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DPOY沒進全明星就哭鼻子?背後故事太溫情
2020年02月13日06:30

戈貝爾替父圓夢
戈貝爾替父圓夢

  香港時間2月12日,據《The Undefeated》的馬克-斯皮雅斯報導,猶他爵士中鋒魯迪-戈貝爾稱,今年入選NBA全明星是替父親圓夢。1989年他的父親參加NBA選秀卻落選,這成為他畢生不能被揭開的傷疤。

  戈貝爾常會去瓜達盧佩旅行,那是位於加勒比海上的法屬西印度群島之一,當時他還只是個孩子。他的父親魯迪-波加雷爾(Rudy Bourgarel)生活的地方也正是在這裏,老魯迪密切關注著兒子的NBA生涯,而他自己的夢想已在多年前破滅了。

  “這對他意味著一切,”戈貝爾說,“在電視上看我的比賽,我能想像到他有多驕傲。當我和他談起這些時,感覺就好像我活在他的夢裡。我承載著他未能完成的夢想。這不僅是我的夢想,是我們父子倆的。”

  從1985到1988年,老魯迪曾在Marist學院打球,日後溜馬全明星中鋒里克-史密茨是他的隊友。身高2.13米的老魯迪在大三時場均可得10.7分6.8個籃板1.5次封籃。(後來,在Marist學院來到MSG對陣聖約翰大學時,老魯迪還在電影《Coming to America》中客串了一個角色。)

  “我看過我父親的集錦,”戈貝爾說,“他運動能力很出色,臂展出色,和我一樣。我看過他入樽。我曾遇到過一個來自Marist學院的解說員,他說我父親打球就像帶有‘自然的強力’一樣,那聽起來很酷。”

  然而,在1989年NBA選秀中,老魯迪卻落選了。戈貝爾透露,這隻是因為老魯迪當時被法國男籃徵召,因此無法在選秀前為NBA球隊試訓。

  “我聽說他當時還是有可能被選上的,但法國男籃也希望他能來效力,他為此必須放棄為NBA球隊試訓和親臨選秀現場的機會,”戈貝爾說,“他起初拒絕了法國男籃的徵召,後者就要求他回國服兵役。在當時這都是你應盡的義務。他後來沒有去服兵役,但被迫返回法國,為NBA球隊試訓的機會就這樣溜走了。”

  戈貝爾也打趣稱:“但如果他真去了NBA,那後來就沒有我了。一切都是命啊。那次落選後,他就一直在法國打球,曾分別在巴黎和聖昆廷打球,就是在那裡結識了我的母親。”

  戈貝爾誕生於聖昆廷,他的父母在他3歲時離婚,父親搬到了瓜達盧佩,他則和母親Corinne Gobert繼續在聖昆廷生活,並隨了母親一家的姓。母親允許戈貝爾每週和父親通一次電話,父子倆會聊聊籃球。每3年,攢夠了買機票的錢,母親會帶著他去瓜達盧佩看望父親。“父親總告訴我要尋找打球的樂趣,並繼續鍛鍊身體,”戈貝爾說。

  戈貝爾稱,未能前往NBA打球至今仍是父親不能被揭開的傷疤。“沒去成NBA簡直毀了他,”戈貝爾說,“他對比賽深深地著迷,但他們卻生生將這些從他那裡奪走了。當時,國際球員是很難得到去NBA的機會的。機不可失,一旦你錯過了一次機會,就不會有球探再來看你的比賽了。他失去了對比賽的愛,這很瘋狂,他本來能成為首位被NBA選中的法國球員呢。”

  在1997到2003年效力NBA的法籍球員塔里克-阿卜杜-瓦哈德(Tariq Abdul-Wahad)回憶稱,在前往美國讀大學前,他曾看過老魯迪在法國聯賽的比賽。“他是個大個,但我們都察覺到他們當時對他有所排斥,就因為他是首批從美國返回的球員之一,”阿卜杜-瓦哈德說,“法國籃壇當時並不歡迎這樣的球員,也並沒特意讓魯迪感到自己是受歡迎的。即便他的表現是現象級的,他所效力的法國聯賽球隊貌似對身為球員的他也沒多少尊重。”

  “法國籃壇一直對美國籃球是頗為著迷的,但他們卻希望心儀的NBA球星是白人(歐洲人)而非美籍黑人。當時這種偏見造成了極為不良的影響。”

  1998年,阿卜杜-瓦哈德成為首位登陸NBA的法國球員,這為其他法國球員叩開了NBA的大門。15年後,戈貝爾也進入了NBA;7年後,他首次入選NBA全明星。

  2019年,在得知自己未能入選全明星時,沮喪的戈貝爾曾當場淚奔,由此還遭到一些人士的批評,但這都是因為他們並不瞭解戈貝爾想為父親圓夢的迫切心願。據戈貝爾透露,老魯迪並沒前往芝加哥全明星賽現場的計劃。事實上,老魯迪從未在NBA現場看過兒子比賽。

  “他再也不願坐飛機了,”戈貝爾說,“我也不認為這麼做對他有何好處,不認為身處人群中會讓他舒服。當然,如果他能來那會很棒,但他有大概15年時間沒出過遠門了。”但他相信父親肯定會守在電視機旁。“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感覺自己活在父親的夢想里,”戈貝爾說,“對此我不願多說,因此大家瞭解的不多。但能替父親實現夢想,這對我真意味著許多,許多。”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