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籃球全面超越中國?再不努力 五年內就成為現實了
2020年02月25日08:16

  八村壘、費澤卡斯、渡邊雄太、馬場雄大,如今又出現了一個富永啟生,日本籃球正在快速成長,或許在近年的東京奧運會,或許在四年之後,這支年輕,潛力無限的球隊開始改變亞洲籃球的格局。

  隨著大洋洲兩強澳州和新西蘭加入亞洲,亞洲籃球的格局也發生了巨大變化。雖然,中國和伊朗依然底蘊還在,但是面對歸化風潮,以及日本籃球的崛起,亞洲籃球的格局變化不止於此。

  譽為“日本第一高中生”的富永啟生今年19歲,將於2020年秋季正式入學,開啟自己的NCAA生涯。目前,身高1米85、體重72公斤的他司職後衛。不過他曾是日本國家隊中鋒的父親身高達到2米11,富永啟生去年一年他的身高就暴漲了15cm之多,或許進入大學,他也能像喬丹那樣躥升到2米左右。

  2019年9月,富永啟生前往美國,入學德克薩斯州的社區學院,富永啟生加盟後的前15場比賽,德克薩斯州的社區學院取得全勝,他場均可以得到19分,三分球合計101投52中,命中率51.5%!到了今年1月,富永啟生的三分命中率升至52.3%,在全美社區大學中排第一。以他目前的進步速度,還有快速躥升的身高,這讓去年剛剛在世界盃賽場上有著出色表現的日本,未來有了更多的期待。

  雖然在2019年籃球世界盃上,日本男籃5戰皆負,不過因為是東京奧運會東道主,自動獲得奧運會資格的日本並不在意世界盃成績,而是全面練兵。被寄予厚望,今年NBA選秀大會首輪第九順位被奇才選中的混血前鋒八村壘還在成長中,他絲毫不遜色昔日阿聯,就個人而言,他的領袖氣質和霸氣更強。

  八村壘在他的NBA生涯首戰,就得到14分10籃板。去年年底,八村壘也有過單場豪取30分9籃板3助攻的個人NBA得分新高的表現。在國際賽場上,八村壘在2018年的世界盃預選賽上率隊戰勝強敵澳州時,砍下了24分7籃板。此外,八村壘獨得35分,率領日本隊以99:89戰勝了新西蘭隊。世界盃上,面對8強球隊捷克,八村壘12投8中斬獲21分6籃板4助攻的全面數據。

  在世界盃上,日本隊表現出色的球員不止八村壘一人,灰熊前鋒渡邊雄太場均砍下15.6分5.6籃板1.6助攻,對陣黑山隊渡邊雄太狂砍34分,馬場雄大場均有9.2分2.6籃板3助攻進賬,其中與美國隊一戰他砍下18分。歸化中鋒費澤卡斯的發揮也很穩定,場均不但貢獻14.4分和7.4個籃板,對新西蘭他還轟下31分9籃板4助攻。三位NBA球員+一名NBA邊緣的歸化球員,日本男籃正處於“4缺1”的狀態,如果富永啟生彌補了這個“1”,日本再能歸化一個內線統治力更強的中鋒,中國男籃面對日本時的優勢,將蕩然無存。

  對比中國和日本籃球的現狀,易建聯依然是國內最強大的內線球員,雖然王哲林、周琦、郭艾倫、趙睿也在進步,但是他們成長的速度,與近鄰日本相比,還不具優勢。易建聯、王哲林這兩位內線大將防守能力不濟,周琦在進攻端,手段不夠豐富,表現隨心態起伏,缺乏穩定性。至於外線,郭艾倫情緒和心態調節存在硬傷,打籃球不拚,不是好球員,但是若只能以拚補拙,也只能證明內在修為和能力不足。趙睿足夠堅韌、頑強,但睿智還略顯不足,好勇鬥狠的性格,也讓其難當領袖之責。或許傷癒歸來的丁彥雨航和阿不都沙拉木能扛起中國籃球的大旗,但是目前,他們都沒有表現出強於渡邊雄太的實力。

