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知識丨同人文是什麼?AO3、RPF/RPS又是什麼意思
2020年03月04日15:19

原標題:漲知識丨同人文是什麼?AO3、RPF/RPS又是什麼意思

因為肖戰的粉絲發現在AO3網上有一篇關於肖戰的同人文,粉絲們認為此文章影響了肖戰的形象,表示準備全力投訴此文章,讓該文章下架,後來通過粉絲的大量投訴和舉報,最終導致該網站無法訪問。這也使得幾個圈子的路人開始圍攻肖戰所涉及的影視作品,代言等等。

這場“突破次元壁的戰爭”,雖然讓某媒體博發了條“老了,沒看懂為什麼戰”的微博,但也讓許多“路人”開始學習起來。2018年出版的《破壁書:網絡文化關鍵詞》就成為求學者孜孜以求的初級科普文。

同人

當代中文網絡社群中“同人”一詞意為建立在已經成型的文本(一般是流行文化文本)基礎上,借用原文本已有的人物形象、人物關係、基本故事情節和世界觀設定所作的二次創作。同人作品採取的形式有小說、繪畫、視頻剪輯、歌曲、遊戲等,不一而足,而同人作品對原文本的忠實程度並沒有定例,隨各衍生文本而定。

“同人”一詞來自日語,寫作同樣的漢字,讀作dōjin,原意為誌趣相投的人。在日本,自明治維新始,就有誌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以不正規的形式出版刊物的傳統。這種非正式出版物被稱作“同人誌”。早先以文學愛好者的文學出版物為主,二戰後逐漸開始有漫畫同人誌。和現在常用意義不同,這裏的同人並不特指二次創作的作品,原創的作品以非正式形式出版也叫做同人。如日本的同人界三大奇蹟:東方project、月姬、寒蟬,就是三款在同人展販售的非正式發行的遊戲作品。

日本的ACGN亞文化中的同人誌文化一般可以追溯到20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標誌性時間點是1975年第一屆Comic Market(コミックマーケット)同人展的舉辦,這是日本迄今曆史最長規模最大的同人展。很多著名的女性漫畫家,如《絕愛1989》的作者尾崎南,和女性漫畫家團體Clamp,都是從出版漫畫同人誌起步進入職業創作領域的。不過如今不僅在中文里,日文中同人誌的意思也愈發偏向二次創作的意義了。

同人一詞在20世紀初便被引進中國,早期五四文壇也有將誌趣相投的人合出的刊物稱作同人刊物的。在20世紀末受日本影響的中國網絡同人文化重新引入了同人一詞,其意義大致等同於二次創作。仍有業餘寫作者或者畫手將自己原創的作品以不正式出版物印刷,同樣稱為同人誌,但相對少見。在不會產生歧義的情況下,同人後綴的創作形式可以省略,如“這個畫手是畫同人的”;否則,不帶後綴創作形式的同人二字一般特指同人小說。比如說“官方才是真大手,官方賣腐逼死同人啊”。

下面以同人小說為例,簡要介紹一下同人的創作方式。同人創作可以從以下幾個向度展開:可以拓寬原作品中的時間線,描述原作的人物在原作情節之前或之後的經曆;可以摘取原作品中一個沒有詳述的細節,進行詳細的斷片式寫作,補完人物的心理活動和動機;還能關注原作中沒有受到重視的配角,想像他/她的經曆和心路曆程;甚至還可以顛倒或扭曲原作品中的道德和價值觀系統,以原本的反派為視角人物重寫原作;同人小說同樣可以將喜愛的人物從原作的背景中抽離出來,放置於全新的環境和世界觀中,開始全新的故事(這種寫作方式一般稱為“架空”,英文Alternate Universe,簡寫為AU),例如將《水滸傳》中的幾個主要人物設定為當代黑社會里的人並由此展開故事;相對於這種意義的架空,還有另一種,將原作中的情節修改掉一部分(尤其常見的是將原文悲劇的死亡結局強行修改成皆大歡喜的),以滿足粉絲們的願望;同人小說中還包含混合同人等創作方式,將來自兩個不同原作的人物放在同一個宇宙觀中寫故事,例如英國的很多間諜片和偵探片(如007、《神探夏洛克》等等)的主角常出現在同一個同人故事中;當然,同人寫作中還會出現將作者本人或其熟悉環境代入的情況,過度自我代入的同人被稱為“瑪麗蘇”。

雖然異性配對或者無配對的同人小說(一般對應於“耽美”和“百合”而稱作“良識”,“良識”早先指無配對和異性戀配對的同人,現更偏向指無配對的同人)也很多,但是在當下中國的同人創作中,同性,尤其是男性同性配對的同人小說占大部分。這類寫作會將原作中一般預設為異性戀的角色配對成同性戀人,在中文中,寫男性同性配對的稱作“耽美同人”,專門寫他們的關係發展和發生的故事,而女性同性配對的則稱為“百合同人” (在以後的章節中我們會詳細解釋相關詞彙的源流和含義)。

