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迪的球衣,高高飄揚 卻失去抹去黑點的機會?
2020年02月24日18:00

  

今兒是韋迪球衣退役儀式,理應會有不少老哥跳出來給他打個9,或教誨世人應當如何賺錢。不過一碼歸一碼的說,正如哥頓想要一個公正那般,關於韋迪的職業生涯,也同樣需要給他一個公正的評價。

韋迪的職業生涯漫長而悠揚。2003-2019,從馬奎特的懵懂青年,到最後一舞的舞者,他經歷了16個春秋。16個春秋有成功,有失敗,有欣喜,有沮喪,有留守,也有出奔,唯一未曾改變的,便是他對這支球隊,這座城市的忠誠。

閃電俠先後3次捧杯,24歲那年便加冕FMVP,曾拿過聯盟得分王,曾入選聯盟一陣二陣,還曾先後13次入選全明星。身為看客,你固然可以對他擔任評委時的某些舉動嗤之以鼻,但也同樣需要對他經歷過的光輝歲月脫帽致敬。

  

南海岸父老最能感同身受,韋迪曾經離開,但似乎又從未離開,因而當他球衣被高高懸起的那一刻,現場歡聲雷動。閃電俠抬起頭,凝視著這一切,隨即面帶微笑走向球場中央。而作為韋迪的孽緣,頭髮花白的教父萊利早已在等候多時,隨即送上擁抱。

一抱未必泯恩仇,卻能給韋迪的故事落下一個還算完滿的句號。回想起來,那年他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萊利以擁抱作為歡迎禮;如今他行將不惑,已修煉成江湖教父的萊利,則以同樣的方式為他的職業生涯徹底謝幕。

平心而論,韋迪的故事足夠精彩,摘除半月板仍能以第5順位被選中,新秀賽季便有16.2分4.5助攻。事實上當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阿King與東尼桑這對絕代雙驕身上時,來自馬奎特的得分後衛,正在不知不覺中強勢雄起。04-05,鯊魚東遊,二年級的韋迪轟出24.1分5.1籃板6.8助攻。這回,大夥可算注意到他了。

  

鯊魚當然也注意到了身旁的小兄弟,且鯊魚驚訝的發現,同樣身為頂級分衛,韋迪並不像他的前任那樣咄咄逼人。他從不會扯開喉嚨朝奧尼爾大吼,“過來給我做個擋拆,死胖子。”相反小兄弟彬彬有禮,謙良拱讓,對前輩更是禮貌有加。因而鯊魚與閃電俠聯手的第二年,熱火便成事了。

站在達拉斯的立場,當然會對總決賽耿耿於懷,並斥責體毛哨太過離譜。但與此同時也務必得承認,韋迪在那個系列賽里確確實實打出了驚天動地級的表現。他在進攻端的統治級表演,把達拉斯的整條防線攪的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以至於無論使出何種招式,都不足以抵擋韋迪向籃筐發起衝擊。而正是那一年,江湖又有了全新的招式————

迷蹤步。

  

豪橫如奴域斯基不得不低頭,連帶06-07賽季捧起MVP卻於首輪慘遭黑八,德國人的名聲掉落到穀底。至於何時重拾名聲,那得等到2011船新版本的戰車歸來。之於韋迪而言,如願捧杯後的四年,他經歷的是單核帶隊,有心殺敵,無力回天。鯊魚老了,駭客撈了,比斯利不提也罷。歲月蹉跎,首輪往複,直到……2010。

道長仰慕他,而阿King則在不斷碰壁後尋求捷徑。理論上強龍難壓地頭蛇,可在經歷第一年的失敗後,House的主人卻騰出位置,讓出舞台。這令人驚訝,也令人感慨。設身處地去想想,如若你身在韋迪的位置,會主動把聚光燈讓給一個外人嗎?

所以阿King敬他也愛他,視他為安達,四年兩冠,不算完美,卻足以被定義為成功。香檳敬膝蓋的那一刻,韋迪年滿31歲,已然三冠在手。

  

收集三枚戒指後,韋迪便已攢夠籌碼,挑戰分衛歷史前三。數風流人物,能穩壓韋迪的,也就只有老爺老大。閃電俠坦然接受阿King離去,小兄弟有更大的誌向便讓他去吧,做哥哥的留守南海岸也挺好。當他猜到開頭的韋迪,卻猜不透帕特-萊利給他設定的結局。

在萊利看來,既然韋迪心心唸唸南海岸,那降薪與犧牲都是理所應當的。即使內心不平,也該以大局為重。一次大局為重,兩次大局為重,可次次大局為重,哪怕性情溫順如兔子,難免齜牙咧口。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一咬牙,走。

出走並不久,一年加半載。這一年+半載里,韋迪回過家鄉,去過克村,聯手過占美,搭檔過安達。過的還算精彩,卻偏偏在韋迪心中刻下無法被抹去的傷痕。傷痕在於,韋迪至始至終認為自己理應擇一城而終。以至今時今日,他仍在念叨“永遠不認為帕特-萊利16年的舉動是正確的。”

可惜傷害已然鑄成,某種程度來講,韋迪看待萊利,與哥頓看待韋迪,或許是一模一樣的。

  

至於如何給予韋迪一個準確的評價?雖有黑點,大節不虧。身為青梅竹馬的愛人或入樽大賽的評委,韋迪未必勝任,可作為球員,尤其作為熱火球員,韋迪對南海岸稱得上鞠躬盡瘁。哪怕幾多年後,3號與他的主人也註定會被作為佳話,銘刻於球隊歷史。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對於許多球員來說,他們都有挽救自己的機會。一如高比靠著自己的偏執抹掉鷹縣夜;一如阿King靠著絕地逆襲拭去決定一。對於健忘的普羅大眾而言,伴隨著競技場上的強大,這些黑點終有一天會變得無從輕重。

可韋迪偏偏已經退役了並封存球衣,因而他真的很難通過自己的雙手,去抹掉潮水般的非議。一如今日退役儀式的熱評,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公式與機靈,令人深感迷離與不真實。 難道不該給予他真摯的祝福嗎?可鋪天蓋地的嘲諷不僅真實存在,且真實的發生了。

  

之於一位生涯堪稱偉大的超巨來講,這無疑是最遺憾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