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負韋迪,是萊利一生的痛!|空哥
2020年02月25日06:30

撰文|空空 編輯|雯雯

鐵腕大佬帕特-萊利,這輩子很少有什麼缺憾,但有一件事,他至今耿耿於懷,那就是2016年韋迪的離開。

“他的離開,真的讓我很內疚,我對此負全部責任,我置他於根本不應該陷入的境地。”

“德懷恩是我們球隊的靈魂,為了讓勒邦和基斯(保殊)來,他不僅主動降薪,還讓出了機會,作出巨大犧牲。對於這樣一位球員,我最大的遺憾和最大的錯誤,是在勒邦離開後,給保殊開了5年頂薪合同。”

“我們應該為德懷恩開出同樣的合同,而且應該先給德懷恩。”

“我們本該就這樣說,‘勒邦離開了,我們該給這兩位開最大的合同,這是他們應得的。他們作出過犧牲,讓我們圍繞德懷恩和基斯建隊吧’。”

當時的韋迪,說實話,也很希望看到這樣一份合同,但卻事與願違。

簽下保殊後,熱火立即對杜蘭特展開追逐,卻竹籃打水一場空,隨即用一紙肥約續下了韋特塞德。

這兩個大合同,吃掉了熱火的薪金空間,萊利開始遊說韋迪,希望他再度接受降薪。

在韋迪看來,這簡直是對自已的侮辱,他一怒之下,離開邁阿密,兩年4700萬頂薪加盟家鄉球隊芝加哥公牛。

事後,萊利反省稱,自已當年的所作所為,全想的是怎麼對球隊最有利,卻忽略了韋迪的感受。

“這無關金錢,而是關乎尊重!”

打那之後,韋迪再沒搭理過萊利。

但離開熱火的韋迪,過得並不如意。

沒錯,風城球迷的確很愛韋迪,但此時的公牛,實力大不如前,傷病纏身的韋迪,用盡渾身解數,也沒能幫公牛擺脫季後賽首輪出局的厄運。

隨後一個賽季,公牛推倒重建,處於生涯暮年的韋迪,不可能繼續在這浪費自已的時間,最終與公牛達成買斷協議,轉投自已好友占士的球隊。

執教韋迪多年的熱火主教練斯法烏斯特拉,一直無法接受韋迪換隊的現實。

“韋迪穿著公牛隊服的樣子簡直太難看了,我根本無法想像,正當我以為事情不可能變得更糟了,他又換上了騎士的隊服......”

韋迪去克利夫蘭,一是為了和好兄弟再續前緣,二是希望再度向總冠軍發起衝擊。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賽季中段騎士啟動大交易,陣容重新洗牌,韋迪被邊緣化。

2018年2月,在轉了一圈之後,韋迪重新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

韋迪的妻子尤妮安回憶起當時的情景。

“我們家高興壞了。雖然克利夫蘭確實敞開懷抱接納我們,好基友重聚的喜悅也持續了一段時間,但韋迪並不適合騎士,情況變成這樣,不應該苛責誰。所以最終,韋迪很開心能回到原點,結束自已的傳奇生涯。”

可這180度的大轉變,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呢?

說起來有些沉重,這竟是由於兩人失去了一位共同的好友。

2018年1月27日,韋迪、保殊和夏士林多年的經紀人亨利-托瑪斯離世。

對韋迪來說,這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在過去15年,正在亨利的諄諄教誨下,韋迪一步步從一位青澀少年,成長為NBA史上最偉大的球星之一。

亨利,與其說是韋迪的經紀人,倒不如說是他的又一位父親。

“在我家裡,我從來沒失去過這麼親的人,他是我失去的第一位至親。”

“他一直以我為傲,總是不停給我打氣,為我灌輸正能量,讓我相信自已。如果他還在,即使到我退役時,他很可能還會說,我其實應該再打5年。”

而亨利和萊利更是老相識,早在上世紀90年代,亨利給蒂姆-哈德威當經紀人時起,他和萊利就認識了。

好友的離世,也讓向來冷峻的萊利悲痛欲絕。

在亨利的葬禮上,萊利見到了韋迪,百感交集,兩人相擁,往日恩怨煙消雲散。

“所以,當我們相遇,我在那兒看到他,我們心有靈犀,都希望他能回歸熱火。有時候,像這樣的事情就是命中註定,我們為他的決定感到高興,他應該受了那一幕的影響。”

也許,亨利的死,讓韋迪明白世事無常,你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愛一個人,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恨一個人。

2018年2月9日,在第一節比賽還剩5分19秒時,斯法烏斯特拉衝板凳席做了個換人手勢,韋迪起身,脫下外套,露出久違的熱火3號球衣,再度走上這片熟悉的場地。

這一刻,邁阿密人等了好久好久,美航中心全場起立鼓掌,歡迎他們的王!

韋迪咧開嘴,露出迷人的微笑:回家的感覺真好!

PS:全文完~感謝您的耐心閱讀,如果您覺得還行,請幫忙順手點個“在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