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屆亞洲賽馬會議:探索賽馬創新概念
2020年02月25日15:58

第三十八屆亞洲賽馬會議
第三十八屆亞洲賽馬會議

  上週,第三十八屆亞洲賽馬會議在南非開普敦順利舉行完畢,由於新冠肺炎防控原因,由中國馬業協會屬下純血馬登記管理委員會及賽馬委員會組成的代表團未能按原定計劃出席參與,但對這個彙聚了各國行業精英並旨在推動會員地區賽馬產業發展的重要交流場合,我會對會議相關進程依然保持著高度關注,為讓各會員與從業者進一步瞭解到國際賽馬業的最新形勢,特此帶來其中一項重要議題"探索賽馬創新概念"的詳細報導。

  為期六天(2 月 18 至 23 日)的本屆會議,主要由委員會會議、全體會議及社交活動所組成,而其中在 19、20 及 21 日期間舉行共十一場不同主題的全體會議,通過融合行業精英演講、嘉賓討論以及現場觀眾互動環節,讓所有參會代表對行業不同方面的現狀與最新發展獲得全面而深刻的瞭解。

  在全體會議舉行的首日,在亞洲賽馬聯盟(ARF)副主席兼日本中央競馬會(JRA)國際事務總裁顧問井上信博士(Dr。 Makoto Inoue)的主持下,其中一個以"探索賽馬創新概念"為主題的全體會議正式拉開了序幕。

  探索賽馬創新概念

  EXPLORING INNOVATIVE RACE CONCEPTS

  會議上井上信博士提到,透過歷史悠久的比賽和賽事安排可以看到,傳統在賽馬運動中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但在未來與傳統同樣重要的,是如何避免賽馬運動原地踏步,所以我們必須持續追求創新、勇於接受挑戰並不斷尋找新的機遇。

  井上信博士 Dr.Makoto Inoue

  "在 1956 年首次舉辦的‘有馬紀念’雖然已不屬於新鮮事物,但卻是一場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創新型比賽,被稱之為“人們夢中比賽”的它,是基於職業棒球全明星賽概念及旨於推廣粉絲參與而誕生的一場比賽"日本中央競馬會國際部總經理柏田秀治先生(Mr。 Shuji Kashiwada)介紹道。

  在中山馬場舉行的‘有馬紀念’是一場供三歲或以上馬匹參加的 2500 米國際一級賽,它是日本每年舉辦的兩場"全明星"比賽之一,十六匹參賽馬中的十匹通過粉絲投票方式選出,唯一要求是十匹賽駒必須為 JRA 註冊馬匹,餘下的參賽席位則保留給日本地方競馬會(NRA)註冊馬匹和海外挑戰馬匹,並根據累計獎金獲取參賽資格。

  擁有世界粉絲數量最多的國家,日本創造了這種讓粉絲有形參與並決定"全明星"比賽參賽資格的賽馬方式,在 2019 年賽事粉絲投票數達到了 1,577,760 票,投票途徑包括賽馬場和場外投注站(18 %)、郵寄(2 %)及官方網站(80%),票數最高的十匹賽駒直接獲得參賽資格,明星母馬‘杏目’收穫了最多的 109,885 票,而比賽的最終勝利者‘雍容白荷’則屈居第二獲得 94,357 票。另外粉絲投票亦曾衝出了平地賽馬領域之外,在 2018 年度賽事中跑獲第九名的越障賽冠軍‘長山之馬’,在該屆的投票活動中便獲得了第三高的投票數。

  柏田秀治先生 Mr. Shuji Kashiwada

  "‘有馬紀念’每年均擁有最高的投注金額,在 2019 年投注額達到 436 億日元(約 4 億美元),現場觀眾人數則達到 9 萬"柏田秀治先生說道。無論在投注額及入場人數均一直超越‘日本打比’,反映出像‘有馬紀念’這樣"全明星"比賽概念的成功,另外柏田秀治先生同時指出,作為全年最後一場冠軍錦標賽事,被稱為"夢中比賽"的‘有馬紀念’正好給一整個賽季劃上完美句號。事實上過往有不少獲勝馬匹選擇了該賽作為退役前的收官之戰,讓人印象最為深刻的莫過於‘大震撼’於 2006 年 12 月 24 日勝出‘有馬紀念’後,直接進行了一場感人的退役儀式。

