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明星也缺席,佐敦不去芝加哥,只因矛盾太深
2020年02月20日08:56

  Original 籃球實錄

  又一年全明星落幕了。

  正如同每一屆全明星一樣,這個週末屬於所有球員和球迷,同樣的,也屬於公牛的隊史名宿和芝加哥當地明星。說來,這也是全明星曆來的傳統之一,舉辦地會邀請隊史名宿和當地明星出席,拿今年來說,入樽大賽評委、開場介紹的歌手Common正是出生自芝加哥,此外,韋迪也來自芝加哥,柏賓就不用說了,芝加哥的六冠王和招牌人物之一。

  話至此,大概就有球迷發現問題了,既然是芝加哥舉辦的全明星,為何公牛隊史最大牌的球星米高佐敦卻沒有出席?況且今年又是高比去世後的第一次全明星,佐敦作為高比的偶像,如果願意出席的話,今年的全明星其實會更加有意義些。結果佐敦不僅沒露面,連影片或者祝福都沒有,就連開場致辭都是魔術手做的。

  話是沒錯,但事情真沒有那麼簡單。

  從表層來說,佐敦現在的身份已經是黃蜂老闆,兩支球隊畢竟存在競爭,以個人名義出席確實有些不妥。而且全明星時間點還挺不巧,恰好就在佐敦57歲生日前後,忙著辦派對的佐敦並沒有時間參加,相反的,他還邀請了自己旗下多位代言人參加生日派對,包括安東尼、韋斯卜克、錫安和當錫等人。

  再從里層來說,佐敦和公牛之間的矛盾從來都沒有解決過,這層矛盾相當深刻,事實上,不僅僅是全明星,佐敦自從1998年第二次退役後就再也沒有現場觀看過公牛的任何一場比賽,哪怕當時他還不是個老闆。

  背後的故事,確實有些複雜。

  事情還要從1998年說起,都知道,這是佐敦在公牛的最後一個賽季,35歲的他成功拿到了第六個冠軍,兩次三連冠直接讓公牛成為了歷史上冠軍數第三多的球隊。然而這一年公牛的奪冠曆程可沒有那麼簡單,早在1997年夏天,公牛管理層就曾經想要換走禪師和柏賓,正是佐敦阻止了總經理謝利克勞斯——柏賓差點換了麥基迪的故事由此而來。

  克勞斯和佐敦的矛盾相當深刻,佐敦就不用說了,他在場上場下的性格都是非常強勢,奈何克勞斯同樣是一個強勢的人,而且還有些“輕視”球員,比如他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不是球員拿總冠軍,而是球隊拿總冠軍。”

  佐敦對此很反感,但你不得不承認,克勞斯確實是一個有能力的總經理,六冠公牛正是他一手搭建起來的,最直接的便是,佐敦的奪冠最大幫手柏賓就是他選中的,當時佐敦還想讓球隊選自己在北卡的後輩,還好沒有發生。

  克勞斯最終在2017年去世,去世之後入選了名人堂,直到去世前,他都沒有和佐敦達成和解,或者說,佐敦單方面沒有原諒過他——克勞斯多次隔空向佐敦道歉,可惜佐敦連理都不帶理。

  更大的矛盾,還在於佐敦和公牛老闆謝利雷恩斯多夫。

  1985年,雷恩斯多夫買下了公牛,並且聘任了克勞斯作為總經理,此後10多年間,雷恩斯多夫一直信任著克勞斯,比如1998年六冠公牛解散的背後,沒有雷恩斯多夫的允許,相信克勞斯也做不出來,兩人也被叫做“兩個謝利”。

  球員時期的問題只是一部分,更大的問題在於佐敦退役之後。1999年,佐敦第二次宣佈退役,然而退役之後的佐敦卻沒有留在公牛,甚至在2001年加盟了巫師,原因就在於他和雷恩斯多夫的“利益衝突”。

  在當時,佐敦不僅想要在管理層任職,也想要公牛的股份,以佐敦當時的地位,這其實非常能理解——就像魔術手那樣,退役之後低價收購了老巴斯給的5%股份,然而,雷恩斯多夫可不是老巴斯,他並不想給佐敦股份。

  後來雷恩斯多夫曾經解釋過這件事:“佐敦說他想要成為球隊的小老闆,他想要成為球隊的運營者,但是我們並沒有位置給他。如果是加入球隊建設的話,我一定會同意的,可惜他不願意。”——雷恩斯多夫並沒有說謊,佐敦的幾個隊友里,柏賓退役後擔任了公牛形象大使,約翰帕加森成為了公牛執行副總裁,就連古高都成為了公牛的顧問。

  現在來看,還好佐敦沒有加入到公牛的管理層,否則以他選中誇梅布朗和後來在黃蜂一系列的騷操作,公牛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都不會奇怪。就拿2008年來說,按照比斯利在大學時期的統治表現,如果佐敦在公牛管理層,說不定路斯去的就是熱火了。

  有意思的是,加納特在兩天前還談到了佐敦和雷恩斯多夫,當時加納特被問到生涯為何不願意加盟公牛,加納特表示:“我從沒有想過加盟公牛,因為我看到了公牛老闆雷恩斯多夫是怎麼對待米高佐敦的,最偉大的球員沒有機會回來並且擁有球隊的一部分所有權,佐敦為公牛做了那麼多,結果卻沒有機會從中受益。”

  所以全明星見不著佐敦,真不是架子大。

  哪怕不是因為生日,哪怕現在不是黃蜂老闆,佐敦都不太可能出現在公牛主場,考慮到佐敦的“記仇”性格,未來這種希望也是相當渺茫——歷史第一人連全明星都不願意去自己曾經輝煌過的地方看看,相當讓人唏噓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