現今中國網絡同人文化是直接在日本同人文化的影響下產生的。英語文化圈的作品,如荷李活電影、英國電視劇、美國電視劇和一些流行小說的影響同樣存在,但一直呈支流狀態。曾有“世紀初三大同人圈”的說法,指的就是三部日本ACGN作品的同人圈:《灌籃高手》、《聖鬥士星矢》和《銀河英雄傳說》。和英語地區以及日本的情況略有不同的是,中國的同人圈創作中,至少到目前為止,本國作品的同人並不占優勢,一開始就呈現出一種多元文化融合的形態。

雖然同人文化並沒有詳細界定原作的範圍,但是通常情況下,同人創作是以流行文學和媒體為基礎的。這裏所謂流行,並不意味著粉絲所熱愛的作品在主流高雅文化看來都上不得檯面,而是指其粉絲會以消費流行文化的方式來消費它。中國古典名著如《三國演義》,外國名著如《孤星淚》,就都是同人文化的重要關注點,儘管在文學史它們一般都被列為“經典”而非“流行”。

除了文學和媒體的敘事文本之外,同人還常常建立在非傳統封閉虛構敘事文本的基礎上。比如說爭議性很大的真人同人,就是以真實存在的人(一般是名人)為主角,以他們在媒體上的表現為想像基礎創作同人作品。中文粉絲圈流行的曆史同人也同樣是建立在真實存在的人基礎之上的,在英語文化圈通常也歸入真人同人範疇,但在中國已發展出一種獨特的同人創作傳統。

一般認為同人文化是女性向的文化,但男性同人文化同樣存在。在中國,男性向同人主要以文字為主要表現形式,依託文學網站進行創作與傳播,處於商業與非商業的邊界地帶。國內的男性向同人最初以武俠同人為主,其後逐漸轉向日系動漫作品與美國漫畫的同人寫作。男性向同人較為注重作者與讀者的自身代入,常常將主角設置為現實世界穿越到原作中的新人物,或者靈魂附身到某個原作人物身上,對原作劇情進行較強的介入,改變劇情走向與人物命運。

同人的創作方式其實在很多二次創作中都可以看到,例如明清小說的大量續書(如《水滸後傳》),例如五四時期大量作家對域外和古典小說的戲仿(如《故事新編》),同樣的現像在國外的經典文學中也一樣常見。因此同人的定義多基於其社群基礎和身份認同,而非寫作方式和文字表徵。

RPF/RPS

RPF是Real Person Fiction的首字母縮寫,指以真人的形象出發進行的同人寫作,即“真人同人”。RPS是Real Person Slash的首字母縮寫,因為英語中的slash不嚴格區分男女,所以可翻譯為“真人耽美同人”(男性同性配對),或“真人百合同人”(女性同性配對)。RPS和RPF的重要區別,是RPS通常描寫的是同性人物之間的互動和感情,而RPF並沒有對人物性別和性向的規定,但通常來說,RPS在RPF中所占比例相當可觀。廣義的RPF通常以名人在公眾媒體中的互動,以及出現在報導和訪談中的信息,來想像兩人之間的關係,並在此基礎上構造虛構內容,創作小說,並在粉絲圈中流傳。這種同人通常以演員、歌手、其他偶像明星、體育運動員最為常見,也有想像政治人物、學者和其他文化名人的。在中文語境中,以古代曆史人物為同人構造對象的真人同人通常稱為曆史同人,獨立於RPF,但在英文中仍然屬於RPF的範疇。

排除掉基於史書的一些曆史同人,RPF與其他同人小說有明顯的區別,在於RPF並不基於一個傳統意義上已經固定的,有作者的虛構文本,而是首先基於同人寫作者對真實人物公眾形象的觀察和理解,也就是說,原文本通常是同人寫作者本人通過綜合大量真人的舞台表演、媒體採訪信息和其他小道消息建構出來的。但從另一個角度說來,RPF的粉絲對於真人在現實生活中的表現和關係也並不必然特別在乎,或者會強行貼合自己的想像來解讀;如果是兩個同性人物的CP,兩人即使都已經結婚生子也不妨礙RPS粉的愛情想像,因為歸根結底,粉絲們在乎的通常只是這個通過各種(篩選過的)信息建構出來的文本,而非事實。在這套話語中,RPF的想像和涉及其中的真實世界的人物有著明顯的區隔,故事寫作和真實世界中的“蒸煮”(“正主”的諧音)沒有直接關聯,寫作不能打擾蒸煮,而對RPF的圈內攻擊也不能轉移到對現實人物身上,即不能“上升蒸煮”。

