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之歌——記奮戰在抗疫一線的90後白衣戰士
2020年03月04日20:57

原標題:赤子之歌——記奮戰在抗疫一線的90後白衣戰士

  新華社武漢3月4日電 題:赤子之歌——記奮戰在抗疫一線的90後白衣戰士

  新華社記者胡喆、李偉、譚元斌、梁建強

  一聲聲“我要上”不絕於耳,一封封自願請戰書按滿手印,一支支青年突擊隊奮勇向前……

  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最前線,一批90後青年白衣戰士奮不顧身加入抗疫大軍,初生牛犢不怕虎、越是艱險越向前。

  青年怎樣,中國就怎樣。疫情防控戰馳援湖北的4萬多醫務大軍中,有許多是90後醫護人員。他們堅守在一線,救死扶傷,擔當作為,展現了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力量,在抗擊疫情前線譜寫了一曲壯麗的赤子之歌。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抗疫最前線挺身而出

  12小時,27歲的劉暢一進ICU就至少要待這麼長時間。

  俯身上前、開放氣道,手術刀片直抵病人喉部……劇烈的胸腔氣流攜帶著新冠病毒噴濺而出;

  撐開下頜,探下喉鏡,塞入救命的氣管套管,拔導絲、連接呼吸機,一氣嗬成。很快,病人的血氧飽和度開始回升。

  這樣的生死時速,對於在武漢市武昌醫院ICU病房工作的劉暢來說,早就是日常。在生死瞬間,劉暢一定要做那個“比死神跑得更快的人”。

  像劉暢一樣高強度工作的90後,在武昌醫院ICU里占到75%以上。別看他們年紀輕,卻個個都是業務骨幹。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這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鬥中,一群90後白衣戰士和劉暢一樣,夜以繼日地奮戰在抗“疫”前線,接過前輩手中的接力棒,成為守護人民健康的生力軍。

  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作為武漢市救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主戰場”之一,這裏工作的90後醫護人員達到1456人。

  在武漢大學附屬人民醫院,90後護理人員有1477人,加上醫生和藥師,總人數近2000人……

  在武漢天河機場,一批批白衣戰士穿雲破霧,從遠方飛奔而至。

  立正、稍息,眼神堅毅的小戰士,整裝待發;

  自拍、比心,容貌秀氣的小女生,活潑可愛;

  很多的90後小護士理了短髮,甚至剃了光頭,盡顯“捨我其誰”的精氣神。

  當前,全國已有330多支醫療隊、4.2萬名醫務人員馳援湖北,其中護士有2.86萬人,占醫療隊總人數的68%。

  在這2.86萬名支援湖北的護士中,有1.4萬名護士為重症患者護理,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是90後、甚至是00後。

  工作時,他們是沉著冷靜、醫術精湛的醫務工作者;生活中,他們為兒為女,有的剛剛為人父母。

  但當疫情來臨,他們義無反顧、一往無前。

  航天中心醫院承德分院的張晨義是一名90後男護士,當看到醫院報名支援湖北的信息時,他剛下夜班,毫不猶豫就回覆了“報名”。那時的他還在擔心,要是不讓他去怎麼辦?

  當被問到“難道你不害怕嗎?”張晨義回答:“沒細想,救死扶傷是天職,有機會一定要到最前線去,就覺得我要上!”

  一聲“我要上”,是90後白衣戰士青春無悔的誓言。

  “未婚、未育、父母健康,家裡無負擔。”28歲的婦科護士張星陽在天津市薊州區人民醫院微信群裡接起了“請戰”的長龍。

  張星陽是天津第五批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隊員,這支由303名醫護人員組成的醫療隊緊急集結、馳援武漢,也是目前天津市規模最大的一支隊伍。

  在這支隊伍里,還有綜合內科90後醫師時秋,一個多月前剛披上婚紗的她,又披上了“戰袍”,迅即加入抗疫大軍。

  “我是內科醫生,可針對腹痛、發燒、咳嗽等症狀做出相應處理,非典時所有人都保護著90後,現在輪到90後來保護大家了。”時秋說。

  當然,誰不曾是個“寶寶”呢?面對未知的疫情,90後們也會忐忑、也會迷茫。但他們,硬是把自己活成了“idol”的樣子。

  “我們長大了,雖然還年輕,但可以讓國家放心!”1996年出生、兩次請戰,佘沙是四川第三批支援湖北醫療隊里年齡最小的隊員。

  作為一名汶川人,佘沙說:“我和其他人不一樣。汶川地震時,全國各省市都來援助我們,現在我們也以同樣的心情,回饋湖北。”

