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尼加:軒歷基斯+雲高爾+哥帥塑造了拜仁
2020年02月24日01:22

路明尼加
路明尼加

  今年2月27日,拜仁就將迎來球會120歲的生日。在這些跨世紀的時光中,拜仁贏得了許多榮譽,也見證了許多球星身穿拜仁波衫的高光時刻。同時,球會的許多名宿在結束球員生涯之後,繼續在拜仁管理層發光發熱,路明尼加就是其中的一位。

  近日,應拜仁120週年紀念的契機,現任拜仁CEO的路明尼加接受了德國《慕尼黑晚報》的採訪,64歲的路明尼加談到了拜仁的歷史與價值觀,並認為軒歷基斯Jupp Heynckes、雲高爾Louis van Gaal和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三位教練塑造了今天的拜仁。

  ——路明尼加先生,拜仁將在下週四舉行球會的120週年慶典,你認為球會將來會繼續代表哪些足球理念?

  「拜仁擁有對於比賽優勢的追求、曾擁有過控球戰術、對於場上位置也深有研究,而且始終非常注重球隊的攻擊力。不論是誰在未來幾年內再次成為拜仁主教練,他都有必要將這種風格分類並延續下去。我們很高興能夠看到漢斯-弗里克Hans-Dieter Flick教練提出了這種要求,球隊的比賽風格也展現出來了這些東西。人們可以從球員們的表現中看出來、這些原則是如何通過球員的實際行動來給人們帶來觀賽美感的。」

  「對於球迷們來說,事情也是一樣。今季上半程,我們主場4-0戰勝多蒙特,當時,我看著球場中的觀眾,我在想:那就是球迷們享受拜仁的比賽的方式。當然,你需要一支能夠獲得成功的球隊,但是它也要能夠為球迷傳達足球比賽的快樂。所以,保持現在的這些風格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

  ——拜仁會傳達什麼樣的社會價值觀?

  「拜仁在世界各地擁有眾多的球迷,在未來幾十年中,我們應該繼續保持這種幫助我們贏得了眾多球迷的價值觀。拜仁的精神信條就是‘Mia san mia’,你可以在球場內外找到這個標語。拜仁總是致力於獲得成功,在球會本身以及球會的歷史中,我們總是有這種使命感,不會忘記自己的社會責任。」

  「尤其是在某個團體經歷動盪的時候,這種價值觀的傳遞就變得更為重要。過去,我們一直承擔著社會責任,說到這個,我會想到我們進行的‘援助性比賽’(拜仁與急需幫助的球會進行友誼賽,所得收入歸對方所有),這些比賽將會成為球會文化的一部分。拜仁希望能夠獲得成功,我們也一定能獲得成功,但在成功的路上,價值觀是無法忽視的。」

  ——拜仁將如何保護自己的傳統?

  「在拜仁內部,我們意識到自身的根基是極為重要的,即使一個球會的國際化發展是很重要的,有時候我們也應當重視球會的根基。拜仁總是會有公開訓練,我們在特格爾恩湖畔(慕尼黑以南約50千米處)的訓練營也有著悠久的傳統,對於球迷球會方面的事務也是一直有的。有些球隊越來越專注於足球競技,但我們走的是另一條多元化的道路。」

  「我們的球員可能會來自世界各地,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來了之後很快就與拜仁融為了一體,這並非是巧合。年輕的時候,我從利普施塔特來到這裡的時候,也經歷過相似的過程。儘管我曾在意大利和瑞士工作過,但我心裡始終清楚一件事:我的家在拜仁。我為拜仁的歷史、本源、根基而感到自豪,而且未來我們也會一如既往。」

  ——你對自己什麼時候的工作狀態感到最滿意?

  「我對自己的足球管理生涯感到滿意,但是作為球員的時候,那些時光是最美妙的。1976年,我們在格拉斯哥(漢普頓公園球場)的歐冠盃決賽上1-0擊敗了聖伊天,奪得冠軍。那時候我才20歲,我仍記得自己在大巴上感到很開心。在車的前面,坐著碧根鮑華、蓋德-梅拿等偉大的球員,而作為年青人,我坐在車的後面。那時候,我感到非常驕傲。隨後德特馬爾-克拉默(時任拜仁主教練)說道:‘你可以問問他們是否在20歲的時候就贏得歐冠盃!’然後我回答道:‘克拉默先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現在我自己實在是太開心了。’」

  ——在當拜仁CEO的時候,你最激動的時刻是什麼?

  「是2013年的時候我們在倫敦贏得歐冠盃決賽,那場比賽太重要了,我永遠不會忘記我與漢尼斯駕車從酒店前往球場的時刻,我們幾乎沒有說話,我們都很緊張。我們在決賽中與多蒙特相遇,我們考慮過一些戲劇性的結果(可能失敗),畢竟一年前拜仁就已經攻入了決賽(主場負於車路士)。」

  「當我們最終贏了之後,我和漢尼斯都非常激動,因為我們都能夠感受到這場勝利對於球會的重要性,因為那時我們沒有第三種選擇。之後對於冠軍的慶祝,我也永遠不會忘記,倒不是因為我們慶祝得多麼瘋狂,而是因為,你會感覺到在拜仁這個大家庭中非常開心。這是你一生中最想留念的時刻,溫布萊的那個夜晚就是如此。」

  ——哪些教練對拜仁產生過決定性的影響?

  「沒有人會忘記這些教練,他們都曾為拜仁帶來令人矚目的關注度。一切都始於茲拉特科-柴可夫斯基,他當時以碧根鮑華為核心打造了拜仁,碧根鮑華是真正的拜仁球員,是拜仁最好的選擇,是他讓拜仁真正地走向歐洲,為拜仁之後的成功奠定了基礎,柴可夫斯基教練與他的風格實在是太匹配了。」

  「拉特克是另一位重要的教練,在他的帶領下,拜仁在1974年首次奪得了歐洲歐冠盃,並且得到了6個德國國內冠軍頭銜。拉特克是個很好的人,我仍記得自己18歲來到拜仁的時候,當時我沒有出場的機會,但是他信任我。對於球員來說,他能散發出一種特殊的感覺。以個人角度來說,我非常感謝前面提到的克拉默教練,他非常偉大,他對我的影響也很大。」

  ——誰是拜仁最重要的教練之一呢?

  「一位出色的教練毫無疑問應該像希斯菲爾德那樣,兼具足球專家與識人專家的身份。當我們在1999年歐冠盃決賽上被曼聯擊敗時,隊中每個人都幾乎被摧毀了,奧特馬爾(希帥)是唯一一個挺拔地站在中間的人,當時他冷靜地說道:‘既然如此,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我們一定要拿到這個獎盃’。後來,這個願望就實現了(2001年拜仁贏得歐冠盃冠軍)。」

  「當然,說到最重要的教練,我會用軒歷基斯、雲高爾、哥迪奧拿這個排序。軒歷基斯是拜仁史上唯一獲得過三冠王的教練。這三位教練塑造並發展了我們今天看到的拜仁的風格,從一開始就確定了發展的方向。他們就像是精神上的兄弟,所以我們現在擁有一支最好的拜仁,這並非偶然,我們贏得了許多冠軍頭銜。當我觀看拜仁的足球比賽的時候,當拜仁的入球讓球迷們從座位上站起來呐喊的時候,我常常感覺到自己就像在天堂。至今,拜仁仍受益於這三位教練的工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