  賽事的推廣牽涉了一整年的經營,名人明星參與到推廣當中,同時賽事會通過 Youtube 及專屬網站等線上渠道,結合熱門動漫聯動推廣,而傳統紙媒亦發揮著顯著作用,報紙、週刊、月刊及漫畫均屬推廣中重要一環,另外廣告、車廂海報、主要火車站如東京、大阪、名古屋與福岡的路演,以及主題"週末記憶"系列宣傳片的製作,均對賽事推廣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擁有豐富多彩歷史的特色賽事多不勝數,其中包括有"讓舉國停頓的比賽"之稱的‘墨爾本杯’,便將在 2020 年舉辦其第一百六十屆比賽,毫無疑問澳州是另一個賽馬運動極受民眾歡迎的國家,但在過去的五年,他們的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多場全新賽事應運而生,其中便包括在 2017 年首次舉辦的 1200 米閘位式比賽‘巔峰賽’。

  澳州維省賽馬會(Racing Victoria)行政總裁湯臣先生(Mr。 Giles Thompson)向全體代表闡述了他們所作出的一些重要改革,其中包括以‘有馬紀念’為參照對象的‘全明星一哩賽’,賽事十個參賽馬匹資格由大眾選出,其餘四個席位則由維省賽馬會決定,自 2019 年首屆開始,這場全球獎金最高的一哩大賽將由墨爾本三個主要賽馬場論席舉辦,報名參賽馬匹所繳交的 500 澳元報名費悉數作慈善用途,而同時間會有 50 萬澳元的獎金回饋參與投票者,頭獎一名更可獲得獎金高達 25 萬澳元。

  湯臣先生 Mr. Giles Thompson

  粉絲參與在澳州可能是一個全新的概念,但在世界範圍內的發展早已成熟,湯臣先生解析了為何會選擇‘全明星一哩賽’作為澳州未來的發展方向:"在澳州我們需要一些獨特的東西,‘全明星一哩賽’的吸引之處在於數個方面,它是澳州前所未有的獨特概念,能起到分水嶺的作用,並符合我們"全民賽馬"的理念,另外馬匹的報名費用僅需 500 澳元,除了投票完全免費外,哪一匹賽駒能參加比賽由粉絲來決定"。雖然澳州在粉絲參與度上難與日本媲美,但 2019 年依然吸引了十分不錯的 139,247 次票投數量,參與投票最多的年齡層為 25 至 34 歲,女性投票者達到 43%,由此可見維省賽馬會通過賽事,成功吸引了澳州賽馬群眾中人數代表最少的兩個人群。

  湯臣先生講述了 2019 年度‘全明星一哩賽’由於參賽馬匹水平而引起的一些激烈討論,並導致 2020 年第二屆參賽馬匹的最低評分要求有所提高,但他亦同時指出 2019 年度的冠軍‘神秘出行’,其 120 分的評分已超過了不少享譽全球的一哩一級賽事冠軍。投注總額 6600 萬澳元及 1.6 萬名現場觀眾,再加上通過電視直播收看的 100 萬名觀眾,全明星以及由粉絲主導的比賽概念,無疑在全民愛馬的澳州引起了清晰的共鳴。

  新賽事所帶來的衝擊以及歐洲評級機製的品質管理,由愛爾蘭賽馬會(Horse Racing Ireland)首席執行官兼歐洲賽事分級委員會主席卡瓦納先生(Mr。 Brian Kavanagh)進行了講解,他向現場代表們重申了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的關鍵使命 - 即通過組織比賽選出最好的賽駒,以改良繁育品質;並指出歐洲級別賽的起源根深蒂固,通過拍賣會手冊的黑字體顯示,從而影響馬匹商業價值,並最終達到品質管理上的目的。

  卡瓦納先生 Mr.Brian Kavanagh

  "歐洲賽事分級委員會的宗旨十分明確"卡瓦納先生說。"在所有成員國之間,根據年齡、性別及途程組別,提供經過良好統籌的高水平賽事安排,並且在歐洲級別賽中達到數量上的平衡,使三級賽比二級賽多,二級賽比一級賽多,同時三級賽的總數量超出二級賽與一級賽數量相加的總和"。

  在打造浪琴錶世界最佳賽駒排名上,依賴由國際官方評磅員團隊所給出的評分,正如其它運動項目一樣,賽馬有著自己的評分機製。"我們這裏說到的是世界上最頂級的賽事與最優秀的賽駒,在 2018 年全球所有平地賽馬比賽當中,僅有 1.5% 為級製賽"卡瓦納先生說道。"創新既是一件好事並值得歡迎",但他提醒必須是在一個可控的環境下進行,比如說由歐洲賽事分級委員會創立並舉行的賽事。

