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學教授的小學實驗
2020年03月02日03:37

原標題:一名大學教授的小學實驗

一名大學教授的小學實驗

任明超

  作為一所民辦學校,2015年創辦的海南省澄邁縣鳳凰小學校齡不長。不過,與一般的民辦學校不太一樣的是,鳳凰小學校長陽利平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海南師範大學教授,研究方向主攻課程與教學論。此外,她還是海南省引進的第1名教育學博士後。

  從創辦之初只有一名學生,到如今有了100多名學生,4年多過去了,陽利平才以教育專家的視角評定這所逐漸走上正軌的民辦學校。

  在陽利平看來,鳳凰小學不只是一個大學教授的創業故事,更是自己的教研課題。

“教育是憑良心的”

  創校之初,陽利平的辦學思路就非常明確:解決教育理論與實踐脫節的問題,實現產學研一體化;通過對小學基礎教育的研究和實踐,探索出一個卓越人才培養模式。

  目前,鳳凰小學共有27名教職員工,其中教師21人。這些持證教師是落實陽利平辦學理念的最終執行人。

  當童照春還在國防科技大學教書的時候,這位副教授就有個理想:退休後到小學教一群孩子,嚐試一下數學教育的思想在小學生當中如何實施。

  童照春的理想變成了現實。退休後,他來到鳳凰小學擔任副校長,並兼任數學教師。他和陽利平的理念一致:數學不是背幾個公式,而是鍛鍊一種思維方式,讓孩子能夠舉一反三。“只有教給孩子們學習方法和思維方法,才能達到終身學習和發展的目標”。

  在鳳凰小學教六年級數學的第一個月,這位昔日的大學教授感到很迷茫:孩子們的數學思維參差不齊,有的孩子是啟而不發,有的孩子存在思維惰性。

  童照春沒有輕言放棄。每當看到孩子們好奇和求知的眼神,都讓他有更多的動力堅持下來。

  “對於基礎比較差的學生,我會逐個找出他們的短板,分析每次考卷中做錯的原因,直到他們學會為止,然後重新組織考試。”童照春說。堅持個性化教學,童照春的工作量激增,孩子們在課後還有不斷的問題“轟炸”,讓他感歎“小學教育比大學教育辛苦多了”。

  經過一個學期的實踐,有的學生進步飛快。“有一個孩子,我剛來時數學只考了5分,現在能到60分了。”鳳凰小學的及格線是90分,雖然還有距離,但童照春很有信心。

  蔡雅婧一直都記得導師陽利平的教導:讓學生喜歡你的前提是上好每一堂課,有專業素養才有學科魅力,有道德修養才有人格魅力。

  “10個月,忘了在鳳凰小學流過多少淚,忘了情緒崩潰過多少次,忘了頂著多大的壓力熬著多長的夜,忘了開過幾公里的車,發過多猛的火。只知道我的性格悄悄在變化,知道專業技能的磨練是實打實地受苦……不是與生俱來的天賦,是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積累與沉澱。”這是蔡雅婧在鳳凰小學教學的最後一週寫下的話。

  這10個月的教學經曆讓蔡雅婧受益匪淺。2018年蔡雅婧碩士畢業後順利考入北師大附中海口中學,她依然記得在嚴格的面試選拔中,一位白髮蒼蒼的考官對她說,“你講得真的很好”。

  入職一個月後,學校舉行了“教學比武”,請專家來評課,蔡雅婧得了一等獎。當時有位從北京來的老教師對她說:“小蔡,你的教齡至少在5年以上。”

  鄺麗彬目睹導師陽利平是如何將教育理想付諸實踐。2016年碩士畢業後,她選擇繼續留在鳳凰小學,繼續踐行新的教學理念。

  陽利平的學生葉彙彬說:“鳳凰小學不僅為我提供了一個實踐平台,也讓我打開了一扇觀看學術風景的窗。”

  陽利平選出擁有教師資格證的優秀碩士生和本科生到鳳凰小學教課。她的要求之嚴,也是有目共睹。

  海南師範大學的一名在校大學生因為數學教得不錯,陽利平讓他到鳳凰小學嚐試教學。但是陽利平發現,原本應該是嚴肅的課堂,該老師卻很隨便。備課不用心,對學生也疏於管理。

  “後來我發現他允許學生抄作業,就去問他,他說學生不會,哪怕抄一遍也好。但我認為學生不會,老師有責任教會,他的責任心還不夠。”陽利平說。不到一個月,陽利平就叫停了這名教師的課程,把他替換下來。

