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嘉健:默默地認同的陷阱
2020年03月02日07:07

原標題:呂嘉健:默默地認同的陷阱

文 | 呂嘉健,自由文化人

作者授權首發,略有刪節

我們容易受到錯覺與誤判的影響,因此做事時要緩一緩。

—— 《認知天性》,P133

默默地認同的陷阱,簡稱就是“預設陷阱”。

“預設機製”是一個中性的心理設置,既可以幫助人們作出快速反應高效率地解決問題推進成就,但也可以成為“預設陷阱”,讓你犯錯而不自知。

世界充滿了“預設陷阱”。低認知的人往往容易落入預設陷阱,因為他們從不反思,也由於巨大的信息空洞造成的盲目。

“賭徒謬誤”就是預設陷阱的一個好例子。

例如想像一下你擲硬幣,已經連續擲出了8次正面之後,第9次,你押正面還是反面?

多數人都會不假思索地押反面。你直覺就是這樣預設的。

但是實際上出現正面和反面的概率都是50%,而賭徒會認為如果連續出現一種現象之後,接下來就會出現相反的情形。這是人類根據自己的心理調節慣性來預設的。這就是賭徒謬誤。

賭徒謬誤是指將兩個以上的獨立事件看作是先前的結果會影響下一個結果出現的概率。

在賭場里,賭輪盤的人如果看到滾珠連續多次滾到紅色格子後,下一次就會去押黑色格子。這就是預設了賭徒謬誤的陷阱,多數人如此,屢試不爽。

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來講,“預設”既是一種內隱的無意識認知活動,即“內省的失敗”,也是一種無意識思想(自動化加工)的認知結果,即“內隱記憶”。(《社會認知》,第七章)

預設陷阱多數與認知錯覺和認知放鬆有關。

通俗地說,就是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完成了一種認知,並且把這種輕易形成的意見和信念默默地儲存在無意識里,到適用的時候就順乎自然地作出反應了。

推理總是在簡要的形式中跳躍式地瞬間完成,而違反邏輯正是多數人的慣性,所以人們很難發現自己的認知失誤,任由自動化加工將自己的荒謬印象轉變成結論然後逐漸內隱為信念。假如有謙卑的心性和慎思的習慣,則時時反省自己的認知過程和認知結果,則會令自己獲得很多悟性,而不會隨時陷入預設陷阱而不自知。

而認知錯覺和認知放鬆的出現有社會因素方面的互動因果關係,下面看一個常見的例子。

有一種預設陷阱是將他者對你講的故事當成是真實的事情,使你或者陷入一種是非漩渦之中,從而喪失了自己的獨立性。這稱為“預設敘事真實性的陷阱”。

中國有句俗語說:“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它告誡人們:

1. 不要完全相信TA所說的便是事實的全部或真相,還需聽聽另一方的陳述;

2. 要時刻記住:TA所講述的一切都帶著TA本人的主觀意向和傾向性。

但這句格言並不能改變人們一如既往地輕信單方面的意見,尤其是立即就表示完全站在親近你的關係者和權威者意見的立場上。

這種預設陷阱的特點就是:你從一開始就會被親密關係或利益共同體的立場“綁架”,無論TA說什麼你都會產生共情感,更由於人情面子或話語權的優勢,你覺得必須輸出認同共鳴,否則會給對方造成對立者的印象,這叫順從效應。

一旦服從於順從效應,你就立刻開始陷入預設陷阱,只要有了開端,你就很難自拔。所以說預設機製是一種連綿式的漸進生成的過程。時間越長,預設值越鞏固。當某種預設值固置之後,人就開始視之為理所當然的既定信念。以後為了維護自己的既有立場的正確性和自尊,會千方百計地持續為既有的預設值進行“確認偏誤”而努力證實。

當你傾向於聽信情感利益認同關係密切者的敘述時,講述者不僅暗示和給出含義和判斷,而且還提供一種意識框架。因為你與講述者具備共同的或近似的文化背景和經驗,有認同的線索去解釋事情的細節或背景,你越容易預設TA敘事的真實性,就越陷入主觀敘事真實性的陷阱。TA基於主觀經驗來判斷其經曆的過程和細節,根據其自我的情感傾向和價值觀來重構其故事記憶,不自知地進行了更改、扭曲、加工和重構,TA預設TA所敘述的就是完全真實的事實,而你基於密切關係及共同體立場,也預設了這種真實性。

