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短期內還會暴跌麼?
2020年03月02日17:07

  巴菲特早就識破了一切......

  本文來自財主家的餘糧

  薑還是老的辣。

  一週之前,巴菲特發表了一年一度的致股東信,他旗下的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也公佈了2019年的財報。2019年伯克希爾每股賬麵價值的增幅是11.0%,相比之下,標普500指數的增幅高達31.5%,跑輸20.5個百分點——

  這是巴菲特55年投資生涯中,年化收益與標普500收益差距最大的一年。

  但以暴跌後的標普指數來計算,伯克希爾公司只是跑輸標普7個百分點,如果美股繼續下挫,這個差距還可能進一步縮小。

  經過過去3天的暴跌,很多人在問我,該如何看空美股?

  ——因為,大家知道,從2018年底到現在,我整體上一直在看空美股,有人還給我總結了我關於投資的四大觀點:

A股總是要漲的;

美股總是要跌的;

港股總是低估的;

黃金總是要漲的。

  (嘿嘿,這個總結當然是錯誤的!這一週,從週一到週五,我就很明確地讓大家持續看空黃金)

  3個月前,我還發表了一篇文章,說3個月之內,美股必然面臨一場暴跌!

  “美股可能大跌,但做空卻這麼坑爹!”

  ——嗯,截至上週,剛好過去3個半月時間,這美股,簡直是刻意與我作對啊!

  上週暴跌之後,標普收盤點位是2950點,而我建議做空時的標普點位是3050點。

  2020年1月8日,我還寫了一篇文章,說企業次貸才是美股上漲中最黑的烏雲,並且斷言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所謂“2019年是加息週期中的降息”的說法,根本就是放屁!

  ——嗯,這次美股暴跌跟企業次級貸款沒有任何關係,而是受到疫情蔓延全球的影響。我這烏鴉嘴才是最黑最黑的!

  不過,從短期內來說,我現在非常不建議大家做空美股,甚至,我反過來會建議,大家可以考慮在極短期的時間內,博標普指數的反彈。

  為啥呢?

  這次咱不整那麼複雜的東西。

  美國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咱們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同樣是遭受新冠疫情影響,我們看看受到新冠疫情影響的中國股市的反應,做一個簡單類比。

  下面的兩幅圖,分別是中國滬深300指數和美國標普指數,在過去3個月的表現。

  對比之下,你有沒有發現,滬深300指數,在新冠疫情即將蔓延全國的情況下,整體上調整了大約12%之後,就開始急速反彈。

  ——現在,雖然多經曆了幾天,但標普指數總共也是急速調整了12%左右,在週五的盤中,已經從底部有反彈的跡象。所以嘛,純粹從類比上來說,標普很可能也面臨反彈需求。

  橫向對比說完了,我們再來對比標普自己的縱向曆史。

  莫尼塔研究梳理了美股上百年來在5個交易日內跌幅超過10%的排名,結果發現,除1987年的股災之外,美股曆史上5日最大跌幅也不到15%;除1929年大蕭條、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這兩次影響特別深遠的事件外,標普500指數在下跌後都出現了比較迅速的反彈——

一週後的平均漲幅為5.96%、兩週後的平均漲幅為4.05%、一個月後的平均漲幅為5.66%、三個月後的平均漲幅為12.50%、六個月後的平均漲幅為11.67%、一年後的平均漲幅為18.86%。

  據說,因為疫情在歐美髮酵,有人監測到過去一週做空美股的驅動賣單達到了多單的40倍,正是這種極端的做空動能,讓美股在一週時間內暴跌10%——但美股一旦翻轉,也將是動能巨大,因為——這些空單平倉的時候,需要買入大量的股票。

  觀察美國股市漲跌,其實有一個特別有價值的指標——高收益債券的信用風險利差。

  高收益債券,一般就是市場上較低信用評級公司所發行的債券,也就是我在“企業次貸,美股頭頂最黑最黑的烏雲!”一文中提到的“企業次貸”,因為發行這些債券的企業,具有較高信用風險,所以債券收益比一般的投資級債券要高。