  任何優秀運動最強大之處並不是天賦,而是內心世界,在這個層面,也值得中國的籃球人去思考,如何讓優秀球員在越來越強的曆練中,完成質的飛躍。

  很多時候,內在文化素質,製約了中國籃球教練員和運動員學習先進的文化和理念,除了與籃球相關的方法和理念,與人生思想境界相關的學習同樣受到製約,這樣就很難實現思想層面的質的飛躍,在行動力和籃球方面也會出現進步艱難的情況。中國籃球需要身體和血性,但更需要文化和靈性。如何更好地將校園籃球體系和職業化球會訓練體製相融合、互補,是值得中國籃球人思考的重要性話題。

  日本體育在基礎體育大項上,都不輸於中國,憑藉強大的校園體育為基礎,一旦引進職業化,發展迅猛。日本的足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上世紀80年代之前,日本足球以企業和校園足球為基礎,明顯落後中國的專業體製。但是職業化之後,特別是巴西職業足球人材帶入了當時世界最先進的足球理念後日本足球就開啟了超越模式,日本第一代職業足球人材退役後,日本優秀足球教練更是井噴,隨之而來的是更加火爆的校園足球和足球人材的井噴。在歐洲職業球隊能打上主力的球員,無法入選日本國家隊的例子,比比皆是。

  1984年,由曾雪麟執教的中國隊訪日,參加了在日本大宮舉行的麒麟杯邀請賽。結果,日本隊以1:0的比分擊敗中國隊。這場比賽在當時並未引起多大關注,但這次比賽卻是兩國交戰史上日本隊第一次獲勝,中國隊自李惠堂時代起保持的近70年對日不敗紀錄被劃上了句號。1992年,日本男足在本土舉辦的亞洲盃上,準決賽淘汰中國,決賽1:0小勝沙特,首奪亞洲盃冠軍,登上了亞洲盟主寶座。從此以後,日本足球一路高歌猛進,底蘊越來越強,男女足都全面超越中國,女足還獲得了世界盃冠軍。

  2014年仁川亞運會男籃比賽,衛冕冠軍中國男籃在最多領先15分的情況下,末節慘遭日本隊逆轉。這是新中國成立後,中國隊首次在洲際大賽上輸給日本隊。儘管有《灌籃高手》這樣的籃球文化經典,日本籃球依然晚於日本足球發展30年。如今,日本人慢慢變高,在籃球這項巨人運動中,他們也有了更高的夢想。相似的是,根植於校園籃球的日本籃球,如今也走在了職業化的道路之上。

  2016年,日本籃協選舉日本職業足球之父川淵三郎為日本籃協主席,併成立了日本籃球改革小組,動用緊急措施將兩大聯賽進行了整合,在2016年組成新的日本職業籃球聯盟B.LEAGUE,簡稱B聯賽。這些由企業隊改編而來的職業球會,在三年的時間帶來很多不一樣的變化,在東亞超級籃球聯賽中,來自日本的球隊,已經給了CBA各支強隊不一樣的輸波體驗。

  2024年,或許和日本足球一樣,在首度戰勝中國男籃十年之後,日本籃球也會給亞洲一個驚喜。中國的籃球職業化進程,更加規範,泡沫也更少,籃協的領導者姚明更是觸摸過世界籃球屋頂的智者。加上中國的校園籃球文化是遠遠強於足球的。這些或許能讓中國籃球能有一個比較好的發展前景。

  但是,這一切和日本相比,我們無論從人材培養的格局上是有巨大的區別的。我們依然還是,從籃球打得好的孩子中培養優秀人才,而日本走的是從優秀人才中培育籃球打得好的球員。總有14億人口的基數,但是理念的差異,讓中國的校園籃球和足球一樣,陷入運動員人口基數不足的問題,更為嚴重的是,優秀運動員綜合文化素質平均水平,遠低於國民平均水平。職業球員也從原本應有的綜合素質極強的精英群體,變成為“癡於術,而疏於道”的偏科精英群體,長此以往,兩三代球員之後,競技層面的專業差異不存在,但是文化思想和精神力方面的差距,高下立見。

  職業體育是樹冠,校園體育是根基,根基不深、不穩,也難有豐碩的果實。乘著現在,中國籃球還有一些獨家秘笈,中國校園籃球還未成為體招生的自留地,需要讓體育成為教育體系中不可缺失的模式,而不是負擔,這才能最大程度上解決教育和競技體育的根基問題。

文/黃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