然而這種確認偏誤的漏洞是:你聽過另一方的陳述嗎?你從始至終見證過TA們互動的過程嗎?你瞭解更深的背景和其複雜的動機嗎?尤其是在衝突的重大事件中。

這就是預設陷阱的謬誤。

我們被陷入預設陷阱的頻率越高,變得愚昧的可能性就越大。

下面這段話用來解釋預設機製非常精闢:

自動化加工指那些在意識之外進行的加工;是在沒有目的的情況下完成的;是不可控製的,一旦開始就不能阻止它們;是高效率的,只需要很少的認知資源,能夠與其他加工同時進行。(《社會認知》,P195)

換言之,預設是無意識主導的確認。大腦無意識運轉大約占了80%-90%的時間(埃里克·坎德爾,記憶研究的諾獎得者),專家們認同人類意識到自己的思想的比率是很低的(約翰·巴奇,耶魯大學心理學家)。

社會心理學家喬納森·海特喜歡使用一個特殊的故事進行實驗:

茱莉和馬克是一對姐弟,他們在大學暑假期間一起在法國旅行。某晚,兩人單獨待在海邊的一間小屋裡。他們覺得如果兩人嚐試做愛會很有趣,至少是一種全新的體驗。茱莉已經服用過避孕藥,為了保險起見,馬克也用了安全套。他們都很享受,不過決定以後不再嚐試。他們將那一晚作為兩人之間特殊的秘密,這讓他們覺得彼此之間更親密了。

對這個故事,人們都會覺得噁心。海特的學生斯科特和採訪對象進行了談話,只有20%的受訪對象說茱莉和馬克可以發生性關係。但是當斯科特要求人們解釋他們所作的判斷,並隨後挑戰這些解釋時,他發現人們的道德判斷就是休謨模式的體現:

“理性只能是激情的仆人。”

對於這類“無害禁忌的情境”,人們找出了很多理由來為自己作出的道德判斷進行解釋,棄而不用的理由也很多,搜腸刮肚,拋出一個又一個理由,但當斯科特證明了他們的理由都不成立的時候,他們也絕少改變主意。

下面是一份採訪記錄的大要:

受訪對象:我覺得他們大錯特錯。我有嚴肅的宗教信仰,我就是覺得亂倫無論如何都是錯的。但是,我不知道。

實驗人:你是不知道亂倫到底錯在哪裡?

受訪對象:呃,這整個觀念,這個,我聽說——我甚至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但在這件事里,如果女孩懷孕了,孩子會是畸形兒,像這樣的例子多數情況下都會如此。

實驗人:但他們用了安全套,吃了避孕藥……

受訪對象:哦,對。對哦,你確實說過這個……

實驗人:所以他們不可能有孩子。

受訪對象:呃,我想最保險的避孕方式還是禁慾,但是,嗯,呃……嗯,我不知道,我就是覺得那是錯的。我不知道,你問我什麼?

實驗人:他們發生性關係錯了嗎?

受訪對象:對,我認為錯了。

實驗人:我想要知道為什麼你覺得這件事是錯的。

受訪對象:嗯……呃……等一下,讓我想想。嗯……他們多大了?

實驗人:讀大學了,20歲左右。

受訪對象:哦,哦。我不知道,我只是……這隻是與你的教養相悖。這隻是……呃,我是說和我的教養相悖。我覺得也和大多數人的教養相悖。我只是覺得不應該……我想我的理由是,嗯……就是那個,嗯……這和你的教養相悖。你從沒看到過這樣的行為。這不是……我認為這是不被人們接受的。大概就是這樣吧。

實驗人:你的意思不會是說,只要在你的成長過程中沒見到過的事情都是錯的吧?比如,要是你從小沒見過女人在外面工作,那你會覺得女人不該工作嗎?

受訪對象:嗯……呃……哦,我的天。太難了。我真的……嗯,我是說,我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但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如何說明我的感覺,我對這件事的感覺。瘋了瘋了!

