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變數左右阿富汗和平進程
2020年02月28日02:56

原標題:五大變數左右阿富汗和平進程

五大變數左右阿富汗和平進程

陳小茹

  2月26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安全部隊士兵在爆炸現場警戒。

  阿富汗警方當日說,阿首都喀布爾第六警區當天下午發生一起炸彈襲擊事件,造成10人受傷。拉赫馬圖拉·阿里紮達/攝(新華社發)

  2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帶著價值30多億美元的軍購合同結束了為期兩天的印度之行。訪印前後特朗普透露,美國接近與阿富汗塔利班達成和平協議,協議有望在2月29日簽署。

  儘管特朗普信心滿滿,但一份“和平協議”能否真的讓美國從阿富汗徹底脫身?能否真的給阿富汗帶去和平?不少美國和阿富汗官員都對此心存疑慮。更有五角大樓高官直言,這是特朗普總統的一場“賭博”。

  有阿富汗問題專家指出,美國與塔利班29日能否達成真正的“和平協議”仍存變數,5個關鍵變量將左右阿富汗和平進程。

雙方對“七日降溫”理解有差異

  “美國與塔利班反叛組織達成的在阿富汗境內‘減少暴力活動’一週的停火協議,到目前為止執行得還不錯。”特朗普2月25日結束訪印時對媒體宣稱,他的阿富汗行動倡議得到了普遍支援,“每個人都對此滿意”,包括新德里方面。

  根據美國與塔利班達成的“減少暴力活動”協議,2月22日至29日期間,塔利班承諾將不在阿富汗境內的城市和公路上發動襲擊,也不會襲擊美軍駐阿富汗基地或阿富汗安全部隊的總部,北約駐阿聯軍和阿富汗安全部隊也承諾不開展針對塔利班的軍事行動。雙方均稱此舉是為正在卡塔爾多哈進行的和平協議談判創造條件。然而,雙方對於停火範圍的理解卻不盡相同。

  特朗普25日表示,停火協議涵蓋阿富汗全境,即美國、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軍在阿富汗全境停止一切進攻行動,以奠定29日簽署“和平協議”的互信基礎。塔利班對此卻並不完全認同,他們認為停火只限於阿富汗政府控製區內,並不包括塔利班控製區域,因而並非全面停火,並且由美國人單方面評估“七日降溫”成效“既不公平也不現實”。如此一來,在2月29日之前,如果阿富汗境內發生任何一起影響稍大的襲擊或軍事衝突,都很可能讓預期中的“和平協議”付之東流。這是“和平協議”能否如期簽署的第一個變數。

塔利班內部意見不確定統一

  美國與塔利班2月29日能否順利簽署“和平協議”,第二個變數來自塔利班內部。經過18年的內戰,塔利班內部早已不是鐵板一塊。

  儘管塔利班高層與美國在多哈進行了多輪談判,但塔利班內部的激進派是否同意與美國達成和平協議,卻一直並不明朗。更令人擔憂的是,由於美國、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軍的停火協議並不包括針對“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的行動,一旦“伊斯蘭國”或“基地”組織在停火期間製造一兩起恐怖襲擊事件並栽贓給塔利班,以此激化事態,美國與塔利班間脆弱的和談隨時可能崩盤。

  對於這種可能性,美國五角大樓發言人喬納森近日表示:“一旦(有襲擊事件)發生,我們一定會搞清楚事端的責任,不會把塔利班在推特上的表態當成我們評估事態的‘黃金標準’。我們會進行精細調查評估,作出準確判斷。”

  對塔利班高層具有較大影響力的巴基斯坦,已表態支援特朗普的阿富汗“和平協議”。巴基斯坦外交部2月21日曾發表聲明說:“巴基斯坦歡迎美國與阿富汗塔利班達成和平協議,希望阿富汗各方能抓住這個歷史性契機,拿出實現可持續和平的解決方案。”

