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春招大幕開啟 “技術流”人才走俏
2020年02月28日02:02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銀行春招大幕開啟 “技術流”人才走俏 來源:金融市場

  春招大幕已經開啟,銀行HR們的工作節奏並未因新冠肺炎疫情的來襲而被擾亂,一場人才爭奪戰已“悄然開啟”。2月27日,北京商報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空中招聘”“線上筆試”“視頻面試”等移動端招聘活動已經成為主流,而在各大招聘網站上,IT架構師、技術平台架構師、運維開發架構師、業務架構師等科技類相關人才則成為搶奪的重點。

  “空中招聘”“線上筆試”穩就業

  當前疫情尚未解除,在企業復工複產的大潮中,人社部提出“就業服務不打烊,網上招聘不停歇”的要求,春招大幕已經開啟,從業數年的銀行資深HR李佳斌(化名)的工作節奏並未因疫情的來襲而被擾亂,在疫情的影響下,與往年相比2020年春招不少銀行已經暫時放棄了傳統的線下招聘方式,轉而將目光投向線上。

  “每天打卡”“線上視頻”,李佳斌主要做的事情就是與目標院校、各大招聘平台共同探索“空中招聘”“線上筆試”“視頻面試”“線上答疑”等移動端招聘活動。

  他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銀行內部的社會招聘在簡曆篩選環節主要還是和外部招聘平台類似(智聯招聘、前程無憂、獵聘等),在線上進行,還會和一些獵頭開展合作,在後續的面試環節,則引入了“視頻面試”“電話面試”等移動端方式。

  對於重點領域重點支援,採用多種線上化手段,穩妥推動招聘工作的開展情況,李佳斌最大的感受就是面試效率大大提升,他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以往每天可能只會面試20個人,現在通過“雲面試”的方式,面試人次能提升至35人左右,面試效率提升也就加大了簡曆審查速度,“雲面試”也讓工作更加靈活。

  對馬上畢業的金融學應屆生陳康(化名)來說,2020年的面試對他也是一次挑戰,早在還沒畢業之前,陳康就為這份工作準備了許久,他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我的本科專業就是金融,最心儀的工作就是能夠進入銀行體系”,在疫情期間,他投了30多份簡曆,得到了5次面試機會,全部都是在線上進行。“在線上和HR溝通應聘還是挺緊張的。”在和記者溝通的同時,陳康收到了一份銀行發來的複試邀請。

  雖然線上招聘方式給HR和麵試者帶來了諸多便利,但李佳斌還是認為,很多線上渠道仍屬於探索階段,應用還有待成熟,他也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銀行內部也在考慮同時儘量簡化相關流程,待疫情防控局勢穩定後再看是否開展線下招聘活動。

  “技術流”人才走俏市場

  如果說2019年是金融科技興起的一年,2020年就是金融科技迎來大發展的一年,在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浪潮重塑行業的背景下,銀行對金融科技人才的“求賢若渴”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各大招聘網站上,各大商業銀行對金融科技人才招聘的崗位主要從前端研發到後期風控,可謂包羅萬象,其中IT架構師、技術平台架構師、運維開發架構師、業務架構師等相關人才成為搶奪重點。

  “團隊有大牛、獎金、各種補助、節日福利”“氛圍融洽,大平台,高成長”,在薪資待遇上,數據開發、數據分析、運營開發、H5開發等方向的科技人才平均薪資待遇在12000-40000元左右,相較招聘公告中管培生、客戶經理、普通櫃員7000-10000元的薪酬福利明顯高出一截。

  高薪聘請,也體現了銀行“技術流”人才短缺的現狀,不過雖然薪酬水平較高,但銀行對專業型人才要求的門檻也高。例如,策略開發崗(銀行風控)一職,需要3年以上策略開發經驗,有互聯網金融風控策略開發經驗者優先;且具備一定的數據處理能力,熟練使用Python、R、SQL等工具者優先等條件。再如銀行業務架構師一職,則需要5年以上銀行業工作經驗,3年以上架構設計經驗,還要瞭解業界新技術,例如區塊鏈、分佈式服務、生物識別、雲計算、大數據等。

  這場人才爭奪戰,國有大行早早跑在了前列,郵儲銀行近日發佈了社會招聘公告,主要招聘技術平台研發管理高級專家、IT架構專家、技術平台架構師、運維開發架構師和業務架構師等。交通銀行軟件開發中心也擬招聘12人,這也是該行總行層面招聘人數最多的部門。“2020年是我行穩健發展的一年,招聘主要從人才儲備(校招)和關鍵人才引進(社招)兩方面開展。”一位銀行資深HR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重點吸納金融科技、互聯網+、風險內控等方面的人才。

  另據一位國有大行相關人士透露,“金融科技部已經成為銀行重點發力的部門,體量非常大,當然人才缺口也非常多,目前正在考慮從各大高校內部進行提前批次的人才培養計劃”。

  對“技術流”人才成“香餑餑”的原因,上海對外經貿大學研究員、人工智能與變革管理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研究中心主任劉峰分析認為,一方面是傳統銀行業在金融科技的衝擊下不論是為了提高自身的技術水準,打造技術壁壘,還是為了讓自身業務帶有更多的“場景化”“科技化”,勢必都需要大量的技術人才。另一方面通過此次疫情,銀行業的機構感受到在特殊情況下線下業務無法展開,只能依賴線上的平台和渠道,原本相對穩定的金融類業務受到金融科技企業的衝擊。無論從業務效率、技術先進性角度,還是從用戶的體驗,都需要進一步提升,因此銀行HR們更加青睞“技術流”人才。

  建立金科人才發展製度體系

  隨著銀行越來越重視金融科技,年報中大秀“金融科技”實力已成為眾多銀行的標配。2月13日晚,平安銀行率先披露2019年正式版年報,2019年末,該行科技人員(含外包)超過7500人,較上年末增長超過34%。

  平安銀行在年報中指出,科技引領已經向縱深發展階段推進,2019年,平安銀行啟動並實施了統一的開發運維一體化和安全開發生命週期兩大項目,打通從需求到投產的研發全過程,提升IT快速交付能力,2019年響應業務開發需求同比增長超過30%。同時,該行升級改造了一批重要業務系統,智慧風控平台、新一代金融市場核心繫統、對公雲收單、智慧託管等項目相繼按期投產。

  可以看到,金融科技已經實現由“點”至“面”的全面突破,上述銀行資深HR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金融科技、互聯網+、風險內控、線下營銷等方面的人才都是銀行引進的重點,其中金融科技型人才引進數量希望能夠達到整體總行管理培訓生的30%以上。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提到,前期的金融科技實踐多為商業模式的應用創新,雖然短期推動了金融科技業務快速發展,但並沒有把創新引向深處,科技含量還不足。

  對商業銀行來說,如何加強人才隊伍建設?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指出,金融科技的基礎設施建設和人才培養是一項長期艱苦的工作項目,因此,商業銀行需要從製度入手,建立起人才發展的製度體系,疏通完成金融科技項目的各個模塊,打通前、中、後端不同環節的銜接。

  劉峰同時指出,對於商業銀行而言,其自身雖然不用擔心應用場景,但需要站在自身核心業務的場景中,通過對自身業務的個性化分析,最終站在具有比較優勢的業務和場景中進行創新。因此對於商業銀行的人才隊伍建設而言,人才的技術面只是整體能力中考量的一部分,同時還需要考慮業務分析能力、戰略架構能力及創新能力等其他方面的能力。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宋亦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