  曆史的接力棒,終將會交到青年一代的手上。

  曾經,抗擊非典、汶川地震……90後是一群被大人們悉心保護的孩子;如今,這些“當年的孩子”正成長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流砥柱,為人民健康奉獻自己的光和熱。

  為有犧牲多壯誌:年輕的心有對國家最大的愛

  不怕吃苦、不怕犧牲,成為這些90後的代名詞。

  “啊?你要去做病毒檢測?”聽說女兒的新任務後,田佳佳的父母一臉吃驚。

  24歲的田佳佳是湖北恩施州民大醫院二級生物安全實驗室檢驗技師。工作兩年多時間,她從來沒檢測過這麼危險的病毒。雖然內心感到深深的恐懼,她依然選擇挺身向前。

  充斥著濃濃消毒水味道的實驗室,是田佳佳與病毒戰鬥的主戰場。每一次檢出陽性樣本,她都十分緊張。每一次緊張過後,她都選擇繼續堅持。她深知:“每一個操作都是拯救生命。”

  還有許多像田佳佳一樣的年輕人,戰鬥在病毒檢驗這個特殊的戰場上。他們與病毒之間,只隔著一層防護服。操作的每一步,都慎之又慎,一旦形成氣溶膠,後果不堪設想。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他們勇敢地將責任與使命扛在肩上。

  來不及送別,顧不上擔心,90後們馳援武漢。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隊友、陌生的方言……困難不期而至,挑戰迎面而來,90後無畏無懼,經曆蛻變式成長。

  “看著鏡子裡憔悴的臉龐、護目鏡和口罩留下的壓痕,我覺得這些就是刻在我們臉上的‘軍功章’。”一名馳援武漢的杭州90後護士這樣說。

  “此次支援武漢,也許是我這一生最勇敢的決定,也是最自豪的決定!踏上了這個戰場,我一定會盡自己所能,幫助那些正在受病痛折磨的患者,助他們早日康複。”抵達武漢,一名90後醫務人員如是寫下戰“疫”宣言。

  凡是戰鬥打響的地方,就會有流血,甚至是犧牲。在抗擊疫情的前線,上千名醫護人員不幸被感染。

  感染新冠肺炎離開崗位18天后,24歲的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賈娜成功治癒、重返一線。她說:“我是護士,就應該跟同事奮戰在一起。”

  有人感染後痊癒並重返崗位,有人則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2月20日21時50分,一顆年輕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他叫彭銀華,年僅29歲。

  次日,在他所供職的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同事們捧著菊花向這位殉職的年輕醫生告別。他的結婚照被投射在一間會議室的幕布上,成了遺念。

  “吃了你的喜糖,卻沒能參加你的婚禮。”一位同事在筆記本上留言,“心裡一直在想你會好起來,卻沒想到……”

  彭銀華醫生走了,而那些他曾經搶救過的患者,有的已經治癒出院。

  按計劃,他和妻子本約定在2月1日舉辦婚禮。同事們早已收到邀請,紅色喜帖還靜靜躺在辦公桌的抽屜里。

  人們想不起來他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場合被病毒入侵的,但人們將永遠記得,那個總在病房裡給人“搭把手”的熱心醫生。

  為有犧牲多壯誌,敢教日月換新天。

  在彭銀華告別後的第三天,與病魔頑強搏鬥了一個多月的武漢市蔡甸區人民醫院消化內科醫生夏思思,也永遠地走了。

  她走得很突然,甚至都沒有給家人留下一句話。兩歲多的兒子,一直以為她在上班。

  同樣的1990年生人,同樣的90後醫生。同樣的熱心快腸、一絲不苟。

  “有事叫我!”這是夏思思的口頭禪。但如今,無論親人和同事們怎樣呼喚,都再也叫不回那個樂觀、愛笑的她。

  醫院消化內科主任邱海華至今記得:“我們去看她,她還經常詢問醫院工作情況,想早日重返崗位。”