(《正義之心》,P39-40)

海特拿這個案例研究來證明道德心理學的第一原則:直覺在先,策略性推理在後,人們的道德判斷是憑直覺快速做出的。

我則從這個案例分析里看到,任何問題一追究就會陷入困境或悖論,無法得出明確的是非結論,除非你不要事實和理性的追究,只是憑著一種信仰。於是人們一定只會用預設的信念、預設的習俗、預設的認知和預設的情感來直接得出結論。

心理學家庫爾特·勒溫說:

“如果有個人坐在房間內,相信天花板不會掉下來,那麼在預測其行為時,是應該考慮其‘主觀概率’,還是應把工程師作出的關於天花板是否會掉下來的‘客觀概率’納入考慮?對我個人而言,我只會去考慮前者。”(阿倫森《社會心理學》,P9)

就是說,我們通常對人生和社會的種種事情都採取預設主觀概率的方式,換言之,想都不去想就相信了,預設心態就是看到的那樣子,懶得或根本沒有時間去追究。

於是就自動陷入了預設陷阱。

在自媒體時代,很多躍躍欲試的“小知識分子”很想成為公共知識分子,熱衷於通過視像媒體平台發表自己的學習心得,而且以大量快速的製作作為爭奪眼球的策略。對於很多複雜的、重大和很專業的問題,他們都在一知半解的狀態下匆匆整理有限而偏激的資源,尤其是在方法論嚴重缺陷的前提下輕率地去“傳播真相”。

很顯然,他們在製作和傳播垃圾信息和觀點時,不知道預設了什麼偏誤信息,而更大範圍的受眾在不加思索的狀況下,也在接受這些垃圾信息和觀點的同時掉進了“預設陷阱”。

有一個叫作“阿湯講歷史”的說主,做了一個節目叫作“澳州是一個怎樣的國家?”。節目里沒有基本週全的信息陳述,開篇先說澳州、美國、英國是中國人最喜歡去留學的國家,然後話題一轉,說雪梨和墨爾本兩大城市實際上比中國的三線城市也不如,怎麼不夠熱鬧繁華等等。接下來沒有在更多的信息上說明怎麼不如,只說了一些失望的感覺,然後又一轉,用兩個移民的例子說澳洲的福利其實不好,沒有醫療保險的話,有病了就要在公立醫院里排隊等很久才看得上病,生孩子也要在醫院的走廊里睡。最後的結論是澳州不過是一個層次低不值得移民的國家。整個節目3/4的內容都是說移民的不易、艱辛和失敗感,說主自己轉移了話題也不自知。

對我們在澳州的人來說,這個節目所講的都是胡說。

像這類嚴重誤導性的節目充斥著媒體世界,很多“小知識分子”在向世界陳述知識和發表自己的觀感時,連基本的信息、知識整理和分析的基本功都不具備,更遑論運用什麼觀察、比對、分析和評價的標準、證據和思想框架,更沒有邏輯,卻懷抱著過度熱誠的宣傳和傳播激情要告訴大眾他們認為是自我發現的真相。

關鍵問題在於,他們總是不知不覺地預設自己所講述的就是真相,而受眾只要看了和聽了某個偶然接受的資訊,就立即預設了這就是事實的真相,甚至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覺!

其實何止“小知識分子”是這樣的在預設陷阱里坐井觀天,無數的“大知識分子”同樣經常生產這樣一知半解的預設偏誤或接受移花接木的預設偏誤。例如一個搞文學的博士客串一下歷史學,就輕率地一葉障目地將一時間獲得的可得性啟發感悟預設為自我發現的真相。

再舉個例子看看:

以下是兩個判斷,你相信和認同哪一個?

