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單局賽只用5秒開了杆球 卻留下最治癒系笑容
2020年02月23日08:24

努查魯·旺哈魯泰
努查魯·旺哈魯泰

  前言:

  一年前她曾因在練習中打出147名聲大噪;而今年她是2020年桌球單局限時賽里,鏡頭最少的球員,一次開球後剩下就是看完比賽,然後握手離場。可即便如此,一直掛著燦爛笑容的泰國小女孩,仍舊獲得了些許關注。努查魯·旺哈魯泰,這個拗口程度六級的名字,似乎被人們越叫越順了呢。

  旺哈魯泰說在泰國人們都用“水貂”這個外號稱呼她,但我更喜歡另一個:她的對手白雨露與其教練李建兵指導,通過對她名字Nutcharut的簡單音譯,用“泥鰍”作為對她的稱呼。泥鰍聽上去總是比水貂更可愛些,所以下文我也會全程使用“泥鰍”二字,畢竟不是小學生寫週記,我可不希望用大量的長名字占去過多篇幅。

  泥鰍參加了本屆桌球單局限時賽,她有些幸運,作為2019女子桌球世錦賽的亞軍,如果放在去年她便得不到這個機會,可今年,女子亞軍也被邀請了。她曾說自己最喜歡的球員是奧蘇利雲、沙比和傅家俊,這下一趟就有機會看到其中兩個。

  不過結果大家應該也都清楚,首輪比賽她在開球之後,來自馬來西亞的對手塗振龍直接上手進攻,並轟出賽事目前最高的單杆133分,小女生似乎什麼都沒做,就告別了生涯至今可能最大的一個舞台,這實在有些令人心疼,或者說有點殘酷。她明明贏得了上來的白球比拚,如果選擇對方開球不就沒事了?退一步講,如果是她的偶像奧蘇利雲,又或者她的同胞塔猜亞來做這個“劊子手”說不定還好接受點,可塗振龍?半個多賽季還沒贏過球,怎麼偏巧在這時候支楞起來了呢。

  泥鰍應該會以5秒的平均杆速,其實也用不到“平均”,而成為一屆賽事出杆最快的球員,不知道她此次前來參賽,有沒有獲得足夠的讚助或者貼補,總之她在這裏只收穫了250鎊的“安慰獎金”,以及比賽前後的一些個鏡頭。但她卻回報給看比賽的球迷那麼多微笑,對比之下,這甚至讓塗振龍的胖臉,看上去像極了一個欺負小女生的“大壞蛋”。

  一直認為泥鰍雖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漂亮女孩,膚不白、貌不美,眼睛也有一點問題,然而她的笑容非常治癒系,你去Google搜索圖片Nutcharut Wongharuthai,看到的只要不是準備出杆時的認真臉,那一定就是露出一排牙齒的微笑表情。很慶幸,因為她在練習時打出147、因為她在女子領域的競爭力和排名飛速上漲、因為她亮相在了男子賽場,這笑容可以讓更多的人看到。

  泥鰍的母親是一家桌球球會的收銀員,父親則是愛好者,我無從考證這是不是一個小混混在球房泡員工的愛情故事,但總之,受到父母影響,泥鰍很小就對桌球產生了興趣,童年幾乎是聽著檯球撞擊聲長大的。

  以下提煉泥鰍職業生涯的重要時刻,不喜歡長篇流水賬的,可以直接拉到文末點擊“在看”。

  泥鰍最早嶄露頭角,大概可以追溯到2015年,IBSF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舉辦的U21世錦賽,在女子組年僅16歲的泥鰍闖入決賽,但2-5不敵同胞Siripaporn,不過泥鰍貢獻了當屆女子組唯一的一杆破百124分,這一分數也是她參加IBSF賽事目前為止單杆最高分。順便提一句,當年執裁這場泰國少女打比決賽的,正是兩天前執裁她單局限時賽的波茲洛娃。

  僅僅過了一年,本項賽事移師比利時,又是這兩位泰國少女會師決賽,這一次泥鰍最終5-4勝出,同時也開啟了自己在U21女子賽事中的統治。2017年在北京,決賽5-3擊敗夏雨瀅;2018年在濟南,決賽4-2力擒白雨露,三連冠讓泥鰍一度在亞洲同年齡段中,有些找不到對手的感覺,而這一連冠紀錄,直到去年,才由白雨露親手終結,不過此時的泥鰍,卻也已經在另一個高度站穩了腳。

  2017年泥鰍首次參加桌球女子世錦賽,賽事也是從那一年起離開了英國本土。在新加坡,她與埃文斯、吳安儀站在一個舞台中,但不幸的是小組賽她便與衛冕冠軍埃文斯同處一組,並結結實實輸給對手一個0-5,此外她還2-3不敵東道主選手何淑華,沒能從小組脫穎而出。

  不過這依然沒擋住泥鰍要在成人組比賽大放異彩的決心,同年9月她隨隊前往土庫曼斯坦參加亞洲室內運動會,問鼎女子桌球6紅球賽,將自己的名字與陳思明、韓雨、顏丙濤、趙心童等冠軍選手列在一起。2018年3月再赴女子世錦賽,她小組賽三站全勝,包括擊敗了強敵瑞貝卡·肯娜,但最終被擋在了8強大門之外。