  “教育是憑良心的。也許父母不會知道孩子抄作業,但我不能放任孩子這樣做。鳳凰小學的老師都要做到有責任感。”陽利平說。

  4年來,陽利平親自帶出來的63位本科師範生、碩士研究生在鳳凰小學曆練後走上新的工作崗位,不少人成為教學骨幹。

不一樣的課程表

  “每次開學,周邊學校的一些老師會來‘偷拍’我們的課程表,也會來旁聽我們的課程。”陽利平笑著說。她也很歡迎大家來交流和提意見。

  “我們的課程都是根據國家小學課程標準製訂的,比如語文和數學是7節,那我們就做7節,不會壓縮其他的課程。”陽利平介紹。

  鳳凰小學每間教室門口的牆壁上都貼有該班的課程表。在六年級的課程表上,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看到,除語數外等主要科目,每週還設置了國學課、美術課、游泳課、彈琴課、舞蹈課、閱讀課各一節,演講課與家長講壇課分單雙週輪流開設。

  “我們強調素質教育,一些看似與學習無關的課程,實際上大有用處。”陽利平說,比如,很多孩子非常聰明,但上課注意力不集中甚至不愛讀書,學校邀請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繼承人來教剪紙課,剛開始上課時,孩子們剪得亂七八糟,一段時間後,孩子們剪的東西像模像樣,注意力也變得集中了。

  陽利平介紹,學校通過因材施教,讓一些“學困生”發揮自己的特長,重新樹立在學習上的自信,最終實現整體轉變。

  鳳凰小學有個特色課程——家長講壇,每週有一節課需要家長與孩子共同來上。陽利平說:“除了學校教育,家庭教育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我們在學校教育孩子要講文明,卻發現有些家長來上課,穿拖鞋,大聲喧嘩,還會隨地吐檳榔。家長講壇開了半個學期之後,這些現象沒有了。”

  不過這門課剛開始時卻沒那麼順利。2016年年初,在學前班的一次家長講壇上,兩個家長髮生了爭執。“那堂課講《大學》,‘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一名家長聽了把書一扔,說孩子這麼小根本聽不懂,另一名喜歡課程的家長和他在課堂上吵了起來。”陽利平說。她開始反思課程並做了家長意見調查,得到的反饋是支援的家長居多,她決定把課程繼續開辦下去。

  “經過幾年堅持,現在如果耽誤了家長論壇,家長還要求補上呢。陪伴是孩子成長最溫情的告白!”陽利平說。

  在教學方式改革上,陽利平倡導“藍天下的學校”“生活即課堂”,經常在花園里,在池塘邊,在研學旅行之路上,引導學生開展自主合作探究式的學習。

  “針對小學階段的孩子,我認為以情商來促進智商發展非常重要,它能激發其學習興趣,讓孩子愛上學習。”陽利平表示。

  在澄邁縣教師研訓中心副主任蔡興飛看來:“鳳凰小學倡導‘藍天下的學校’,讓人耳目一新,通過生活來學習、寓教於樂,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書本和生活存在一定脫節的問題,無形中減輕了學習的難度。這種踐行素質教育的理念,為學生提供多角度全方位的培養,用卓越的理念去教育和引導小學生的思路還是值得學習和借鑒的。”

“老師,我的小孩兒變了”

  戴維遠是鳳凰小學兩名三年級學生的家長,他的孩子從學前班開始就在鳳凰小學就讀。“4年了,孩子最大的變化就是外向了許多,見人主動問好,喜歡看書了”。

  很多家長告訴陽利平,孩子來這裏上學變化很大。“很多孩子來報名時,會躲在父母身後,聲音很小,半個學期後,孩子變得很活潑,敢於表達。”陽利平說:“我們就是通過演講、英語話劇、家長講壇這些課程的設置,讓他們變得大膽、自信。”

  “就算是一塊石頭,我也要讓你開始唱歌,這是鳳凰小學的辦學理念之一。”

  讓陽利平印象深刻的是,在辦學的第三年,有位家長來鳳凰小學求助:自己上三年級的兒子江山(化名)已經半年沒有發出聲音了,不跟任何人說話,但是他依然會做動作。家長問陽利平該怎麼辦,陽利平說,你把孩子帶過來吧。

  第一次見面,經過陽利平的啟發,江山終於開口了,雖然僅僅說了6個字,但是家長看到了希望。一個半月後學校開學,家長把江山送來了,陽利平沒有對任何老師透露孩子的情況,老師們都認為他是正常的孩子,偶爾會向陽利平反映:江山上課不太愛回答問題,總是悶不作聲。陽利平依然對江山的情況隻字不提,讓老師們去研究怎麼讓他願意回答問題。慢慢地,江山開始跟人交流了,也可以和老師簡短對話。

  有一次江山和大家一起在食堂吃飯,他的母親來了,一開口就大聲喊:“江山你就是個啞巴,你……”陽利平很生氣,立馬打斷她,把家長拉了出來,“我說你怎麼能這麼說孩子呢,他是啞巴嗎?你怎麼能給他這種暗示呢,這種暗示太失敗了,以後不能這樣了!”

