個行業都非常有益的舉措,也是我們作為行業領軍者必須承擔的責任。我們用行動告訴全社會,騰訊是一家有責任、有擔當的公司。”

另一方面,騰訊在“未保”系統上的方法論,也持續被行業參考和學習。網易在2019年推出的“網易家長關愛平台”,在功能上“涵蓋多賬號監管、遊戲時間查詢及管理、遊戲信息查詢、遊戲消費查詢及管理”等,與“成長守護平台”探索的方向一致。

此外,容易忽視的一點是,騰訊成功的“未保”實踐給行業的發展消除了最大的不確定性。

知名媒體人尹生曾說,在一個強調對未成年人採取特別保護措施,以及看重對價值觀塑造的介入的社會中,(對遊戲行業)的反彈是必然的。而騰訊在去年三年時間里的努力,正不斷消除社會對遊戲業的負面認知,以及其對產業發展帶來的不確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騰訊在未保上的先行先試,也給主管部門製定監管標準提供了重要依據。

遊戲媒體gamelook在去年年底曾研究過新聞出版署發佈的《關於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的通知》,它發現,其中一些標準,比如實名認證、時長限製,與騰訊健康系統功能有非常高的相似性,其中值得關注是,作為未成年人防沉迷最核心、也是最基礎的實名製,騰訊已通過健康系統接入了公安數據驗證。”

從影響行業的觀念和動作,到為主管部門提供參考,背後是騰訊對遊戲產業與社會價值關係的持續思考與實踐。

如馬曉軼所言,“當一家企業、一個行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必須保持主動的自覺與克製,才可以與社會大眾構建更加良性、穩定的契約關係,才可以更加長久健康的發展下去。只有不再僅盯著用戶投入時間、市場規模、收入利潤這些數字,承擔起更多社會責任,才是行業成熟與進步的真正標誌。”

企業社會聯合協作共治

平台治理,正是企業社會責任的一部分。

互聯網公司正在成為社會基礎設施,已經是現實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就像是一個商場必須僱傭保安,做好防火防盜的本職工作一樣,平台需要做的事情,正在超出單純盈利、擴大規模這一個維度,在平台擴張的同時,需要加強監管,維持平台的健康。所以Facebook、Twitter必須清理平台上的謠言、情色信息,亞馬遜必須管理平台上的假貨。

我們甚至可以換一個思路來看這個問題——法律規定,賓館、商場、餐館、銀行等經營場所的經營者,應當對消費者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平台級企業,也像是互聯網上的商場、賓館、餐館、銀行。我們沒辦法想像,在北京朝陽大悅城這樣的商場里,如果不配保安、不裝鏡頭會是什麼場景。一旦出現惡性事件,連證據都無法調用時,社會的群體憤怒到底會從哪些出口發泄?

企業主動在自家“商場“里做好防火防盜的工作,裝好鏡頭、配好保安,本質上也是對社會負責的一種方式。

這幾年來海外互聯網巨頭同樣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一批企業紛紛轉向,開始強調社會治理。

以Twitter為例,Twitter創立之初崇尚“無政府主義”,聯合創始人比茲·斯通一直希望將Twitter打造為世界中立力量。公司經常會被推到各種爭論的風口浪尖上,但是他堅持Twitter從不發表意見,不站在某立場上。因為Twitter僅僅是軟件平台,問題與爭論是別人的。

但去年Twitter聯合創始人斯通的觀點開始轉向,他接受媒體採訪時釋放出了非常明確的信號:“我們對內容負責”。

Twitter對外提出了這樣的觀點,現代技術正在對社會交際的各個領域都提出了重大挑戰。至少,Twitter現在希望限製付費廣告對政治輿論形成的影響。

這種轉向,實際上也是美國乃至歐洲互聯網這兩年來的巨大變化。

在2019年的七國集團(G7)峰會上,七國集團試圖針對社交網絡服務等數字服務領域製定相應的消費者保護措施。2019年9月,美國等27個國家發佈了網絡空間負責任國家行為問題的聯合聲明。

這次疫情期間更是如此,我們看到了政府、企業、社會、公民共同“抗疫”的鮮活案例。

現代社會問題的治理,始終需要四者聯合協作共治。以“未保”問題來說,在企業通過技術達到了其能力極限後,接下來更需要發揮作用的也許是社會力量。

正如新聞出版署在《關於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的通知》里的要求:積極引導家長、學校等社會各界力量履行未成年人監護守護責任……沒有監護人的有效監督約束和陪伴陪護,有關製度的落實必然會大減價扣。

科學化水平更高的“共識型”決策模式,它需要各方“開門”對話,溝通機製更需要長期“磨合”。

這需要各方不斷對話、溝通、理解,以實現共識。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