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線和支線 我的人生雙頻道
2020年02月28日02:56

原標題:主線和支線 我的人生雙頻道

主線和支線 我的人生雙頻道

沈傑群

有一類青年人的生活呈現雙線、多線模式。他們在維持原本的主線劇情之外,還額外並存著許多生動發光的支線劇情。隨著時間推移,有一些支線劇情,演變為新的人生主線。

-----------------------------

  “我過著兩個頻道的生活,你看到的我,既是在陽光里行駛的汽車,也是飛馳的地下鐵。”從事金融行業的90後職場白領張娜,是同事公認的工作狂,沒人想到她下班後還是另一個圈子的神秘“大神”。

  打小就有一定繪畫功底的張娜,喜歡下班後設計和繪製室內裝飾畫。她創作節奏不快,但每週都有所產出。因畫風頗有特色,找她定製的人不少。但至今那個圈子裡沒人知道她的真名和主業。“甚至他們都以為我終日待在畫室里創作,誰料到我也是加班狗呢?”

  北京某高校研二學生曹笑凡,婚禮主持是這個95後男生的生活第二頻道,做得風生水起。“過去婚禮主持人給大家油膩的刻板印象,我研究過一些年輕新潮的主持,覺得如果我自己以後的婚禮能這樣就很有意義,所以想試試水”。

  正處於求職季的曹笑凡,目前並沒考慮把婚禮主持人當成主業,而是視其為一個他非常喜歡的副業,等待合適的時機轉型,乃至去正式做婚禮策劃的工作。

  當下,有一類青年人的生活呈現雙線、多線模式。他們在維持原本的主線劇情之外,還額外並存著許多生動發光的支線劇情。隨著時間推移,有一些支線劇情,演變為新的人生主線。在主線和支線彼此獨立又相互交錯的時間里,這些青年經曆著怎樣的雙頻道人生?

有主線劇情的安全感作基礎,試水支線少了困擾

  今年33歲的葉俊,2010年大學畢業,進入和專業對口的建築設計院工作。身為建築設計師的6年中,葉俊一直過著“雙線人生”。他的主業是建築設計師,和辦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一樣,每天按部就班打卡上班,兢兢業業畫圖。同時,他還有一條支線劇情——持續嚐試和開拓個人“商業版圖”。

  老家在福建的葉俊笑稱,或許是受“閩商基因”的影響,他上大學時很早就試水經營網店,做設計師期間,葉俊和朋友們花式嚐試投資,比如在上海高校附近開賓館、飲品店、KTV等。

  葉俊如此百媚千紅的支線,漸漸被同事們察覺到。比如大家一起聚餐,他會“敏銳”地觀察到該商業廣場很適合開一家KTV,便當即撥打招商電話詢問。回頭看,葉俊認為這些小嚐試的確帶來了經濟利益,但算不上自己真正擅長的事情。

  葉俊的“經商支線”和“設計師主線”一直相安無事地並行著,2015年,葉俊在為孩子尋找教育資源時,由於投入較多關注,他忽然發覺教育板塊是頗有價值的創業領域,進而希望能在這條支線劇情上投入一定精力。

  在“教育創業支線”嚐試了一年半,葉俊終於確認這是接下來更願意全情投入的主線劇情。他從建築設計院辭職,全身心投入到教育創業中。

  在葉俊看來,每個人在從事主業的時候,同一時間,可能會有很多機會去接觸到一些有意思的副業,這就構成了生活的主線和支線劇情。“當支線劇情產生的滿足感和回報超過主業,你感受到了更大的價值體現,就可以考慮將其轉化為主線劇情——但前提必須是你真的很喜歡、很擅長且很專業。如果你對支線劇情的重要性感到模糊,那可能還是不適合轉化”。

  特殊職業心理療愈專家簡·易認為,一個人對自我能力的探索、興趣的探索,是一個不斷自我確認的過程,而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們往往在滿足基本溫飽需求的基礎上,才有條件和安全感去探索自己另外一個部分,才能承受不確定感。因此,那些“雙頻道人生”的人,由於先有主線劇情給予充分安全感,因而能在試水支線劇情時不會過分困擾。

  “如果感覺到自己的支線在召喚,那麼就可以在業餘時間去嚐試,那點‘星芒’究竟要不要發展成火苗、篝火?”簡·易表示,經營支線劇情必須是順勢的,要有現實感,務必在空餘時間或者經濟條件許可的情況下量力而行,而不能先把“主線飯碗”一摔,魯莽行事。

“知、情、意”越一致,主線和支線劇情重合概率越大

  曹笑凡覺得,一個人的生活若能同時擁有主線和支線劇情,這體現了一種理性的規劃態度。“開始肯定不知道這個東西是否適合自己,隨著時間的打磨、外界的變化,受到身邊人的影響。我們會逐漸發現自己喜歡哪個,不喜歡哪個”。

  曹笑凡認為人生是在做減法,他的第一份實習是做設計,因為原本人生最大的夢想是做設計師,但是做了那份實習後感覺不適合,就將其從人生未來劇情里劃掉了。“如果有多項支線選擇的話,可以在日常的打磨中尋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然後再適時作主線支線的調整”。

  你嚮往的生活,或許是星芒,是平行線,沒機會與你的主線劇情交彙。但你會一直看著它,因為它滋養了你的生命。

  今年31歲的星空攝影師戴建峰,畢業後,在家人建議下入職一家汽車公司,負責排氣系統和尾氣後處理的設計。他坦言,這份工作自己談不上多喜歡,屬於符合世俗標準和父母期待的中規中矩好工作。