  戰鬥仍在持續。同事們折完寫滿哀思的千紙鶴,獻上蠟燭和菊花,繼續挺身向前,與疫魔鏖戰。

  彭銀華、夏思思,用生命交出了屬於90後醫生的奮鬥答卷。

  更多像彭銀華、夏思思一樣優秀的90後們,仍然義無反顧地衝向了抗疫最前線……

  奮鬥未有窮期:青春的力量生生不息

  白衣作戰袍,烈火見真金。

  “第一次早晨抽了這麼多血,管子多得抬不動;第一次經曆超長時間戴口罩,鼻樑被壓出水泡;第一次經曆下班後,回到住處雙腿打哆嗦……”

  作為第二批馳援湖北的江西醫療隊成員之一,江西省南昌縣人民醫院感染科的90後護士付正芳盤點了她13個人生的第一次。

  “每次穿好防護服進入隔離區前,我和同伴都會相互檢查和對照鏡子,確保沒有包裹不嚴密的地方。”付正芳說,經過這麼多首次體驗,說不緊張是假的,但更多的是與日俱增的責任感與使命感。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一句經典的歌詞,成為眾多年輕醫務工作者心裡的話——

  95後的孫培超是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的骨科護士,也是天津市第一批支援湖北中醫醫療隊隊員。原本在家籌辦婚宴的他,已經在前線奮戰多天。

  “我愛人也是護士,她十分理解我。我們90後長大了,正憋著一股勁兒,想為國家做點什麼。”

  辭去寧波工作、驅車840公里到武漢“應聘”,23歲男護士鄭益歡在武昌醫院老年呼吸內科已經得心應手。

  “真正的一線,跟我之前預想的,還是有一點點不同。”他說,“來了之後,我感受到的更多是一種樂觀。患者們都很勇敢,很配合治療。我也會盡一切努力,去幫助他們。”

  厚厚的防護服,一個班下來身體消耗很大,鄭益歡依然鬥志昂揚。“我是男護士嘛,力氣更大。而且我是90後,這次疫情應該去體現一個90後對社會的價值。”

  如今回看自己這“衝動”的決定,他笑了:“我想我所做的,是一名醫護人員該有的責任和義務,也是一名成年人該有的社會責任。”

  樂觀是年輕人的天性,使他們在困難面前更勇於擔當——

  一雙雙被汗水浸久的手,褶皺慘白,脫下口罩後“毀容”般的壓痕,年輕醫護人員們會拍下來,“自嘲”曬在朋友圈;穿好防護服準備進入隔離病區前,先一起跳個網紅舞蹈分享短視頻。

  他們還會在防護服上創意手寫,白色的防護服成為青春最酷的留白:“奧利給,精忠報國,疫情結束、我娶你……”用俏皮的話語為新時代中國青年代言。

  “加油啊,過命的兄弟!”一張戴著口罩的合影,再配上一句加油打氣的話,並肩作戰的好兄弟在朋友圈發佈一則同樣的信息。

  四川省支援湖北醫療隊27歲的鍾永建和25歲的張冀偉大學時是上下鋪,醫院又是同一科室隊友。這次,他們一起成為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紅區”的戰友。

  “看到病人那一刻,沒時間去思考別的,好像又回到原單位的病房。”在華中科技大學協和江北醫院,24歲的大連大學附屬新華醫院護士邢小藝說,武漢人的熱情、隊友的剛毅,給了她戰勝困難的勇氣與信心。

  “直面危難,我們學會了成長。為了武漢人民,為了一起戰鬥的戰友,一定會努力工作,做一個真正的人間天使。”邢小藝說。

  奮鬥是青春最亮麗的底色,一個個年輕的身影剛毅果決——

  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有年輕醫生發信息“請戰”:“主任,有需求隨時叫我,我可以加班,不過別告訴我媽媽,省得她擔心。”

  2月28日下午,武漢雷神山醫院B3辦公區。一場簡單而特別的“戰地婚禮”在這裏舉行。

  新郎叫於景海,肝移植監護室護士;新娘叫周玲億,消化科護士,都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的95後。

  二人原定2月28日舉辦婚禮。疫情突發,他們果斷取消婚禮,馳援武漢。在徵得二人同意後,上海第八批支援湖北醫療隊決定:在雷神山醫院,如期為他們舉辦婚禮。

  沒有燕尾、婚紗,醫療隊的衝鋒衣是他們最美的禮服;

  沒有音樂,在場的所有人一同哼唱就是最真摯的祝福……

  “疫情不退,我們不退!”當錚錚誓言代替愛的箴言,道出了90後白衣戰士們共同的心聲。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

  青春的力量,青春的中國,生生不息!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