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雄魂—格薩爾王馬文化
2020年02月28日11:26

藏族文化中的馬
藏族文化中的馬

  在青藏高原上,敬馬、馴馬、賽馬歷史悠久。馬是重要的交通工具,嫁娶新人駿馬要相伴而至,祭祀中馬是寄魂物,在藏傳佛教中馬是吉祥的神靈,節日盛會上賽馬是主要的內容,牧民稱馬為“人之翼”。藏民族尚馬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不同時期對馬的需求不同,形成不同寓意的藏族馬文化,在獨特的馬文化的內在驅使作用下,形成了內容豐富、技藝高超、深受藏族人民喜愛的藏族傳統馬術運動。

  在藏族發展史上,為了人與社會的協調發展及人類生存的需要,馬文化作為一種文化形式,起到了調節精神需求和生活需求的作用。從現存藏漢文歷史資料、寺院壁畫、民間唐卡中都能看到馬及馬術的眾多內容,證明馬對藏民族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從而形成與青藏地域環境和人文思想相適應的馬文化,以及豐富多彩的民族馬術運動。在藏族馬文化中最為核心的部分,應屬格薩爾王馬文化。

  格薩爾王是藏族人民引以為豪的曠世英雄。《格薩爾·賽馬稱王》記述:嶺國舉行盛大賽馬會,按比賽名次來決定嶺國國王,13歲的格薩爾在賽馬中奪得第一名而當上了嶺國國王。在《格薩爾·霍嶺大戰》中有這樣一幅描述嶺國操馬練兵的情景:“英雄濟濟如繁星,旗旛飄飄如彩虹,駿馬騰起如旋風,一聲長嘶破碧空,寶刀犀利寒光閃,拔劍持刀想衝鋒,勇士射手雄糾糾,弓滿弩張箭欲飛。”在著名長篇史詩《格薩爾王傳》中對於騎射更精彩的描寫道:“格薩爾王騎著赤色馬來到草原,牧民為他立了九隻綿羊、九隻山羊、九層鎧甲、九個銅鍋、九個鞍木,格薩爾王從九支利箭當中抽出一支,箭射出,閃電般的紅黃火焰遮天蓋地,如同燃燒的羽毛般,射到沙灘,中了靶子,聲震天地。”這些都是對英雄精湛的騎術、射術、力量的美化和敬仰。格薩爾是藏民族的驕傲,演化成崇拜的偶像,這種偶像式的崇拜在藏族人們心中根深蒂固,並形成了草原遊牧民族剛毅的性格,進而對馬也產生了崇拜,賦予英雄胯下的馬以神奇的力量和俊美的外形。

  格薩爾王是一個貫穿整個藏族歷史的傳奇,戰爭史、藏傳佛教、藏民族生活中都有他的身影和記載。在《格薩爾》史詩中形容飛奔的騎手:“好似冰雹降,猶如電光閃”,“駿馬騰起似旋風,一聲長嘶破碧空”,這即是藏族人民追求的騎術和速度。在青海玉樹舉辦的“格薩爾王式”賽馬在7.5公里左右複雜的賽道上,佈滿河塘溝壑、陡坡和彎路,參賽選手和馬匹必須具備頑強的毅力,出眾的耐力和靈活性,演出一幕幕涉險絕技,方可到達高高的山頂終點,第一名則會穿上格薩爾王的服飾,登上格薩爾王賽馬登基台,此時觀賽群眾歡呼雷動,藏族群眾對賽馬的熱情可見一斑。這種穿越複雜地形的賽馬在人們不斷的演繹中形成了越野障礙賽馬的初型。據歷史記載,自古以來在節日盛會中,人們會扮《格薩爾·賽馬稱王》中顯現出的人物,演繹格薩爾式賽馬稱王的故事。只要有藝術性和說唱中的格薩爾王馬術,藏族人民就會演繹出現實版的馬術技能。所以,格薩爾王不是直接的創造者,但是他的精神性文化對馬術的形成起到了積極的貢獻,藏族人民在他的傳說出中使藏族傳統馬術運動不斷擴大發展。

  藏族人民在格薩爾王的精神文化引領下,不斷完善和創造騎馬的技藝,從而引申出諸多藏族傳統馬術項目原型,如越野障礙賽馬、速度賽馬、騎射等,再通過藏族人民的長期展示而逐漸成型。

  (文章內容來源於: 龍之媒馬文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