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酗酒家暴被球隊稱作廢人!他本可比KD成功
2020年02月28日07:28

奧登的悲劇
奧登的悲劇

  2016年,當聽聞奧登自稱將以史上最水狀元被後人銘記時,杜蘭特驀然感到一陣心酸。他駁斥說:“荒謬,這太荒謬了!要想證明自己不是水貨,你至少得作為一名球員出場打球吧?但格雷格卻連這樣的機會都沒獲得過。”

  不管杜蘭特怎樣為同屆狀元開脫,他都已無法改變既有現實。此時距他倆同時被選中僅過了不到10年。

  在杜蘭特於NBA摧城拔寨時,他斷然不會想到,奧登會在看他的比賽時淚流滿面。此外,奧登也會時常去看自己在高中和俄亥俄州大時的錄像。當時的他意氣風發,曾率印第安納的北勞倫斯高中3次奪得州冠軍,並在2007年率俄亥俄州大闖入NCAA決賽,康利則是一路伴隨他走來的好搭檔。

  憑藉在高中和NCAA的現象級表現,奧登尚未登陸NBA已是名滿天下,人們搬出NBA史上所有偉大中鋒來和他作比,吹捧他是“海軍上將”再世,是第二個“指環王”羅素或奧尼爾。籃球,這個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陪在奧登身邊的伴侶,貌似要為他的人生裝點上最絢麗的色彩。

  拓荒者的選擇困難症又犯了,這對他們不是好消息,1984年錯過一次的他們不願再錯。時任拓荒者總經理、如今任職於溜馬高層的奇雲-普里查德曾回憶說:

  “當時拓荒者內部對於選奧登還是杜蘭特有過許多爭論,我們也是到最後一刻才做出決定。畢竟,奧登在球場兩端都展現出絕佳天賦,是精英級別的防守球員,本可成為最佳防守球員的長期熱門,僅靠防守就能贏波,包括系列賽。此外,他還能開發出許多進攻手段,包括勾手、籃下轉身強打等。他能讓比賽變得輕鬆,他和艾迪列治、羅伊、巴杜姆堪稱絕配。我不記得在哪兒看過的數據分析,預測這套陣容如果保持健康的話,一個賽季65勝不在話下。”

  儘管杜蘭特也是天賦出眾,拓荒者還是押寶奧登。當時,波特蘭全城的反應就好比去年塘鵝選中錫安。他們期待這個面相老成的新人成為救世主。考慮到拓荒者已有阿德和羅伊,這個選擇是明智的。

  不幸的是,23年前以同樣的理由(隊內已有德士拿)選中薩姆-鮑維的拓荒者,在23年後也要遭受同樣的命運。

  選秀後沒多久,奧登的膝蓋就開始出現問題,他的新秀賽季迅速泡湯,被迫躺上了手術台。此後,大大小小的手術開始找上奧登,最終,他僅在NBA出戰了105場(拓荒者82場,熱火23場)常規賽,和9場季後賽,就匆匆告別,甚至連簽下第二份大合同的機會都沒有。他成為拓荒者“中鋒魔咒”最新的犧牲品,超越天際的天賦從未兌現,甚至比前輩比爾-禾頓還慘。

  拓荒者始終不願接受再一次錯誤。普里查德至今仍嘴硬:“我親眼見過格雷格在訓練中有多麼出色。他在訓練中的那些封籃,即使放眼NBA歷史,也最多隻有5到10個人能做到。但他還是被傷病擊倒了,我從未見過有人像他這樣。他就此被帶入了暗無天日的深淵。”

  時任拓荒者教練(如今執教溜馬)麥美倫也表示:“他是奧尼爾後最棒的大個。我知道他很沮喪,常捫心自問‘為什麼是我?’在一次次手術後,他的內心對自己說,‘我可能無法康復了。’籃球是你畢生的事業,你剛實現了進入NBA的夢想,身體卻開始罷工了。你必須接受現實,眼看著自己被‘洗劫一空’。通常你能打到至少35歲,賺到足夠頤養天年的錢,再去幹點兒別的。但格雷格當時連新秀合同都沒履行完啊。可惜,我們永遠無從得知他本來能取得何種成就。”

  有關奧登酗酒的傳聞遍佈波特蘭街巷,拓荒者高層專門派人陪著奧登,幫他戒酒並擺脫心魔。但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後,他們宣告失敗,並稱奧登已成“廢人”。

  就在接受第二次膝蓋手術時,奧登開始了“醉生夢死”的生活。他酗酒成癮,贏波時喝,輸波時也喝。2014年他還因毆打女友,被控犯下輕微人身傷害罪。“那是‘至暗時刻’,”奧登回憶說,“畢竟從小學開始,我所有的價值觀都根植於籃球,當一切被毀掉時,你會意識到自己必須做點什麼。但除了打球,我又能做什麼呢?”

  2015年,奧登開始接受戒酒康復治療,他的內心深處也悄然發生著變化:“背負如此巨大的壓力,我從未想過做人就是讓自己開心。我逐漸意識到我無需再證明什麼,只要對妻子、孩子和家人而言我是個好人,這就足夠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於是,奧登在2016年10月28日毅然選擇退役。隨後,他回到俄亥俄州大,拿到了畢業證和體育產業學的學位證,同時在母校籃球隊當起了助教和經理,相繼輔佐恩師Thad Matta和繼任者Chris Holtmann。漸漸地,教練這份工作竟讓奧登上了癮,重新找回了對籃球的樂趣,指導年輕球員也成為他的最愛。

  “從那時開始,我開始尋求做一個‘更好的人’,而非更好的球員,”奧登說,“我很享受幫助這些孩子們,這就是我今後要走的路。我會教他們打球和生活。我看到許多天賦出眾的孩子不願吃苦或過於自負。我希望他們意識到,籃球能讓你走得很遠,但懂得做人才能讓你走得更遠。”

  奧登也沒放棄重返賽場。經由康利的推薦,他接到了來自BIG3聯賽的邀請。“我欠所有球迷一個交代,我必須證明自己還能打球。”懷揣這樣的夢想,奧登加盟BIG3聯賽。首戰輸給祖-莊臣的球隊後,奧登在球員通道里笑著對莊臣說:“去你的吧,祖!”此外,他還輕鬆地和記者們開著玩笑。遠處的看台上,他的妻子Sabrina帶著小女兒Londyn還在為他重返賽場而喜不自勝。

  如今,戒除了酒癮,揮別了心魔,奧登重新讓自己活得像個頂天立地的爺們兒。“現在,我一切都很好,”奧登堅定地說。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