RPF在同人圈中早就存在,但是直到2000年左右,英語的粉絲研究中對這個話題一直有所保留。如果說同人小說在進入主流視野時需要特別顧忌對版權的侵犯導致的問題的話,那麼真人同人最需要顧忌的是小說中對人物關係的想像惹怒涉及到的真人,並進一步引發侵害名譽的案件。20世紀90年代,加拿大電視劇《永遠的騎士》中的女演員托蕊·斯佩林曾威脅要訴訟一篇寫到她的RPF,但並未實施。這件事震懾了整個英語世界同人圈,並在一定程度上壓製了RPF的公開流通。另外,因為RPF,尤其是RPS在同人圈中有很強的禁忌性和爭議性,因此寫作和閱讀RPS的粉絲在粉絲圈中通常地位也較為邊緣。亨利·詹金斯曾將真人同人稱作粉絲圈“黑暗的小秘密”,並稱在他的粉絲研究重要著作《文本盜獵者》中,受很多粉絲所托,特意迴避了RPS這一現象。但2000年之後,社群內部討論的結果更偏向於讚成RPF的合法性,也有人認為,不涉及版權問題的RPF比建立於虛構寫作上的同人寫作更少法律風險。例如,大型綜合同人檔案館網站AO3的創辦組織二次創作協會(OTW)的服務條款中寫道:“真人同人的創作行為本身不構成人身騷擾,但是,禁止任何作品內容宣傳、慫恿針對真人的實質性傷害,這包括且不僅限於死亡恐嚇及要求讀者對某個特定人群進行騷擾的行為”。

作為耽美同人,RPS通常依託明星偶像的粉絲圈存在,在娛樂明星,常見的是偶像團體內部人員的CP,在體育明星,則多見於需要團體合作,特別是雙人合作的體育項目中。另一種常有的可能性,是原媒體文本中虛構人物的CP被套用在扮演者的演員真人身上,即RPS和作品中的CP並行存在,且互有映襯。

現如今,一方面RPS的禁忌性依然很強,另一方面,也存在娛樂公司專門用這類娛樂消費方式來誘導粉絲的情況,即“官方賣腐”,提供一些可以理解為親密關係的互動的材料以誘發粉絲對二人關係的想像和推崇。這類“官方賣腐”在日韓偶像工業中很常見,如今中國大陸的一些偶像團體也採用了這種營銷策略。

AO3

AO3是網站Archive of Our Own(意為:我們自己的檔案館)的首字母縮寫詞。該網站是非營利性開源網站,由非營利非商業組織,二次創作協會(Organization of Transformative Works)擁有並管理。網站為檔案館式結構,以便容納各種不同的粉絲圈,目前主流的發佈內容是同人寫作,但也可以提供圖片、音頻和視頻的外部鏈接內嵌。網站的界面以英文為主,正在誌願者的協助下慢慢加入多語言界面。網站發佈的文章支持各種語言。

“我們自己的檔案館”取維珍尼亞·伍爾夫的女性主義名篇《一間自己的房間》(A Room of One’s Own)的典故,強調了自由閱讀和寫作的意義。網站的源起是為了反對2007年建立的一個商業運行的營利性網絡同人小說站點FanLib。幾名同人作者不滿於該站點的商業導向和非粉絲管理層,在當時的英文同人聚集地,LiveJournal博客圈中提出建立粉絲自己的同人小說網站。以這種理念為目標的AO3創辦於2008年,從2009年開始試運營。截止到2020年3月,註冊用戶已超過200萬人,粉絲圈數量三萬餘個,總作品量在500萬以上。是全球最大的同人寫作網站之一。

基於抵抗商業化和資本收編的理念,該網站全部由粉絲組織管理,粉絲運營,大量工作人員都是誌願者,整體界面由參與寫作和閱讀的粉絲設計管理,發佈、瀏覽和搜索都清晰簡單易用。網站運營經費全部依靠粉絲的捐款,沒有任何廣告。受益於二次創作協會的二次寫作版權合法化倡導,AO3支持同人寫作也有權利,堅持同人寫作的合理使用原則。該網站容納了不少傳統同人寫作網站上的禁忌話題,如真人同人(RPF)等,倡導創作者的自由。

除此之外,二次創作協會還有幾個相關的項目,其中之一名為Open Doors,意在搶救互聯網上時間久遠可能消失的同人創作文本,並將其導入AO3。至2019年底,已導入60餘個曆史網站和文庫的數據。

2013年,《時代週刊》將AO3列為設計最佳的50個網站之一。2019年,AO3以網站的形式獲得了2019年世界科幻大會頒發的雨果獎最佳相關作品獎。

(本文撰稿人:鄭熙青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