1. 有信仰的人犯罪的可能性更低。

2. 信仰有終極審判的人犯罪的可能性更低。

第一個判斷有一個道德高尚律自我約束、自我譴責的前提,即只要人心中有了完美至上的道德律,它會時時告誡你要做一個符合理想標準的人,向善就不會犯罪。

第二個判斷具有神的審判報復律,這個終極審判是絕對性的,沒有可以逃脫的幾率,它依靠絕對權威的懲罰功能來震懾人的犯罪動機,比人間法律具有更高級精確的絕對威力,任何狡詐都逃不掉最終的報復。

兩個判斷說:如果你足夠虔誠或足夠恐懼,你就不會犯罪。

但虔誠或恐懼都只是對比TA有絕對權威的影響力而言,TA們以神聖律令和理想主義控製自己的精神,只是按照其信仰的邏輯去定義何為善惡功罪是非,並非具有普世價值的判斷標準。

即使有信仰自律,二者仍然隱含著一個危險的預設陷阱:我根據神聖的目的和為了神聖的事業去追求成就,因此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乎神聖旨意的,只要我想得到的,都是正義的,我不認為是罪過的都不是犯罪。TA們如此預設而為所欲為無所不為。

歷史證明凡極端的理想主義者和宗教狂熱分子都很容易成為魔鬼。

推理是有預設前提或假設的,如果不拷問自己的假設和前提,只從直接證據一下子就跳到結論里,你就很容易陷入預設陷阱里。

“如果一種信念是建立在不完善的推理之上,則沒有理由繼續相信它。但是,如果我們下意識地進行錯誤的推理,理性對信念的實際約束就變得沒有意義了。”(朱利安·巴吉爾、傑里米·斯唐魯姆《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P31)

所以有必要反思你自己關注了什麼和忽視了什麼。沒有關注周全了,你的預設就可能是偏激極端的;忽視了更有價值的,你的預設值就是有缺陷的。

良好的“關注模式”決定著我們不是被動地預設而理智地確認。例如醫生對患者進行檢查,只注意其生理軀體是否顯現出病症,而忽視其性的意味,這叫“習慣性而有意識地視而不見”,在意識的層面有一種“預設機製”使你斷絕了性注意力,正如你努力不去注意你的兄弟姐妹、父親母親、兒子女兒的性感。這種由社會習俗構成的心理框架既是教養習得的,也是禁忌預設的,更是強大的理性能力自製的。

研究預設和知道預設之不可確信,使我們明白:

自己所秉持的信念、道義以至價值觀都可能並非經過深思熟慮的,它們多數都是預設機製下的產品;

你以為你以為的並非就是你以為的,它僅僅只是一種可能而已,很多都是一種被預設的假象;

你預設的東西很多來自所處的社會環境的“預設價值”(習俗預設值和政治預設值),雖然我們會遵循現實主義策略,但如果你認為你是有獨立自由精神和健康的個人主義心性的,那麼對從眾、從俗和從權的預設值有必要加以反思;

你預設的東西很多來自個人經驗,所以有必要對個人經驗的範圍、錯覺、質量要重新反思和質疑;

反思過自我的預設內涵和方式後,我們可以學會不必那麼自信地堅持己見,不必迫不及待地表態,不必情感用事和絕對化。

多數人從來沒有對“預設”這種心理活動進行過反思。

榮格早就說過:“人多數狀況下是處於無意識狀態的,至少是一種缺乏任何自我意識的意識。”(《分析心理學的理論與實踐》,P4)

我們應當警惕預設機製這種具有強大影響力的認知方式,它是不假思索的直覺認同,即在不知不覺的、默然不明晰的狀態下潛意識的認同和認可。

特定的認知取嚮導致特定的觀察方式,而特定的認知取向是由專業社會化或政治生活化的過程而獲得的,但除此之外,自由主義的個人心性也可以塑造和堅持一種不被綁架的開放式關注和反思性的認知方式。

在長期的社會習俗和教育情境下會習得類似的“社會關注模式”。學會忽視和學會關注同樣重要,因為批判性的“有意忽視”意味著警惕預設,也表示著你並非“被動的被預設者”。

換言之,你有自己獨立自由的觀察視角和反思空間。

有一種忽視意味著超越。學會時時訓練我們獨立自由的關注模式,可以避免自己不自覺地滑入預設陷阱之中。

警惕預設陷阱的目的就是不要使自己成為愚昧的順從者,而且堅持你的獨立性。

《黑天鵝》指出:

“不論任何人告訴你任何事,對專家思考過程的錯誤率提出疑問都是有好處的,不要質疑他的過程,只要質疑他的自信。”(P149)

如果你要認同,那就請你清醒而明晰之後再認同吧。

(文中圖片均來自EXPLORING YOUR MIND網站)

原標題:《呂嘉健:默默地認同的陷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