  半個學期後,江山能在紅旗下演說了;一個學期後,他能大聲地用英語作演講了。

  陽利平表示這樣的例子有很多。她說:“我的理念是挽救一個孩子,就是挽救了一個家庭。我的學校有100多個孩子,我們把這些孩子培養成有出息的孩子,這100多個家庭,就會有未來。”

把房子賣了辦學校

  “教育改革不在於口號,是腳踏實地做出來的。”陽利平說。

  初到海南的前4年,陽利平一直在思考如何將自己的教育理念能夠更好地和實踐相結合,能用實踐去深入檢驗理論。陽利平先後參與了當地中學的“助飛工程”以及“初高中一體化”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探索,教學改革成效受到媒體廣泛關注。

  2013年9月,陽利平牽頭成立了“小學卓越人才培養模式創新”課題研究組。“當時,海南師範大學提倡產學研一體化,很支援大學教授創新創業。”陽利平說。她決定不走尋常路,建一所小學,踐行自己的教育理念。

  辦學校,錢從哪兒來?

  為瞭解決資金問題,陽利平拿出3個課題經費共7.5萬元,又賣掉了自己在海南和湖南的房子,把籌到的500多萬元全部投入鳳凰小學的創建中。租賃場地、裝修校舍、配置設施,學校有了硬件。

  陽利平告訴自己的學生:如果有誌於做教育實驗探究的,可以來試試。有7個人報名,分別來自語文、數學、美術等各個方向。他們就成了鳳凰小學的第一批授課教師。

  當地很歡迎大學教授辦小學。拿到辦學許可證之後,2015年9月15日,鳳凰小學正式開學了。

  當時,學校僅有的1名學生和7名老師。他們和這名學生的家長一起見證了鳳凰小學的開學典禮。

  “這名學生的家長是演員,原本要把孩子帶回北京上學,聽說海南有這樣一所學校,立刻讓孩子留了下來。”陽利平介紹,雖然只有一名學生,但課程完全是按照學校標準開設的。

  一名學生的學費不足以維持一所學校的運轉。當時,陽利平的壓力很大:以教師的工資為例,學校的教師工資都高於當地水平。那段時間陽利平非常憔悴,還要兼顧大學的教課等任務,經常要通宵。陽利平的家人也持反對意見:原本可以過安穩的生活,而現在除了承受經濟的壓力,還要承擔超負荷的工作。

  “不過他們嘴上說我,但行動上還是支援我,因為這是我的教育理想。”陽利平說。

  為了維持學校的運轉,按時給老師們發工資,陽利平把自己的工資基本投入到辦學中,還要向親戚朋友借款。辦學第二年,學校有了30多個學生,陽利平收了學費就趕快把借的錢還上一些。

  2018年,除去硬件設施的投入,鳳凰小學基本實現收支平衡。陽利平介紹,2019年有了十幾萬元的結餘。

  陽利平坦言,自己不想靠辦學賺錢,鳳凰小學一學期的學費僅是當地其他民辦學校費用的一半左右。目前學校在校生110人左右,澄邁縣教育局給學校批了450個學位,但為了保證教學質量,她規劃最多隻招250名學生。

  為了把更多精力放在專業的研究上,陽利平辭掉了在大學的很多行政工作。現在,除了擔任海南師範大學教育學本科和研究生4個課程的教學工作,陽利平的大部分時間都會待在鳳凰小學。

  蔡雅婧說:“初到鳳凰小學,當時最讓我佩服的不是年輕教師們精彩的課堂,而是我的導師,從早到晚十幾個小時,她堅持聽每一節課、評每一節課。一天下來我都疲憊不已,陽老師能始終微笑耐心地作點評。”

  “我會定期給每個班上課,這樣可以全面地瞭解這個班的學習狀態如何,思維是否活躍,態度認不認真,學習方法是否多樣,班風好不好。每週例會一次不落,把日常觀察到的問題都在例會上和大家討論,找到解決辦法。”陽利平說。

  由陽利平牽頭成立的課題組撰寫的《小學卓越人才培養方案(實驗稿)》《小學卓越教師專業標準(實驗稿)》還在完善當中。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陽利平一直在踐行著自己辦學的“初心”,她說:“這是我的責任。”

李爭豔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任明超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02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