  卡瓦納先生在總結中提醒各代表說:"具有高價值的新型賽事,需要融入到已建立良好的賽事當中並與之相輔相成,而不是向現成的發起挑戰與競爭,否則將會對整體賽事水平造成稀釋與下降情況"。新比賽如‘飛馬世界盃’、‘巔峰賽’及‘沙特杯’必須先證明其優點所在與可持續性,例如即將在二月二十九日舉行的第一屆‘沙特杯’便將會在沒有級別的情況下舉行,但之後一旦建立完善,便能融入到黑字體的機製當中。

  在接著的討論環節,新南威爾士賽馬會(Racing NSW)首席執行官韋蘭迪斯先生(Mr。 Peter V‘landys)通過預先錄製的視頻,加入到演講嘉賓小組當中,並就一系列問題作出了討論。

  韋蘭迪斯先生 Mr. Peter V‘landys

  關於賽馬發展創新概念背後的推動力,韋蘭迪斯先生稱主要是在傳統的粉絲群體上,吸引到更為廣泛的觀眾:"對於我們來說是關於更新換代的事,我們這一代與未來數代的人截然不同,甚至我親眼所見在我們的辦公室中,一位二十八歲的與一位二十歲的同事亦可以十分不一樣,他們是完全不同類型的顧客,假若我們繼續只針對舊有粉絲群體與較高年齡層人口,賽馬將不具備未來,我們並不在意外界是如何評價,只知道過往對經營的一成不變導致了今天持續不斷的下行,當發展方向不正確時,我們便需要進行重新評估,做到與時俱進"。

  對於競爭是否屬澳州主要的推動力問題,新南威爾士賽馬會的韋蘭迪斯先生與維省賽馬會的湯臣先生有著不同的見解,兩位高層不單只對澳州所面對的競爭性質有著截然不同的觀點外,對各自機構所面對的真正阻力亦有著不一樣的看法。

  "競爭成就卓越,沒有人應該為面對它而感到害怕,因為競爭是朋友"韋蘭迪斯先生說道。"當新南威爾士賽馬會開始提高獎金水平時,其它的一些省亦相繼跟進,其中維省全面提高了獎金水平值得稱道,而昆士蘭亦在進行當中,這對於依靠賽馬業為生的參與者來說是件好事,尤指那些難以為繼的企業,我們可以看到維省的一些新賽事如‘全明星一哩賽’,以及昆士蘭引入像‘金鷹賽’般的四歲賽事,省與省之間的競爭為賽馬帶來了提升"。

  "對於什麼是競爭,彼得(韋蘭迪斯先生)與我的看法有些許不一致"湯臣先生回應說。"我並不認同競爭存在於省與省或不同賽馬會之間,而是在其它體育及娛樂項目之間,如果隨便詢問一位普通馬迷,相信他會視賽馬為一體,而不會對維省、新南威爾士或其它進行區分,我們都是賽馬,屬於一項全球性體育運動,我們需要團結一致對外傳達此信息,如果我們無法互相配合,便等同互相削弱彼此的敘事能力"。

  本會議最後關於賽事分級與新賽事的相關問題,在參與者之間產生了激烈討論。

  "我與大部份人的觀點不同,認為賽事分級會滋生惰性,因為做事只會一成不變"韋蘭迪斯先生說道。"這就像關稅一樣,但我認為需要的是公平交易,賽事分級就如貿易壁壘,我們均渴望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因為它具有一定的份量,但我們需要把它帶到 2020 年,而非停留在 1960 年,全球貿易已經邁步向前,我認為賽事分級同樣需要與時並進"。

  卡瓦納先生回應說:"賽事分級製度是經曆多代人嚐試與驗證,屬十分重要的奠基石,彼得(韋蘭迪斯先生)明顯欲整頓澳州的賽馬業,但摒棄賽事分級並非正確答案"。

  湯臣先生表示認同說:"在賽馬運動中,將最好的呈現出來至關重要,讓最好的與最好的比賽並構成敘事,賽事分級從中提供了重要助力,若沒有其存在,賽馬本身將處於十分不利的位置"。

  (文章來源於純血馬在中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