美國是否真的做好了全面撤軍準備

  對於是否要跟美國政府簽署“和平協議”,塔利班內部堅持的底線是外國軍隊必須徹底撤離阿富汗。特朗普總統本人似乎也不反對類似立場,但五角大樓和國務院迄今為止卻從未對外表示過“和平協議”簽署之後美軍要全面撤離阿富汗。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月25日在華盛頓表示,美國會與阿富汗塔利班簽訂協議,減少駐當地美軍數量,但前提是對方必須遵守減少暴力襲擊的承諾。有消息人士透露,五角大樓眼下考慮的是,需要在“一定時間里”在阿富汗保留“一定數量的反恐怖軍事力量”。

  目前約有1.2萬至1.3萬名美軍官兵部署在阿富汗,他們主要執行兩個任務:協助阿富汗政府打擊塔利班武裝;對“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武裝實施反恐軍事行動。包括國防部長埃斯珀在內的五角大樓高官們都認為,如果只為執行反恐怖行動,在阿富汗只需保留8600名美軍,這樣既能保障美國在阿富汗的利益,又能實現特朗普總統在11月大選前將美軍官兵帶回國的承諾。

  但塔利班早已明確表示,要想實現阿富汗真正的和平,外國軍隊不能留在阿富汗境內。塔利班21日也在聲明中再次強調:“和平協議將鋪平外國軍隊完全撤離阿富汗的基礎。”因而,撤軍問題將成為左右阿富汗和平進程的第三個關鍵變數。

和平內核是阿富汗內部和解

  在阿富汗問題上,特朗普總統關心的,也許只是美國如何從泥潭中脫身,所以他的“和平協議”迴避了阿富汗實現真正和平的最重要問題——美軍撤離後如何保證阿富汗不重歸內戰。

  美國《國會山報》2月23日發表評論指出,阿富汗歷史表明,在面對外敵時,阿富汗各派或許還能聯手抗擊;外敵一撤,必定很快會發生更殘酷的內戰。如何避免這樣的歷史重演,也是阿富汗和平進程的關鍵因素,而特朗普的“和平協議”完全規避了這一點。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3日表示在和平協議簽署後,為了實現永久、全面停火,並為阿富汗未來規劃藍圖,阿富汗內部會談將立即啟動。但在過去18年間,塔利班領導層一直拒絕與喀布爾政府談判,再加上阿富汗現任總統阿什拉夫·加尼相對弱勢,因而未來阿富汗內部和談能否順利進行仍充滿變數。如果不能確保阿富汗國內各政治派別摒棄前嫌參與到政治和解進程中,那麼在外來力量撤離後,阿富汗恐將陷入更加混亂的內戰。屆時,阿富汗和平仍將無從談起,美國利益也將再受威脅。

特朗普的競選籌碼?

  美國國內也有很多聲音並不看好阿富汗和平前景,認為特朗普急於以一紙“和平協議”來結束阿富汗戰爭,不過是為其競選連任增添籌碼。

  特朗普的親密盟友、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籍資深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曾公開反對這份正在商談的“和平協議”。格雷厄姆對《國會山報》表示:“也就是試試吧。和平協議還應該包括人權保護、婦女權益,以及如何保護美國利益免遭國際恐怖勢力威脅等條件。”共和黨議員、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克·索恩伯里也質疑說,特朗普政府將如何判斷阿富汗內部和談是真是假?如果無法判斷,又將如何作出撤軍決定?

  更多美國參眾議員們擔心的,則是特朗普對外政策的隨意性。此前,特朗普曾經“差一點”就與塔利班簽署協議,但在最後一分鍾卻失敗了。去年9月,特朗普甚至計劃邀請塔利班代表前往戴維營會談,但駐阿美軍遇襲身亡事件一出,會談計劃立即泡湯。

  有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總統急於單方面與塔利班達成的協議,更多的是為了美國從阿富汗脫身,為其連任的選情造勢,而不是為了幫助阿富汗走上和平之路。況且,沒有參眾兩院議員的廣泛支援,特朗普的“和平協議”能維持多久也是個問題。阿富汗通往和平之路註定道阻且長。

  本報北京2月27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小茹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2月28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