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線武漢丨我的背後有一道“美麗的彩虹”
2020年03月03日18:00

原標題:連線武漢丨我的背後有一道“美麗的彩虹”

記錄者:南方醫院消化內科護士劉賽君

記錄日期:3月3日

我是一名護士,也是一個女兒、一個妻子、還是一位母親,扮演著多種角色,今天主角是我,但我要講述的是賦予我這些角色的人。

所有的故事都是從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開始的。

2020年1月23號,下大夜班,一覺醒來已是下午五點,天氣悶悶的,得知武漢封城了,莫名的煩躁。拿起手機就看到“愛我南醫天使群”里周春蘭主任發的招募信息:“現發熱病人均在發熱門診就診,需要護士援助,請各位支援。”短短的一句話,我意識到新型冠狀病毒肆虐的嚴重性。“主任,我年後1月29號到2月5號都休息,隨時候命——消化三區劉賽君“。沒錯,我很快就報名了。這一刹那,我沒有詢問父母的意見,沒有與丈夫商量。堅決、果斷、毫不猶豫……這些詞都表達不出我那刻內心的堅定。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將我的決定告訴我的家人。

當天晚上六點多,我藉著吃飯時的平靜,將我的決定告訴了我的家人,讓丈夫作為代表去湖北參加妹妹初六的婚禮,媽媽當時很生氣,直接拋出“你妹妹的婚禮如果你去不成,她以後就當沒你這個姐姐 (當時除武漢外各地還未封城)”,說完媽媽眼睛紅紅的去了房間,我知道,她不希望我冒這種被感染的風險才拿妹妹婚禮跟我生氣。是啊,我就這麼一個妹妹,我多麼希望看到她穿著聖潔的婚紗,開開心心的出嫁,前天晚上和老公才挑好了禮物,我還答應女兒讓她給小姨做花童,這些我都要食言了,心裡充滿了愧疚,可我要對得起自己的職業,要對同事對病人負責。

2020年2月9日,一線抗疫形式越來越嚴峻,病毒沒有一絲停戰的意思,我向科室主動請纓前往一線抗疫,記得我報名時說:“我的優勢是:我是湖北荊州人,小時候在武漢讀書,對那邊的方言熟悉,想對自己的家鄉出份力!”

2020年2月10日出發前,接到出征命令後,科室的領導、同事們馬不停蹄地為我們準備隨行物資,怕我們在湖北吃不好、怕我們穿不暖、怕我們睡不好,箱子和背包裝的滿滿的、沉甸甸的,我想到的、想不到的都幫我們準備好了。

出征前一個小時,過來送我的,除了科室領導和共事的姐妹們外,還有一個90後小夥——我老公,我倆是在大學里相識相知相戀的。這次我前往一線,他非常讚同的,還開玩笑式的說我有這種政治覺悟,黨肯定會收了我,讓我放心的去,他會把女兒照顧的好的。分別之前,同事給我們拍了一張合照,我們都分別存在了各自的手機相冊里,其實我感覺到他的不捨與擔心。後面我跟著大部隊上車走遠後,他發消息告訴說,剛才在我上車前,我們科王護士長一直用手托著我背後的包的底部,就這樣默默的幫我減輕著身上的負擔。那一刻,我覺得平日裡嚴肅的護士長,不僅是我的領導,更像是我家裡那些默默愛著我的長輩。我們科室的“聰聰”告訴了另一個我不知道的秘密,她說剛剛在送別人群中,她看見姐夫(我老公)了,他隱在人群中,目光一直追逐著你,直到你上車在座位上坐下,他仍一直看著車里的你。其實,那時的我感受到了那個目光,怕轉過頭去回應,那樣只會止不住的淚流滿面……

2020年2月11日,淩晨兩點我們抵達荊州暫住休息,在我卸下包打開的那一瞬間,發現包里被塞滿了Apple,這些都是科室姐妹們放的,她們說保佑我平平安安的回來。到現在,它們一直擺在住處捨不得吃,希望可以一直保存到我回去。

2020年2月28日,我剛下班,老公就發過來了女兒的視頻。女兒剛滿三歲,她很堅強,是個小話癆,在我出征前和她說再見,她沒有像平日裡那樣送我到門口,只是站在茶几前低著頭,默不作聲,但沒有哭。我離開後的這些天,她也沒有哭鬧,只是偶爾晚上睡覺迷迷糊糊的時候說一聲想媽媽了,但這些天最大的變化就是,她每天在家都要上演不少於兩遍關於“醫生、護士、病人”的遊戲。她告訴我說她長大後要當醫生,我支援她!

2020年2月29日,難得遇到的日子,我們來洪湖疫區18天了,在這些天里,每天都會收到我們科室肖主任的“每日問候”,類似打油詩,朗朗上口。裡面有對我們祝福、有對我們希冀,滿滿的正能量。他說:“我要每天為你們寫一首,直到你們凱旋歸來!”

我相信勝利指日可待,因為背後有你們的支援、鼓舞和愛。謝謝你們支援我這份有愛的工作,才能讓我把愛播種與傳遞下去。有人說,前線的我們是一群勇敢的人,而我想說,在後方的你們是一群可愛溫暖的人。風雨過後,終會見彩虹,而你們就是這道七色彩虹。希望疫情早日結束,期待早日與你們相聚!

科室領導為我們籌備一線物資與生活用品

出征前與老公合影

2月11日發現科室姐妹放在包里的Apple

肖主任的每日問候其中一篇

女兒穿白大褂想幫我消滅冠狀病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