  而在下一個女子職業桌球賽季中,泥鰍的瘦小身影,越來越多的出現在賽場,2018年她曾先後打進英格蘭公開賽和歐洲女子大師賽決賽,這兩次都敗給了瑞妮·埃文斯,在澳州公開賽不僅打進準決賽,還有過單杆破百表現。雖然依舊還沒觸及冠軍獎盃,但這些成績依然讓她的世界排名扶搖直上,到了2019年初比利時公開賽前,她已經進入了全年齡組世界排名前八行列。

  以及,她飛去世界各地參賽,每次賽後以敗者身份合影時,她都會展現出同樣的微笑,一如她被塗振龍無情虐掉後,上前祝賀時的笑容那般真誠。對於那些擊敗過她的前輩,她毫不吝惜溢美之詞,“埃文斯對於比賽有著和我們不同的閱讀能力,她的水平已經非常接近男子選手”;“吳安儀當然是傑出的,是我的榜樣,她是整個亞洲的驕傲”。

  2019是泥鰍真正開始綻放的一年,這一年的3月,那杆練習中的147出現了。泥鰍曾在那之前幾個月,公開過一段自己打單杆140的視頻,一杆清台的過程中選擇了兩次藍球、三次粉球。而僅過去大概100天,147就來了,女子球員第一人。從這時候起,更多人逐漸開始關注她。也恰是在這個月,世界女子桌球在官網宣佈,2019女子桌球世錦賽舉辦場館,正好就是泥鰍練球的這家位於泰國曼穀的Hi-end球會,Hi-end同時還是泥鰍的讚助方。

  這屆世錦賽作為東道主,泰國派出了10人的龐大參賽陣容,不過泥鰍自然是其中最被球迷寄予厚望的。這一次她的成績有了飛躍,一路淘汰勞拉·埃文斯、吳安儀和溫蒂·簡斯等人,成功闖進決賽,而站在她面前仍舊是瑞妮·埃文斯。由於此前兩屆比賽,11冠女王埃文斯都沒能進入決賽,眼看著吳安怡斬獲兩連冠,這大概也燃起她極為強烈的鬥志,泥鰍雖然在比賽中先拔頭籌,但這卻是她全場唯一一次領先,埃文斯在此後曾打出過單杆92分,以6-3結束了戰鬥,收穫自己生涯第12個世錦賽冠軍,以及,再次終結了泥鰍的奪冠夢想。

  不過這次比賽對於泥鰍當然也有所收穫,獎金、掌聲、人氣,還有這次能夠被邀請參加男子單局限時賽的機會。以及,人們大都會認為,相比起此前兩屆世錦賽亞軍,77年出生的維蒂亞·皮萊,和82年的火箭表妹卡塔拉諾,此時尚不滿20歲的泥鰍,更像是那個能去打破埃文斯和吳安儀壟斷的人選,冠軍隊她來說,應該只是時間問題。

  19年下半年是泥鰍正式邁進女子頂級行列的過程,8月份她與埃文斯、吳安儀和肯娜四人,在克魯斯堡進行了女子巡迴錦標賽;10月在澳州雪梨的公開賽,她一路高歌猛進,最終決賽4-2擊敗吳安儀,收穫個人第一個職業巡迴賽冠軍。現在,她可能是埃文斯和吳安儀之後,第三順位會被提起的女子桌球選手,她的排名也印證了這一點。而她比前面這兩個人,分別年輕了16歲和9歲,現在她們是她的目標,但總有一天她能熬到她們老去。

  她的2019看上去相當成功,當然目前泥鰍也只是踏上了成功的第一台階。首先她仍舊需要在更多國際比賽收穫成績,4月的桌球女士節、6月依舊在泰國的本賽季世錦賽中,泥鰍都需要對身前“兩座大山”繼續發起衝擊,尤其是她太多次在決賽中輸給過的埃文斯。

  此外,她還要阻擋其他的競爭者,雖然女子桌球事業一直在艱難中前行,雖然在英國,打桌球的群體逐漸高齡化,像艾瑪·帕克、艾米·本恩這樣的潛力股鳳毛菱角,但在亞洲仍舊有不少女孩選擇從事這項運動,她的同胞中,像是瓦拉桑南(Waratthanun)、比她更年輕的勞奇亞龐(Laokiatphong),還有前文提到過的希里帕彭(Siripaporn)等等,她們所具備的能力,除了能在名稱音譯方面整死我,同時也足矣在未來比賽中,對泥鰍形成強有力挑戰,另外別忘了我們還有個白雨露呢。

  她剛滿20歲,也喜歡看電視和打遊戲,卻將更多時間投入到了桌球當中,而且並不確定換來的回報,能否對得起自己的付出。最好的結果,她可以參加世錦賽資格賽、可以去打Q-School,可以在未來的單局限時賽、甚至冠中冠比賽經常露臉。而如她自己所言,想要成為第一個在克魯斯堡正賽中,與男選手對抗的女球員,這條艱難之路,還要靠泥鰍自己,在溝田沼澤中,鑽出一道曙光。

  從埃文斯、吳安儀、到旺哈魯泰,應該還有明天白雨露,以下這句話我在以前的內容中應該說過類似的,真的尊敬這些在桌球賽場負重致遠的女生們。

  (撞球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