  後來,因為一場在貴州梵淨山的觀星經曆,戴建峰對星空攝影萌生興趣。他在節假日經常約天文愛好者露營觀星、拍攝,在不耽誤工作的前提下積累起了一定數量的優質攝影作品。

  戴建峰於西藏崗巴縣拍到喜馬拉雅山脈上空的“漩渦狀氣輝漣漪”,這張照片後被美國宇航局NASA採用,並登上《美國科學院院刊PNAS》封面。

  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想拍的地方越來越多,心裡瘋長的熱愛和使命感“勸他”於主線和支線之間作出選擇:“要讓大家看到星空,這是我個人價值的體現。”2015年,戴建峰從汽車公司辭職,做職業星空攝影師。

  “需要很大勇氣,一切都不再穩定了,但很有意義。”在支線劇情轉變為主線劇情的初期,戴建峰坦言,時常陷入濃重的焦慮中。從固定薪水到按件計費,日常收入不再穩定,家人難免著急,他的心態也一度失衡。經過大約兩年時間調整,才算找到相對穩定的節奏。

  “劇情變化對很多人來說是很重要的環節。支線劇情對我來說更有意義,讓我更有價值感和存在感,內心會有想要學習的動力。”

  戴建峰覺得,支線劇情對於大多數人而言不過是消遣愛好而已。若要轉換為主線劇情,還需要一份敢於拋棄安全感的勇氣。“踏出那一步,需要作思想鬥爭,你一定會承受很多來自周圍人的壓力。只有你自己相信這個支線劇情能達成,才有可能促成真正根本性的改變”。

  簡·易表示,意義感能提升一個人的自我滿意度,這會讓支線劇情的存在具備持久驅動力,然而要讓支線劇情良性發展,還離不開其他要素和系統的支援。

  “一座山也有自己的主線和支線,跟人是一樣的。山脈看似有不同的點,但根基部分是一體的。根部心理系統的穩定性、支援性才讓一個又一個山峰得以出現。”簡·易從心理學層面解釋,如果一個人心理的三大要素“知、情、意”越和諧一致,那麼主線劇情和支線劇情重合的概率就越大,最終合二為一。

  “知,是你的知識系統、對世界的認知;情,是你的情緒、情感;意,是你的意誌力。你覺察對現狀不滿,於是去嚐試,這個過程中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情緒感受,你有沒有意誌力排除負面的感受並堅持住?你的知、情、意越不協調,你就越容易中斷,望而卻步。”

當你對未來有具體的想像,或許正是支線轉為主線時

  有些人的主線和支線劇情,兩者會經曆相對漫長的共存、博弈的過程,而有些人的“劇情切換”則顯得更俐落。例如少兒財商教育專家張帆,他的閱曆就呈現出主線和支線交替成長,無縫對接的狀態。

  因為讀的第一本小說是《魯濱孫漂遊記》,小時候張帆就萌生去航海,到世界各地走走的浪漫心願。高考時,張帆報考了船舶及海洋工程專業,畢業後進入一家遠洋公司。一切都按照既定的主旋律開展。

  張帆在遠洋公司里的工作是機務,隨遠洋船隊周遊世界。待到兌現了兒時的願望,他發現和想像中的浪跡天涯畫風很不一樣,航海生活是枯燥、寂寞而令人恐懼的。海上到處漂泊的歲月裡,他靠讀書和寫作打發時間。

  告別了“航海主線”,張帆從機務轉做進出口的營運、貿易,這觸發了他對經濟學的興趣。於是這個工科生,回高校就讀了經濟學。張帆的生活開始變軌,畢業後他進入財經媒體,寫過專欄,做過電視節目相關的創業。見證了各種企業、個人的財富聚散,命運跌宕,促使他思考財富與人的深層次關係。

  之後,張帆的支線劇情再次被觸發。因為自己年幼的孩子不愛讀書,張帆決定動筆創作孩子願意看的童話。他沒想到,創作的童書《財富號曆險記》出版後得到廣泛好評。這個支線讓張帆看見了新可能,自那之後,他的主線劇情集中於少兒財商教育的研究和寫作——這條主線劇情,是往昔若干條支線劇情的體現,航海經曆和經濟知識都被融入其中。

  “我是在一個大的主線中,經常找到一個細分的支線,然後這個細分支線需要一些跨界的東西來支撐它,在學習中支線發生變化,慢慢又和主線結合起來。”張帆感慨,和航海一樣,每個人要明白自己要去哪兒?此刻在什麼位置?然後製定出一條清晰的航線。他覺得,永遠保持跨界的學習能力,轉型往往會如行雲流水般自然而然。

  支線是否替代主線,何時適宜替代,每個人時間表不同。

  簡·易表示,所謂的轉變時機,是一個主觀感覺,沒有外在指標能衡量,但我們不妨做一個想像。“在一個安靜的時空裡面,你想像現在是兩年後的你——那時你的支線已經變成了主角。早晨起床穿什麼?去哪裡做什麼?你想得越具體,心裡越踏實,充滿力量,那麼此刻也許時機就到了”。

  另外,簡·易也強調,穩定性是健康人格的特點和基本要素,對待支線劇情,我們也應該以這種穩定性作為很重要的考量要素,問問自己,到底能否堅持下去。

  (實習生餘冰玥對此文亦有貢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2月28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