  當經濟環境良好,這些企業沒啥問題,現金流足以支付本息,違約風險低,其收益率就會降低。

  但是,如果說經濟出現麻煩,這些企業將最先感受到市場的衝擊,其現金流受到影響,違約風險會大增,由此導致市場要求的收益率也急劇增加,所以“高收益債券收益率-減去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信用風險利差,就成為了美國股市冷暖的判斷指標。

  過去的10多年間,這個指標與美股漲跌的關係對應極好:

利差增加,股市下跌;

利差減小,股市上漲。

  下面的圖,就是5年來信用風險利差與美國標普500指數點位的對應關係。

  觀察這個信用風險利差可以發現,自2016年9月份以來,高收益債券的信用風險利差一直都在12%以內,而每次這個利差擴大、甚至向上接近12%這個線,美國就會經曆一輪或深或淺的調整。

  最典型的是2018年12月、2019年8月、2019年10月——現在,伴隨著美股的下跌,信用風險利差再次急劇抬升,再一次接近12%的位置。

  接下來,要判斷美股在近期會不會大跌,其實,可以轉化為判斷高收益債券的信用利差到底會不會超過12%的問題。

  我的答案是——

  短期內不會。

  其實,原因我已經在“企業次貸,美股頭頂最黑最黑的烏雲!”一文中談過,美國的這一輪上漲,為什麼能持續這麼久,核心是有美聯儲的春藥加持——這就是華爾街俗稱的“美聯儲看跌期權”。

  所謂美聯儲看跌期權,意思就是說,一旦美股大幅度下跌,那麼美聯儲要麼通過降息,要麼通過注入流動性(如2019年9-10月份的下跌就被美聯儲注水給解決),甚至通過QE直接給市場注入資金,這將確保美股短期內不會深度下跌。

  就在2月26日,美國大型投資管理公司駿利亨德森的全球債券主管就發表報告稱,本週的市場拋售主要是由投資者對供應鏈中斷、利潤下降,以及疫情蔓延導致經濟增長放緩的預期推動的,他認為美聯儲最終將不得不通過降息,來應對疫情的影響。

  ——沒錯,降息就是應對高收益債券信用利差風險很有效的手段,因為降息,將意味著債券市場整體的收益率下降,這將有效緩解人們對於高收益債券信用風險的擔憂。實際上,著名的聯儲觀察(FedWatch)已經預期美聯儲將在3月份的議息會議上進行一次降息……

  就在本週五,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發表講話,他聲稱美聯儲正在評估疫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如果有必要,美聯儲承諾扮演合適的角色——顯然,這已經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

  鮑威爾表態之後,現在美聯儲3月份降息的概率變成了100%!

  這個時候,如果你還要堅持去做空美股,那我也不知道說啥好了。

  當然,如果看跌美股的話,可能會有更多的指標,比方說席勒市盈率、股票總市值/GDP、非科技企業盈利下滑、長短債收益率倒掛等。但,即便有了以上這些理由,我也認為,這都不是我們可以和能印刷美元的美聯儲對抗的理由。

  如果你選擇的是長期投資,更不必擔心新冠疫情對美股的影響——我曾經寫過文章,從10年、20年以上的期限來看,美股是長期收益最好的大類資產。

“300年了,這些資產為什麼不上漲?”

  實際上,關於新冠疫情,前兩天巴菲特接受CSBN的採訪時就說了,“這是件可怕的事,但我認為不應影響你在股市的操作。”

  至於由美聯儲操縱的美國利率,巴菲特也表示說,芒格和自己無法預測未來利率走勢。但,如果在未來幾十年內都接近於當前的利率,並且公司稅率也保持在現有低位附近的話,幾乎可以肯定,隨著時間推移,股票的表現將遠好於長期的固定利率債務工具。

“對於那些不使用借款且能夠控製自己情緒的人來說,股票將是更好的長期選擇。”

  巴菲特在遺囑中,也特別指示遺產的投資方法:“我給信託人的投資指示再簡單不過,拿出10%資產買短期政府債券,賸餘的90%全部投資到低手續費的標普500指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