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史上最精彩慘烈的全明星!只為致敬高比
2020年02月17日15:11

最慘烈的全明星
最慘烈的全明星

  這屆全明星正賽全場合計出現了35次犯規,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本賽季的所有常規賽平均每場的犯規數是41.1次,而全明星賽在前三節並沒有完全俯下身子防守的情況下出現了35次犯規,兩隊在第四節有21次犯規,高於前三節一共14次,第四節共有26次罰球,是前三節一共3次;第四節的投籃命中率僅有36%,前三節是56%。這是我們在這些年的全明星賽都從來都沒有過的體驗。

  這幾年的全明星賽變成了類似流水化的作業,新秀賽是全明星週末的熱場活動,三分大賽和技巧大賽始終無法獲得更大的關注,而入樽大賽則是最受關注的項目,本該是重頭戲的正賽也變得有些敷衍。

  後衛們在外線肆意扔著三分,大個子負責在比賽里「拆你屋」,有人要突破則對手讓開路線給對手入樽,一切都開始變得索然無味,只有最後幾個回合或許會認真一下,對於觀眾來說這一切顯然不夠過癮。

  高比曾說:“全明星比賽本該是世界上最好的比賽。”

  而說出這句話的高比,一名後衛,是全明星賽單場11次進攻籃板的紀錄保持者,那才是他心中的全明星。

  而今天第四節一開場球迷們看到這個場景的時候,高比所說的“最好的比賽”,就要來了。

  字母哥隊的正選中鋒艾比迪被對面四人包圍最終被犯規,當這些身價不菲的巨星聚在一起認真起來時的樣子,也不奇怪柏堅斯說道“我彷彿看到了一場總決賽”,而這個總決賽級別的第四節,或許是我們看過最讓人血脈噴張的籃球。

  勒邦隊搭檔的最後陣容:保羅、夏登、尼納特和戴維斯;而揚尼斯這邊最後時刻的四個隊友:羅利、獲加、西亞卡姆和艾比迪。

  勒邦這邊是一套五個人都能換防,並且速率極快,應變能力和單挑能力兼備的全能陣容,並且認真防起來根本沒有道理可講。

  艾比迪剛剛拿到籃板,尼納特的抄球在放慢回放里才能看清,這是一次完全沒有犯規的偷球,而勒邦隊就是這樣五個認真防起來是無懈可擊的球員,並且勒邦和尼納特如此天賦的夾擊組合如果出現在常規賽,簡直不可想像。

  而揚尼斯這邊的鋒線配置是字母哥加上西亞卡姆,後場加上兩個小後衛羅利和獲加,最後搭配上在籃下隨時準備補位的艾比迪,最後出來的效果,是一套輪轉速率的強度都能保持的很好,勒邦隊在154-153時硬是被防了尼納特一次被迫三分出手不中。

  如果仔細看兩邊陣容,其實有一個有趣的細節:西岸的占士最後帶著四位西岸的球員,東岸的揚尼斯最後也是帶著四位東岸的球員,某種程度上這兩套陣容代表的就是東西岸的天賦。

  詹眉卡是洛杉磯雙雄的代表,燈泡是西岸梟雄們的諸侯,對面西卡羅利是衛冕冠軍的核心,獲加、艾比迪、揚尼斯各自是東岸勢力的領頭人,這是一場真正的華山論劍。

  這樣的鋒芒畢露的全明星,我想高比一定很喜歡。

  高比在2016年的最後一屆全明星賽,兩邊一共扔了168記三分,雙方肆意刷著分彷彿看著一場投籃訓練賽,但這不是球迷們想看的東西,而高比出現在這樣的比賽也總有些格格不入。

  98年幼科第一季進入全明星,19歲半的高比白賴仁特不知道他那天的後場搭檔佩頓會在六年後成為他身邊輔佐的老臣,不知道同樣是年輕人的加納特會在未來十年後開始成為他的死敵,不知道鄧肯會接過羅賓遜的權杖開啟和湖人的另一端奔襲,在故事的一開始,一切未知都還未降臨的時候,高比的眼裡只有一個23號:米高·佐敦。

  年輕人喊著過來給他作掩護的馬龍讓路,這可是備受聯盟尊敬,上賽季剛剛拿下常規賽MVP的卡爾·馬龍,不過高比只想給佐敦1對1,競爭的味道和求勝的慾望在這個年輕人身上不斷散發,那個夜晚佐敦拿下23分奪得全明星賽MVP,而不服氣高比的作為新人拿下18分。那天開始,世界發現這名年輕人並不那麼循規蹈矩,面對老將不會表露太多的崇拜。

  一眨眼,時間通通溜走了。

  16年高比的最後一屆全明星勒邦笑著對著高比來了個拍地防守,占士想用更高比的方式來一次告別,哪怕這無法拯救這場比賽高比分背後的些許散漫。

  今天的勒邦作為全場年紀最大的球員,那些和他對抗多年的對手們都沒有出現,幼詹時面對的活塞軍團早已退役,皮雅斯KG和德克也相繼退出舞台,甚至居里杜蘭特也因為上並沒有出現,但好在,比賽沒有像高比告別時的那般敷衍。

  當規則變為24分決勝負,巨星們彎下身子認真防守,勒邦在最後時刻的暫停中累的坐在技術台上大口喘氣,每次出現有爭議的判罰就像在季後賽一樣站在裁判身邊爭論,第一次教練挑戰也在今天的第四節首次出現在全明星。

  NBA官方不久前把全明星正賽MVP獎項命名為“高比拜仁MVP獎”,這個變動對於我們而言,是紀念高比的另一種方式,當巨星們習慣了在全明星賽中敷衍了事,把競爭帶回這個舞台,真刀真槍的來一場“最好的比賽”才是我們身穿著2號與24號的球員們對高比最好的致敬。

  高比已不再全明星,但全明星又儘是高比的味道。

  35歲的勒邦就像高比曾經面對23號時那樣,面對著對手身穿的24號艱難拿下勝利,當競爭的味道和求勝的慾望又再次散發,這個場面就好像高比從未離開。

  (周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