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冠病毒你需要瞭解的6大問題,哪些措施可遏病毒蔓延
2020年03月02日20:11

原標題:關於新冠病毒你需要瞭解的6大問題,哪些措施可遏病毒蔓延

近日,新加坡國立大學衛生系統和英國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的研究人員在開放獲取期刊《BMC醫學》(BMC Medicine)發表了一篇新型冠狀病毒的問答文章。文章梳理並解答了什麼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其臨床表現如何、現階段有哪些治療方案、世界各國應對疫情的反應如何、有哪些可能有效的遏製措施以及疫苗進展等備受關注的問題。

文章指出,遏製病毒蔓延的核心措施是早期發現並將陽性病例隔離或集合到指定地點。為實現這一目標,需要擴大醫院、檢疫部門、實驗室以及流行病學和傳播機構的規模。

文章認為,中國前所未有的公共衛生努力為其他國家和世界提供了準備的時間。但目前最令人擔憂的問題是,在疫情快速傳播後,全球各國衛生系統是否會不堪重負,導致患者無法得到所需的護理。

這篇文章題為《問答: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狀病毒爆發》(Q&A: The novel coronavirus outbreak causing COVID-19),發表於2月28日,作者為新加坡國立大學衛生系統(NUHS)的Dale Fisher和英國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的David Heymann。

1.什麼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目前為止我們對它的臨床表現瞭解多少?

導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的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是一種SARS樣冠狀病毒(SARS-like corona viruses)。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病毒是一種蝙蝠冠狀病毒的後代。與新冠病毒最接近的一種病毒源於菊頭蝠(Rhinolophus bat),兩種病毒的同源性大於96%。新冠病毒與SARS病毒(SARS-CoV)只有79%的同源性。

研究人員從中國境外的90個病例中分析出幾乎相同的基因序列,這表明新冠病毒可能是在2019年12月上旬從一個未知中間宿主跳躍到一個孤立物種後出現的。

廣州的科學家在穿山甲身上發現一種與SARS-CoV-2具有99%同源性的冠狀病毒,其受體結合區與SARS-CoV-2相同。不過,這一點尚未得到證實。此外,穿山甲的稀有意味著它可能不是唯一涉及的哺乳動物。

新冠肺炎的症狀是發燒、乾咳、疲勞、鼻塞、喉嚨痛和腹瀉。2月14日,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CDC)公佈了44672例確診病例的第一批詳細資料,他們的研究結果表明,81%的新冠肺炎患者症狀溫和,總病死率為2.3%。在確診病例中,20歲以下的僅占2.2%。與成人相比,兒童的臨床症狀通常要輕得多。未來的血清研究可能會在兒童中發現許多無症狀疾病。與H1N1相比,孕婦患嚴重疾病的風險似乎並不高。

新冠肺炎的嚴重程度似乎與年齡有關,老年人的風險最大;80歲以上的老年人的病死率(CFR)為14.8%。心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統疾病、高血壓和癌症等有基礎疾病的患者病死率增加。死亡原因是呼吸衰竭、休克或多器官衰竭。

2.如何治療感染者?

在當前早期階段,還沒有被證實的治療方法,但我們很快會得到更多的信息。非藥理學方法是有效的,如液體支援,氧氣和供氧支援。最近的數據顯示,武漢、湖北其他地區(不包括武漢)和中國其他地區(分別)有17.7%、10.4%和7.0%的病例需要呼吸支援。體外膜肺氧合(ECMO)有潛在的幫助作用,目前正在中國使用,但其有效性尚待確定。

抗病毒藥物以及其他各種推定的治療方法通常提供給病情惡化的病人。臨床醫生很清楚這種情況,但是需要保證對它們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進行科學評估。協調臨床試驗以避免重複並確保快速獲得結果將是一個挑戰,但病例數應有助於快速確定結果。

3.為什麼世界衛生組織如此關注新冠病毒?

作為一種新出現在人類體內的病毒,人類對其完全沒有免疫力,因此很容易受到傷害。在中國及其他地區存在著明顯家庭聚集型人際傳播,近距離的面對面社交傳播,尤其是在狹小的封閉空間內,也有在衛生設施中預防和控製感染失敗導致的傳播。此外,武漢的經驗表明可能在短時間內發生大量傳播,每天診斷出成千上萬的新患者。

目前,全球應對新冠病毒的目標是使流行曲線趨於平坦,減慢傳播速度,並在可能的情況下中斷傳播。儘管顯然有與病毒有關的死亡率,但最令人擔憂的問題將是在快速傳播後,衛生系統是否會不堪重負,導致受影響的患者無法得到他們所需要的護理。此外,患有其他緊急醫療狀況的患者有可能得不到必要的護理。衛生系統脆弱的國家尤其令人關切。

最近,包括意大利和伊朗在內的新受影響國家爆發了疫情,這些國家的指示病例不明(指示病例,Index Case,指在一起疫情中最早發現和報告的病例)。此外,韓國和日本等受影響的國家出現了大量病例。我們沒有理由相信國際社會已經為這一新出現的疾病做好了準備;例如準備好可以在幾天之內實施嚴厲的公共衛生干預措施,包括積極且大規模的接觸者追蹤,監測、及早發現和隔離。

4.衛生機構的反應如何?

新冠肺炎的傳播性和嚴重性尚不確定。大多數模型表明,該疾病的嚴重程度更像是流感而不是非典。公共衛生界對此表示關注,因為我們尚未完全瞭解新冠肺炎的傳播能力,也不清楚它是否可能像其他呼吸道病原體一樣成為地方性疾病。

由於未知數眾多,衛生機構的最初反應仍然有效:做好準備抵禦病毒,盡最大努力阻斷傳播。

全球範圍內,應對這次疫情的經驗非常不同。新加坡等與中國關係密切的國家在這方面領先。隨著疫情跨地區蔓延,有機會在準備和響應方面為後來受影響的國家提供支援。

5.有哪些措施可能成功遏製病毒進一步蔓延?

1月23日,湖北省開始封閉。不鼓勵人們在中國各地旅行,航班和火車班次數量大大減少。學校、餐館、其他娛樂場所和大多數商店關門,春節假期延長。在公共場所和家裡經常洗手成為常態。

中國所做的這些前所未有的公共衛生努力為其他國家和世界提供了準備的時間。

封閉使得國家和省級流行病曲線呈下降趨勢,但這些措施不可持續,最終將恢復正常。如果這導致第二波病例並在國際上蔓延,世界各國必須做好準備。

核心是早期發現病例並將陽性病例隔離或集合到指定地點。為實現這一目標,需要擴大醫院、檢疫部門、實驗室以及流行病學和傳播機構的規模,以提供有效且高效的護理。

6.疫苗開發和療法方面有什麼進展?

目前看來,至少一年內或更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有可供使用的疫苗。人類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的第一階段試驗可能在3個月內完成。

療法方面尚無已知有效的藥劑。僅在中國註冊的相關臨床試驗就有200多個。推定的藥物包括抗病毒藥物;棘突蛋白抑製劑格瑞弗森(Griffithsin),核苷類似物如瑞德西韋(remdesivir),利巴韋林(Ribavirin)和蛋白酶抑製劑如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opinavir/ritonavir)。免疫調節劑和其他宿主靶向藥物包括干擾素、氯喹和免疫球蛋白。糖皮質激素可能在疾病晚期對免疫介導的肺損傷有益處。這些理論的大部分來源於我們從其他冠狀病毒的有限試驗中學到的知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